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说好烦该怎么回,男生说好烦怎么安慰

东方冷急忙对余飞说道。

“多强?”

微笑着问道。

“可以一巴掌将你扇飞到大门外面去那么强!”

东方冷做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喻。

“那你试试!”

余飞笑着说道。

东方冷舔了舔红唇,看起来很想这样做,但是最终又忍住了。

不知道她是怕真的把余飞打坏了,还是察觉到了余飞话语中的深层含义。

“你现在的感觉,只是你的错觉,人的力量忽然凭空增加,因为没有适应,就会出现这种感觉,实际上你的力气并没有跳跃性的进展,修炼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余飞看到东方冷忍住了,翻了个白眼说道,要是东方冷真的扇自己巴掌,余飞肯定要打她屁股,让她知道权威不要随意的挑战。

“我现在算是有了内功了?算是入门了吗?”

东方冷继续追问道,她实在无法想象,修炼内功这种武侠中的事情,男生说好烦该怎么回自己真的做到了。

“……吵得很厉害,那两口子一个扯着小询让跟他走,另一个让跟他走……小询不知道怎么办,就站在那儿……”

“……两个人吵得直接就走了,也没带小询再逛动物园……小询就跟在他们身后面,回得家……那一整天,他也只是在动物园门口拍了这一张照片……”

老人佝着腰,浑身微微发颤着,站着,望着手里紧紧捏着的照片上,站在动物园门前,似乎冲着拍照的爸妈开心着笑着的男孩,

说着话,老人再渐沉默下来。

……

“……那过后,小询他爸妈,那两口子,吵得越来越厉害。为孩子事情吵,为屋里的事情……像是每天都在吵个不停……我给小询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像是都能听到……有时候他们吵得厉害,又是摔东西,又是砸东西……小询就自己躲在卧室屋里,躲在被子里……那会儿,小询才七岁多。”

望着照片上,那开心笑着的自己孙子,老人继续出声说了下去,

“……再然后,到了小询差不多八岁大的时候,这两口子终于是过不下去了……又在屋里闹了阵过后,男友嫌我烦了我该走吗离了婚。他们离婚的时候,小询就一个人躲在屋里……给我打电话,也不说话。”

东方冷和余飞不同,她无法做到长时间的闭气,被堵住了鼻孔和嘴巴,无法呼吸的她,因为窒息的感觉,被从修炼状态直接憋醒了过来。

清醒的东方冷,感觉自己仿佛被浑身禁锢了一般,连眼皮子都被冻住了,惊慌的她猛的一震,从原地跃了起来。

周围响起了碎冰落地的清脆声音,东方冷急忙向四周看起,周围一片黑暗,而且温度非常的低。

她急忙摸了摸自己身上,衣服什么的都在,但是上面都沾着碎冰。

甚至开始凝结的水珠,渗入了衣服之中,最后和衣服冻在了一起。

东方冷感觉自己的衣服,仿佛变成了盔甲一般冰冷坚硬,自己的睫毛上还有,甚至头顶的头发上也覆盖着一层冰,仿佛带着头盔一般。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是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自己竟然一点都不觉得寒冷,就算是手里握着碎冰,也一点都不感觉冰冷。

她走过去拉开了窗帘,外面的光芒忽然打破了房间里的黑暗,男生说累怎么回答最好东方冷被刺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紧接着,他又扭头望着魏大师,道:“你还是别叫我叶剑仙了,换个称呼吧!”

“这个……”魏大师迟疑了片刻,改口道:“叶……叶公子!”

“嗯!”叶凡满意点点头,继续问道:“对了,这个鉴宝会,是怎么回事?”

“叶公子,这荣宝阁,乃是金陵市、乃至整个江宁省最顶级的古董店!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举办鉴宝会,邀请收藏大家、甚至术法界的人前来参加!这次鉴宝会,贫道也收到了请柬!”魏大师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

叶凡心中暗道,看来这鉴宝会中,不仅仅售卖世俗间的古玩,说不定还会有玄妙非凡的法器。

一时间,叶凡产生了几分期待。

……

在魏大师的带领下,男朋友说烦的时候回复什么一行三人来到了荣宝阁二楼,走进了一间会议室。

会议室很大,足有上百平方,中间是一张十几米的长桌,左右两排摆放着几十张椅子。

每一张椅子上,都坐着一位老者。

叶修自然没有意见,他都被太乌那老变态折磨的快疯了。

二人全都爆发了最强速度,0.1光年极限,形成了烁光,爆射长空!

