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的男生很凶,男生凶我

说到这儿他不敢再说,趴在地上哆哆嗦嗦的。

“乔江,我杀了你!”

方茹这么一个知性婉约的女人,现在终于不能保持自己的风度,像一个农村泼妇般扑到乔江身上又撕又咬,恨不得把他活活吞掉!

“你怎么下得去手?那是你的儿子,你的亲儿子啊,你怎么可能用他来养蛊?”

乔江虽然不敢顶嘴,但心中在说我要是不用他来养蛊,那死的可是我啊!

这会儿方茹突然从从乔江身上爬了起来,疯了一般狂跑起来。

“快拦住他,别让她做傻事!”方老太对小竹说。

小竹紧跟着,眼瞅着看方茹跑到灵堂那边边。

等她回来的时候,手里抱着那已经完全不成人形的小志尸体。

人群中瞬间引起骚动。感觉出异样的乔江抬起头,当看到方茹抱着小智的尸体朝他走来的时候,他吓的魂飞魄散,拼命的在地上往后退去。

“看着他,喜欢的男生很凶你看着他,这一切都是你做的。这是你的儿子,你的亲儿子,你看看他现在是什么样!”

说完这句方茹把手中的小智里猛的往乔江身上扔来。

“严逸哥哥,咱们待会儿是第几个出场呀?我都已经有些等不及了。”

因为这才刚刚走出来,就被一群小朋友给围堵在了化妆间的门口。

由于严逸之前教导他们唱歌的原因,因为和这一群小朋友们早就已经打成了一片,甚至有不少的小朋友已经成为了严逸的热衷粉丝。

“我们是第三个出场,不用担心,待会儿只要拿出你们平时的水平就好了,千万不要太紧张。”

严逸笑着从自己随身的背包里面拿出了一袋糖果,分发了下去,一边给一群小朋友们解释道。

自从和这些小朋友们一起排练组合之后,女生对别人温柔对你凶严逸基本上都会在包里塞上一包糖果,平日里训练的时候总会给那些个表现还算不错的小朋友们发上两颗糖果表示奖励。

甚至有时候会给他们讲一些自己前世的经典童话故事,帮助他们放松心情,顺便还能增进一下彼此之间的情感,让大家在表演的时候能够更加的默契。

而今天就要正式登场了,就连贾玉他们这些个成年人都难免会有一些紧张,更别说是这些小朋友了。

齐莎下了车气势汹汹地走向许鸣昊。徐琳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齐莎,她轻轻地拍了拍许鸣昊的背:“你女朋友来了。”

许鸣昊却还没松手,低声细语道:“你怎么来了?”

徐琳把头埋在了他怀里,把他抱得更紧:“我看你和东哥开车出去了,不放心,就跟了上来。看到你跟着那个女孩走到了巷子口,我就没跟过去,没想到一会见你独自一个人失魂落魄地出来。我就更不放心了。”

“谢谢你!”许鸣昊的一声道谢让徐琳激动万分。

“你们还要抱多久?!”齐莎在一旁已经不耐烦了。女生会对喜欢的人凶吗

许鸣昊松开徐琳笑着说道:“怎么?和你有关?”

“。。。”见他这幅语气和自己说话,齐莎委屈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不过许鸣昊依旧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这时谈曜跑了过来,挡在了齐莎面前,柔声问道:“小齐,你怎么哭了?”

许鸣昊突然冷嘲热讽起来:“你的目的达到了,开心不?谈总!”

“什么目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谈曜推了推眼镜,强作镇定地指着许鸣昊斥责起来:“我说许先生,你不是齐莎的男朋友么,当街和别的女孩搂搂抱抱,置齐莎于何地!”

看到这一位严逸的专属化妆师,心里都有些心疼了。

“行了,赶紧坐下来吧,今天我给你画一个帅气的妆容,然后再搭配一个小西服,包准让你变成今年春晚最帅的演员。对喜欢的人特别好的星座”

现在时间紧,任务重,二人也没有时间再去聊天了,化妆老师联盟将严逸拉到了座位上,接着就开始了紧张的忙碌。

作为一个央视的专业化妆师,化妆老师的化妆技术还是相当厉害的,仅仅不过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一个崭新的言语便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沈阿姨不愧是专业化妆师,实在是太厉害了,我都有点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帅哥是我了。”

严逸看着自己全新的造型,有些惊艳的说道。

“好了,过去集合吧,争取今天晚上有一个好的表现,我看好你哦,小伙子。”

化妆老师看着严逸现在这衣服妆容,脸上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笑着说道。

说完,便将严逸推出了化妆间。

与此同时化妆间门口的那一群少儿艺术团的小朋友们,也早就已经等候多时了。

看着许鸣昊有些局促的样子,岳橙很满意地说道:“怎么?一个女生对你很凶不敢吃辣?”

