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对你态度不好,男人对服务员的态度代表了

红鼻头一听立马抬头指着万维运说道:“长官,是他!是他把药膏给我们,让我们过来污蔑回生堂的!”

“对,是他,是他指使的我们,这腿上的口子就是来之前他给我割的,还给我涂了一些不知名的药,我的腿就成这样了!让我躺着装晕!”

腿上男也立马伸手指向万维运。

“我们也是他指使的!”

其他几个拉横幅的男子也立马回身指认万维运。

围观的群众顿时一片哗然,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最后的主谋竟然是万维运。

“放屁!放屁!”

万维运面色惨白,满脸惊慌,跳着脚冲红鼻头等人怒声骂道:“你们这是污蔑!污蔑!”

“看来你也得跟我们走一趟了!”卢绍靖冷笑了一声。

“过来,蹲下!”岑钧立马拿枪指了万维运一把,示意他跟红鼻头等人一样蹲在地上。

“你是军需处什么人,你敢动我?!”

万维运见骗不过去了,索性撕破脸皮,望着卢绍靖冷声道:“你知道我父亲跟卢处长是什么关系吗?男朋友对你态度不好我父亲一个电话就能让你们俩从军需处除名!”

这时,楚南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但在后方,一个教官猛地抡起防暴棍,狠狠砸在他的后脑勺上。

“咚!”

沉闷的撞击声传来。

楚南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脑袋一歪昏厥过去,生死不知。

……

见到这一幕,王震虎目含泪,怒发冲冠,咬牙嘶吼道:“混蛋!你们竟然敢对楚南下手,老子跟你们拼了!”

但他还没来得及出手,却遭到新一轮的拳打脚踢。

又过了好几分钟,连那些教官都有些打累了。

而王震,更是体无完肤,奄奄一息,只剩着半口气硬吊着,否则早就昏厥过去了。

这时,几个教官半蹲下来,用膝盖压着王震的四肢和后背,让他根本动弹不得。

“蹬!蹬!蹬!”

这时,崔志豪一步一步走向了王震,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阴狠的笑容,冷冷道:

“王震,你刚才不是还很牛逼么?现在不还是像条丧家之犬一样,对服务员的态度就是对老婆乖乖趴在我的面前?我早就说过了,我的牛逼,你们根本想象不到!

“不错,是元磁神光,想不到在地球上还能见到这东西。”叶天喃喃自语,很震惊。

“这极光只是一缕外溢的元磁神力,有元磁神光必定有元磁神石,甚至元磁神山。元磁神石能从宇宙中吸取能量,永不枯竭,当能量满了则外溢而出。所以极光会周期性的出现。”

“元磁神石是一种天材地宝,非常稀有,并非每个星球上都有,可用来炼制绝世法宝。前世我就将一座万里元磁神山炼化成了一件元磁翻天神印,震杀四方,鬼神辟易!”

“只是,元磁神光飘忽不定,想定位元磁神石的位置,很不容易。虽然我懂推演之术,但是以我现在的能力,还洞破不了天机。”

……

叶天仰首看着天空,陷入了思索。

“杀了他,给伊恩报仇!”

一群吸血鬼狂暴了,对梁飞冲去,施展出各种血族秘术,就见一道道血光如龙,血色的气浪滔天,如同风暴一般对梁飞卷去,一整条街道也在瞬间化成了修罗地狱。男朋友对服务员的态度

“华国小子,我要把你的灵魂永镇地狱,用冥火灼烧一万年。”

“你这当兵的怎么能随便打人呢?!”

万维运见状也立马站了起来,冷声道:“信不信我去军部告你!”

“告?”卢绍靖冷笑一声,“要告也是告这几个恶意嫁祸好人的小偷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万维运眉头一皱,诧异道。

“不瞒你们说,这款药膏是我们军队特供,委托回生制药厂给我们加工的,根本不对外销售!”卢绍靖把手里的药膏往红鼻头身上一砸,厉声道,“而且这种药膏配方极其珍贵,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偷盗军需物资了,而是涉嫌窃取军事机密,我就算当场击毙你,都不为过!”

他话音一落,岑钧二话没说,迅速掏出腰间的手枪,“啪”的上膛,立马用枪口对准了红鼻头。

“啊?!”

