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对我说话大吼不耐烦,老公一说话就不耐烦就吼

“哈哈,莲儿果然是爹爹最最贴心的小棉袄呢!”杜龙老怀开慰地大笑应道。

“香儿(青儿)见过杜龙叔叔!”早就停止嬉闹的两个小女娃这才寻隙开口见礼道,杜龙松开宝贝女儿,笑眯眯地上前将两个粉妆玉琢的小女娃同时抱了起来,略显惊讶道:“咦?!几年未见,咱们香儿与青儿的个头怎么也不见长高多少呀?!还是两个小女娃子呢?!”

两个小女娃被他这声惊咦给弄得玉面羞红,尕青腆着脸娇嗔道:“杜龙叔叔。。。您又将我们跟人族孩子相提并论啦?!”

杜龙愣了愣神这才恍然大悟道:“哈哈!也是也是,妖族孩子成长速度相对较缓慢些,看叔叔这记忆,居然把这茬给忘记了!”

花园内,老公对我说话大吼不耐烦杜龙就这样陪三个小女孩闲聊着,面对平易近人丝毫没有半点架子的他,花香儿与尕青很容易就跟他打成一团,丝毫没有将他当成这几个洞天世界的主人,自己两个部族的救命恩人!

随后,杜龙又跟杜莲儿交待一番,告诉她自己此次出去又要闭关较长一段时间,让她转告秦火凤诸女后,这才与三女告辞而去,闪身便回到那个小洞穴内闭关苦修去了!

“姑父哪里话,我们北狐家亦是叔父一手建立,一手扶持而来,北狐家之物,也是姑父之物,爷爷也说了,我们北狐家也就是替姑父守土治领,所以一定要认真负责,绝对不可因此骄纵横行,还训斥了我好一顿,姑父,北狐家因有姑父而有,我们北狐家若无,也得因姑父而无!”北狐傲急忙说道。

宝物虽好,但听罢北狐傲这热血沸腾的一番言语,另外三位仙皇都不禁瞠目结舌,本来都还以为这后生肯定比不过自己,没准还要闹出什么笑话来,男朋友很容易对我不耐烦但这北狐傲准备实在太充分了,不仅是后浪推前浪,还差点把他们前浪都拍死在沙滩上了,这一番挤兑,妥妥梨花压海棠,把这三皇压得透不过气来,估计心中早想着怎么补充一番,也好让自己也如北狐傲这般高大上起来。

这北狐傲虽然自己一个来,但身后却有北狐战这老江湖,确实不可小觑,我也忍不住听了这话笑起来:“呵呵,你爷爷实在是太客气,北狐领便是你们北狐家的,倒也不能强说是我的,毕竟那是你姑姑,你爷爷,甚至是你父亲,乃至于整个北狐家的亲友,仙民,君臣一同与我浴血奋战,一同并肩作战争取而来,那是属于所有天下仙民的,不过,你成为了北狐皇,继往开来,那亦要明白,民如水,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的道理,可知了?老公对老婆说话不耐烦”

“我是天王殿的少殿主,身负天王殿精血!”

“这世间,谁能够让我输掉?”

“你,不过蝼蚁尔!”王归依旧高高在上。

下方王归这边的十四殿主,带着人攻伐的最为猛烈!

“大王,你走!”

“大王走啊!”下方,大殷朝歌城内,一切都变了,火焰滔天,大军进城了。

人仰马翻!

商辛站在鹿台上一言不发,下方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神秀带着人,还有十四殿主都带着人已经进城了。

商辛看着眼前的一幕幕,这一幕幕蓦地间,似乎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依稀间,有些景象在重合!

依稀间,有些话语,在他耳边回荡。

那是一个相似的场景,那是一个让人惊愕的回忆。

他同样站在鹿台之上,他在交接王权!

他把王权交给了武王!

他似乎隐约间说出过一句话。

(庄乐说)啊,郭总我说,其实等到你杀死刘凡的时候,你就可以接着执行你的计划了。

(郭峰说)好的,庄总,那么你给我说,他是个什么东西。

(庄乐说)怎么了,老公说话对我不耐烦你搞不定他吗?,他就是个傻子。

(郭峰说)你确定吗,庄总。

(庄乐说)我确定,他在我们学校是最傻的,况且他之前还是我们的邻居。

(郭峰说)那,庄总,你确定他是人类,嗯,实不相瞒刚才我派去的,3个伙计全被这个刘凡给治服了。

然后庄乐开始拍桌子。

【庄乐说】什么!难道他之前的傻里傻气,的样子都是装的吗。

(郭峰说)我一会儿会亲自去动手,我们俩一起去会会他。

(庄乐说)好的。

(郭峰说)那我们走吧,去会会他。

之后郭峰和庄乐一起去了画鹰厂里,就这样他们到了厂里的仓库上。

(刘凡说)嘿!庄乐哥哥,你看,我上班了。

“孤只想要告诉你一句话!”

