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对我越来越不耐烦,老公对你不耐烦的表现

相比前两次的仇视,秦牧月这一次温和多了,亲自送叶凡离开还说了一声谢谢。

“叶凡,回来了?

吃饭没有?”

叶凡刚刚回到宋氏庄园,宋红颜就迎接了上来:“没有的话,江横渡让人送了河豚过来,正好让你享享口福。”

她还笑着补充一句:“外公和韩老他们都去应酬了,韩月也跑去聚会散心了,今晚家里就剩下我跟你吃饭。”

换成以往,喜欢吃鱼的叶凡肯定高兴,但今天想到天山雪鳝,他就打了一个冷颤笑道:“最近肠胃不是很好,随便让人给我煮个面就行。”

叶凡走入了大厅:“泡面也行。”

“吃面啊?

也行,我给你做一个。”

宋红颜笑着出声:“做个担担面给你解腻。”

“我跟你一起煮吧。”

叶凡跟着女人走入厨房,随后好奇问出一句:“宋老他们也不缓几天,大晚上还跑去应酬?”

宋红颜笑着问道:“还记得你从乌衣巷手里夺取的那批黄金吗?”

玲珑看着自己的样子,大声的叫道。

“我都已经开始献祭了?老公对我越来越不耐烦”

“为什么还能够停止?”

“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玲珑不可置信地看着萧云南。

刚刚她已经到达了,献祭的最后的关头。

只要再给她一点时间,献祭就已经成功了。

在如此暴躁的能量之下,她着实难以相信。

萧云南竟然还能够打破她的献祭,将她体内的修为封印。

准确的来说,除了生命能量以外。

她体内之中的所有能量,全部都被封印住了。

妖族看见玲珑,并没有死去,还好好的活着。

一个个的眼角之中,都流出了眼泪。

至于烟云台下面的人,知道自己得救了。

一个个的也激动不已。

只有萧云南和白军,一阵沉默。

“你以为,你献祭,你就可以打败我吗?”

“你以为,你献祭了之后,就能够突破我的能量光罩吗?”

她很希望叶凡跟自己飞过去,不过考虑到叶凡的安全,她还是打消了强烈念头。当一个男人对你不耐烦

两个人一起时的甜蜜,比起叶凡的安危不算什么。

叶凡冒出一句:“如果可以,还是尽快把茜茜接回来。”

他不知道宋红颜跟慈航斋什么关系,只是李寒幽一事让他对慈航斋没好感。

宋红颜侧头看着叶凡:“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事情是这样的,我跟慈航斋打过交道……”叶凡把治疗秦无忌的事情简述一遍,随后看着女人低声开口:“李寒幽这么邪恶,还算计秦老,我担心慈航斋不是好东西,茜茜放在那里疗养怕有危险。”

而且他现在跟叶禁城和慈航斋都敌对,一旦被对手发现茜茜跟他也有点关系,怕会生出不少危险和变故。

宋红颜闻言微微一惊,似乎没想到叶凡跟慈航斋也对上了,随后她对叶凡幽幽一叹:“慈航斋算是百年寺庙,里面都是来自神州各地的女子,她们天赋不错,医武佛三修。”

“几十本自编的宝典被国内外医武佛之人疯狂追捧。”

殊不知那是因为他们是同时帮林羽办事,老公对自己冷淡 不耐烦所以四大天王才愿意帮助他们,平日里没什么事的时候,四大天王对百人屠和春生秋满都不怎么待见,因为四大天王觉得春生和秋满就是百人屠的跟班,百人屠说啥他们就干啥……

不过四大天王对步承的态度倒还不错,因为四大天王发现步承和百人屠也不对付,时不时的就互怼,他们迫切的想把步承发展到他们这边的阵营,这也是林羽让步承跟四大天王传消息的原因。

林羽听到这四兄弟的话,也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他知道,虽然四大天王神情上对百人屠有些冷漠,甚至有些敌对,但是内心还是能分的清大家都是一个整体的。

林羽跟他们大致商量了几种对付荣桓的方法之后,便让大家回去再细细的想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补充的,随后结束酒席,各自离去。

而四大天王四兄弟则准备返回荣桓的住处,接替大军和秦朗,盯梢荣桓。

“大哥,这个点儿轮到我了,我去盯那老小子了!”

