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每天语言攻击我,当老公用恶毒的语言攻击你

看了一眼刀十二,费灵生打算离开,毕竟韩三千已死,她继续留在这里也没用了,而且一旦被那位强者抓住,很有可能就连她的性命也会受到威胁。

如今她只能自己去找回到轩辕世界的办法,至于如何成为神境,只有等到回了轩辕世界之后再慢慢琢磨。

可是正当费灵生准备离开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她束缚了起来,不论她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费灵生眼神里流露出了绝望,这个强者抓了她,想要活下来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你还想走吗?”一个隔空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清晰入耳。

费灵生放弃了挣扎,说道:“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不让我走。”

“老朋友见面,难道不叙叙旧吗?”声音继续说道。

费灵生觉得奇怪,她可从来不认识这种级别的强者,而且轩辕世界也不可能有这样的人存在,怎么会是老朋友见面呢。

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费灵生不敢随意搭话,只能等着声音的主人现身。

“我们四个一起就打了一场,惨败……”陈江笑道。

“哈哈,丈夫每天语言攻击我少了我这个顶级钻石选手,失败是很正常滴。”陈诗吹起牛来。

李天文听到钻石选手,又看了陈诗一眼,正好碰到陈诗那肆无忌惮的眼神,不由的脸上一红。

“这位就是你的学霸同学,李天文?”陈诗问道。

“嗯,他是新手,老姐你嘴上留情。”陈江提醒道,平时老姐跟他排老是会哔哔他的操作失误。

“哦,你好。我是陈江的姐姐陈诗。”陈诗大方的跟李天文问好。

“你好,请多关照。”李天文也问好道。

“这位是石勇。”陈江又介绍道。

陈诗的脸色顿时冷淡了不少,只是说了声:“好。”

所幸石勇也是神经大条的人,他也没多想,就乐呵呵的打了招呼。

“怎么样,熟悉得差不多了吧?差不多就开搞吧。”陈诗问道。

“你怎么样,要不要再熟悉下?丈夫说了恶毒的话”陈江对李天文问道,刚刚那一把的亚索实在是太惨了……

结果几乎是在要到苏记门口的时候,小姑娘脚下突然一拌,整个人瞬间就向前扑去。

面对这突发情况,冯若若吓得小脸苍白,连去呼救都忘记了,眼睁睁看着自己即将要摔倒在地上。

就在小姑娘要摔倒瞬间,突然一只大手出现在小姑娘身体下面,一把将要摔跤的冯若若给捞起来,没有让小姑娘摔倒在古街的石板路上。

冯若若也是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已经摔在了地上。

但是正准备要哭出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悬浮在地面上。

紧接着小姑娘才感觉到自己小肚子下面好像有东西托住了自己。

冯若若慢慢抬起头,看到了托住自己的手是爸爸的。

眼睛里原本已经浸着泪光,看到爸爸把自己给抱住,小姑娘马上喊了一声:“爸爸。”

冯一帆把女儿抱在了怀里,被恶毒的话攻击怎么办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帕,轻轻给女儿擦去眼角泪水。

“下次可不能跑这么快,而且跑步的时候一定要看着路,不可以这样一边回头说话,一边快快地跑,知道吗?”

然后奶奶也是亲了小孙女一口:“嗯,若若乖啦。”

没多久,苏若曦推着苏锦荣也回来了。

虽然之前相距有些远,但是因为街上没有人,所以苏若曦也清楚看到了刚才一幕,看到女儿要摔跤也是让她很是惊恐。

好在女儿最终没有摔跤,苏若曦此时推着父亲走上前,看着女儿板着脸说:“冯若若,是不是差点摔跤?妈妈都跟你说过不要跑的。”

这一刻的苏若曦是真的生气了,刚才女儿差点摔跤的情景,真的是让她很害怕。

现在女儿没有摔跤,赖在爸爸的怀里,苏若曦还是要教训一下女儿。

看到妈妈生气的样子,冯若若赶紧跟妈妈道歉:“对不起妈妈,一吵架说话恶毒的男人若若下次不敢啦,妈妈不要生气呀。”

苏若曦没有那么快平静下来,依旧是板着脸说:“知道错了就可以吗?这次要不是爸爸及时出现,你就摔跤了,你摔跤了之后,明天爸爸、妈妈、奶奶和姥爷都要照顾你,那爸爸明天还怎么去摆摊呢?

