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动不动就骂我吼我,老公动不动就吼我 怎么办

既然在波兰得到那么多好处,而且还答应了人家要建立边贸市场。那就要兑现承若,要不然自己都不好意思。

古城次郎作为黑云全球制造负责人,可以说全世界各大工厂都在他的管辖范围。不过他也知道轻重,而且多重管理不利于生产效率最大化。因此并没有把手伸的那么长,主要的工作重心就是在香江生产基地。目前天水围地区也是他在统一协调管理,可以说是黑云集团管理员工最多的人。

古城次郎:“黑云香江生产基地现在已经扩建为两个,目前共拥有员工48万人,单单是我们所在的生产基地去年的产值就超过500亿美元。未来的工作重心已经向更高、更智能化的生产靠近,目前我们正在淘汰之前的老旧生产模式,明年的产能绝对能够满足市场需求。因此我将缺少订单,如果有订单生产不出来、质量不合格你们可以找我麻烦;可是没有订单让工人和设备闲着我可要去你们那里闹事。”

这句话说完大家都笑了起来,毕竟能够有一个如此强大后勤保障也是企业不断前进的动力。

包子轩:“看来古城君很有信心,老公动不动就骂我吼我这就需要大家共同来努力。”

从结果上来说,尖叫达人朱娴女士的运气是相当好的,说不幸中的大幸,都属于保守说辞了。她根本就是做了一个有损伤的体检,并解决了身体隐患,完美的为自己增加了30年的寿命,或者10年左右的尖叫生涯。

朱娴和胳膊受伤的老公并排躺着,两人中间只有一个输液杆挡路。

八寨乡分院的义诊持续到今天,转诊的病人不少,收入的病人更多。尽管其中大部分,都是头疼脑热似的小毛病,但病床是一样要占的。

而就八寨乡分院的规模,一口气塞到80张病床,真的是连走路的地方都没有了。

朱娴夫妻双双把院住,护士们毫不犹豫的给他们弄了一个比翼双飞的情侣病床,并节省出了20公分的宽度。

“我没事了,我要出院。”朱娴在外面走了一圈回来,就提出了要求。

余媛被叫了过来,略做检查,道:“你是心脏骤停抢救过来的,如果不是在医院里发病,很可能就挺不过来了,现在建议你再留院观察两天……”

“你们就是想赚钱。”朱娴不满意的哼唧着,男人动不动就生气冷战说:“我们一年四季都在外面打工,多辛苦才攒够钱来盖个房子,你们一个一个的就像是吸血鬼一样。铺个瓷砖,一平米都敢要40块钱,呸,铺一平米的瓷砖能费什么劲?我自己也能铺!”

不过一想着接下来又要面临着马岛战争、华英谈判、中东建厂等事宜,包子轩就开始头疼。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毕竟雷切尔-摩根还在等他。

今天可是开了一天会,从半岛酒店过来就一直在公司开会。中途也只是简单的吃了一顿午饭,大家就又聚集在会议室。

现在既然会议结束,按之前传统肯定要好好喝一顿。不过今天是特殊情况,大家都是很理解老板,只能先放包子轩离开。

包子轩临走的时候说道:“今天我有事就先撤,你们好好聚一聚。明天晚上桥本君将举行婚礼,你们多留一天,等到婚礼结束之后在离开,我们明天晚上在聚。”

这句话让桥本浩很是感动,看来社长阁下还是记得当时的承若。准备亲自参加自己的婚礼,同时还把所有的高管都留在香江,这可不是谁都能够享受的待遇。经常被老公吼的憋屈毕竟每多呆一天,集团付出的成本就高很多。

在离开之前包子轩把老赫克托叫了过来,毕竟答应雷切尔-摩根要为其打造专属座驾就不能失言,要不然还不被人笑话死。

“轻舞公主,你是何等尊贵的身份,何必为这个废物说话呢?我们这边的天骄都是水月圣地的核心弟子,哪一个不比这个小子强一百倍,你不考虑下吗?”

一个排名很靠前的核心弟子走过来,笑着问道。

“这位公子说笑了,我和叶凡公子,没有任何特殊的关系,我们只是朋友而已。”

“只是朋友?不会吧,那小子卖了命要从天劫中拯救你,只是朋友,我们不好相信啊!”

“这……”

回想起之前叶凡的举动,云轻舞的内心确实有些感动,只是此刻,不能让这些谣言成为影响叶凡的因素。

“诸位,叶凡公子现在是突破的关键时刻,千万不可打扰!”

“轻舞公主,你虽然仁义,可是这小子未必领情啊,而且,这小子一直都无视我们这些天骄,老公对自己动不动就吼难道是故弄玄虚吗?”

