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和男朋友没啥说的,跟男友在一起越来越累

那样子可怜极了,十分的惹人怜爱,叶凡的心中也顿时一阵刺痛,但是叶凡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现在的气氛十分的尴尬。

自己说什么都是不对的,还是让他自己冷静一下吧,想着办法把虫虫救出来才是最关键的,于是叶凡便也是晃了晃神,开始了行动。

只见那叶凡便仔细的开始搜寻起来,此刻的圈套真的是不容小觑,既然长老想要困住自己,那叶凡自然也是知道这里是凶多吉少的地方。

于是,叶凡便打算一定要小心再小心,绝不可以有其他的心思,一定要心无旁骛才对,于是叶凡,便也是不敢再看虫虫的眼睛。

毕竟此刻的虫虫还在那里,梨花带雨的哭泣着,叶凡倒也真是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可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总感觉现在的气氛十分的尴尬。

若是抛下了她,这样走了倒也是不太仁义,感觉和男朋友没啥说的于是只见那叶凡,连忙一脸温柔的说着:“虫虫,你就不要再哭了,我话说的已经够明白了。”

“如果是你还是有那份心思,等我把你救出来,你就远走高飞吧。”

‘好强大的一剑!’远远看到这一幕的杜龙面露惊容道:‘这要正面轰击在自己身上,估计十有八成以上要被轰成渣滓吧?!也不知道自己的千手版蚩尤毒龙钻能否抵挡住这一击?!’

轰隆隆。。。

巨大的能量剑气电斩而落,瞬间斩出一道上千米长的巨大通道,内部的一切都化为了齑粉,包括一头没能逃脱的银角天狼也不例外。

噢呜!

一头处在那个位置的银角天狼虽然避开致命一击,却也被剑芒扫中下半身,此刻正趴在一旁痛苦哀嚎着,能够从它眼底看到浓浓的惊惧之意。

嗖嗖嗖。跟谁都相处不来是不是有病。。

就在其它银角天狼都被吓住的时候,塔伯立马扑扇着掉了许多毛的羽翼,全力加速向自己刚刚轰击出来的通道中电射而去,这分明是想要逃跑的节奏。

‘想逃?!’远处棵梢之上,杜龙恰好处于那条通道正前方,当即满脸不屑地冷哼一声,立马毫不犹豫地朝着那边发动远程轰击。

咻咻咻。。。

道道能量气场冲击波接连不断地电射而出,目标直指那条直通向自己的通道,杜龙显然是想要替那些银角天狼拦住塔伯。

吴小东一阵阵的发窘,指着三个人说:“你们等着,有让我笑话你们的那天。”

说完,便在易青他们三个的一阵哄笑声中落荒而逃。

笑过之后,三个人又觉得无聊,特别是眼看着人家吴小东休息的时候,就能跟着沈林花前月下的约会,他们只能闷在宿舍里睡懒觉,心里头没着没落的。

特别是身在美人堆里,又都是些年轻人,心里有点躁动那是再正常不过了。感觉跟男朋友没话说了

沈林虽然不是女孩儿当中最漂亮的那几个,可也生得灵巧,性子更有江南女子的娟秀,就易青知道的,剧组里有好几位男士对沈林倾心,结果却被吴小东抢先下手,据易青的观察,两人差不多已经确立了男女朋友的关系了。

第一期培训班开课之前,王福林导演就曾三令五申的强调,组内禁止谈恋爱,这倒也不能算是不近人情,实在是因为谈恋爱耽误精力,试想一下,都是些个年轻人,一旦被爱情给分了心,哪还有心思拍戏啊。

更为严重的事,这帮人的岁数都不大,万一要是整出点不可言喻的事情出来,例如,戏还没拍完,孩子都生了,往下可怎么办?

说完又换了一个人:“僵尸出来之后,我会把僵尸引进阵中,然后和它周旋,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都不能动,要保持好各自的情绪,等到篝火熄灭之后,

僵尸会直接来到中间的天权位,并且陷入思考,不过这个过程很短,只有七七四十九秒钟的时间。”

“这期间我们要做什么?”杜奕开口问道。

“僵尸进入思考之后,相处不来有哪些原因我会告诉你们,然后你们拿起绳子交叉跑跑动,一定要快速的用绳子把它绕七圈,记住,一定是七圈,不能多也不能少。”我一边给他们画着朱砂痣一边说道。

众人点了点头,示意听明白了。

我继续说道:“七圈之后各自回到原来的位置,然后一定要抓紧自己手里的绳子,千万不能松开,剩下的就交给我和郑康康。”

“那我做什么?”钱烈贤开口问道。

“等篝火熄灭之后,你负责照明,除了基本的照明之外,你还要拿两个手电一直照它,直接照它眼睛。”我回答道。

钱烈贤点了点头说道:“它不会直接来搞我吧?”

