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突然变凶了,男朋友跟你说话变凶了

“你个混账东西,他是堂弟啊……”

骂完这一句,他赶忙跑过去,同时对那名医生喝道,“还愣着干什么,救人!”

医生和护士立刻醒悟,当即上前。

可刚走一步,却见冯天鹏冷冷说道,“你们谁敢救,我就废了他。”

说完之后,笑呵呵看着冯清,“二叔,放心吧,天纵他死不了。”

阿噗!

冯清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怒瞪而来,“你,你你你……你这个孽障,败家玩意儿……老子今天抽死你……”

话落之时,他大步上前,扬起手臂一巴掌甩向冯天鹏。

啪!

声音传来,冯清的手臂静止半空。冯天鹏好整以暇扣着他的手腕,脸上带着神经质般的笑容,但一双眼睛却冷的可怕,男朋友突然变凶了“这个世界上,只有五个人敢打我,我爸,我妈,我爷爷,我师傅,还有我老师,你还

没有资格打我!”

说话间,一记弹腿踢出,结结实实蹬在了冯清的肚子上。

砰的一声,冯清身形后退不止,整个人靠在了墙壁上,脸色涨红,浮现痛苦之色。

他根本就没想到,夏天居然可以从他的封锁之中逃出来,而且还是这么轻松的出来,所以他在刚才的那一瞬间根本就没有能力反应。

阿兵的双手急忙反击。

“没机会了。”但是他显然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机会。

砰!

连击!

夏天居然开始连击了。

一个SS级通缉犯居然被人连击了,周围的那些人全都看傻了,连击是战斗的时候最强和最漂亮的招式,可以将对方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但是一般只有等级碾压式的人才能达成这种连击。

而且当实力到达一定境界的时候,几乎就不可能被连击了。

因为他们的反应力都是非常强悍的。

手段也是特别多的。

只要稍微展现一下手段,那就可以轻松的破掉对方的连击了。

“我在天神塔里面的几千场胜利可不是白打的。暗恋的人突然变凶了”夏天再次破开了对方的防御,连击继续,现在的阿兵已经彻底的被夏天连击起来了。

听完范国庆的故事,大伯沉默了好一会儿。

“国庆,你长大了,知道保护女人了。“”大伯幽幽的道。“和你爸当年一样。”

大伯,我爸当年也这么威风。

“你这是什么话?难道我会拿这事跟你开玩笑不成?不是告诉过你了吗?”

“跟你一样的帅气。好了,别提人爸了好吗?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在家里给你准备了好多你爱吃的菜呢。下午给你打电话,你告诉我你在上课,后来就打不通了。”

“大伯,下午你打电话给我什么事啊?”范国庆虽然从刚才的事情判断赵子燕并没有告自己的状,但还是不放心,装着漫不经心的问大伯。

“不就是告诉你回来吃晚饭嘛。男生突然变了代表”大伯回答道:“对了,国庆,有女朋友了吗?”

“没呢。大伯,你今天怎么问这个,你不是一直反对我谈恋爱的吗?不会是想套我话吧?”

“不是。因为今天我忽然觉得你长大了,20了,我像你那么大时,都已经有儿子了。”大伯语气很是飘忽,像是在回答范国庆,又像是在回忆那段逝去的青春。

张培元道了一声进,包厢门被推开,外面走进一名青年,同时笑道,“老师,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啊……呃!”

话未说完,骤然而至。

青年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坐在那里的夏天。

夏天也在看着他。

彼此的眼神都有些惊讶。

夏天之所以惊讶,乃是眼前青年与映像中的小胖子相差太远了。

青年身形修长,健壮,露在恤外面的两条古铜色的胳膊粗壮而有力,上面的肌肉与青筋盘绕在一起,犹如一条条虬龙一般,充斥着爆炸性的力量。

而他原本带着笑意的双眼,男人说话突然变温柔了在看到夏天的一瞬间,立刻变得比那野兽还要凶狂,透发着让人心悸的冷凶亮。

夏天甚为惊讶。

如果说,赵有为的桀骜不驯只是流于体表的话,那么眼前青年的野性,则是自内而外充斥在骨子里。

冯天鹏同样很震惊。

他没想到,夏天会出现在这里。

或者说,他想不到会以这种方式与夏天见面。

“你们怎么了?都不认识彼此了吗?”

