为什么老公对我那么凶,老公对我凶

孔兵狞笑道:“想要我放人也可以,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哗啦啦!

话音落下,一阵密集的脚步声传来。

只见密密麻麻成百上千的巡街办的人,手握电棍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将杨风团团包围住了。

看到这里,杨风冷笑一声道:“看来你们是早有准备了!”

“哈哈哈!”

孔兵得意的大笑一声道:“小子,你敢过来巡街办,你就死定了!既然你敢得罪我们巡街办,我就要让你知道,得罪我们巡街办是什么下场。”

杨风满脸不屑道:“是吗?想要杀我,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小子,死到临头还敢如此的嚣张。”

闻言,孔兵一脸大怒。

他没有想到,为什么老公对我那么凶杨风被自己上千人包围还敢如此的猖狂,简直是没有把他们巡街办放在眼里。

一念至此,孔兵挥手道:“兄弟们,给我上,把他给我活活打死!”

“杀啊!”

眼角阴翳的男人和被唤作天儿的小孩,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的,他们在划破了自己的手指之后,马上按在了冒出紫色血滴的伤口上。

接着,白眉老头又说道:“在体内运转功法!”

伴随着他们三个同时运转功法,刚刚画在婴儿肚子上的图案散发出了一种淡淡的血色光芒。

只见冒出来的紫色血滴,在通过他们三个手指上的伤口,不停的进入他们的身体里。

每从婴儿体内冒出一滴紫色鲜血,他喉咙里的哭声就响亮几分,越来越剧烈的疼痛让他小小的身子不断的颤抖着。

割肉一般的疼痛!

敲碎骨头一般的疼痛!

甚至是被剥皮抽筋一般的疼痛!

种种就连大人也无法承受的疼痛,此刻全部降临在了这个小小的生命之上。

婴儿哭声变得撕心裂肺了起来,从他的眼睛里不断有泪水在流出,可他脑中却是越来越清醒,根本是无法昏厥过去。婚后老公最近对我好凶

随着时间的推移,婴儿脸上没有任何一丝血色了,小脸痛的抽搐着,哭喊声还在空气中回荡着。

痛,真的有些痛,仿佛窒息了一般,艰难的呼吸了几口。

“也许,小安真的找到了自己的真爱了吧,紫霞仙子终究还是爱上了东洋武士。”

“看那个人,好像条狗啊。”

王大龙突然想起大话西游里面的结尾……

于是给小张回过去了电话。

“不用管,既然贺总找到了自己的真爱,我们祝福她就好。”

“额?好的好的,王总,我知道了。”

……

贺家。

几天后,贺家因为贺老的身体再次回复巅峰,隐隐的有向超级豪门过渡的趋势。

在华夏,顶级家族之上,还有一个超级家族,但是一般真正的超级家族就那么几个,横亘在华夏历史之中。

而贺家想要真正晋级超级家族就不是一个贺天所能决定的,正所谓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贺家为了庆祝贺老的康复,也为了敲打一些平时已经对贺家有些蠢蠢欲动的家族,所以在贺家的庄园里大摆筵席,老公突然变得暴躁说我蠢邀请魔都的大大小小的家族前来。

很快,婴儿的身体开始变得瑟瑟发抖了起来,他在不停的想要卷缩着身体,看样子仿佛是在冰窟里一般。

白眉老头皱眉说道:“你们按住他的身体。”

闻言。

那名阴角阴翳的男人,一只手控制住了婴儿的上半身,另一只手则是控制住了婴儿两条乱蹬的腿。

白眉老头说道:“这小家伙体内的仙元之血一直窜来窜去,必须要多划出一些伤口才行了。”

说话之间。

白眉老头挥动着手里面的匕首,在婴儿左手臂上又划出了数道伤口,鲜血在从伤口内不停冒出来。

随后,他又在婴儿的身上划开了数道伤口,根本没有理会哇哇哭喊的婴儿。

接着,他将黑色匕首放在了婴儿正面的身体之上,同时手掌按在了匕首上。

在匕首之下,婴儿的身体上已经是布满了很多伤口了。

白眉老头身体之内运转着功法,黑色匕首内的阴气,通过一个个伤口不停的渗透进婴儿的体内。

终于。

白眉老头怀里抱着粉嘟嘟的婴儿,摸了摸这个小孩的头,说道:“天儿,老公总是凶你说明什么有你的份,这小家伙身体里的一部份仙元之血正好够我们三个分,我们只能够适当的融入一些仙元之血,融入太多了也会对我们的身体造成影响的,到时候反而是得不偿失。”

被唤作“天儿”的小孩,他的模样虽说很稚嫩,可他脸上的表情却很成熟:“爷爷,我们取走了他的仙元之血,他会死吗?”

