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对我态度越来越差,男生的态度越来越不好

我没有想到,一个看门的居然都这么嚣张。

而就在这时,一辆黑色宝马开了过来,停在了门口,安保人员刚才还一副嚣张的样子,立即换成了献媚之色:“泽哥,您来啦!”

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八爷麾下的头号战将,王泽。

王泽取下墨镜,透过车窗看了我一眼:“呦呵,行啊,都找到这里来了。”

“泽哥,您认识他们?”安保人员的脸色都变了:“他们是来见八爷的,我刚才不知道您跟他们认识,我……”

“你做的很好,八爷很忙,可不能让闲杂人等打扰了。”

“明白,明白!”

王泽一踩油门车子就进了庄园,而拦住我的安保人员对我更加不客气了:“你们赶紧滚蛋,不然,别怪哥几个动手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知道,想要光明正大的进去,肯定是不行了。

不过,我也没有放弃。

明的不行,那就来暗地。

我准备等到晚上,天黑的时候,翻围墙进去。

“若雪——”

叶飞喝出一声,伸手去抓擦肩而过的女人。男朋友对我态度越来越差

唐若雪手臂一挪,避开叶飞手指,继续面无表情离开。

看到她渐渐被黑夜吞噬的身影,叶飞心里止不住一揪心,感觉有些东西正在疏远,正在拉开距离。

“你还是喜欢她的。”

没等叶飞做些什么,宋红颜忽然贴近叶飞的耳朵:“去吧,去把她追回来吧,不然你会遗憾的。”

叶飞低头看向女人。

“没事,我能照顾自己,我也能理解你的心情。”

宋红颜笑了笑:“对于我来说,你高兴,就是我高兴,你不开心,我拥有你又有什么意义?”

“我不喜欢唐若雪,可我更不想你煎熬,所以能让你舒坦一点,我可以委屈自己的。”

“快去吧,不然她跑远了,你就再也找不回她了。”

宋红颜心里当然吃醋,可她更知道,如不让叶飞追出去,叶飞这颗心就更加悬在唐若雪身上。

“红颜,谢谢你。”

叶飞闷哼一声,止不住松开:“你属狗啊?”

唐若雪咬出去就后悔了,只是没有回头路了,男朋友对我态度不好她拿手袋砸了叶飞几下,随后转身向前面走去。

“若雪——”

叶飞一边揉着手臂,一边追过去:

“我今晚真没有跟宋红颜开房,我扶着她也只是因为她摔伤……”

“你说我是狗,你才是癞皮狗,一直缠着我不放。”

唐若雪怒吼一声:“走开啊,我不要解释,我不听解释。”

“你不要再折磨我了,滚回去找你那温柔女人。”

“你爱咋样就咋样,爱睡哪个女人就睡哪个女人,跟我没半毛钱关系。”

虽然女人对叶飞不断喊叫,但目光却时不时瞄向叶飞胳膊,被她咬出一圈红印处。

咬得有点狠,都快破皮了。

“不行,我问心无愧,我不能让误会加深。”

叶飞反应极快,身子一转,上前挡住她,还搂住她的小蛮腰。

不管抓挠推挡,全然不理。

“好,你不是要我听你解释吗?”

“那就是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追着人家来的。”黑帝恍然大悟。

卓不凡脸上差点没挂住,感觉这个黑瞎子说话两头堵自己,索性就拿他当个电灯泡算了。

一阵烟花在远处的海面突然炸开,瞬间燃成一朵巨大的火焰,路上的行人都被他吸引住,一吵架就说狠话的男人街上的喧嚣也瞬间安静下来,仿佛世界在这一切静止一般

卓不凡心中暗暗奇怪,紧接着又是十几朵花团锦簇的烟花在天空盛开,把天空照的通明,煞是壮观。

今天又不是过节的,为什么会有烟花?

难道是哪里再搞商业活动吗?

“滴”的一声,餐厅里所有的电视瞬间全部打转到同一个频道,播放着同一个节目:陈达先西装革履的端坐在一张桌子后面,笑盈盈地望着镜头。

“昭东市的选民们,你们好,我是陈达先。和你们一样,作为东莱联邦一名普普通通的公民,今天很高兴能有机会和诸位进行交流…”紧接着又是长篇累牍的高谈阔论,无外乎是经济形势的走低还有持续低靡的就业率,等等,一整套标准的政客的说辞。

不过,我心里已经打定主意,如果沈蕊有事,我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接下来,就是打听八爷的下落了。

沈蕊告诉我,八爷是江湖上的人对他的尊称,八爷姓方,真名不知,不过还有人称呼他为方八指!

