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脾气暴躁骂脏话,老公骂老婆脏话很难听

一群女人开始群情激奋,真正重感情的还是少数,大家如今都往钱看。

“我可以跟大家保证,钱绝对不会少了你们的,既然大家有这样的要求,那么我会跟我们老总请示,让他先把赔偿金赔给你们。”

“这样吧,我这里跟我的老总打电话,让他抓紧时间去凑齐赔偿金,你们就每个人提供一个账号,以及遇难工人的名字,以免会出差错。”

“今天我们就可以先给大家预付一笔赔偿金,十天之内,所有的赔偿金都会就位。”

林木开始安抚大家的情绪,他有些无奈,人性薄良,现在可以说体现的淋漓尽致。

真正应验了一句话,夫妻本是同根生,大难临头各自飞,真正重感情的只是少数,大部分人早就已经没有了感情,只想能够得到这笔赔偿款。

“乡亲们,大家就按照他说的做,现在大家就提供账号,老公脾气暴躁骂脏话以及你们遇难家属的名字,我这里来给大家做登记,到时候统一进行安排。”

白衣妇女开始主动主持这里的次序,不然大家乱哄哄的,根本就没办法进行接下来的工作。

“我说你这小姑娘,出口闭口都怼我,还听风便是雨,我带你回去,可不是让你充入我后宫的,这不是也有要事么?”我无语说道,看到她一副瞪眼等答案的表情,我摇摇头,说道:“我是要你去天城的远古仙界,防备即将到来的危险,也就是防备妘九天的,至少在我灭掉南神座和平定西边之前,况且创世天虽然气运是有了,却还达不到动兵的程度,在气运还贫乏之时,证道天想要拆我也不够气运吧?更何况我还有主场优势呢,所以要和证道天的时间点齐平,还需要一些时间,而这段时间难不成让你上去发呆么?”

嬅茸怀疑的看着我,见我不像说假话,她还是将信将疑的轻哼一声:“也怪不得了,如果我是你,确实是需要防备各种各样的危险!”

“嗯?”我不由苦笑,这是话里有话呢。老公动不动就骂脏话

“机关算尽!自然会有无数仙家要反过来算计你!”嬅茸说道。

“呵呵,这是相对而言,身处暴风漩涡中,你以为跟在上面放羊吃草那么简单么?要是世上没有利益这种事存在,我也不至于如此,你要是觉得上面住得舒服,那也只是有百月仙子替你扛着罢了,你难道至今还没看出来?”我摇头冷笑。

“我是山云宗的宗主,不过我以前并不姓蒋,只不过因为老门主姓蒋,他膝下无子,所以才收养了我,这件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只要是辈分比较老的人都知道。”山云宗的宗主淡淡的说道。

夏!

听到这个字的时候,夏天握了握拳头,周围那些人的脸上没有任何的变化,显然他们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可是夏天不同。

姓夏,知道他的生日,那就证明了一点,面前这个人跟他父亲以前的关系很好,还有就是他没打算让自己活着离开。

“12月12日,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哈哈,咱们走,这次咱们发现了一件大事。”那个手拿羽扇的人嘴角微微一斜,随后他们三人走出了人群。

这场戏已经没必要看下去了,婚后老公脾气暴躁骂人因为他已经知道结果了。

“还用我解释什么吗?”山云宗的宗主问道。

“不需要了,你和我今天只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这里。”夏天塞进了嘴里一大把的丹药,全都是恢复丹药,他直接嚼碎了四分之一,其余的含在嘴里。

每个人都抱有不同的想法,支持蒋天野和那些支持山云宗的人全都认为三大长老肯定会赢,其他的人都认为夏天是有希望的。

因为从刚开始到现在,夏天已经给了他们够多的惊讶。

“真是一个危险的家伙啊。”人群之中一人摇着自己手中的羽扇淡淡的说道,他身边站着两个人,一个体型壮阔,另外一个一身黑袍。

山云宗的掌门冷冷的看着夏天:“你今年十八岁,你父亲二十岁的时候也才到达地级而已,我就不信你的天赋比你父亲还要强。”

“你知道我多大?男人发脾气骂脏话说明”夏天脸色一变。

“当然了,准确的来说你还不到十八岁,你的生日是12月12日..”山云宗的宗主淡淡的说道。

“你到底是谁?”夏天眉头一皱,知道他生日的人可不多,除了小姨就是他父亲了。

就连他表姐都不知道他真正的生日,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父亲一直不让他跟别人说这个生日,但是他知道父亲一定有自己的用意。

