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对老公说话很凶不耐烦,老婆对我说话很不耐烦

蓝羲玄自然知道不会仅仅这么简单的原因,他没有说话等着刘柔接着说“然后她问我我们怎么样才能离开,我我说她离开了我们自然就会回去了。”

“何为她离开,又怎么离开?”

“身身陨,或者离开地星。”

蓝羲玄脑海里不断的转着,现在也找到了白幽若拼命修炼的原因,只是她回到神界的话也算离开,但回不去怎么办?

见蓝羲玄不说话刘柔紧张的道“我真的已经都告诉你了,没有半分隐瞒。”

“你回去吧,如果敢伤害这具身体,就算是追你到冥界,我也会让你魂飞魄散。”

“是是我一定不会对这具身体做什么的。”

蓝羲玄不再言语刘柔便离开了,她是真的害怕了,此时的她没有了半分一开始的嚣张气焰,蓝羲玄回到酒店便看到白幽若正在打电话,老婆对老公说话很凶不耐烦电话那边是院长,如今院长病好了,而且看起来更是比以前年轻了几岁,最高兴的莫过于白幽若。

蓝羲玄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神情不对白幽若跟院长没说多久便挂了电话,她走到蓝羲玄身边“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爸,你别怪我,你已经老了,没有几年的时光可以活,但是我不一样,我还有大把的青春,我还要为陆家传宗接代,你老人家在天之灵,保佑我早点结婚吧。”话音刚落,手握匕首的陆勋一把将陆峰揽在怀里,狠狠的抱着。

陆峰展露着不可思议的眼神,胸口传来的疼痛告诉他,陆勋对他下手,没有半点犹豫。

“你……你……”

陆勋一把推开陆峰,看也没有看一眼倒在血泊当中的父亲,低着头对韩三千说道:“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现在你可以放了我吧。老婆对我特别不耐烦怎么办”

“我说过可以给你机会,现在你只要打得过刀十二,就可以离开。”韩三千淡淡的说道。

陆勋猛然抬头看着韩三千,刀十二可是陆峰嘴里的杀神,他怎么可能打得过刀十二。

“你玩我!”陆勋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错,我是在玩你,从你抓了迎夏那一刻开始,你就注定要死,谁也救不了你。”韩三千冷声说道。

刀十二走到陆勋面前,说道:“要我给你点反抗的机会吗?”

终于到了晚上,天公不作美,雷雨交加。

出去吃了顿饭,不知怎的,心里面总是烦躁。回到家里躺在床上,饱暖思淫欲,作为一个18岁的小青年,确实是有点血气为定。

张天心中一阵发痒,关好门窗,爬到了床上,拿起手机又默不作声地打开了浏览器……

一番操作过后,无力地瘫在床上,顿感索然无味。心情依然烦躁,突然,肚子里一阵咕噜噜直响。

“我草!”

“搞不好今天吃了两袋方便面又操作一番身体扛不住了。”

一顿腹诽,骂骂咧咧跑出门上厕所了。

一片哄臭过后,张天大感头晕目眩,在上楼梯回房时“扑通”一脚踩空,老婆对老公不耐烦摔得晕死了过去……

……

仙界

一个被人称为无耻仙帝的顶级高手正在被数十位同级别仙帝围攻。

这场争斗的原因,还要从前不久的一次宝物出世说起。仙界一个平平无奇荒无人烟的星球居然出现了数千万年未见的宝物出世,异象来得很快,覆盖了大半个星球。

甚至还有背地里骂他的声音。

“公司里面这是怎么回事?”

“居然变得陌生了起来?”高崎神色阴翳。

走出电梯,正好撞见两个两个女职员。

两个女职员一眼突然看见从电梯里面出来的高崎,瞬间吓了一跳。

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害怕起来。

连忙转过身,就想要离开。

“跑什么?站住!”高崎大喊一声。

皱着眉头,冷声喝到。

两个女职员瞬间被吓得瑟瑟发抖,回过头看了一眼脸色阴翳的高崎,想起刚刚在电脑上看到的新闻。

不管不顾,不听高崎的命令,直接脚步不停的转身小跑离开!

“不想干了是不是!”高崎冷笑一声。

大喝到。老婆跟我说话总是不耐烦

两个女职员跑的更快了。

“他妈的……给脸不要脸!”高崎顿时脸色阴沉的怒骂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正要大步追上去。

后面突然一个声音急切的喊了起来。

“高总!高总!出事了!出事了!”

