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讲话经常态度很差,前男友欠钱态度还不好

说着,直接挥起刀身,狠狠的朝对方的脖子砍去。

这下可把梁老板吓完了,他虽然是见过些风浪的人,但从前只是个恃强凌弱的主,从未游走过生死的边缘,当即拼命的求饶道:“唐老弟等等,我,我说,我说……”

“唰。”

刀锋所至,在梁老板的后颈处割开一条不深的口子,尽管唐昆已经把出的力道拿捏的很好了,但鲜血还是“噗”一下喷了出来。

冰凉的触感让梁老板的心几乎悬到了嗓子眼儿,,他知道如果再不开口,对方真的会让他去阎王那去报道了。

稳了稳心神,梁老板只好装出了一副非常痛苦的样子,声泪俱下的说道:“唐老弟,说实话也不怕你笑话,我虽然是个年余百年的人了,但自然见到唐小妹的那一刻起,就深深的爱上了她,我曾想把她带回来后给她锦衣玉食的生活,然后再用自己诚心一点点的去打动她……”

天哪……这是什么情况呀?

爸爸妈妈我是你们亲生的吗?

哪有爸妈让女儿这样去抢闺蜜男朋友的啊?

……

当姜家一家三口从厨房回到客厅的时候,一桌子菜也被端了过来。

在迷之尴尬的气氛中,男朋友讲话经常态度很差大家上了桌,开始吃饭。

王梅的手艺很是不错,虽然都是很常见的农家菜,但色香味都一点不差。

面对这么一大桌子菜,杨天也是一点不客气,拿起筷子就很“豪迈”地吃了起来。虽然算不上狼吞虎咽,但也有几分风卷残云的意味。

看到杨天吃得这么欢,王梅倒是很开心,一边给杨天夹菜,一边笑着道慢点吃慢点吃不够我再去做。姜婉儿也在一旁帮着给杨天夹菜,时不时偷偷瞟瞟杨天,白嫩的小脸上一直透着淡淡的羞红。

而坐在杨天身旁的杜小可,吃起东西来就斯文多了。

小口小口地吃着,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一份淡淡的雅致——这可不是一般的小太妹会有的。

她也时不时地会瞟一瞟杨天,不过并不会脸红,只会撇撇嘴,嘴角翘起些冷冷的笑意,漂亮的水眸里偷偷酝酿着什么东西。

听到从樊丽梅的嘴里面听到这么惊悚的一个名字,男友说他不会为我改变张爷有些惶恐不安。

总感觉从这个名字里面,都能够感觉到其中的阴森恐怖,也不知道唐小涵他们身处在其中回事什么样的感觉,是不是跟他一样呢?

现在唐小涵他们的感觉是什么样子的,或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吧。

进入到这沙漠之中之后,唐小涵就有些不安的情绪,总感觉这一关并没有一第关这么简单。

“那边有一个石碑。”杨晓东忽然开口说道,说话的时候,手指还指着一个方向。

石碑?

唐小涵看去,果然在不远处的地方看到了一个石碑,就是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会有一个石碑。

“咱们过去看看吧。”沉默片刻之后,唐小涵开口说道。

“好。”扬天凡没有反对,看向那边,心情也有些复杂。

几个人慢慢的走过去,靠近石碑,就看到石碑上写着四个字。男友希望自己为他改变

她明显有一点紧张,小脸微微泛红,小手不自禁地抓成了拳头。

这还是她第一次和杨天独处呢。

“脱掉衣服,趴在床上就行了。”杨天看了看她,道。

“呃?”

姜婉儿一愣,“脱……脱衣服?”

“是啊,就和上次一样,”杨天抖了抖眉毛,坏笑道,“脱掉衣服,会比较方便行针。最好脱光光哦。”

“啊?”姜婉儿小嘴张大,脸蛋通红。

脱光光?

这……想想就羞死人了,怎么可能做得到嘛……

杨天看着少女那羞赧不已的可爱模样,不由得笑了,道:“骗你的!就是针灸而已,你那么紧张做什么,脸蛋儿都红得像番茄似的了。你趴到床上就行,我会把你背后的衣服掀起来,然后扎针。这样没问题吧?”

