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越来越依赖我,越来越依赖女友

所以陈超自然也跟着来了。

但是洛尘居然会在这里,这就让陈超有些诧异了。

陈超看到了洛尘,洛尘自然也发现了陈超。

不过洛尘虽然发现了陈超,却并没有理会陈超,面对前世这个仇人,洛尘即便贵为仙尊了,也不会太过释怀。

但是今天这个场合,洛尘倒不会去刻意找陈超的麻烦。

以洛尘现在的实力和前景,他有的时间是和机会慢慢玩死陈超。

不过洛尘不理会陈超,不代表麻烦不会亲自上门来找他。

此刻陈超和一个极其有势力的二代站在一起,或者说能来在这里的年轻人,都是一些背后有势力的二代,毕竟这可是一个极其高端的酒店。

就像陈超身边这个二代,就是家里身价上亿的,在新州不仅有五家加工厂,甚至在新州市中心那一带,也认识不少出来混的人。

“诶,男朋友越来越依赖我你怎么老盯那边那个年轻人看?”站在陈超旁边的那个二代好奇的问道。

陈超此刻正在诧异呢。

“……爷爷奶奶的啊,已经烧过了……现在啊,是之前娘跟你说得那些爷爷奶奶。”

女人再转过头,笑着,对着自己儿子说道。

“……那他们是谁啊,他们在哪啊……我为什么没见过呢……为什么要给他们烧纸呢……”

“……因为啊,他们已经去另一个地方了……不过他们啊,也都在这儿……因为啊,他们保护爹娘的爹娘,你的外公外婆,爷爷奶奶,也保护过爹娘……”

女人笑着,对着自己儿子说道。

“……那他们是谁啊。”

小男孩眼里愈加疑惑,望着自己母亲,又再问道。

“……他们啊,是英雄……”女人看着自己孩子,笑着说道。

“英雄,什么是英雄啊……”

小男孩眼里疑惑着,再问道。

……

说是要搞谁,肯定立马就去了。

陈超一见那个胖子走了过去,自然也跟着过了去,摆明了今天要给洛尘难看。

哼,活该你倒霉,来到老子的地盘,太依赖男朋友的表现老子弄不死你。

刚好这个时候洛尘已经走到门口,准备进去了。

“哟,这不是,诶,你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叫洛尘是吧?”陈超端着一杯红酒走到了洛尘面前,晃了晃手中的红酒,叼着雪茄,显得很有范儿。

但是却一脸的调侃,带着不屑的表情盯着洛尘。

“喂,我朋友跟你说话呢,你这人是个哑巴还是聋子?”那个叫刘少的胖子一上来就出言不逊。

“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跟我说话,我都会理的。”对方既然没有好脸色,洛尘自然也不会客气。

“哟呵,口气还不小啊!”

“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

“呵呵,看你样子是想进去吃饭吧?”

叫刘少的胖子冷笑道,然后转过头对着保安沉声开口道。

“麻烦?!”杜龙猛然想起刚刚院长老头也说过类似的话。

“杜龙!”火凤公主适时开口道:“你不会不知道一年一度的武修学员招生,由于达到要求的学员数量超标,最后不得不在蕴气九阶初期的学员之中,进行新一轮的筛选吧?!”

杜龙不由皱眉问道:“不是说达到蕴气九阶就能进皇家学院吗?!那新一轮的筛选又是怎么一回事?女生太依赖男朋友!”

“你错了!二十岁以前达到蕴气九阶圆满,才能稳进皇家学院,九阶初期与八阶圆满之间实力差距不大,学院就要看各人的实战水平,择优录取!”二品隶部尚书之女曾婉儿娇声解释道。

杜龙听了当场傻眼了,虽然他并不怕被人挑战,但却怕麻烦,一来二去地,就要耽搁自己许多时间!

测试晶体前,一个又一个学员上台测试,这个过程还算快,很快便结束了,眼看着就要到午膳时分,几位导师将结果整理后,交到白胡子院长老头手中。

他大略看了一眼,便慢条斯理地站起身来到主席台中间站定:“这次参加特别测验的武修学员总共有一百六十五人,实力达到蕴气九阶以上的有五十七个,其中二十个达到九阶圆满的学员直接被录取,另三十七位九阶初期学员请午膳后在此集合,进行新一轮筛选!今天早上的测试至此结束!”

屋外的天色,也在这撕纸钱的过程中,渐渐变得黑了下来。

……

“……要跟爹娘一起去吗?”