当然了,这些都是一些基本信息,道上的人几乎都知道。对男友越来越不耐烦

有沈蕊帮忙,很多事情都变得方便了许多。

我们也很快弄清楚了,八爷的住处,是一个庄园,占地面积很大,四周都是围墙,门口还有安保人员二十四小时守卫,这些都是沈蕊打探到的消息。

我想要上门拜访,可是到门口,就被人给拦了下来:“你们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我是来拜访八爷的,麻烦两位兄弟,通报一下。”

有道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我在说话的同时,还拿了一叠现金,塞到安保人员的手里。

这年头,礼多人不怪,在我看来,金钱开道,还是比较容易的。

可是我没有想到,对方直接将钱甩到了我的脸上:“滚蛋,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八爷是你想见就能够见的。”

沈嫣和卓不凡毕业于同一所大学,东莱最有名的大学东盟联大。大学的四年沈嫣可谓是开了挂一样,几乎把学校所有各种奖学金全拿了个遍,本来一路高歌猛进,毕业后就可以选择任意一家名企工作,但是沈嫣破天荒地选贼了到昭东市这家名不见经传的蛋糕店工作,当了一名普通地再不能普通的面点师。

原因很简单,男友说话态度越来越差了千味坊的老板是她大学四年的资助人,而自己一直向往的就是这些简简单单的生活。

而卓不凡这四年可就刺激了,各门功课基本都徘徊在重修的边缘,能毕业堪称是他们学校建校百年来最大的奇迹。

“这妹子可是真够野的,如果她按照寻常人的路子来发展,可能远不止现在这样吧。”黑帝咂了咂嘴,不敢相信面前这个姑娘的选择。

话锋一转,黑帝又问:“这妹子该不会是为了你才留在这个城市的吧?”

“噗”一个热汤喷出,卓不凡被黑帝这句话呛住,差点没喘过气来。他赶紧掏出手机,在屏幕上打下一行文字告诉黑帝,“沈嫣先到了昭东,我是随后过来的。你他么的别瞎说。”

黑衣人直接被我砸晕了。

王泽看到我突然出现,眼中闪过一抹错愕,紧跟着,就冲我吼道:“带八爷走!”

这压根就不用他提醒,我一把拽住八爷的手就跑,然后,随便找了一个房间躲起来。

直到这一刻,我的心都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刚才的场面,实在是太刺激,太危险了。

我从房间里,男朋友越来越不重视拿了一个花瓶,守在门边上。

“别紧张,坐下吧!”

八爷坐在屋里的椅子上,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八爷,您不害怕吗?”

我咽了一下口水,我实在想不明白,这方八指为何那么淡定。

八爷笑了笑,没有言语。

“八爷,我叫陈阳,是林欣雨的老公,我来找您……”我并没有忘记,这一次过来的目的,也没有跟方八指含蓄,直奔主题,说明了来意。

可是方八指听后,直接闭上了眼睛。

这让我有些傻眼了。

“八爷,您听到我说的话了嘛?”

“唉……”楠哥叹了口气,不纠结这个了,对他催促道,“快去洗澡吧,在道观都两天没有洗澡了。”

“唔……那你……”

周离刚想叫楠哥也去外面坐坐,但话还没说完,就被楠哥推搡进了卫生间。他挠了挠头,虽然很难为情,但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免得等会儿又有两个喜欢小动物的小哥哥上来。

半小时后。

两台车停下,工程指挥部那边有人看见后,当一个男人对你不耐烦马上快步迎了过来,这都是徐行村集团岭西分公司的人。

“问题怎么样了?”徐木白边走边问道。

一个穿着西装,经理模样的人在旁边说道:“下午的时候,从京城设计院请了个专家带队过来了,正在进行开会研讨,建筑集团的老总也到了,会已经开了一个小时了,但是方案上似乎有点争执。”

“别信专家,主要还是得看疗效,这些专家有没有过什么实战经验,如果没有马上换人”

“有的,矮寨大桥就是他们出的方案”

徐木白进到指挥部里的时候,里面的人正在交头接耳的讨论着,几乎都是中年往上甚至还有一把年纪的老者,墙上挂着投影,显示着大桥的构造和山谷平面图。

徐木白进来就朝着两个人点了点头,然后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了旁边,王长生就站在她的身后,低眉耷拉眼的好像没有啥精神,这几个小时的车程他坐着也挺累。

“第一套失败方案,我们是根据澜沧大桥设计的,说起来跟照搬一样,因为这两处地方的温度,湿度,还有山体结构土质构造相差都不大,最初的方案经过仔细缜密的探讨,是全无问题的,但主索缆嫁接时状况频发,仔细检查也没发现疏漏在哪里,到后来我们又在现场研究采取了第二套方案……是根据矮寨大桥涉及的,但一样没有成型,在连接的时候还是出了问题”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