当保安把一盘盘的佳肴摆在二人面前的时候,你不需要为我改变梁老板直接拿起了酒杯,而后一饮而尽,可王丽芸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又戏虐的看了他好一会,才慢慢的拿起了酒杯……

这顿饭二人吃了很久,一开始,王丽芸还让那名保安在旁边伺候着,可随着几杯烈酒下肚,又加上梁老板的一顿甜言蜜语,让这只母老虎的脸上渐渐的爬满了红晕,不知道是不是间接的勾出了她某方面的想法,在突然撵走了保安后,马上死死的关上了房门。

不一会,房间里接连的传出了几道杀猪般的惨叫声,可能梁老板连做梦也没有想到,原本只打算玩玩嘴的他,最后却被无情的玩了全部……

惨叫声在持续的数秒后戛然而止,但之前离开的那名保安却一直在外面守着,直到确定了某些东西后,毅然的推开了房门。

沙发上,两个白花花的身体还在相互的叠加着,可保安在进来后却并没有理会这些,直接一手抓起了一人的头发,把二人硬生生的给拽了下来。

“你……你……是谁?”梁老板惊恐的看着来人,男朋友说我不用改变自己有气无力的说道。

不,是数之不尽的荒兽群,数量无法计算。

去往天灵山这条线上的城市,个个都是非常惊恐,很多明智的人选择了逃跑,也有的人不认为荒兽是冲着他们来的,但是很快他们就后悔了,这是一场灾难,一场空前的灾难,和荒兽群暴动比起来,魔教联盟的攻击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荒兽区域内的荒兽没有任何一头是好惹的。

就算是三鼎高手进去了,也绝对不可能活着出来。

毁灭!

整个大荒内都见证了毁灭的一刻。

大荒内的人就都知道荒兽群为什么暴动了,因为它们的公主被天灵山的阿宝杀了,所以整个荒兽区域内的荒兽发誓,就算是死也要踏平天灵山,一路上无论是谁在抵挡,最后都是死,荒兽们所过的城池全部被踏平,男朋友不会为了我改变平时坚固的城墙也全都被踏平,城市的地面上是用血写的复仇。

到处都是复仇这两个字。

天籁城的城主府里面。

城主一夜白头。

“我是罪人,我是大荒的罪人。”城主因为自己的女儿葬送了数千万的普通居民,现在更是因为阿宝,他们惹怒了荒兽区域内一直和平的荒兽。

闻言,姜松有些尴尬,苦笑了一下道:“这不……爸也是为了你好么。你看看人家杨兄弟,人又温和善良,又热心体贴,对咱们家不但不嫌弃,还帮了一次又一次,医术高超不说,功夫也跟武侠片儿里似的。这样的好男儿,上哪找去?”

姜婉儿小脸一下子变得通红,“爸!哪有……哪有你这样的……我……知道杨先生很好,但也不能这样吧?什么定亲啊结婚啊……唔……听着就羞死人了!”

姜松挠了挠头,道:“我……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吗。男朋友要求自己改变上次杨天让人给咱们送了十万块过来,我刚刚还给他他死活不要。咱们家,真得欠他太多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然后想着,反正婉儿你也对杨天有意思,那干脆就……”

姜婉儿的脸蛋一下子更红了,争辩道:“什么啊?我……我哪里对杨先生……有……有意思了?”

这时,一旁半天没说话的姜母,王梅,开口了。

她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道:“婉儿呀,你爸看不出来,我还看不出来吗?这几天,你就提起了杨天多少次了?每一次那小眼神儿哟……”

这是一名准武圣,风雷谷的掌教,司徒风!

风雷谷的十大长老坐于下方的太师椅上,左右各一排,分坐五人。

这十大长老每一个都气息不凡,体内血气澎湃,能量滔天,如同一尊尊神炉,通体缭绕淡淡光华,举手投足间有恐怖的波动流转出来。

“辰儿他们马上就赶回来了,加上这最后三味太阴真血药引,九十九味太阴真血药引就凑齐了,太阴真血大丹今天就可以炼制。时间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搁,我们必须尽可能快的把太阴真血大丹给太虚老祖奉上。所以,各位长老们,辛苦你们了。大家齐心协力,共炼此丹!”司徒风掌教扫视座下众长老,目光如火炬,散发出炽盛的神辉。他语气虽然平淡,却带有一种强大的威慑力,宛如神祗的金口玉言,言出法随,让人不敢拂逆。

“掌教说得不错,一万年太久,我们只争朝夕,力争在七七四十九天内就把太阴真血大丹炼制出来。太虚老祖修成太阴神雷还差最后临门一脚,这一颗大丹一定能助他突破。”左排第一位长老手中拈须道,目光沉凝,满面红光。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