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对我说话态度不好,老公态度不好就生气

而等到半夜十二点钟开始结算当天的总数据的时候,芒果电视台几乎是从上到下所有的员工通通都被眼前的数据震惊到了。

“你说什么?今天晚上咱们的收视率已经达到了两点六?”

“我去,这么恐怖的吗?”

“难道咱们芒果卫视又要回归巅峰时刻了?”

......

几乎所有芒果的员工都不敢相信,今天晚上他们的数据居然已经超出了他们电视台最为巅峰时刻的收视率。

“小陈呐,看到没有,我说的没错吧,你还有很多东西要学的,做人要踏实一点。”

而那位全程盯着数据的芒果高层也在这总数据出炉的那一刻,脸上露出了一抹洋洋得意,满脸骄傲的拍了拍身旁小助理的肩膀说道。

“王总果然不愧是王总,您这金口玉言一开,咱们芒果电视台那上下都是蓬荜生辉啊。老公对我说话态度不好”

虽然说平时的业务能力比较一般,可是这小数里最擅长的却是在拍马屁这一块,原本就已经被今天的收视率弄得高兴异常的芒果高层,在听完了这一头马屁之后,那更是心情舒畅连连大笑。

陈江一看这个战斗机,驾驶员根本就不是黑人,而是一个白人。

怪不得他们肯定是那些盼君顾勇来了。

“嗨,你这个家伙怎么吐的?到处都是我勒个去,战斗机驾驶舱里边都湿了,你刚才吃了什么意大利面吧,还有牛排呀,你这里边的打扫一下。”

陈江说着,一把将战斗机全是仓的玻璃舱盖揭开了。

“奈斯meet you!”陈江冲着这个呕吐不止的白人飞行员招了招手。

“meet你大爷!”这个白人飞行员冲着陈江竖了一个中指。

“哎呀,还会说龙国话,既然这样,我让你做流星吧!”说着,老公对你不耐烦的表现陈江一把抓过他的飞行服,用力一拉他的安全带全部崩断。

“你要干什么?”这个战斗机驾驶员一脸的惊恐,飞机操纵杆都被他扯了下来。

“你大爷的,你个败家玩意儿,这么好的飞机你都给弄坏了,这操纵杆你都给扯了下来,你有那么大的力气干什么?”陈江抬起手就给了他一巴掌,直接把他24颗大牙全部打掉。

“就他娘的你事多!”陈江把这个白人飞行员拉过来,这个白人飞行员又呕吐了,吐了他一手都是,看着着实令人恶心。

“他娘的,太恶心了,你中午吃了多少?!”

“没吃多少,就吃了一块牛排?三成熟的,外加一份意大利面。”

“行了,赶紧滚蛋吧!”陈江的手抓着这个飞行员,轻轻一扔。

这个飞行员迅速以超音速向外太空飞去。

“轰轰轰……”在极短的时间内传来五声音爆声,老公对老婆说话不耐烦说明这个战斗机驾驶员的身体很快冲破了五倍音速。“你看看你这速度,比开战斗机还快昵,以后不用开战斗机,战斗机开起来又费钱,又费事的。

战斗机也打不到五倍音速啊,你说速度再快一点就堪比导da

了。”

陈江话音未落,又传来了两声音爆声。

“这下速度彻底达到了导da

的速度!”陈江笑了笑说道。

“哎呦我去!大意了,年轻人不讲武德偷袭!”陈江看到另一架战斗机已经投出了滑翔炸da

陈江说着,一把将战斗机全是仓的玻璃舱盖揭开了。

“奈斯meet you!”陈江冲着这个呕吐不止的白人飞行员招了招手。

“meet你大爷!”这个白人飞行员冲着陈江竖了一个中指。

“哎呀,还会说龙国话,既然这样,我让你做流星吧!”说着,陈江一把抓过他的飞行服,用力一拉他的安全带全部崩断。

“你要干什么?”这个战斗机驾驶员一脸的惊恐,飞机操纵杆都被他扯了下来。老公对我态度凶巴巴

“你大爷的,你个败家玩意儿,这么好的飞机你都给弄坏了,这操纵杆你都给扯了下来,你有那么大的力气干什么?”陈江抬起手就给了他一巴掌,直接把他24颗大牙全部打掉。

“我没有用力扯,是你拽的我!”这驾驶员大声的辩解道,不知不觉他的嘴已经肿了起来,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外喷他的牙齿,跟喷爆米花似的。

“还他娘的多嘴,信不信老子再给你一巴掌?”陈江扬起手。又要给他一耳光。

“我也要脸,不能再打了,我觉得脸都麻木了!”