所以他从没告诉过任何人自己的生日是哪天。

“看出什么来?”嬅茸凝眉,这当然是她最在意的事情。

“平时大家都对你众星拱月,一副对你讨好谄媚的样子,可不是因为你真的那么有用到谁都离不开你了,而是百月在你上面扛着别家倒过来的负面东西呢,但到了百月扛不住的时候,你也看到了吧?现在坐在这里,就是你的结局,创世天如今的处境也是这般道理,我机关算尽,极尽利益之能,就是为了不让证道天瓜分了这世界,这谋求的难道是自己的好?我一人不过能吸一人之气运,爱骂人的男人的心理难不成多出来的我也能吃得干干净净不成?”我淡淡一笑,却让嬅茸沉默咀嚼这话中的意思。

“你不为自己,难道不也是为了自己的亲随?”嬅茸还是想要反驳。

“当然,大爱无疆,自己吃饱了,当然得让亲随吃饱呀,我也是有私欲的人,总不能白干活什么好处利益都不收吧?”我笑道。

嬅茸顿时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我就知道!结果你还不是为了自己?”

林木拿出手机打电话,不过他现在一直被人盯着,毕竟大家都不知道他从哪里来,要是让他走了,只怕不知道该找谁去。

“陈总,这边的村民我已经协商好了,大家愿意拿钱和平解决,只是大家必须要先拿到钱,不知道陈总现在已经筹到多少钱了?”

林木开口问道,按照今天这个局势,如果不先预付一笔赔偿金,对付暴脾气老公的对策只怕他都不能一走了之。

“林木,辛苦你了,资金我已经凑齐了五千万流动现金,另外我再把一些资产进行抵押向银行贷款,三天之内,应该可以凑齐所有的赔偿金。”

陈玉庭回道,他也是真心的想要解决这件事情,不然早就跟莫总一样跑路了。

“行吧,回头我给陈总一个准确的名额与账户,你就每家先付出一半的赔偿款,然后我再去把他们的尸骨挖出来,到时候再付另外一半的赔偿款。”

林木做出了安排,虽然说陈玉庭那里也有一份名单,但都是几年前收集的,与现在的只怕不一样。

陈玉庭自然没有丝毫的意见,他立即答应了下来,为了

杨天忽然板起脸,摇了摇头道:“不不不,你命中当有此一劫,本来上天注定你参加不了这次发布会的,是我强行帮你逆天改命才让你来到这里。所以你应该要感谢我,男人骂女人脏话原因知道不?”

薛小惜吐了吐小舌头,“哼,又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这时……

前排的一个女孩好像听到了什么,有些犹疑地转过头往后一看,看到杨天和薛小惜,神色顿时一变。

“是你们?”

这话很简单,像是朋友间偶然相遇时的惊呼。

但此刻却带着浓浓的仇视与怨毒。

因为前排这个女孩姓林,名为欣月。

正是林氏电器掌舵人林坤的女儿,林欣月。

杨天和薛小惜自然也一眼认了出来,有些讶异。

没想到在这种地方都能碰到这位脾气不好的大小姐。

不过,这倒也合情合理,毕竟林欣月是特别注重衣装打扮的时尚女性,来参加这种潮流品牌的现场发布会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再有,就算现在苏凝雪真的被李文远劫走了,你如果就这么单枪匹马的闯入李家,人找不到不说,我相信李家还会对你倒打一耙,所以你现在不要冲动,这件事我会立刻派人查清楚。”

听到劝阻,陈天不满,并跟着反问。

“你不是不知道苏凝雪的特殊,如果这一次她真被黑影抓去了,那么久会带来不可想象的后果。还有,如果苏凝雪还没有被带出去,那就证明她现在还在酒店里,其中也包括李文远的同伙。”

老k不意外陈天的反驳,可就算这样,他还是想劝陈天冷静。

“我知道你现在着急,可再着急你也得我这边的消息再说,另外,擅闯李家这件事我不会支持你,如果你执意而行,发生的任何后果都只能你自己承担。”

“还有关于苏凝雪和黑影的研究,这点你不用太担心,就算苏凝雪真的被他们抓走了,他们想要用苏凝雪做实验室也不是一次可以成功的,尤其在你拿到老顽皮手里的配方之后,他们就算明白其中的原理,在没有特殊提纯办法之前,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2021-10-08

2021-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