“可分孤血肉,勿动百姓一人!”

而后他自燃了,他自杀了!

火光之中,老公对我啥事都不耐烦他在鹿台之上放肆狂笑,和眼前的一幕极其相似!

“孤一死,换千古太平!”

“值了!”

“手挥大风平天下!”

“脚踏日月定乾坤!”

“海到尽头天作岸!”

“山登绝顶我为峰!”

“姜太虚,这是你告诉孤的,别忘记你的承诺!”

“这天下,孤来过,此生无憾!”

商辛的声音震慑天地,响彻整个朝歌城!

也在这一刻,神秀蓦地露出了愕然之色。

同时他眼中带着惊惧与恐惧!

“孤,不是商辛!”

之前她只以为哈珀先生垂涎于她的美色。

她觉得很正常,心底深处还隐隐有些喜悦。

毕竟老娘的美貌的确不是盖的。

这才是正常男人看她的反应。

可现在被亚当点出来。

她真的感觉被冒犯到了。

“这样啊。”

亚当严肃道:“那么我建议你和贝利医生说下,将这个病例交给其他人,最好别是女人。”

“多谢提醒。”

一听要交出病例,一个男人厌烦你的表现梅雷迪斯眼神一下子就锐利起来:“不过不用了,我能搞得定。”

“你确定吗?”

亚当笑道:“这种人要么是异食癖,要么是帘幕情节,要么是古怪的取向,要么就是单纯的喜欢。”

“我觉得他是单纯的喜欢。”

梅雷迪斯拿着ct片准备去找贝利医生。

“你不会那么想的。”

亚当快步跟上,和她并肩:“你知道他为什么喜欢这么干吗?他要么是喜欢吞下去又拉出来的感觉,要么是某种变态欲望的前奏。”

面对着漫天闪现的空间裂隙,杜龙在洞中祭出火云鼎,将炼制中品空间戒指的矿石材料弄了出来,紧接着便开始重复炼制中品空间戒指的苦修!

一次次凝聚出圆环式的普通空间戒指,然后在上面刻绘着中级空间法阵,进而引动天地之力产生共鸣,成功炼制出中品空间戒指后便立即将其回炉重新炼制!老公跟我说话都很不耐烦

炼制出中品空间戒指不是他首要目的,在引动天地之力的瞬间,感悟其中一闪而逝的空间奥妙那才是重点!

时间缓缓流逝,这次从炼制中品空间戒指当中去感悟天地之力变化,进而感悟空间奥妙的修炼进展并不太顺利!

每提升一个层次的天地奥妙,修炼难度倍增,想要在引动天地之力的瞬间,将庞大的中级空间奥妙感悟通透,其难度将呈现几何式的增长!

正因为难度太大,戒灵灵儿才会让他等到灵魂实力提升到一定程度后再来感悟修炼中级空间奥妙,而不是在当初成功掌握初级空间奥妙后,便立即修炼更高级别的空间奥妙!

时间一天天流逝,一个九年过去了,杜龙依然在山洞中不停地修炼着,两个九年过去了,他却依然如故,谁也不知道他此次修炼要耗费多长时间!

毕竟到了这种境界,到了这种地步,根本无法像之前,单凭战斗经验和意识直接决定胜负了。

都是这个级数的人,战斗经验,意识就算有些差距,但是这个差距已经不足以致命了!

这也是计划的一环,托住洛尘,或者说,王归的意思,是直接杀了洛尘!

反正这个人不能为他所用!

而且王归绝对要比一般巨擘更为可怕!

他气息动摇间,简直就是要寂灭一切了一般!

这个人物太可怕了,他一出手,就以绝对的碾压姿态攻击洛尘。

即便是神道体,洛尘也不敢在此刻硬抗。

因为王归的可怕之处,在于体内有天王精血。

天王精血十分可怕,几乎碾压一切,毕竟那是和洛尘前世差不多的天王的精血!

这是遗留在世间的力量!

轰隆!

洛尘不得不退出去,往后躲开那一击。

那一击同样朴实无华,看起来根本没有任何气势。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