“我没有用力扯,是你拽的我!”这驾驶员大声的辩解道,不知不觉他的嘴已经肿了起来,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外喷他的牙齿,跟喷爆米花似的。

“还他娘的多嘴,信不信老子再给你一巴掌?”陈江扬起手。又要给他一耳光。

“我也要脸,不能再打了,我觉得脸都麻木了!”

“就他娘的你事多!”陈江把这个白人飞行员拉过来,老公忽然对我很多怨言这个白人飞行员又呕吐了,吐了他一手都是,看着着实令人恶心。

“他娘的,太恶心了,你中午吃了多少?!”

“没吃多少,就吃了一块牛排?三成熟的,外加一份意大利面。”

“行了,赶紧滚蛋吧!”陈江的手抓着这个飞行员,轻轻一扔。

这个飞行员迅速以超音速向外太空飞去。

“轰轰轰……”在极短的时间内传来五声音爆声,说明这个战斗机驾驶员的身体很快冲破了五倍音速。“你看看你这速度,比开战斗机还快昵,以后不用开战斗机,战斗机开起来又费钱,又费事的。

这帮家伙直接对蓝军的前线指挥所发动空袭,早干嘛去了?这帮人打仗真是有一套。

怪不得说黑洲这么落后昵,这脑袋都不灵光啊。

全双方打仗还弄个前线指挥所,你有这个能力不应该先把前线指挥所给端掉吗。

看来绿军是下方自负啊!否则的话,按道理来讲,早应该出不动,隐身战斗机向对方的前线指挥所断掉。

结果自己一时麻痹大意,这算了不少军队,这才想起来要空袭对方的前线指挥所。

“行,我问你们一句,你们有没有会开战斗机的?老公对我不好我该怎么办”

“没有,咱们的飞行员以前开着战斗机,都被人家击落了,飞行员应该损失差不多了。”

“要不,我将他们的战斗机给弄下来,你找几个飞行员开一开。”陈江笑道。

“把他们的战斗机弄下来?”

“是啊!我让他们在空中转圈,就像刚才那些武装直升机一样。你会告诉我,你们连阿帕奇武装直升机也开不了吧?”

“武装直升机?咱还有几个飞行员开过直升机,但是他们会不会开阿帕奇武装直升机,我就不懂了。”“你快走吧,别磨叽了!你快一点儿,将军!”这一个通训兵一脸的焦急。

这阵势,比起前几天那一次还要恐怖。

那次只是排了一条长长的队,从医院大厅里排出来了一些而已。

可这次……就真的是仿佛要把医院门诊楼前的这个小广场都塞满了。男人说你在他心里很重要

这也太夸张了。

杨天扫了一眼,便立马退了回来,拿出手机,给赵秋实打了个电话。

一开始,连打了好几个都是“对方正在通话中”。

打了四五个,都没有打通。

直到几分钟之后……赵秋实终于打了回来。

杨天立马接通了电话。

“喂,赵院长,刚刚怎么一直在通话中啊?”杨天道。

“唉,别提了,我这电话快要被打爆了。你来医院了吗?”赵秋实道。

“来了啊,正要问你呢,这是啥情况啊?”杨天道。

“啥情况?你还不知道啥情况呢?”赵秋实略带埋怨地说道,但这埋怨的语气里,却并没有多少负面情绪,甚至仿佛还透着一点笑意,“会有这场面,还不都是因为你?”

外面的飞机已经飞到了前线指挥所的上空,在天上盘旋着,准备投弹。

“看把你们给能的,真当这里边没人了!”陈江纵身一跃,直接跳到了一家战斗机的舱盖上。

“哦,黑人飞行员!”陈江打了声招呼。这个混蛋一见陈江在他战斗机的舱盖上立刻愣住了。

“警报、警报?我的战斗机舱盖上上肌着一个人!”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来笑一笑,老子给你拍张照。”陈江掏出相机对准他就一阵狂拍。

一个战斗机的驾驶员。不知道该怎么做了迅速这一个战斗机的驾驶员,不知道该怎么做了,迅速向右急甩操纵杆。

战斗机迅速向右进行了一个横滚,“你这个混蛋,老子家里甩下去。”

陈江这个时候站了起来,“你还会横滚的,老子让你一直滚下去。”

说完,陈江就像杂技团里面踩着滚轮的杂技演员一样,站在飞机上面,快速踩着飞机,飞机在他的脚下迅速横滚。

这战斗机驾驶员一脸蒙圈。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