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现在对我很不耐烦,当一个男人对你不耐烦

在这种情况下,王震毫无招架之力,只能像只虾米般佝偻着身躯,双手抱头,尽可能护住自己的要害部位。

尽管如此,在短短几分钟内,他还是被打断了十几根骨头,皮开肉绽、遍体鳞伤。

殷红的鲜血,染红了身上的衣服,遥遥望去,就像是个血人!

任谁也无法想象,在军营之中,竟会发生如此丧心病狂的恶行!

不远处,楚南像是被吓傻了似的,瞳孔涣散,目光呆滞,像是被石化了般,根本动弹不得。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打了个哆嗦,才回过神来,但脸上却写满了恐慌之色,无法抑制地尖叫道:

“啊啊啊!震哥!你们别打了!这是在犯罪!”

楚南的惊声尖叫,一下子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将他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的位置。

“唰!唰!老公现在对我很不耐烦唰!”

下一刻,无数道恶狠狠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到了他的身上。

楚南的脸色瞬间煞白,毫无血色,身子不受控住的战栗起来,仿佛被掏空了全身的力气。

红鼻头一听立马抬头指着万维运说道:“长官,是他!是他把药膏给我们,让我们过来污蔑回生堂的!”

“对,是他,是他指使的我们,这腿上的口子就是来之前他给我割的,还给我涂了一些不知名的药,我的腿就成这样了!让我躺着装晕!”

腿上男也立马伸手指向万维运。

“我们也是他指使的!”

其他几个拉横幅的男子也立马回身指认万维运。

围观的群众顿时一片哗然,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最后的主谋竟然是万维运。

“放屁!放屁!”

万维运面色惨白,满脸惊慌,跳着脚冲红鼻头等人怒声骂道:“你们这是污蔑!污蔑!”

“看来你也得跟我们走一趟了!”卢绍靖冷笑了一声。

“过来,蹲下!”岑钧立马拿枪指了万维运一把,示意他跟红鼻头等人一样蹲在地上。老公对老婆不耐烦的原因

“你是军需处什么人,你敢动我?!”

万维运见骗不过去了,索性撕破脸皮,望着卢绍靖冷声道:“你知道我父亲跟卢处长是什么关系吗?我父亲一个电话就能让你们俩从军需处除名!”

“你脑子进水吗?”

叶凡靠在座椅上无视对方杀机:

“无论是明心公主还是城卫军,都是他们违背国主指令先动手,我们才被迫自卫反击。”

“如果城卫军乖乖放我女人离开八重山,三堂的兄弟根本就不用杀出一条血路。”

“所以你应该斥骂无视君令的城卫军他们活该。”

“而不是怪责我和三堂怎么屠掉他们。”

“除非你跟城卫军他们一样无视君令。”

“不过看得出,皇无极权威好像确实不太够,否则他的君令怎么对你们毫无威慑?”

“不仅明心公主和城卫军不当一回事,连你们近卫军也不怎么放在心上。”

叶凡直接扣上一顶帽子:“否则你就不会第二次把枪对着我这个国主贵客了。”

“你——”

柳知心怒意一滞,忙低垂枪口吼道:

“我对国主忠心耿耿,随时愿意为他赴汤蹈火,老公对你不耐烦怎可能不尊重他?”

她杀气腾腾喝斥叶凡:“你不要血口喷人和挑拨离间。”

他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宅男而已,连看个恐怖片都会吓得腿软,哪里见过这种阵仗?

没有抛下王震逃跑,就已经证明了他的仗义!

但现在这种局面,远远超乎了他的能力的极限,让他不知所措,恐惧无比!

突然,倒在血泊中的王震,竭尽全力仰起头,望着不远处的楚南,虚弱无比地嘶喊道:

“楚……楚南……快……快逃……去找……叶凡……”

王震的声音虽然断断续续,但却让楚南身躯一震,立刻转过身,准备逃出这个“魔窟”,将这些暴徒的恶行公之于世。

然而当他刚刚迈出几步,崔志豪却冲了出来,狠狠一巴掌甩向他的脸颊。

“啪!”

清脆的耳光声,响彻全场。

楚南被打得连退好几步,老公总是对我不耐烦摔了个趔趄瘫坐在地,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最终跌落,四分五裂,碎成一片。

崔志豪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不屑道:

“小逼崽子,想要逃出去通风报信?门都没有!哼……落到这个下场,可不能怪我,只能怪你们做错了选择,不该跟叶凡那小子混在一起!”

