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觉得男朋友差劲,越来越觉得男朋友不好了

伊斯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天真——一如几年前、被它嘲笑和否认过的埃德的天真。他当了十几年纯然无害的人类,一旦被发现是条龙,能接受它的也不过那寥寥几个人……他凭什么觉得他们就能接受娜娜,尤其是在它拥有如此可怕的毁灭之力的时候?

他忘了人类、精灵和矮人对龙的恐惧与仇恨并不全然是因为它们做了什么,而是因为它们实在太过强大……因为它们是强大到最好不复存在的威胁。

“……你怎么啦?”

埃德凑过来,小声问他。

他察觉到了他的情绪不对劲,可他猜不出为什么。

“斯科特对着只会在他怀里撒尿的你的时候,大概也跟你现在一样头痛吧?”

他只能这样试探着,笨拙地安抚他。

“……你才只会在他怀里撒尿!”伊斯的脸又黑了。

在两个年轻人烦恼着或大或小的问题的时候,佩恩若有所思地盯着娜娜看了好一会儿,越来越觉得男朋友差劲又缓缓移开视线。

伊斯对影魅的厌恶完全能够理解,没有哪种拥有心跳和呼吸的种族会喜欢那生于暗影、以生命为食的怪物,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并不是什么“脏东西”……那是比血肉要纯粹得多的力量。

我很快就带着祖师爷前往假药田所在,毕竟要让祖师爷见一见自己的徒子徒孙们,而且还要交接一些事情后,才好前往其他各大门派。

玄天葫的药田当然还要保留,因为我们去关闭九大门派的大阵,事关重大,阻拦我们的肯定不少,所以为了防止敌对势力报复,继续让弟子呆在这里比外面安全很多。

晏真和宋若看着我把祖师爷带来了,自然是又惊又喜,带着弟子们一个个行礼,祖师爷问题不少,不过好歹也是当过好些年的掌门,当然不是那类孤僻排外的性子,他对自己的弟子当然颇为喜欢,勉励了一番后,才跟着我离开了玄天葫,来到了远古仙界的地界。

看到了传承万年的石崖门派眼下支离破碎,祖师爷明显眉间多了一抹愁绪,看着这刚刚重建不久的宝书阁又毁于一旦,我同样感到一阵的可惜:“这些太上们破不了祖师爷的大阵,男朋友态度越来越恶劣所以就拿咱们的门派出气,把这里都毁了个七七八八,真是可恶至极。”

祖师爷没有说话,摇了摇头,随后看向了落剑河下游的瀑布区域。

我知道他或许是想要去看看掌门洞府或者别的什么,所以说道:“祖师爷,我们可以先去下面看看,至于这大阵,迟一些时候也没什么……”

谁敢在老板面前消极怠工;

谁敢在老板面前被比下去;

都想争一口气,都想好好表现。

这一次杨山的动静,马啸天虽然不知道具体细节,但从锻炼强度来看,的确比以前锻炼的深;

或许也是马啸天倒霉吧,下午杨山刚颁布的命令,所有人都是卖力锻炼;

本来,马啸天就是打算和大家一起跑跑步锻炼下,谁成想,跑步完成后,还有其他俯卧撑,蛙跳,举重等一些其他项目;

让马啸天也是苦不堪言,之前跑几百米,就有些喘气了,这时候,不仅跑步,还要进行之后的项目,内心的苦逼可想而知;

但想到刚才自己对着众人说的话,“以后,我将会和大家一起训练”,马啸天也就只能强撑这下去;

其实,第一次锻炼,男朋友态度越来越不好倒还没有那么难受,毕竟之前不锻炼,第一次身体没有任何反应,不过,等锻炼结束后,因为锻炼产生的乳酸开始发挥作用;

不管是腿还是胳膊,都是很难再卖出一步。

吴志鹏哼了一声:“我要是再不过来,我亲妈都要忘记我长什么样子了。”

说起来就是一把辛酸泪的,从他们结婚到现在,也半年多了,他就过年的时候见了姜蝉一面,后来就再也没有见到。

等她好容易从景德镇回来了,她又成天的窝在这个陶艺店,就是家和店里两点一线的。约她一起吃饭,那是基本都没空。

所以他只能够和舒馨到店里来找她了,平时周末蹭饭都是到丈母娘家的,说起来他丈母娘对他可比他妈妈对他熟悉多了。

姜蝉拍拍手上的泥灰:“废话少说,有事说事。”

“就是咱们都半年多没见了,中午一起吃饭呗?”

姜蝉一板下脸,吴志鹏立马就怂了,舒馨看了觉得好笑。这世界上估计也只有婆婆镇得住吴志鹏了,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行,我去洗手,附近新开了一家私房菜馆,口味还不错。”姜蝉站起身绕去了店铺后方,男朋友脾气越来越差趁着这个机会又好好地收拾了下自己。雕刻嘛,难免会沾染上泥灰等等的。

“前几天吴善勤还找我了。”点过菜后,吴志鹏忽然说了这么一句,姜蝉抬头:“他找你做什么?”