察觉到异样的气氛,张培元笑着打破了沉默。

“怎么会呢。”

“不会。”

夏天与冯天鹏异口同声,旋即,相视而笑。

只是笑容之中,只有他们彼此才能明白的蕴意。

“冯小胖,没想到你变化这么大啊。”夏天主动开口,上下打量,“我差点都认不出你了。”

冯天鹏大步走来,披散在肩头的长发飘动,而后坐在夏天对面。

“你倒是变化不大,化成灰我都能认得。一个男生突然变了一个样子”

张培元皱起了眉头,“怎么说话呢。”

冯天鹏顿时脖子一梗,“老师,您上学的时候就偏向他,现在还是,我不服。”

闻言,张培元被气乐了,“我怎么偏向他了。”

“某些人目无尊长,不告而别,可您老回来之后满世界找他,这些年来,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换做是我,我就没脸来见您。”

嗯?&1t;/p>

夏天一怔,下意识道,“什么身份?”&1t;/p>

“呵呵。”&1t;/p>

老爷子淡淡一笑,望着夏天的目光是不加掩饰的欣慰,“你有三个身份,第一,你是我明战的孙儿,第二,你是西方地下世界九大霸主之一,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1t;/p>

他缓缓吐出五个字,“你是华夏人。”&1t;/p>

闻言。&1t;/p>

夏天皱起了眉头,更加疑惑了。&1t;/p>

“哈哈。温柔的男老师突然凶我”&1t;/p>

老爷子开怀笑了两声,“你啊,有实力,有胸襟,有眼界,也很聪明,却唯独少了一点,你没有站在更高处。”&1t;/p>

他微微摆手,制止夏天的辩解,继续道,“我说的更高处,是指站在一个国家的高度,虽然我退休了,可我的眼界还在。”&1t;/p>

他的神色之间一下子无比认真,凝视夏天。&1t;/p>

要是前几天不去音乐学院那边没事找事,他怎么会摊上这么个事情!

自己的人生也才刚刚开始啊,难道就要出一大堆意料之外的事情了?

“你打算怎么办?去还是不去?”王大龙问着他。

江小白思索了大半天摇摇头:“我可是江小白,我会为了一个工作而放弃自由吗?那必不可能的。”

“这……”

王大龙眨着眼睛,也不知道这话江小白能撑几个小时。很温柔的男生突然变凶了

……

二日下午。

……

“费用昨天有人都结清了,看来是黎小姐帮我们结清的。”

王大龙拿着费用单给江小白说着。

看了一眼一千多块钱的住院费,江小白轻咳一声说道:

“她给我看病不是理所应当的吗?我可是为了保护她受的伤,她不给我交住院费还了得?”

“也是。”

王大龙没有反驳江小白,拉着一旁的小绵绵往前走着。

小绵绵回过头来的时候,却发现江小白一动也不动。

林梦夕苦苦一笑,奇怪的看了眼秦霜:“怎么,什么时候开始,动不动将韩三千挂在嘴边了?”

秦霜脸色微微一红:“哪有!?”

林梦夕一笑:“你是我的女儿,难道,我还不清楚你吗?但你得明白,你是虚无宗的未来,他,只是虚无宗的一个奴隶。”

听到这话,秦霜心里顿时非常的失落。

林梦夕此时眉头一皱:“不过,你不用太担心,天空中的这两股能量非常的强大,以韩三千来说,他到不了这种地步。”

“切~你怕是没本事,光是嘴上厉害吧。”黎小落不依不饶的戳着江小白的痛处。

被她这么一说,江小白上头了,立马回着她:“怎么说话呢,我这不是不喜欢艺术了吗?再说了,我还有别的梦想要去实现,一个艺术家我没兴趣。”

黎小落偏过头来看着他,伸出手来在他腿上游走着……

突然间,疼痛感袭来!

“我嘞个去!疼!”

“这就疼了?”

“你下手轻点不行啊!哎呀我的妈呀!”江小白尖叫着。

病房门外听到动静的王大龙和小绵绵偷偷笑着,悄悄地溜到了一边去。

“真是的,你一个女娃娃家的,下手没轻没重的,都给我把大腿掐紫了。”

江小白揉着自己的大腿内侧,嘴上喋喋不休的质问黎小落。

“好了,看来你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没想到这医院的效率还是可以的,我呢,今天来也是有事情要给你说。”

“怎么了?什么事情?要说赶紧说,说完赶快走,算我怕你了。”江小白苦闷的说着,十分忧愁。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