孙老二看了眼时间说道,接着转身就准备去开车,为了开车,他中午的时候特地喝的茶水。

……

双排座后座上。

青莲这次也跟着前往了国泰鞋厂。

瓜子跟小不点也在。老公对自己越来越冷淡

之所以这样,那是为了防备这人都走了。

留在三德饭店中会出事。

当然了,青莲跟着来,也是为了防备在国泰鞋厂出事。

然而等他们这一行人来到了国泰鞋厂才知道。

根本就没有任何危险,大门是敞开的。

之前闹事要工资的员工。

此时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就是偶尔遇上的几个。

那也是和善的很。

这不正常的一幕。

让刘星、王昆仑、赵构等人不由警惕了起来。

其中刘星在来到了杨永信的办公室后,就开门见山的问道:“钱村长,这个国泰鞋厂的环境,怎么有些不对劲啊?”

“哪里不对劲了?”钱村长笑了笑。

“以前可是乱的很。”王昆仑插嘴说了一句。

祁老大沉着脸说道,“到时候要是真碰上什么意外,也能逃回来一个报信儿的!”

其他三人听到祁老大这话后面色微微一变,显得有些意外,张老三哼了一声,说道,“大哥,你什么时候这么听那小子的话了?要不是看在胡大哥的面子上,我才不听他指挥呢!”

尤其是想起林羽的年龄和瘦弱的身体,他心里就一万个不服气,他从没想过,老公对老婆不耐烦的原因有朝一日要听这么个毛头小子发号施令!

“不听那你就滚!”

祁老大突然面色一寒,颇有些恼怒的冲张老三冷喝了一声。

张老三听到祁老大这声吼,顿时吓得身子一颤,有些惊诧的望了祁老大一眼,要知道,他们四个从见面到拜把子再到现在,大哥从没跟他这么说过话啊!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不错。”刘星赞同的点了点头。

“那是因为我给厂里面的员工许诺了,三天后就会有工资发给他们。”钱村长回道。

这是实话,要不然他们这一行人根本就进不了国泰鞋厂的。

更加进不了国泰鞋厂厂长的办公室。

“这样啊!”刘星暂时相信了这话,他看了一眼办公室周围的环境:“对了,国泰鞋厂的营业执照在哪?”

“你背后。”一个村干部提醒道。

刘星回头看去,见真的在,那是松了一口气。

钱村长说道:“刘老板,其实你根本不用这样警惕的,像你这样的人才要投资福田村,我跟上面的领导那都是举双手欢迎,其中董县长还表态了,只要你能将国泰鞋厂所有麻烦都处理好的话,老公突然对自己很不耐烦这国泰鞋厂送给你。”

“你确定没有跟我开玩笑?”刘星吃惊的看向了钱村长。

“确定。”钱村长回道。

“就没有什么其他的阴谋在里面?”刘星忍不住问了一句。

“要是有阴谋,你们今天就进不来这办公室了。”一个矮个村干部笑着调侃了一句。

“好吧!”刘星讪笑了一声:“那在我接手这国泰鞋厂之前,我能提几个要求吗?是关于你们福田村的。”

“请讲。”钱村长连道。

其他村干部也屏息听着。

“第一个要求,说实话我对你们福田村的治安挺失望的,这样的环境除了我敢投资,只怕其他人早就被吓跑了,不对,是被坑跑了,所以我要求你们在国泰鞋厂重新开张之前,能好好的整顿一下福田村的治安吗?包括哪些对外开放的饭店。”刘星认真的说道。

这话一出,钱村长跟一众福田村的干部。

那是一个个脸红了起来。老公对我态度越来越差

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刘星的话。

多少揭穿了他们想掩盖的‘伤疤’。

刘星看着一愣,接着问道:“怎么……就这点要求,都有难度吗?”

“不是有难度,而是福田村的治安根本就管理不好,因为外来人员太多了,而派出所警力又不够,所以才会演变到现在的局面。”钱村长轻叹了一声,当下就将其中的内幕给说了出来。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