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公凶一句就会哭的老婆,媳妇吵架哭了

余飞摇摇头,转身又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棋盘上。

袁世泓被余飞一番刺激之后,颇有一股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气势,竟然绝地反杀了起来,一招招将劣势扳了回来,甚至将余飞的锋芒都给打压了下去。

余飞也感觉有点吃力了,不过目的已经达到,那就不必刚刚讲人家的血性激励起来,又给打压下去,所以悄无声息的放缓了进攻的步伐,故意一步步让自己落入下风。

啪!

袁世泓将一颗棋子重重的扣在了棋盘上,一脸激动的抬起头看向了余飞,因为他确定自己已经完成了绝地反杀,彻底的赢了。

“厉害!”

余飞放下了手中的棋子,由衷的赞叹了一声,人的潜力果然无穷,袁世泓在自己的逼迫下,被老公凶一句就会哭的老婆竟然棋艺突飞猛进,比上次和自己对弈,强了不止一点半点,余飞之前刚刚松懈了几步,没想到根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了,彻底被杀的溃不成军。

“我还得谢谢你!”

袁世泓这盘棋下的浑身舒爽,感觉自己仿佛又找回了年轻时的那股子血性,整个人都似乎年轻了不少,也知道余飞这是故意为之,真诚的说到。

“好了!两位大师也别激动了,小青确实资力尚欠,从学徒开始到现在也才不到半年的时间,说错话两位大师也别跟她一般见识,其中的甄别功夫还差些火候,我作为她的启蒙师傅跟两位说声抱歉,所以我现在明确告诉两位,这尊陶俑确实是拼凑出来的!”

沈秋前面这段话还客客气气,到最后突然话锋一转,直接杀了两位大师一个措手不及,两位大师正要反驳沈秋朝他们做了个打住的手势。

“要证据是吧?来!沈秋斗胆来给你们上一课!”

接着沈秋来到陶俑跟前:“小青刚才只说到了两点,一个是陶俑身上的盔甲片之间存在明显的色差,一个是陶俑下巴的弧形不够圆润,我再来补充两点,陶俑脖子下方这块,表面凹陷程度不一,被凶就想哭的女孩子可以断定脖子下面这一块是拼凑出来的!还有一块就是陶俑的鼻子处,退到三米开外,你们就能看出这块鼻子是歪的!这样的成品如果放到东汉时期,就这种质量,汉朝的监官直接把工匠拉出去砍头了!”

“一派胡言!这只是沈秋你的一面之词!必须拿出最严谨的科学证据!”

“好一个人杰,枉我活了多半个世纪,今天却让一个年轻人给教育了。”

袁世泓不禁撑直了腰杆,感叹着说道。

“爸,余飞这个孙女婿,你可一定不能错过,送都要把心怡送给他!”

袁龙飞一脸无耻的说到。

“哼,塞都得塞到他的床上!”

袁世泓想了想觉得有道理,更加无耻的说到。

黑衣人听到这父子两个人的谈话,嘴角都抽搐了起来,虽然他也很欣赏余飞,夫妻吵架男人哭了说明什么可是父子两个能不能说的文雅一点。

“蔡家的事能搞定吗?”

袁世泓忽然转头对黑衣人问道。

“七成把握!”

黑衣人立马回答道。

“蔡家这头绵羊,果然已经长成了猛虎,今晚的行动,要是遇到阻力立马撤退,余飞绝对不能让其夭折!”

袁世泓想了想转头叮嘱道,在他看来,余飞的潜力和价值,绝对比蔡家要大的多,就算这次袁家倒下去了,只要有余飞在,袁家总有站起来那一天,要是余飞没有了,袁家顶多苟延残喘一段时间而已。

“杀!”

叶凡手持斩龙神阙,如同九天飞升,再战虎魁。

这是一场真正的龙争虎斗!

“虎神——铁腕!”

虎魁双眼发出金光,全身如同金刚雕塑,透出一股金属质感,强大的气场震慑全场,不近身已然是压迫感十足。

叶凡爆发出最强的荒龙之力,靠着身体强度,和虎魁硬刚。

“轰隆隆!”

在虎魁周身,吵架最能看清一个男人无尽大地开始裂开,震动,无数岩石飞空。

接着,这些岩石全部朝着叶凡的方向袭来。

“龙盾!”

叶凡身前出现龙盾,随后全力冲锋。

“杀!”

“轰,轰,轰!”

斩龙神阙挥舞如风,眼前乱石全部崩碎。

“铿!”

神阙斩击在铁腕之上,发出金属火星,光芒万丈。

“噌,噌,噌!”