白眉老头笑道:“怎么?天儿是心软了吗?”

小男孩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说道:“爷爷,我只要将来可以变强,他的死活关我什么事情?我只想有一天能够踏上武道界的巅峰。”

白眉老头赞赏的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这是一个适者生存的时代,要怪就怪这小家伙的命不好吧!不过,让他成全我们三个,这也是他的一份功德。”

“他的身体内只是产生了一部分的仙元之血,老公越来越凶怎么办就算将这一部分仙元之血抽出来,他也不会死的。”

“只不过,没有了仙元之血,这小家伙肯定活不过三十岁。”

“我早就发现她变了,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她了,反正你以后别跟她来往了,搞不好哪天真的把你给卖了。”周小昆也觉得安然过分了。

“我其实跟她已经不怎么来往了,唉。”说着,温朵又问道:“那你说那个变态那边怎么办?他要是一直以为是我拿了钱怎么办?我解释都解释不通了啊!”

对于大背头那,周小昆倒不是很担心,他说:“这个钱是咋回事,估计那逼肯定明白,他之所以不愿意相信安然,肯定是还想借题发挥,拿这个钱的事来纠缠你,不过有没有这钱的事,他都会一直纠缠你,所以对你来说,没什么本质上的变化和影响,你该怎么还是怎么,别搭理他就是了!”

“唉,被他这么一个人缠着,真的是怪吓人的,每天进出我姐家的小区,我都提心吊胆的,总觉得这逼躲在某个不起眼的地方盯着我呢。”说着,温朵还突然笑道:“要不这样吧,老公为什么总是凶老婆我去告诉他我已经是你的人了,已经跟你那啥过了,他可能知道我的处没了之后,就对我没兴趣了呢,你说对不?”

周小昆有点无语,这馊主意温朵都能想的出来。

但是所有人都看到,武杰的身体蜷曲了起来,而后曲弓着猛地向上一跳,被生生的打离了地面,然后重重砸在地上。

武杰猛地翻身起来,右手捂着腹部,眼神凝重盯着夏天。

感觉脏腑都要移位了。

他竭力不让自己流露出痛苦的表情,可心中却是不停的下坠。

他知道自己的实战能力有多强,但现在却在大庭广众之下连续被踹翻两次,内心之中又惊又怒。

四周。

已经没有了喧嚣。

非常安静。

刚才两人交手的奇快无比,看的众人眼花缭乱,心脏也跟随着砰砰砰剧烈狂跳起来。

静若处子,动若奔雷。

这就是刚才夏天带给人们的感觉。

大家只看见两个人的身形在一进一退中那一连窜的噼啪声中,老公为什么对我那么凶武杰便横飞了出去。

这是武术!

真正的武术!

只有在华夏影视中,特有的古装片中才能看得到的武术。

说完。

白眉老头从身上拿出了一张符箓,将自己的手指咬破之后,口中振振有词了起来。

这张符箓上随即散发出了一道光芒,从他的手里飞了出去,最后紧紧的贴在了房间的门上。

虽说房间的隔音设施做的很好,但夺取仙元之血非常的痛,甚至在夺取的过程中,被夺取者只会越来越清醒,就连想要昏厥也是一种奢望。

从白眉老头手中飞出的乃是一张隔音符,尽管京城沈家只是他们的一个分支,可他们不想这件事情被宣扬出去,对自己家族内的人动手,这可不是什么可以宣传的好事。

白眉老头将怀里粉嘟嘟的婴儿放了下来。

或许是拥有仙元之血的缘故,才刚刚出生的沈风,除了在生出来的时候哭了一下以外,他都一直很安静,一点都不怕陌生,嘴角上露出笑容,两只手动来动去的,对这个世界充满一种新鲜感。

白眉老头对此没有任何的不忍,他从房间的包裹里拿出了一把匕首。

这把匕首通体发黑,匕首的手柄是一条黑龙的图案,此乃白眉老头年轻时候获得的匕首。

2021-10-09

2021-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