所以你是不是不应该那样跑?慢慢走回家是不是很安全?以后你还敢不敢一个人这样跑啦?”

但是此刻这样一个傲气天地的男子竟然为了他这个不成器的弟弟折腰了!

这是天蓬的执念,也是他一生的耻辱。

因为连天都没能够压的自己的大哥弯腰,而今天这件事情却让大哥折腰了!

“你配姓伏羲吗?”

“你配叫他大哥吗?”

一道道问责之声,不停的在他耳边响起。

虚空翻涌,洛尘傲立在天蓬面前,背对着他,身上的恶意与怒火已经要彻底爆发了。

而三大神将,神荼,还有八岐则是冷笑连连。

但也就洛尘决定彻底爆发的时候,一只手拍在了洛尘的肩膀上。

天蓬扛着那惊天的压力,再次站了起来。

“曾经我的懦弱,给我哥带来了屈辱!丈夫讲话很毒”

“如今的天蓬,已经不再懦弱了。”天蓬蓦地爆发了。

“这是我最后一战,我不能丢了我哥,人王的脸面!”

“我丢过一次,所以,这一次,绝不能丢!”

“我来!”天蓬气息再次极尽璀璨。

而洛尘整个人气机一下子就萎靡了下去,这代价极大,为日后的洛尘可以说已经提前埋下了大劫。

毕竟这是生机,而且不是一点点!

“阻止他!”广目神色蓦地一变。

其实广目不说,其他人就算没有反应,天地在这一刻也有了反应。

雷霆阵阵,天地意志横压而来,仿佛要幻化出来磨灭天蓬一般。

但随着天蓬将那火焰融入眉心,天蓬气机瞬间拔高。

山河动荡,天地变色。

那气机实在太可怕了。

洛尘借走的是寿元,寿命。

而天蓬借来之后,在燃烧!

广目等所有人这个时候蓦地神色一变。

因为天蓬一步跨出,生杀予夺之术被他幻化而出,化作了一杆长枪。

无视一切,老公骂人很恶毒无视无量佛国,无视任何大道。

一枪击出,刹那间洞穿广目!

同时枪尖横扫,撕裂广目半边身子的同时,另外一边已经朝着增长杀了过去。

但郭义并不嫌弃,并且当即宣布,招肖青枫为婿,大办酒席,给他们订了婚。

郭郁青长得漂亮,从初中到大学,一直稳坐校花的宝座,毕业后,又当了警察。

号称南头市警局一枝花。

追她的人,可以从南头门一直排到南江。

但郭郁青一毕业,郭义就让郭郁青和肖青枫拜堂成亲。

郭义跟郭郁青说了一句话:“如果只是我欠肖青枫爸爸的,那跟你无关,可肖青枫也救了你,你也欠肖青枫的,所以,你必须嫁给他,给肖家生儿育女。”

郭郁青没办法,就跟肖青枫拜堂成亲。

不过成亲三年,各睡各的房,从来也没在一起睡过。

可今晚不知怎么回事,肖青枫却进了郭郁青的房,非要跟她睡,郭郁青就恼了。

“回房去。老公脾气暴躁说话伤人”郭郁青纤指指着肖青枫:“再不走,我真揍你了啊。”

给她一凶,肖青枫嘴巴一扁,带着哭音就叫起来:“妈,青青要打我。”

小两口房间在楼上,郭义和妻子顾茜茜在楼下。

以他的实力,绝对不可能是这股力量的对手,而刚才的爆炸,很有可能就是针对韩三千的。

如果韩三千死了,费灵生想要回到轩辕世界虽然问题不大,但是关于如何达到神境的问题,可就无人能够请教了。

深吸了一口气,费灵生说道:“我已经感受不到韩三千的力量了。”

刀十二表情大变,对费灵生问道:“什么意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刚才的爆炸,很有可能是那个巨石当中的强者引发的,而且我能感受到的力量,也比韩三千强大太多,这意味着,韩三千可能唤醒了那位强者,从而惨死在那位强者手里。”费灵生说道。

听完这话的刀十二,一屁股蹲坐在了地上,整整三年的等待,在这一刻突然就绝望了,让刀十二不知道该怎么接受这个事实。

“不会,不会,怎么可能会呢,三千怎么会死呢。”刀十二自言自语,不断的摇着头否定这种结果。

但费灵生,几乎已经认定了自己的猜测,韩三千虽然强,但是和这股力量还是有着巨大差距,两者之间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