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男友说话态度不好,符合5条就该分手了

苏志海—边儿看着王小思—边儿冲着自已的手机摸过去了,在正准备要摁动关闭电源键时,阴差阳错的苏志海却想要看—看给自已拨电话的究竟是哪个,伸长脖子—瞟,起先抱着只看—下的苏志海,却有点儿为难起来了。

原来来电的并非别人,可不就是头几天刚才来公司签合约的孙姓老头儿。

苏志海蓦地想到,老头儿在公司来时就曾言过,他已经订好了三天之后的特快的航票,到时首站就便是洛阳,现在天可不就是第3天,老头儿即将离开的日子。

怪不得,今天苏志海醒来时,总是想到自已有件重要的事儿要做,然而—下子而又突然没有办法想起来。

现在看见了孙姓老头儿打来的电话,苏志海立刻想到今天准备去裕和雄伟的大楼—丝不苟的验收房子,对男友说话态度不好和孙姓老头儿做最后的顺利移交。

这事儿代替不了,—定必需得自已去做,如果让公司别的同事过去,—定会引发老头儿的大大的误会,并且自已也点头答允过孙姓老头儿去送他上路。

可是现在,自已今早时已经点头答允过王小思今天不复去想公司的事儿,苏志海立刻难为起来了。

此生看着林辰忽然一下子走到了自己的面前,也是有些意料之外,因为他并不知道林辰到底想做什么,他觉得他也没有什么做的不好的事情,从刚才到现在,他的姿态可以说是平生最低。

林辰凑到了死神的耳边。

“说实话,我还是比较欣赏曾经那个在雇佣兵战场上叱咤风云的死神,而不是现在这个已经有了自己的势力组织,有了大笔的财产之后,却又在乎自己身家性命的那个人。”

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之后,林辰仔细的观察着死神,现在那一脸阴沉的表情,微微的笑了一笑,露出了一个笑脸,随后一部收了回来,站在死神的面前。

“你不是想要得到天使草,还派出了这么多手下来吗?没错,我就是抢走你天使草的那个人,男朋友不耐烦的语气而且不仅如此。”

干掉四个顶级杀手,这种夸张至极的战果,听他说出来,仿佛不值一提。

“我还将你手底下的4个杀手干掉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4个杀手的其中之一,有一个肌肉非常健硕的女人,她应该就是霸王龙的夫人对吧?他是第1个死在我手中的。”

以前觉得他太闷,不懂浪漫,也很没情趣,结过一次婚以后,才发觉,这样的男人更可靠。比起那些会甜言蜜语的男人,这样的性格,更能让人踏实。

宋夫人问她都不后悔吗?怎么不后悔?

她很后悔,以前觉得是缺点的东西,现在都成了优点。

“有空带着女朋友经常来,对了,你女朋友叫什么?”宋雅馨笑着问。

沈培川看了一眼桑榆,说道,“桑榆。”

桑榆什么话也不说,很安静的坐着。

“大家都上桌吧,饭菜都准备好了。”宋夫人站在餐厅门口,笑着说。

宋局首先站起来说道,“好了,边吃边聊吧。”

大家都从沙发上站起来往餐厅走,男朋友对我说话不耐烦沈培川扶了一下桑榆的腰,怕她在陌生的环境里不自在,所以很照顾她的感受。

桑榆仰头看他,唇角微微的勾起一丝微笑。

他虽然很沉闷,但是偶尔一丝体贴会让人很暖心,也很安心。

宋雅馨看了一眼就默默收回视线。

她摇了摇头,“我不会喝酒。”说完又笑着对沈培川说,“你也少喝点,下午你还要送我回学校呢。”

“我可以送你的。”沈培川还没说话,宋雅馨就接过了她的话。

桑榆笑着说,“不用麻烦了,其实是我时间不多,是想培川他陪陪我。”

她就看不了宋雅馨有意无意的接近沈培川,还故意当着她的面和沈培川搞暧昧,肯定是没安好心。

如果今天来的真的是沈培川的女朋友肯定会误会的。

好在她并不是真正的沈培川女朋友,能够清醒的作为一个旁观者的心态去看这件事。

才能真正的了解,这并不是沈培川的错,而且这个女人在故意接近,故意要让人误会。

如果真的是祝福沈培川,对男朋友不耐烦怎么办应该是知道他有女朋友的情况下而保持距离,不是有意的接近。

宋局爽朗的笑了一声,“那今天不喝了,改天你们的喜酒,我再多喝点。”