又等了十多分钟,风停了下来,彻底的没有了任何声音,坟墓后的山上传来了布谷鸟的叫声,有些慎人。

“布谷鸟不会惊醒僵尸吧?”钱烈贤开口问道。

我摇头说道:“不会,僵尸怕狗喜猫,其它动物百无禁忌。”

我说着看了看趴在我身边的大黄,它的神情有些恍惚,头不断的晃动着,刚才陈凉那一扁担,有些人就是相处不来估计给大黄打的有点蒙,不过它应该没啥事。

又是半个小时,起了大风,杜奕有些为难的说道:“都快一个小时了,腿都站麻了,到底还要多久啊?”

“站累了就先坐下。”我回了一句,抬头看了看天空,月亮连影子都没有,这是云层加厚,加上这比之前更大的风,似乎有要下雨的迹象,不过我来之前也看过天气预报,今晚是没有雨的。

“轰!”突然从天空之中传来一声沉闷的雷声,我心中一惊,这是真要下雨?

我拍了拍脑袋,抬头看着天空,没有闪电,估计是别处的雷声,不过现在风这么大,说不定雨就会飘过来。

林辛言将卡推了回去,笑着,“伯母,我有手有脚,怎么能要你的钱。”

这是要拿钱打发她?

她在心里苦笑,十岁就被林国安送走,能回来也是因为宗景灏‘瘸了’她才有机会回来。

她没享受过林家的给予的风光,如今却要承担林家的落败带来的影响。跟男朋友越来越没话说

“伯母的意思我明白,我不会和他在一起,我一直把他当哥哥,如果没事,我就先回去了,我还要上班。”说着她站了起来。

“等一下。”夏珍渝喊住她,她本来想好了很多话,但是那些话都是在林辛言不同意的情况下,但是她如此好说话,倒显得她刻薄了。

“我不知道瑞泽有没有和你说过,他妹妹的事情,那件事情对他打击很大,这些年他一直在国外,如今愿意回来,愿意面对以前的事情,我很欣慰,你刚刚说,你把他当哥哥,我想他对你,可能也有别的感情,或许是你长的太可爱,他把你当成了琳琳。”

林辛言知道何瑞泽有个走失的妹妹后,也有这样想过。

在A国时,他对自己的照顾和关心,是不是把她当成了妹妹看待。

易青和高洪亮闻言都是一怔,相视无言,看来春天真的到了,就连老实人都春心萌动了。

在这个年代,对男友越来越不耐烦爱情还是一个让人讳莫如深的话题,可是却又让人心驰神往,尤其是当一群年轻人聚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往往会格外热衷。

宿舍夜话的时候,他们最为感兴趣的永远都是谈论剧组里的那些女孩儿,谁最漂亮?谁的性格最好?

要是能和某个女孩子多说上几句话,那个人能为此得意好久。

“小易!你说,咱们组里,谁最漂亮?”

易青正睡着回笼觉,他可没兴趣参与这种无聊的话题,听到高洪亮问,连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那还用说,邓洁呗!”

“邓洁?”高洪亮惊叫了一声,表情夸张的说,“人家可比你大着好几岁呢,你也好意思!”

易青被噎得差点背过气去,缓过来就想喷高洪亮一脸咸汽水,这都什么人啊,他就说个邓洁长得漂亮,居然都能被高洪亮误会到儿女私情上面去。

“你们还能不能有点正经事干,我是不陪你们了!”

只见叶凡话音刚落,一边说着,一边还在四处探寻着救出虫虫的机关,可是这虫虫半天默不作声的,还是坐在那里自己哭泣着,叶凡见状也是感到十分的无奈,别无他法。

而此刻,叶凡正当心烦意乱的时候,突然脚下不知道踩了一下一个什么东西,咯噔的一声,这下叶凡顿时心中疑惑,心想着。完了,这肯定有什么机关?

的确,果不其然,如叶凡所料,这一下去可真就是一个机关,只见这四周突然冒出银白色的箭,全都向自己射来,反而倒不射向虫虫。

这样叶凡感到十分的吃惊,但是也感到十分的欣喜,心想着这只要不伤害到虫虫就行,本来我刚才的那番话已经伤到她的心了,若是再被箭伤了,我可真是太愧疚了。

只见叶凡见状,更是急忙迅速的拔出了自己的狂狼刀,向这群箭去劈了过去,可是这群见谁时竟然坚硬无比,自己的狂浪刀竟然劈不断。

叶凡不禁大喊着:“这到底是什么个鬼东西?”一时间叶凡不禁慌乱不已,也只好躲到一根柱子后面来抵挡前面射来的箭。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