但,这些画的东西,根本不像是破解出来的东西,更多的,却是一个奇奇怪怪的符号。

在这里符号中,穿插了《七河古书》之上的一些潜在的,还没有明白其含义的信息。还有一些是在《透骨秘诀》之上,柳辰尚未开发完全的符号。

除此之外,其余的符号,对于柳辰来说,极度陌生。

那些符号,不是柳家的符号,也不是和破解这个地图相关的一些密码。

但,倘若穷奇在此,穷奇便能一眼认出,这些符号真正的意义~~~

天亮了。

很显然,柳辰并没有将柳家的地图破解出来,反而面色苍白地坐在沙发上,右手上的笔,一直没有停止。

整个本子,足足百张。

正反两面,都已经被柳辰给画满了。但,一个有用的信息都没有。

此刻,茶几的一角,当一个男人对你发脾气扣着一个依旧亮着屏幕的手机。

那手机,刚刚掉落不到十秒,手机的屏幕上,还是柳家的那个地图。

然而,茶几之上,柳辰那只拿着手机的左手,忽然,不能动了。

柳纤环视了一圈,看见了小影和麒麟,但是并没有看见穷奇,因此,柳纤不禁问道:“麒麟,穷奇呢?”

“穷奇?她昨晚说是去找你了啊,然后一晚上都没有回来。”麒麟说着。

柳纤一听,心中担忧,急忙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手机,拨通了穷奇的电话。

突然,门口想起了穷奇的手机铃声。

“我回来了。”穷奇说着,走到了餐桌旁,也坐了下来。

“你去哪了?”柳纤问道。

“出去走了一圈,先吃饭吧,一会儿我出去一趟,暗域的界主找我。祖宅这边,就交给麒麟了啊!”穷奇说着,拿起一块面包,吃了起来。

“暗域的界主找你,什么事情?”小影不解地问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反正我也不是很清楚,回来之后再告诉你们。动不动就冷战的男人怎么治”说完,穷奇将口中的面包片往嘴里一塞,将面前的一杯牛奶一饮而尽,随后直接转身离开了。

柳纤看着穷奇着急的样子,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毕竟,对于穷奇来说,灵虚剑她都不放在眼里,一个界主紧急的召集,她不会这么在乎。

“还是按照老规矩,每个人奖励2个月工资作为他们去年的奖金。还有就是各个岗位的优秀个人在奖励一个月工资,这些你们酌情处理。”

“另外我们的伙食要进一步完善,虽然现在很好,不过并没有达到我的理想状态。而且目前的食材成本也偏高,我们可以在东南亚发展农业。在泰国购买土地生产专供黑云员工的粮食,这样既安全又可以省钱;同时还能够扩宽我们的产业链。”

“我在澳大利亚购买了几个农场,也加入进来可以让员工吃到放心的牛肉等食品。总之来到黑云之后要让员工没有后顾之忧,能够全心全意为企业工作。”

包子轩知道现在这么多产业已经够他忙的,短期内绝不能在向外扩张。要不然管理团队都跟不上,企业必定也会出问题。

从赌博的事情就能够看出,老公动不动就凶我很多老员工日子过的还是太安逸。那么就不能怪自己无情,该淘汰的人绝不能心慈手软,接下来他的工作重心会放到企业管理上。

如果黑云集团管理不好崩盘的速度会非常快,毕竟之前没有任何底蕴。而且员工国家化过于夸张,虽然看起来很包容,可是也面临着员工没有归属感等问题。大家都像是无根之木,不知道将来的路要怎么走。

农历,三月二号,早上七点。

柳纤昨晚睡的很晚,也很沉,做了一个想对惊恐,但似乎还算平和的梦。

梦境之内,柳纤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受到了穷奇昨晚上说出的那些事情的影响,但,终究是一个梦,没有追究的必要。

柳纤走出房间,来到餐厅,郝思思和尹梦月等人,已经做好了早餐。

“姐,早啊!”尹梦月笑着说道。

“早。”柳纤笑着,走到尹梦月的身边看了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姐,你去吃饭吧,都做好了。”尹梦月说着,将手中的东西也放在了一旁。

“那你这是?”柳纤不解地看着尹梦月。

“额,早上起来脑子有点沉,面包片烤糊了,所以就自己吃了。”尹梦月尴尬地笑着。

“那你扔了不久好了嘛!以后直接扔掉,吃坏了身体怎么办?”柳纤有些心疼,又有些责备地语气说着。

“没事没事,就一块儿。”尹梦月说着,几个丫头坐了下来,吃着早餐。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