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对付不耐烦的丈夫,老公对我啥事都不耐烦

繁琐且无谓的客套话时间之后,便有人迫不及待的拿出了自己准备的礼物。

还记得韩念降生之日,她便已经收到了许多的豪礼,甚至超跑都有许多辆,以至于墨阳不得不专门修建一个仓库来储存,而这一次的礼物,自然是更加重磅。

墨阳即便已经提前准备好了放礼物的仓库,可是看着接连报上名号的礼物,他还是忍不住头疼了起来。

“看来我准备的地方还是不够大啊,这么多东西,这下该往哪放呢。”墨阳一副头疼的样子说道。

“墨老大,这些人出手也太阔绰了吧,就跟不要钱似的。”林勇惊叹的说道,这些报上名号的礼物,就找不到一个便宜的东西。

“在他们看来,礼物越重,越是能够加深三千对他们的印象,自然要拿出最大的诚意,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墨阳说道,他们为什么要参加百日宴,不就是希望能够被韩三千认识吗?怎样对付不耐烦的丈夫而现在这种情况之下,能够让韩三千记住他们的唯一方式,就是送上贵重礼物。

林勇点着头表示明白,但这种送礼的场面,估计一辈子也只能见一次了吧。

依旧是陨落了,被至强无比,星空宇宙深处的最强霸主龙族强者合围,给打的重生在了地球上。

万千大世界中的修行等级被分为九层,分别是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大乘、雷劫。

上一世裴君临以大乘期的恐怖修为,都被龙族打的陨落,可见宇宙星空中的强者无数,这个不知名星球的妖族中存在一位合体境界的妖帝,真的不算什么!

所以说,妖帝级别的强者,应该是存在的,只不过最大的可能便是,这种等级的恐怖强者,应该是身体或许修炼方面出现了某种差错,从而不能轻易动手,否则,会遭到更加严重的反噬。

裴君临觉得这样的猜测最为合理,老公开始嫌弃你的征兆毕竟,妖帝级别的恐怖强者每一次出手,那所消耗的能量资源堪称一个海量,这样级别的强者,轻易不会动手的,都在闭关潜修,从而准备突破至强大道!

不过,裴君临觉得这样的隐晦还是必须早做准备的好,所以在稍微沉吟后,他还是站起身,第一次开口道:“我更倾向于第二个可能,妖族之中应该是有妖帝级别的恐怖强者存在的!”

电话那头传来亚当的笑声。

“亚当?”

钱德勒一脸的失望。

“知道乔伊是你的好基友,但我也是你朋友,不至于反差这么大吧?”

亚当调侃道。

“不是。”

钱德勒不好意思道:“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嗯,我来猜猜。”

亚当一本正经道:“你这么急切的等乔伊的电话,难道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而且他不在家,难道是外出了?

能够让他外出的也只有拍电影了,男人一旦对女人不耐烦但拍电影这种事情这么开心他不可能生气,除非你不看好他拍电影?”

“OMG!”

钱德勒震惊了:“难道学心理学的都这么厉害吗?”

“当然……是骗你的!”

亚当笑道:“我现在就在拉斯维加斯,刚刚遇到乔伊,听他说的。”

“……”

钱德勒吐槽道:“亚当,我现在没心情跟你开玩笑,乔伊怎么样?我听苏茜说,他们那个电影剧组早解散了。”

送礼的环节延误了开席的时间,好不容易等到这个环节结束,一个老人家双手负后,身后还跟着两个外国人走进了宴会厅。

张碧峰清楚每个收到邀请函的人,但眼前这个老头绝对不在此列,所以他第一时间就感觉糟糕了,竟然被一个外人闯进了这么重要的场合。

正当张碧峰准备叫保安的时候,他却看到韩三千抬起手阻止了他。

“三千,我没有迟到吧。”来人自然是南宫博陵,这么重要的事情,而且还是韩三千亲自给他打电话,他怎么会错过呢。

“时间不多不少,当一个男人对你不耐烦刚刚好。”韩三千说道。

这时候,有不少人关注过国际新闻的人认出了南宫博陵身后的两人。

“这……这不是伯特和斯坦福吗!”

“对此我觉得我们人类,应该早做准备,以防止突变发生!”

