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越来越不重视,男友为什么越来越凶

“我这不是正想自己吃么,那小鬼骗我说拿来给她看看,她说她知道怎么吃能发挥最大的效用,我一糊涂,给她了,然后出这事了不是?”我郁闷的说道。

“我说居公子呀,我不是和你说了么,这小鬼十句话里,没有一句是真的,你怎么还信她呀?”童次对我有些无语的样子。

我立即不高兴的说道:“怎么?我们居家向来信守诺言,难道我也该如小鬼那般狡诈么?说的轻巧,你没给这孩子骗过?还是你们想要少退点钱款怎么的,才要把责任赖我这?”

“这……居公子莫要着急,此事我已经和老祖说过了,他也说可以退换不是?放心吧居公子,我们一定把你的损失降到最低,不过恐怕那灵芝……”童次有些难为情,毕竟灵芝吃下去了,可不保价了。

“什么?灵芝是不是我从你那买的?花钱了没有?”我顿时生气质问起来。男朋友越来越不重视

“是在我们童家这买的,当然花了钱,只不过现在不是给小鬼吃了么?”童次很耐心的说道。

“那现在我不是把小鬼退给你们了么?灵芝是不是给她吃了?在不在她肚子里可都有你家守卫看着呢!”我怒而指着奴奴,奴奴痴痴笑着我逢场作戏,饶有兴致得很,看来对于骗人这档事,她觉得很有趣。

……

血斗斗宝的第二轮开始了。

沈秋和竹古坐在相对立的位置上。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沈秋抬头就有种想要笑的冲动,就因为高峰的造型有些搞笑。

有一说一,这竹古还真的下得去手,一剪刀下去真的剪了高峰的嘴,刚才那个画面虽说有点血腥,但听到高峰的惨叫声,沈秋的心里有种莫名的爽感。

此时此刻的高峰真的没法说话了,因为他的嘴巴上裹了一副厚厚的纱布,从上嘴唇到下巴全部都给堵住了,估计回去没个三五个月是开不了口了。

第二轮。

仍然是二人相互为对方挑选藏品,两个人不约而同为对方挑选一件摆件。

沈秋给竹古选的是一件木雕,对男友越来越不耐烦一个清朝时期的木雕作品,造型是一个中年妇女给幼龄小儿打伞的形态。

竹古给沈秋选的是一件瓷器摆件,所谓的瓷器摆件,区别于普通瓷器的浑圆大气,用的是瓷器的烧制方法,塑造出了与众不同的造型,比如沈秋的这件则是两条龙、中间包夹着圆润的大肚扁壶。

刀疤的神色严肃,看着进入修炼状态的余飞,踌躇许久,慢慢站了起来,转身向门口走去。

他的步伐很沉重,每一次抬脚,都仿佛腿上绑着千斤重物。

走到大门口,刀疤转身看了一眼余飞,下一刻坚决的转过身去,大步迈过了大门上的台阶。

“汪汪汪!呜呜呜……”

刚刚走出大门,院子里面忽然响起了泰迪的叫声,声音相当的清脆,还带着撒娇的意味在里面。

刀疤的身形僵硬在了门口,楞了几秒之后,转身狂奔进门,直接冲进了余飞做实验的房间里面。

然后刀疤便看到头上闷着袋子的泰迪,因为看不见周围,所以正在蒙头乱撞。

刀疤的眼神盯在泰迪的前肢上面,昨天还秃光光的前肢,今天竟然长出来了一截粉色的血肉,爱你但不细心的男朋友像是一块长在外面的瘤子。

刀疤一把抱起泰迪,惊喜的看着那块‘瘤子’,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这绝对不是瘤子,而是才长出来的新鲜血肉。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杜鼎言心中也有些震惊沈风现在的修为,毕竟他当初第一次见到沈风的时候,这小子根本没有抵达星源境。

可如今却在星源境八层之内了。

在略微的思索了一下之后,杜鼎言认为是天绝宗的人,帮沈风强行提升了这么多修为。

所以,他觉得这种行为非常可笑,等于是在拔苗助长。

王剑啸在听到沈风答应了这场比斗之后,他嘴角的笑容更加旺盛了几分,双眸之中有着些许狠厉的光芒在闪动。

沈风面对周遭的一切始终无比镇定,他的目光时不时的看向了广场的右侧,如今那把巨大木剑就竖立在那里。男朋友越来越不珍惜我

眼下,剑山的空气之中,虽说蕴含的玄气不如从前浓郁,但确实有一定的玄气含量存在。

沈风心中猜测,应该是剑山开启了某种制造玄气的铭纹阵,暂时让剑山维持正常。

而曹寂、聂广石和秦落秋等人,虽说知道沈风的战力不俗,可如今沈风要面对的是塑魂境四层的修士,他们心中难免会有所不安和担忧。

“大家看这块镜子!”

