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事就骂自己媳妇,老公骂自己老婆没本事

“那周小昆是啥意思啊?他也喜欢温朵?”

陈英俊摇摇头:“这个我不是很清楚啊,不过前一阵子我和周小昆喝酒的时候,他给我抱怨过,说温朵总找他,有时候会耽误他工作啥的,他也不方便说,看他那样子,似乎对温朵没有那方面的感觉吧,不然怎么还会嫌弃温朵老去公司呢对不?”

听到陈英俊这话,陈兔放心了,只要周小昆对温朵没感觉,那他们两在一起的可能性就不大,那样的话,自己的希望就更大了。

“你找我过来,就是问这些呢啊?”陈英俊笑着问。

“是啊,这不是怕温朵被周小昆给骗了啊,周小昆这家伙当朋友还行,当对象的话,不太靠谱,我肯定担心温朵到时候受伤害啊。”

陈英俊哭笑不得:“看样子周小昆在你心里的印象已经留下烙印了啊,你也别太片面了,那都是以前的周小昆了,现在他对待感情还是很认真的,反正他跟苏涵涵在一起的时候,老实的很呢,真的,这个我可以作证的。”

听到陈英俊这话,陈兔更放心了,她寻思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周小昆现在还真的是个不错的对象人选呢。

“那他们两到底是因为啥分手的啊?”陈兔寻思着,有点事就骂自己媳妇陈英俊可能知道些内幕。

“我也不知道啊,实际上周小昆自己到现在都不太清楚呢,不过我听周小昆说过之前的事,苏涵涵过年的时候去周小昆家里住了一段时间,他爸妈好像不太喜欢苏涵涵,我自己想着,会不会是这个原因啊?”

“那他爸妈为啥不喜欢苏涵涵啊?哪方面的原因啊?”陈兔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

“好像是嫌她家不太好吧,你也知道,苏涵涵她妈之前是当了别人的情人,然后生下的苏涵涵,周小昆他爸妈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了这些,觉得她们家风不正,两家门不当户不对,所以就不同意,我觉得苏涵涵就是因为这个,毕竟这小姑娘的自尊心还是很强的。”

“可是过年后很久,他们两人的关系都一直挺好啊,我之前还听温朵说过他们的事呢,似乎并没有受这件事影响吧?”

“那就不知道了,反正现在周小昆自己都不明白,咱们就更不明白了是吧?”

“那不会是周小昆自己不老实,老公嫌弃女人没能力跟别的女的乱来被苏涵涵发现了吧?只是周小昆没跟你说这些?”陈兔接着问。

“不可能,这个肯定不可能,你要知道,之前我们带周小昆出去玩,说给他找个妞玩玩他都不同意呢,他对苏涵涵那真的是一心一意的。”

听陈英杰这么说,陈兔就更放心了。

天尊道也是道教,只是信仰不同,只是我看着不像什么好人,毕竟这全婵妤一会普通人,一会又悟道了,这简直不可理喻。

“敬告真灵降劫神,云卷雨收我急行,天尊道,继灵神降!”全婵妤手中符纸黑光大放,饱饮精血后,竟有通达天地的气势,念起咒语后,这符纸竟然活灵活现的飘悠悠悬浮空中,诡异无比!

我在远处看得真切,这黑符出手后,道道黑光凝聚在符纸上,黑气遮天蔽日一般,全婵妤嘴角冒着冷笑,玉笋般的食指伸出,往那黑符一点,瞬间,她身上的触手猛然经过黑符轰向了对面的穆锋白!

这恐怖的触手从尖锐的八道气息转变成一只只有五爪的手臂,全都抓向了穆锋白!

“灭!”穆锋白五张符纸往手掌里一叠,咬破了中指点在了符纸上,为什么老公只会骂老婆一一飞递向那诡异的手臂!霎时间,数之不尽的符纸如蝗虫天灾一般扑向了那黑色的魔手,剧烈的爆炸声恐怖无比,炸得地面也震动了起来!

悟道期简直就是场地的破坏者,地面顿时遭了殃,一连串的爆炸后,场地硝烟弥漫,我和海师兄开阴阳眼都已经看不清里面的真相。

“就是说么,如果是苏涵涵的责任,他肯定早就说了,可他一直不给咱们说,那肯定就是他自己的责任,不想让咱们知道吧。”陈兔继续添油加醋。

“嗯嗯,那这么说的话,周小昆这人对待感情还是有问题哈。”

“那谁知道呢,咱们也不好说。”说着,陈兔还突然坏笑道:“你突然问姐这个干嘛啊,不会是喜欢上周小昆了吧?”