火星四溅,持续碰撞,冲击,消弭。

这一刻,强大的冲击波,不断地朝着四周扩散,就算是神族战士,都为之震撼,纷纷后退。

姜蝉扫了男孩儿一眼,已经将男孩儿的情况全都尽收眼底。他也就到她的大腿高吧,看着应该是七八岁的样子。

全身上下都破破烂烂地,也不知道这么大的孩子是怎么在山林里生活下来的。男孩儿的脑袋上竖着两只尖尖的耳朵,略带椭圆形,在看着姜蝉的时候,他的嗓子里发出一些虎啸,似乎是在示威。

他的身后还有一条长长的尾巴,和老公吵架他反而哭了上面是一圈一圈的环状花纹,看着有点眼熟啊。姜蝉想了半天,这倒是很像放大版的猫咪尾巴。

难不成这还是一个虎族的小兽人?可他是怎么在这里的?脑子里闪过这些念头,姜蝉在餐盘里放了几块烤肉,将它往男孩儿的方向推了推,而自己则是走到幽冥豹的身边,不再看他。

看姜蝉离自己的距离很远,男孩儿的警惕性放松了一些。他端起餐盘,也不管兔肉是不是非常的烫,那叫一个狼吞虎咽。

烤肉甫一入口,他眼睛一亮,进食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随着他吃饭的时候,他嗓子里还发出一阵呜咽声,听着像是动物们在吃到喜欢的食物的时候的享受声音。

姜蝉摸着幽冥豹披毛的手顿了顿,不会说话,只会发出兽吼声,难不成还是在山林中长大的孩子?以前听说过狼孩儿,这个该不会也是由动物抚养长大的孩子吧?

她对这个孩子的感觉还挺好,看着很顺眼。我提分手男朋友哭了难不成这就是她的缘分?

店铺内外顿时轰然一片:“真的是拼凑的呀!这个沈秋真的是绝了!石碱加白醋、加一块手帕就轻松鉴别出了陶俑的拼凑痕迹?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没想到沈秋年纪轻轻却有这么一手鉴宝的功夫!轩宝斋的沈秋果然是名副其实呀!”

“徐家更牛逼啊!拿着一件拼凑的陶俑过来,想讹诈轩宝斋一笔钱,可人家沈秋也不傻呀!这下好了,谁都知道这东汉陶瓷是个拼凑的!徐家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呀!”

“亏徐志海和杜康伟还是燕京城的大师傅,居然玩这种心机小把戏,人家沈秋大肚让你们进来,你们就玩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么?”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徐家平时害人不浅,大家也是敢怒不敢言,现在在大庭广众之下显出原形,吵架老公哭代表着什么更是激起了众怒,大家伙怒骂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甚至还有人让他们俩滚出燕京城。

“徐志海别特么在这丢人现眼了!滚!滚回你的徐家古玩店吧!”

“燕京城不是你们徐家就能只手遮天的!不是谁都能任由你们欺负的!支持这种败类滚出燕京城!别祸害燕京城了!”

“此人实力,果然非凡!”

“此等人族,真是难以见了。”

“人族之人,进入神国必然受到法则压制,但是此人越战越勇,这是为什么呢?”

众人对于叶凡的勇悍,都是不知道原因,但是虎魁很清楚,叶凡身上的鲲鹏神源,正是核心关键。

“御神风的传人,很好,很好,哈哈哈!”

虎魁狂笑,手中再现金虎刀。

“刀震乾坤!”

双手持刀,猛然一喝,乾坤震荡,天地昏沉。

“轰隆隆!”

刀芒如同泰山奔走,不可阻挡。

周围的空间急速破碎,震荡,没人可以脱出这一刀的掌控。

“幻海世界——沉浮!”

叶凡深知这一刀的威能太强,必须要削弱它的力量,那么沉重无比的幻海世界,就是最好的手段。

“轰隆隆!”

洪水滔天起,日月沉沦其中!

幻海世界现,天地倒影其内!

依销售对象不同而改变说话方式。对不同的顾客要介绍不同的内容,做到因人而宜。营业员把握流行的动态、了解时尚的先锋,要向顾客说明服装符合流行的趋势。

耳朵上一对黑白的一圈一圈的耳环。脖子上挂着黑白色的十字架。冰冷的目光以傲视群雄,嘴角勾起一抹泠笑,恍若罂粟绽放更令人感到恐惧。

完美的五官令自己在人群中惹人注目,特别是那妖媚的紫瞳,进发出一种令人恐惧的寒意重点销售就是指要有针对性。

对于服装的设计、功能、质量、价格等因素,要因人而宜,真正使顾客的心理由“比较”过渡到"信念”,最终销售成功,广告销售技巧。在极短的时间内能让顾客具有购买的信念,是销售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

再回到我们的生活。我们这一代人,难免要活在别人的期望里,父母的期望,社会的期望,爱人的期望。

成为他们期望的人,做他们期望的事,规规矩矩的,不出差错的,安安稳稳的,走完这生。同时,在厌倦别人的期望时,我们也移花接木,开始期望别人,期望我们的身边的人,期望我们的下一代。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