梁飞似乎不敢相信雷劈枣木这么生猛,拿在眼前看了看,眼睛瞪得很大。

这正是龙小云给叶天,而叶天又转手给他的千年雷劈枣木,密密麻麻有许多神异的雷纹交织其上,那是雷电法则的具现,烙印在枣木上,法力催动下,可爆发出雷霆之威,是一件很不错的杀伐利器。

“该死的人类,竟然杀死了伊恩!”

所有的吸血鬼暴怒,一双双猩红如血的眼睛盯在了梁飞身上。

他们本以为这是一群软柿子,没想到里面有个硬茬。

“一群鬼东西,赶紧给我滚,不然我把你们全杀光。”梁飞怒斥道,雷劈枣木横在身前,老公看见就不耐烦怎么办一道道雷光吞吐不定,非常恐怖。

而这时的叶天,仿佛置身事外,抬头看着天上的极光,探出一只手来。

就见,一条极光被引动,无尽的光华垂落,仿佛光雨一般落在他的掌心中。

不消片刻间,一条长度不知几许的绿色极光带就在天上消失不见了,化成一个弹珠大小的绿色光球出现在他的掌心中。

“女人,贱人,杀她!”

“可他吗别提了!人家现在是野鸡变凤凰了,还他吗承认野人的圣女,以后咱们面对她也要小心点了,我总觉得那女人不会善罢甘休!”

老潘手中的***每一次响起便有一名幸存者倒地,尤其是他专门打远处用枪提供火力的人,而冈村则是持着双刀走到了阵前不管是尊卢人还是幸存者都成了他收割的目标,一时间局势竟然被冈村搅得稀巴烂。

“红发,老公对自己越来越冷淡张然,你们两个想办法干掉那个疯子!他在那里我们的人倒得太快了!”蓝眼刚说完,一颗子弹擦着他的脸颊飞过,吓得他尿都流了出来,幸亏周围没有人,才没让他暴露。

“艹泥马的,野人里面怎么还有人也会用枪!蒋思梦,你这个贱人,要是让我抓到,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蓝眼拽起一个脸盆扣到了自己的脑袋上,随后来不及换裤子趴在地上继续指挥。

红发看到身材不高的冈村,满脸都是鄙夷,“小个子,就他吗凭你也想突破老子的防线?张然,你不用出手,老子今天火气大得很,一定要干死他!”

红发恨得牙痒痒,对于叶凡来营地,他是第一个不答应,凭什么那个打了自己的家伙能够得到营地里其他人的尊敬和拥护,甚至很多人都离他而去,宁可加入蓝眼和张然的势力!

“张然,老公对我态度越来越差你他吗之前可是一直不希望他过来,现在改口这么快,莫不是想男人了?看不出来你这个拉拉也被掰直了?”

面对红发的嘲讽,张然一拳打在了对方的腹部,有枪在手红发压根不敢还手,“命他吗都没了,你还在为了那点自尊心哔哔赖赖?难怪你只能当个没脑子的水手!”

“红发,你真是让人失望,我现在有些后悔当时跟你搞什么和平了,你这种没脑子的人,老子就该早点灭了你!”蓝眼说罢便和张然走出了帐篷,作为营地的领导者,他们必须站到前线。

尊卢人一部分手持火把,量一部分则直接对着营地里放箭,由于之前幸存者们设置了栅栏防护,有效的阻拦了尊卢人直接冲进营地,如果是白刃战,尊卢人有信心顷刻之间结束战斗。

冈村和老潘站在一名扎着辫子的尊卢人身边,老潘谄媚地问道,“巴楚大人,我们是不是可以直接让后备队也跟上去?一鼓作气解决掉这些人?相信梵神得到了这些祭品,一定会很高兴!”

“你怎么说话呢!”岑钧听到这话面色猛然一沉,怒瞪了浓眉男一眼。

一个小小的刑警队长,竟然敢对他们首长如此说话,简直是不知死活!

“岑钧,算了!人家办案,我们别打扰人家。”

卢绍靖伸手拦了他一下,随后转头冲林羽歉意道:“何先生,对不起,你的事,我不便插手……”

“卢先生,这件事,可能必须得您插手……”

林羽颇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何先生,如果你遇到了什么困难,我可以帮你,但是这种情况,我实在无能为力。”卢绍靖歉意的摇了摇头,下意识的扫了眼躺在地上的腿伤男子,以为是林羽的私事。

“知道就好!”浓眉男冷哼了一声,别说,这个老头还挺识抬举。

林羽也没多做解释,冲浓眉男问道:“警官,我问你,你凭什么抓我?”

“凭什么?你贩卖假药,把人都治成这个样子了,我不抓你抓谁!”浓眉男冷声道。

“是这款药吗?”林羽把手里的止血祛疤药膏拿起来晃了晃。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