宋雅馨将酒瓶放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有很多男女朋友谈着谈着恋爱就分手了,有些是性格不合,有些是习惯不同,还有些是年龄差距,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会怎么样。”

“二是他需要慕容无心将功赎罪去霸占华西的资源。”

“这个倒可能是真实想法,因为一个人位置到了金字塔,眼里不仅要利,还要名。”

“所以,慕容无心如果没有找死,你可以看我和唐门面子,井水不犯河水。”

“如果他找死,你可以连他一起收拾了。”

“不过动作要快,一旦你动手对付慕容家族,唐门肯定也会抢胜利果实。”

“唐平凡白养这么多年的猪,不会眼睁睁看着你独吞的。”

宋红颜一笑:“你雷霆拿下,我再宣告说是我们的,唐平凡就不敢多说什么了。”

“红颜,男朋友对我说话语气重谢谢你!”

叶凡听完轻声一句。

他心里知道,宋红颜来这个电话,除了讲述慕容无心跟唐门的恩怨外,还有就是让叶凡不要有半点负担。

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唐门有什么怪责,她会好好担着。

“迂腐!”

宋红颜白了叶凡一眼:“对了,还有一个提醒你,慕容无心这人,喜欢玩阴的,你要小心。”

这个男人以前本该是属于她的,这份温柔也应该是属于她的。可是现在却属于了另外一个女人,她心里不怎么舒服。

宋夫人调整好情绪,对桑榆也能露出笑脸了,让她不要见外,“来到这里就当是自己的家一样。”

桑榆笑着说好。

宋局让女儿拿了一瓶酒,“陪我喝点?”

沈培川说,“我开车来的,下次我再陪你喝。”

“陪我爸喝点吧,我开车送你们回去。”宋雅馨给沈培川倒酒,故意压低身子在他耳边道,“我离婚了,他心里不高兴,就陪他喝一杯吧。”

她靠的沈培川太近,显得暧昧,沈培川撤开身子,说道,“那就喝点。男朋友态度越来越差

宋雅馨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似乎沈培川的距离和疏远让她一时间有些不适应,或者是失望他对自己的冷淡感到不舒服。她很快就调整好情绪恢复自然,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笑看着桑榆,“你会喝吗?”

桑榆将她刚刚的举止都看在眼里,放在桌子下的手不由的握紧,很明显她在故意靠近沈培川,或许都是女人,能感觉到对方的用意。

“唐老夫人也就是慕容氏,唐平凡的妈……嗯,我奶奶。”

“她看唐三国势力如日冲天,越来越越压下儿子唐平凡,就恶向胆边生想要除掉唐三国。”

“有一次,老门主宴请家人和外戚一起赏月吃饭。”

“唐老夫人就唆使唐石耳在赏月的时候学李白舞剑。”

“意思就是要他找机会‘一不小心’刺死唐三国这个强大竞争者。”

“唐石耳向来拥护唐平凡,毫不犹豫答应,吃饭的时候趁着酒意说舞剑。”

“老门主允许。”

“唐石耳于是拿着一把染毒的利剑翩翩起舞,老公对你不耐烦的表现时不时往唐三国的身上刺过去。”

“慕容无心看出不对劲,喊着一人舞剑太孤独,两人对抗才有意思。”

“因此慕容无心也扛了一把剑,把唐石耳刺向唐三国的毒剑全部挡掉。”

“慕容无心救了唐三国一条命,但却成了慕容家族唾弃的背叛者。”

宋红颜幽幽一叹,看似轻描淡写,却能让人想到当年的暗波汹涌。

沈培川自然听出她这话里的意思,表情有些不自然,觉得她这话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今天我高兴,让培川来家里吃饭。你说些什么玩意儿?你的心情不好,不要带给别人,不饿就先不吃,去屋里呆一会儿。”宋局沉声呵斥女儿,“尽在饭桌上说些扫兴的话。”

“爸我是你女儿吧?你怎么赶我呢?”宋雅馨咬唇,“算了,我不吃了。”

说完她站起身,看着大家,“不好意思啊,我心情不大好,说话带情绪你们不要在意。”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