“看你们能逃到哪去!”

“嘿嘿嘿……”

太乌鬼头一口咬空,也不急躁,卷动更为猛烈的速度,直冲云霄。

当叶修和北冥晁盖来到了千米之上的空间后,叶修大口席卷了方圆千米的灵气,体内的法相顿时恢复了过来。

这让他十分爽快大喊了一声。

而一旁,北冥晁盖瞪大了眼睛,一巴掌呼在叶修的后脑上。

“你全都吞了,老子怎么办?”

叶修很是纠结,他也没想到,这高空中灵气如此浓郁,而地面却彻底枯竭。

原来灵气都藏在这千米之上的高空。

“嘿嘿……”叶修咧嘴傻笑了一声,“我也没想到这里灵气如此旺盛!”

北冥晁盖刚要骂上两句,而后方,男朋友说烦要怎么安慰太乌已经杀来了。

“神翁老祖,快到这边来!”

每一个人生活在社会中,都要学会处理这些问题,有自己的判断和行为准则。

余飞从来不高估自己和任何人的感情,当然也不会低估自己和任何的感情,这句话并不矛盾。

他是一个重感情的人,而重感情的人最容易被人道德绑架和利用感情来利用、

余飞早就发现这是自己的缺点,所以他早就深刻的思考过这个问题,也想过如何的对平衡感情和利益。

说实话具体的情况可能会很复杂,经常是感情和利益同时都会存在,孰轻孰重就要自己去判断了。

三个工作组的人员,此刻是利益占据着绝大对数,但是表面上看起来,大家似乎一见如故惺惺相惜,和感情深厚的老朋友没有区别。

余飞和他们聊天的功夫,李莹莹作为余飞的秘书,这个时候就出场了,他开始给大家沏茶,这是一个高雅的活动,男生说最近很烦怎么回复也是拉进大家关系的好方法。

李莹莹的茶艺越来越好了,那优美娴熟的动作,看起来就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大家都是用欣赏的眼神看李莹莹表演茶艺,没有人敢对余飞的女儿产生不该有的想法。

盘膝坐在地上的她,整个人浑身仿佛笼罩着一股缥缈的仙气,此刻的她让人看起来,有一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气质。

但是最诡异的是她的身体周围,温度竟然在缓缓的下降,温度下降让她的皮肤表面和衣服的表面,渐渐凝结起来不少的微小水珠,最后水珠又结冰形成了一层冰霜。

一层冰霜将东方冷覆盖,房间里面似乎变成了三九寒冬,明明铺设了地暖,但是温度却很低。

她整个人似乎变成了一个冰雕一般,随着冰霜的凝结,看起来越发的不真实了。

这一切都显得很不真实,要是余飞在这里,估计也会被惊呆。

这股子含寒意,明显与东方冷丹田位置的寒气有关,这或许让她在修炼内功一途,男生说心情烦怎么回发现了一个别样的道路。

可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有得就会有失,虽然东方冷似乎走上了一条特别的修炼道路,让她的实力会超乎常人,但是这也对她的修炼,产生了影响。

随着东方冷身体周围的寒意,凝结的冰层越来越厚,渐渐的她的嘴唇和鼻孔也被覆盖并且堵塞了。

而现在,他向叶凡俯首称臣,叶凡又该拥有何等恐怖的身份呢?

……

“我跟朋友想进荣宝阁逛逛,可惜没有请柬,吃了个闭门羹!”叶凡道。

魏大师闻言,勃然大怒,冲着门口的侍者呵斥道:“有眼无珠的东西!叶剑仙亲自莅临,是你们荣宝阁莫大的荣幸,还不快点闪开!”

说着,魏大师身上道袍无风自动,宗师气度透体而出,笼罩着方圆十多米。

感受到这恐怖的威势,侍者浑身巨震,如遭电击,哪里还敢阻拦,连忙后退七八步。

这时,魏大师又堆出殷勤的笑容,鞠躬做了个邀请的手势,道:

“叶剑仙,您先请!”

叶凡也不客气,昂首挺胸率先走进荣宝阁。

唐安妮紧随其后,悄悄扯了扯他的衣角,压低声音问道:“小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叶剑仙啊?”

她故意在“剑仙”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俏脸上满是狐疑之色。

“哈哈!”叶凡一声大笑,道:“安妮,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回头我再跟你解释吧!”

2021-10-09

2021-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