秦浩仔细观察了一圈开始说到:“四块玉是顶级的老冰种翡翠,紫檀木也是最好的大叶紫檀、木框架上的雕刻功力深厚,目测整幅木质框架没有一颗螺丝钉、一颗铆钉、用的是民间传承已久的开凿穿插法。”

“这种镜子在燕京城喜庆习俗上被称作是囍镜,东西虽然是新的,但工艺水准都是老的,这几年老式的家具市场广受追捧,就这么一副简单的镜子,没有个三五百万根本下不来!”

“不对啊!”

秦家二长孙不解的问道:“这幅囍镜虽然做工精细,可对比下来价格貌似还不如前面的囍盆、和黄金玉的算盘,男朋友对我越来越凶这又是什么操作?”

老祖宗开口解释道:“结婚是一件喜庆的事儿,尤其是喜庆用品,从来都是只选对的,并不是最贵的才是最适合新人的,所以这面镜子如果真的是明月手工打造出来的,那么其在明月心里的估值就是无价的!小语啊!你也上去看看!就看能不能从中看出蛛丝马迹,找出那个明月到底是谁?”

秦轻语绕着囍镜转了一圈,最后在镜面的背后看到了明月留下的落款。

可是他那知道,宁小芳当年受这些人的屈辱有多少,尤其是这个眼珠子被挖的人,可是唯一一个看过他半露身子的男人。

至于另外一个,宁小芳却是剁了他三根手指头,因为那三根指头曾经在她的身上走过。

宁小芳做完这些还没完,回头走向那个堂兄,上去一刀就插到了他的大腿上。

“你们什么地方跟我走的最近,为什么开始烦男朋友了今天我就要你们那里没有!”

她说完将刀一划,众人便看到一股血桨喷涌而出,那个堂兄的大腿直接断了。

好锋利的刀!

宁小芳听到郑新的赞叹,回头却是笑了,而眼珠子里再没了狠意,“你可知道这把刀,却是我费了千辛万苦,才能一个大能手里淘换回来的,花了我好几百万!”

“这是什么刀?”郑新知道好办完了事,便把刀接过来看了一眼。

刀刃锋利无比不说,其中还夹杂着一道阴寒之气似的,一道道寒芒从中锋刃中发出,似乎可以直透人的眼睛。

郑新的系统立马就反应了,他也立马就知道了这刀的来历。

在众人的关注下,秦浩找来几样工具,亲自拆开了那件木质的箱子。

箱子内部用真皮的皮质包裹,即便外面被淋了些雨水,里面还是保存完好。

单看这箱子的外表犹如一个超大号的行李箱,男朋友态度越来越冷淡里面包裹着厚厚的一层牛皮、拆解的过程中时而还能看到一些小袋子装的干燥剂。

由此可见这件宝贝的主人对它亦是相当的珍惜。

花费了大概十多分钟的时间,秦浩几个人才将外围包裹的牛皮包装层拆开,一件特殊的上门礼呈现在众人的事先范围中。

让众人诧异的是,箱子里面装的居然是一面镜子,一面古典优雅的竖面镜子!

镜子呈椭圆形,外面包夹着紫檀木打造的方形的木质框架。

看似只是一面普通的镜子,但秦家是做古玩出生的,众人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与众不同,框架是紫檀木的材质打造,方形框架的四个角落分别镶嵌了四个篆体字的《囍》,整体看来简约而不简单。

四个囍字用的是最高级别的冰种老玉,翡翠绿玉、暗红紫檀木、再配上一面椭圆形的镜面,整块镜面的古典韵味就出来了。

宁向阳吓得浑身一抖,直接瘫在了地上,宁双都等人再也不敢说话。

宁小芳这放过他们,郑新回头一看风乐那边也快要结束战斗了。

现场只剩下吕小军和谷黑带着四个保镖,吕小军已经被风乐折了一条胳膊,此刻正要躺下。

郑新不能放过他,他要给吕小军最后一击。

他身形一动就来到了吕小军身前,从风乐手中接过他,然后脑海里突然多了一个想法,他的手就动了,也不知这想法是什么,反正他在吕小军身上胡乱点了一阵。

这怂货立马就跟杀猪似的痛叫起来,而且浑身颤抖起来,就像是犯了羊癫疯似的,嘴角吐出一堆白沫。

郑新把他扔到了地上,用脚抵着他的喉咙,“狗日的,整天介让你骂,今天该我骂你了,你想不想活?”

吕小军意识还是清醒的,可是嘴巴根本动不了。

郑新之所以从风乐手中抢过他来,一来是想自已折磨他,二来是不想让他死。

虽然他也是罪大恶极,可是自已既然答应了吕梅云,为了拉拢天明市剩余的世家的势力,他也做出让步。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