高崎转过身,一眼看见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满头大汗,焦急的小跑过来。

一看见他!

瞬间脸上出现一抹失意。

“喊什么喊?不懂规矩是不是?”高崎皱着眉头,冷喝一声。

“不是……不是……高总!真的出大事了!”青年立马开口喊到。

脸上一脸惶恐不安。

“有什么屁事你就快说,结结巴巴没张嘴啊?”高崎眼中闪过一丝怒气!

一脚踹上去。

青年瞬间被踢中腰部,一下子滚在地上,老公对你不耐烦的表现“哎哟”痛嚎一声!

“快说!”高崎脸色冰冷,上去又是一脚。

青年连忙捂着肚子跪起身来,神色痛苦的开口急忙说到:“高总!”

“网上现在铺天盖地都是你的丑闻!”

“连报纸上都是!”

“不知道是谁,在网上放出去的消息。”

“丑闻?你放屁!我能有什么丑闻?”高崎一听青年这句话。

众多仙帝知道无耻仙帝手段多,并没有立即冲上去攻杀无耻仙帝,而是联合起来付出巨大的代价在整个星球外面布下封锁大阵,锁死了整个空间,以防他再次逃掉。

这个阵法的威力之大,可以说整个仙界无人能逃,再加上诸多仙帝的围攻,就是换作他们本人在里面,这绝对无法逃出生天。

无耻仙帝刚发动匆匆不下的阵法准备逃走,便发现,空间完全锁死了,无论是阵法,符箓,还是空间挪移大术都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跑掉。老婆不愿意和老公说话

无耻仙帝此时真的是感到无力。

绝望!

众仙帝从四面八方围攻而来,气势汹汹,势不可挡,整个星球的表面都被巨大的威压撵平。

无耻仙帝此时也知道命不久矣,释放出了自己全部的实力,没有一点保留,他打算完全拼命了。

尽管他非常不甘心,他花了此许多仙帝都要长的时间才修炼到如此地步,中间没有一刻停息过,他也因此比同级别的很多仙帝强大,但现在已经无路可走。

“我得不到的,你们也别想得到,虽然今天必死无疑,我也要拉你们陪葬!”

嘴上说着,脚下却有些瑟瑟发抖!

“行,记得别忘了,尽快过来吧。”高崎笑着说了一句,临走前还不经意得打量了一眼漂亮前台。

“是个不错的肉,得想办法吃到手!”高崎在心里暗自琢磨想到,眼神里透露出一丝欲望。

看着高崎转身离开。

漂亮前台脸上的表情再也保持不住,脸色慌张的急忙收拾自己的东西。媳妇老是和我说话不耐烦

面前的电脑上,正打开着一个新闻网页……

高崎一路慢慢的跟着电梯往自己的办公室走过去。

一路上众多的职员看见他,表情都有些异常奇怪,甚至是厌恶恐惧的表情看着他。

“高……高总好。”

“高总……高总好……”

迎面两个女职员神采飞扬的不知道在八卦说着什么东西,脸上时而厌恶。

时而害怕恐惧。

聊的不亦乐乎。

高崎脸色阴沉的从电梯里面走出来,一路上遇见众多的职员,居然一反常态的表情。

“呵呵,二哥说的哪里话,怎么?不请弟弟进屋坐坐吗?”

傅友带着一脸奸笑,嘻嘻哈哈的冲眼前脸色阴翳的傅德开口询问道。

“有什么事情赶紧说。”

傅德冷冷的看着眼前一脸奸笑的傅友,要不是傅友是自己弟弟,他早就把这个一脸小人模样的家伙给赶走了。

“二哥啊,你这脸色不好,是不是昨天晚上没睡好啊?”

傅友一边砸着嘴,一边皱着眉头,好奇的看着傅德有些显得发黑的脸。

“哼,不用你管,我要回去睡觉了,你赶紧走吧。”

傅德白了傅友一眼,随后冷着脸往后退了一步,伸手便要关门。

傅友就好像是看不出眉眼高低一般,他用手拦着傅德家的门,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傅德嚷嚷着,见傅德还是执意要赶自己走,傅友阴森着带着一点狠辣的表情,慌忙的开口:“二哥啊,你昨天晚上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弟弟我可能会帮你啊。”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