许鸣昊自然不会示弱:“你听过一句话吗?”

“什么?”

“十男九痔、十女十痔!”

“呸!吃饭的时候说这么恶心的话!”岳橙一连说了三个呸才罢休。

“听我说完呢。我恰好是第十个,所以吃这么辣的自然没事。可你。。。你确定你第二天不会被辣醒?”

“我去你的。”岳橙险些爆了粗口,这许鸣昊越说越过分了,她可不怕:“这点辣对我来说可不算什么!倒是你,可别现在嘴硬,一会菊花就憋不住了。”

这个化妆师是一个老太太,是因为在央视里面干了好几十年的老化妆师了,据说当年还是文工团出身,根郭顶天老爷子更是认识了很多年了,自从给严逸当了专属的化妆师之后,更是对严逸喜欢的不得了。

“老爷子这也是没办法,这一届春晚的情况您也是知道,实在是凑不出那么多人来,女生对喜欢的人很凶我这也是被抓壮丁了。”

严逸有些无奈地笑了笑,看着面前的化妆老师说道。

这个化妆老师跟着严逸也算是有一段时间了,算是严逸的专属化妆室,独立在严逸的独唱节目小组里,平时也没有其他的任务,唯一需要干的也就是照顾好严逸罢了。

而自从前期的几次歌唱都达到了完美的效果之后,他们这个组也就很少在排练了,毕竟严逸的唱功摆在那里,而外面的那些小朋友们,大多数都是专业的儿童歌舞团队出身,在严逸的一些细心教导之下,很快就摸到了里面的球门,根本就不需要费多少心思。

只不过是一边,虽然简单,可是装修小品那一组确实让严逸操碎了心,最后即便人士称我即将开始的前几个小时,严逸都来不及落脚,还要特地去演播室那边接受采访。

眼前已经慢慢不能视物,总体情况越发严重。

可是,这盒子真就像个无底洞一般,女人对你一人很凶就是填不满。

陆阳铭双手翻腾,手上法诀不断凝结,阵阵光芒翻腾,左手上的神柳灵核也被激活,不断释放出灵力加入到血液的补充中去。

有了灵核灵力加入,陆阳铭原本已经错觉的身体瞬间得到补充,又恢复了不小。

但是,他知道,这只是短暂的补充而已,若再填不满这盒子的话恐怕只得作罢,只能带回去下一次再开启了。

只是,这重新开启的话又势必会重新来一遍,这可是极其痛苦的事情,到不如一鼓作气打开为好。

不得不说,以血为引,能量流失是巨大的。

灵核中的能量很快就又要用完枯竭,这个变化也是让陆阳铭惊骇不已。

这灵核上次被柳纯灵充满之后,其内蕴含的灵力可是比以前足足多了十倍不止,现在居然都没挺过十分钟就要用完。

“你究竟是什么?”陆阳铭怒吼一声,猛的咬破自己舌尖。

然后…很多人就走上了致富路!

沈林的父亲沈梦溪就这样。

从88年开始,先后在ZY县、大同南郊区购买经营过左云店湾镇红窑沟煤矿等7个煤矿的经营权…

然后发了!

再然后就是离婚,沈林跟了他母亲…

沈林一直跟着母亲住在北京,这次回大同是为了处理父亲的葬礼还有他的煤矿生意。

毕竟他是独子,享有继承权!

沈林对煤矿经营没啥想法,受母亲影响,一身的艺术细胞——母亲是歌舞团演员。

他从小学跳舞,发育之后,身材过于高大,干脆退团,在母亲的‘建议下’,去年考了中戏。

……

丧事办的很顺利…

毕竟沈家在大同也算小有名气,在家庭方面,沈梦溪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在做人方面,没的说!

别的不说,他们老家的小学,沈梦溪每年都会捐赠一批图书…

名声很好!

沈林一直跟他二叔有联系,在二叔沈星移的帮助下,七家煤矿的经营权作价七百万转手给了一位姓刘的大佬…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