一波一波的厮杀,像是永无止境的洪水一样向他们袭击。

五大家精锐身处在洪水的旋涡中苦苦地挣扎。

而每一次厮杀,都给其它血医门队伍赢得咬住的时间。

敌人越咬越多。

“壮士断臂!”

再一次击杀掉一批血医门子弟后,唐石耳一边拉着叶凡前行,一边看着远处敌人淡淡出声。

话音一落,汪豺狼就带着二十多名汪家子侄留下,拔出刀枪摆出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神色。

每个人脸上都有着决然赴死之意,无半分退缩之情怯。

“哼……好大的口气!”叶凡的语气愈发冰冷,眸中杀机疯狂涌现。

而孙长林却不以为然,继续挑衅道:“我孙家就是这么霸道,为什么对男友脾气越来越大你又能如何?识相的话就快滚,否则的话,就算老夫当场将你灭杀,也没人敢说个不字!”

叶凡闻言,思忖了片刻,突然问道:“照这么看,紫苏姑娘……也是被你囚禁起来了?”

“咦?你连这件事也知道?告诉你也无妨,紫苏那个臭丫头,竟然为你说话,吃里扒外,老夫一怒之下,就派人关她三月禁闭!算起来,她还是因你而受罚的!啊哈哈哈……”

孙长林肆无忌惮的大笑,响彻全场,令人作呕。

倏地,叶凡眼神一凛,身上气势大变,节节暴涨,仿佛蛰伏千年的神龙终于苏醒,张牙舞爪,直欲弑杀天下。

……

“轰!”

此言一出,就像是一记重磅炸弹砸入平静的水面,激起千层浪,引起一番轩然大波。

众多孙家弟子,纷纷指着叶凡的鼻子,男朋友越来越不重视破口大骂起来:

“臭小子,你tmd在说什么?”

“长老给你开出如此丰厚的条件,你非但不知感恩,还大放厥词,简直活腻歪了!”

“混账!敢对孙长老不敬,找死么!”

面对众人的口诛笔伐,叶凡的眸中闪过凌厉寒芒,厉声道:

“那些东西加起来,撑死也就价值十亿华夏币而已!而我的护身玉佩,当初可是有人开出百亿高价!”

“哼……口说无凭,你说百亿就百亿啊?”

孙长林一声冷笑,随后又望向关飞鸿,道:“关公子,老夫可是给你关家面子,才会如此行事,但现在看来,你这个朋友太过贪得无厌、得寸进尺!”

“放肆!明明是你们孙家见利忘义,巧取豪夺,还不快点交出天灵果,向叶少赔罪!”关飞鸿怒斥道。

不过,群里面也开始热闹了起来,不过,都是围绕啸天集团的整个发展;

当徐总接完电话,男朋友对我说话态度变差已经是十分钟后,看到有好多个艾特他的消息,才知道,自己说了前半部分,后面还都没说呢;

“我认为,这次啸天单车融资金融150亿,溢价20%不到,就是对方想让咱们认为啸天单车发展前景一般,不然的话,按照上一次的溢价比例,这次怎么也得到180亿往上了”;

“啸天集团这么做的原因,无非就是不想让咱们继续投资,马啸天继续注资,咱们股份得到稀释,从而把咱们慢慢甩下车”;

“究其原因,我个人认为,很有可能是文件里面说的啸天周边游,啸天集团,可能一直认为这个小牧,将会让啸天单车的估值得到质的飞跃”。

徐总把自己的猜想说了出来,其他几人也沉默了,群里面顿时有些安静下来;

其实,不只是徐总,他们三人,都是投资界大佬,接触的人,形形色色,各种各样,哪里能猜不到这层意思,不过,没人愿意相信罢了;

“还有这事?这人不要脸,果然是天下无敌啊。”

吴志鹏嘀咕了一句:“果然能够在商场上混下来的,能有哪个不是老狐狸?”

说话的工夫,他点的菜就上来了。这里主打的是鱼,水煮鱼、酸菜鱼、剁椒鱼头、鲫鱼汤等等,吴志鹏是点了有一桌。

打从鱼端上来,舒馨的脸色就有点泛白,在吴志鹏给她盛了一碗鱼汤后,舒馨更是控制不住,起身就要往卫生间跑。

姜蝉挑眉,怎么是这个反应?她按了下吴志鹏的肩膀:“你坐着,我过去看看。”

卫生间里,舒馨还在干呕,可是什么东西都吐不出来。眼睛里都泛出泪花,显然那股子恶心劲儿还没有过去。

姜蝉递过来一包纸巾,扶着舒馨的手臂:“先擦擦吧,今天这顿鱼是吃不了了,等会儿带你去医院看看。”

“可咱们点的菜……”

“那些等会儿打包了,我带回去给店员们,咱们去另外一家吃饭,那里主打素菜,荤腥也比较少。”

“行吧,可我实在是闻不得那些味道。”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