场景又再变幻。太过依赖男友怎么办

夜色笼罩着村子,夜幕中斜挂着一轮斜月,繁星点缀着夜空,

一些蛙鸣声,在屋前屋后的田地里,山林里响着。

仍旧是那老旧的房屋前,

女人捧着之前那筲箕,筲箕里摆着之前那煮好的猪头,之前撕好的黄纸钱,两个酒杯。

笑着看着自己儿子问道。

女人旁边,男人一只手提着个装着酒的瓶子,一只手提着个装着香和蜡的袋子,也笑着看着自己儿子。

小男孩听着自己母亲的话,垫着脚,朝着院子外望了望。

屋外在那轮明月挥洒着的月光下,不算太黑,沿着路,路边,沿途还有人燃着纸钱,

似乎有些害怕,小男孩望着,有些犹豫。

“……没事儿,娘牵着您……”

一手端着筲箕,女人朝着小男孩伸出了另一只手。

即便在这里看见洛尘,但是陈超还是看不起洛尘,改掉太依赖男友的办法因为他家里不仅有权有势,他现在还是一家公司的股东,而且最近学校那边也快升职进教育部了。

以他们这群从小就在这群二代圈子里混的人,哪里看得起洛尘?

“哦?那就算了,我还以为是谁家不常出来的少爷,还打算认识认识,既然是个乡巴佬那么就懒得理会了。”那个叫刘少的胖子一听洛尘是县城里来的,顿时也露出鄙夷的神情。

但是陈超却一脸不爽的看着洛尘。

“陈少对他不爽?”叫刘少的胖子见到陈超的表情好奇的问道。

“哼,老子在追一个女孩子,这家伙刚好是她的同学,昨天还在人家家里,而且我总觉得他们不只是同学那么简单,老子当然看他不爽。”陈超冷笑道。

“以你陈少在新州的人脉和地位还有人敢跟你抢女人?活腻歪了不成?”刘少冷笑道。

“既然看他不爽就去搞他!走!”那个叫刘少的当先走了过去,他们都是一些权贵家里的,自小养尊处优,早就无法无天了。

较为沉重的建筑大多位于地面和平台,一些精巧的小建筑则悬空于桥梁之间,有些已经在漫长的岁月中坠落到地面,男人依赖你意味着什么跌成无数碎片,大多数却还静静地悬在半空,似乎还在等待精灵们的归来。

从城门有一条宽阔的道路直达中央,两旁的建筑看起来大多是住宅而非商铺。他们沿着长长的斜坡爬上第二层平台,这里有更多大型的建筑,甚至有一座冰雪女神的神殿,卡露缇巨大的雕像完好无缺,向上高举的双手中央却空无一物。

诺威相信,当精灵们还居住在这里时,她的牧师们会让那里旋转着蓝白色的光焰,象征她所掌握的冰霜的力量,那力量在一年中近二分之一的时间里统治着这片大地。

他们还没有探索完整个平台,天色就已经暗了下来。

“我们可以找个房间住下来。”埃德憧憬地说。可以在精灵的城市中居住——就算是座被遗弃的城市,感觉也像是在做梦。

他们正商量着是否应该分头去找合适的房间,诺威突然向后转过头,用手势示意他们安静下来。很累想分手却很舍不得

隐隐的人声从街道的另一边传来。

一旁的男人见状,接过了女人端着的筲箕。

小男孩再犹豫了下,牵住了自己母亲的手,

“……娘,我们去哪烧这些纸钱啊……”

随着自己爹娘走出了院子,似乎之前的害怕被抛在了身后,小男孩张望着,有些好奇着问道,

“……还是和以前一样,去山脚底下……”

……

村子边,山脚下,开垦出来的梯田边,沿着梯田田埂,对着山,已经有不少人或作揖,或蹲着,或跪着,烧着纸,敬着香。

小男孩跟着自己爹娘,好奇着,张望着,走到了山脚下,跟着自己父母停了下来,

男人和女人忙活着,蹲下身。

女人从筲箕里拿出了装着猪头的海碗,摆到了地上。

男人将两个酒杯放到了猪头跟前,又拿了根火柴,点燃了蜡烛,又再拧开那瓶散装的酒,给酒杯里倒满了两杯酒。

小男孩站在旁边,好奇着,张望着,不时望望忙活着的父母,不时望望不远处祭拜着的其他人。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