裴君临的话语得到许多强者的认同,纷纷出声。

台上的牧神将点头道:“大家能想到的事情,国家自然早就想到了,这些年,我国的无数专业人士,至尊境的强者们,都在日夜不停的攻破这个难题。”

“相信我们华夏国儿女的智慧,会在将来的某一日,解决这个难关!”

“好了,这个问题暂时打住,我们接下来继续上课!”

“接下来该说的是,为什么那些妖族会入侵我们地球,这个答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们。”

“从我们汇总的情报资料中,显示出妖族之所以进攻我们地球,似乎是寻找某种难以想象的瑰宝资源,这个瑰宝资源到底是什么,现在还无法定论!丈夫越来越不耐烦”

接下来,牧神将开始讲解天坑世界有关的一切信息。

比如说,天坑世界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差不多就等同于一个异度空间吧,期间和地球的距离到底有多远,根本无从得知,只知道天坑的每一次出现,都会伴随着天灾地难。

此时和严逸站在一起的导演,看着面前电脑显示屏中小木屋内传来的影像顿时暗道不好,这一下子他可算是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好你个严逸,我就是让你能吃顿好的,你居然这么坑我,亏我晚上还请你喝了瓶好酒,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呀。”

导演一边想一边有些气不过的看,向了身旁的严逸。

“咱们彼此彼此,不过这样一来,不道也增加了咱们节目的话题嘛,你就牺牲一下又能怎么样呢。”

严逸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一套说辞,当场就给导演搪塞了过去。

严逸说的并没有错,虽然说双方刚刚的做法都不太地道,可是一旦碰到了综艺节目上,那就是足足的话题,绝对能引来观众们的一番讨论。

被严逸这么一说,导演也是没有办法了,只好摆了摆手,让严逸先去睡觉去了。

毕竟被导演这么一坑,丈夫变心的征兆第二天严逸的苦力活,绝对是少不了的,虽然说他是拿严逸没有办法的,可是远在小木屋的黄老师,那坏点子馊主意可是一堆一堆的。

霍从军长舒一口气,再看着凌然摇摇头,再次强调道:“你做这个,可不好做呢。”

内心里,霍从军也有点无奈,他要是挂一个副院长的头衔的话,或许就更好做了。

事实上,霍从军对各科室的协调,也是有心理阴影的。

他为什么总是心心念念的要做大急诊,为什么夜以继日的喷人,还不是早些年被各个科室压制,被各种专业科室折腾吗?

现在虽然是喷出了一片新世界,急诊中心也建成了,可距离说真正的大急诊,还是有一定距离的,远的且不说,科室内部连个研究中心啥的都没有,那能叫大科室吗?

另一方面,云医急诊中心建成到现在,老公不耐烦的态度说明什么各个专业科室虽然是冷眼旁观,阻碍不多,可要让他们帮忙也是不可能的。

而在这种肝胃联合手术中,需要协调的科室可不是一个两个。

霍从军掰着手指,给凌然道:“从病例上看,病人是从消化外科转入的,但普外科和消化内科应该都想参与这种级别的手术,肝胆外科当然也应该参与,这个好办,这就是四家了,算上咱们,等于五家联合,还有病理科,影像科,化疗和化疗中心,肿瘤内科……”

”当然。”

“MDT在咱们医院,也操作一段时间了,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应该说,有的人,做的简单,有的人,做的就比较难了……”霍从军扬起下巴,表情不太分明。

凌然只是简单的“恩”了一声,他不是一个很喜欢猜测潜台词的人,因为周围人送出的潜台词太多了,为了让生活继续下去,潜台词这种东西,是没办法当台词听的。

霍从军略有沉默。

就他来看,凌然其实是不适合做这种协同项目的。相比较来说,左慈典的性格和阅历,可能更容易将项目组拉的融洽一点。

当然,左慈典也是不可能做这种项目的。项目组融洽只是一个充分条件,并非是必要条件,没有足够的实力,在这样的协作项目中,全程得被人牵着鼻子走。这就好像是搞装修建筑似的,普通人家装修房子,业主一天到晚的看着,尚且会因为不懂而被蒙蔽,若是建筑规模变成一栋楼的话,没有专业水平的业主如何能够自己看装修?

胃癌肝转移的手术,在云医的MDT项目中也算是规模大的了,对各方面的要求高,也是显而易见的。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