红鼻头吓得惊呼一声,男朋友对我的态度越来越差身子一颤,脸色蜡白,“噗通”一声摔跪到了地上,不停的磕头,带着哭腔道:“长官,我……我错了……我错了!求求您饶了我这一次吧,求您了……呜呜……”

旁边几个拉横幅的见势不妙,扔下横幅就要跑,同时地上躺着的那个腿伤男也“噌”的跃了起来,顾不上腿上的疼痛,转身就要往人群外面跑。

此时,石洞里缓缓的有了脚步声,四龙很快从洞中走了出来。

看到四龙,百兽欢呼,心中的担忧也全然消失了,既然他们都平安无事,相信兽王也应该平安无事。

“恭请兽王!”

四龙齐声呼唤,百兽顿时匍匐跪下,虔诚无比。

洞内再次响起脚步声,石猴多了个心眼,悄悄的看了一眼,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看一个人对服务员的态度

此时的韩三千抱着秦霜,缓缓的走了出来!

“是你!”石猴怒吼一声,同时,他的吼声也惊起了百兽,一个个顿时从地上爬了起来,做出攻击姿态,对准韩三千!

“全部给我跪下,兽王面前,谁敢放肆!”四龙齐声一怒,紧接这直接横在了韩三千的面前,谁敢上前,杀无赦!

“四大护卫,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石猴愤怒的吼道。

“没有什么意思,保护兽王而已,石猴,我倒要问你什么意思?在兽王面前不跪下,你是想造反吗?”四龙之首此时怒声喝道。

在韩三千和麟龙,兽王面前他不敢放肆,但在这百兽面前,那还不逞够威风!

“你怎么说话呢!”岑钧听到这话面色猛然一沉,怒瞪了浓眉男一眼。

一个小小的刑警队长,竟然敢对他们首长如此说话,简直是不知死活!

“岑钧,算了!人家办案,看他心情差时对你的态度我们别打扰人家。”

卢绍靖伸手拦了他一下,随后转头冲林羽歉意道:“何先生,对不起,你的事,我不便插手……”

“卢先生,这件事,可能必须得您插手……”

林羽颇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何先生,如果你遇到了什么困难,我可以帮你,但是这种情况,我实在无能为力。”卢绍靖歉意的摇了摇头,下意识的扫了眼躺在地上的腿伤男子,以为是林羽的私事。

“知道就好!”浓眉男冷哼了一声,别说,这个老头还挺识抬举。

林羽也没多做解释,冲浓眉男问道:“警官,我问你,你凭什么抓我?”

“凭什么?你贩卖假药,把人都治成这个样子了,我不抓你抓谁!”浓眉男冷声道。

“是这款药吗?”林羽把手里的止血祛疤药膏拿起来晃了晃。

“你叫这个人类叫兽王?”石猴怒道。

“废话,他不是兽王,难不成你是?”四龙之首不屑道。

“你这个叛徒,男朋友对我妈态度不好我杀了你。”石猴顿时一怒,直接就朝四龙冲去,而百兽见石猴已动,一个个也跟着带着杀意冲了过去。

“够了!”韩三千怒声一吼。

这一吼,威严十足,气势霸道,硬生生的吼得百兽顿时一愣,停止了进攻。

“不要管他,给我上。”石猴大吼一声,回眼扫了一眼百兽,转身就要进攻。

可突然,他猛的看见所有百兽不仅没有跟随他一起怒声吼叫,反而是一个个突然没了杀气,然后乖乖的跪在地上,虔诚无比的跪下磕头。

“兽王万岁!”

随着百兽齐声大喊,石猴猛的一回头,整个人瞳孔不断放大,直到极限!

韩三千此时单手轻举,右手手掌心处,一个白白的如同兔子的东西,正立在手心,乖乖的冲着韩三千低着头,做称臣状!

石猴整个人猴躯一震,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永世都不会相信这是真的。

突然,王震的眸中闪过一抹决绝之色,暴喝道:

“呔!”

下一刻,他右脚猛地跺地,借助反震之力向前冲去,如果能够杀出重围逃到外面去,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然而,那些教官又岂是易于之辈?

七八根防暴棍,从各个方向朝着王震的害要部位甩来!

就算王震竭尽全力,也仅仅躲到了其中的几根,剩下的则砸在了他的小腹、腿部以及后背。

……

“砰!”“砰!”“砰!”

沉闷的击打声响起。

王震发出一道闷哼,强烈的痛楚让他身躯一软,顿时瘫倒在冰冷的地面上。

但这么一来,更加给了对方行凶的机会。

“砰砰砰砰砰!”

一时间,防暴棍击打肉身的声音,像是狂风骤雨般,不绝于耳。

那七八个教官全都杀红了眼,兽性大发,真的要将王震往死里打。

“刺啦!”

防暴棍砸在王震的眉骨之上,撕开一条长达七八公分的口子,深可见骨,殷红的鲜血汩汩流出,触目惊心。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