“啊?”温朵愣了下:“没有没有,我才不会喜欢上他呢,我就是随便问问。”

实际上,刚刚如果陈兔没有说周小昆这一番不好的言论,温朵可能就要跟陈兔说实情了,说自己喜欢周小昆,看看陈兔介意不介意等等,男的自己没本事还骂女人可陈兔说了一番周小昆的坏话,说他对待感情还是不忠,那温朵怎么好意思说这些话呢,假如说了,姐姐肯定还是劝自己不要跟周小昆在一起,所以最终她还是改口了。

“没事,你要是喜欢他的话,姐姐可以帮帮你啊,我以前好歹跟周小昆好过,知道他这个人的脾气,我可以给你说说我们之前的事,让你跟他更好相处一些,至于他和苏涵涵的事,那咱们也只是猜测嘛,兴许是苏涵涵的问题呢,你也别在乎这些了。”陈兔试探性的说道。

温朵急忙摆摆手:“没有没有,我才不喜欢他呢,就是我有个同学,前几天跟我打探周小昆的情况呢,看那样子好像是喜欢周小昆了,我寻思要不要介绍他们认识认识,但又怕周小昆回头不老实把人家给欺负了,所以就来问问你对他的看法,一个经常骂老婆的男人就是这么回事。”

因为这时候在撒谎,温朵的脸都红了,眼神也有点闪躲不敢看陈兔了,陈兔自然了解自己的妹妹,知道她在这撒谎呢,所以也就没继续跟温朵聊这个话题了,而是把话题又扯到其他地方去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虽然从陈兔这里没有得到好的关于周小昆的答案,但温朵自己的心里,对周小昆也有自己的看法,毕竟她跟周小昆也认识很久了,而且陈兔跟周小昆分手后,实际上跟周小昆的联系并不是很多,而温朵就不一样了,这期间基本上一直都有跟周小昆联系,关于他跟苏涵涵之间的事,温朵更了解,而且苏涵涵和周小昆分手后,温朵跟周小昆也走得最近,所以她觉得周小昆这个人现在对待感情起码还是很认真的,自己倒是可以试着跟他相处。

当然了,前提是周小昆得对自己有意思,至于姐姐陈兔这边以后会怎么看,她觉得也无所谓了,老公骂老婆说明不爱吗反正看姐姐那样,她对周小昆还是带有很强烈的意见,不怎么喜欢周小昆,只要她不喜欢周小昆,自己心里也就没啥不舒服不自在的感觉了。

“你有资格叫她过来?”余梦婷再次冷酷一笑,直接站了起来看着洛尘,以居高临下的目光俯视着洛尘。

四周其他人则是像是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洛尘。

“莉莉,难道这就是你的朋友吗?”丰惠子冷笑一声,然后继续开口道。

“说这种话难道不嫌丢人吗?”

把金素妍叫过来?

就连宋家家主亲自去求,人家金素妍都敢给对方吃闭门羹,可见金素妍的后台到底有多硬了!

宋家家主都没这个面子,洛尘居然说让人家过来给你签名?

不要说整个学校,就是整个府山都没有人有这个面子!

“莉莉,他跟你真不是一路人,根本不在一个世界!”丰惠子叹息了一声,意思很明显。

洛尘根本就够不着周莉莉的生活圈子,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事,就像刚刚那句话一样,只会让人觉得丢脸和耻笑。

“你终于说对了一句话。当一个男人总是贬低你”周莉莉轻轻一笑,不过眸子之中却闪过一丝失落和哀伤。

她当然不是丰惠子的那个意思,但是丰惠子说的对,她和洛尘的确是两个世界的人。

所以余飞有点发愁,给母亲该买什么衣服,所以他一边走一边在两边的店铺里看了起来,虽然看到了女装店,但是明显大多数风格偏向年轻。

不过永远不要小瞧了商家,人家商家也会思考消费者需要什么。

然后余

飞就看到了一家模特身上,穿着中老年服饰,余飞开心的急忙走了过去,这家店很有特色,里面的店员全都是男性,而且年龄从二十几岁到四五十岁全都有,而且各个都帅气异常。

余飞笑了,这些商家是真的太鸡贼了,估计商家研究过,这个年龄段的女人,全都处于中年危机,衣服基本上都是自己购买。

为这个年龄段的女性购买一副的男人凤毛麟角,所以人家不配备女性店员,全都是男性店员。

而男性店员的年龄,从二十几岁一直分布到四五十岁的原因,就是为了迎合女顾客的不同喜好口味。

在门口站着的男店员,一共四位,在每一个年龄段都有一个,全都保持着很好的身材,脸蛋也都不错。

余飞向里走去的时候,那四个男人全都盯着余飞瞪大了眼睛,似乎没想到今天的第一个客人会是一个男人。

2021-10-08

2021-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