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有时候凶我,男朋友有时候很凶

而上路的孙璐则是完全按照陈江的吩咐,龟在塔下,死倒是没死,问题是被诺手压了快60刀,等级领先了3级……

然后,才二十分钟不到,基地就直接被推平了……

退出游戏后,孙璐和李天文完全进入自闭模式……

李天文最后的战绩是0-11,可谓是被花式吊打……

“这……这游戏这么难吗?”李天文完全傻了。不应该啊,在玩之前他已经熟读了英雄技能,而且游戏规则他也知道,为何会被打成这个样子?

陈江哈哈笑道:”这里面还是有很多技巧的。你现在总算知道这个游戏为什么会有职业比赛了吧。就跟篮球一样,熟悉规则和会打篮球是两个概念。“

李天文摇了摇头,焦急道:”我还不信我驾驭不了这款游戏,你快教我点技巧!“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复仇了!

接下来,陈江让孙璐和石勇两个先玩,他开始给李天文普及一些游戏常识,诸如等级,兵线,男朋友有时候凶我野区资源,对线技巧之类的东西。

其实陈江平时经常看比赛和直播,游戏知识他倒是很丰富。无奈自己是个手残党,而且他在游戏里也容易上头。

“我们四个一起就打了一场,惨败……”陈江笑道。

“哈哈,少了我这个顶级钻石选手,失败是很正常滴。”陈诗吹起牛来。

李天文听到钻石选手,又看了陈诗一眼,正好碰到陈诗那肆无忌惮的眼神,不由的脸上一红。

“这位就是你的学霸同学,李天文?”陈诗问道。

“嗯,他是新手,老姐你嘴上留情。”陈江提醒道,平时老姐跟他排老是会哔哔他的操作失误。

“哦,你好。我是陈江的姐姐陈诗。”陈诗大方的跟李天文问好。

“你好,请多关照。”李天文也问好道。

“这位是石勇。”陈江又介绍道。

陈诗的脸色顿时冷淡了不少,只是说了声:“好。”

所幸石勇也是神经大条的人,男朋友对我凶我害怕他也没多想,就乐呵呵的打了招呼。

“怎么样,熟悉得差不多了吧?差不多就开搞吧。”陈诗问道。

“你怎么样,要不要再熟悉下?”陈江对李天文问道,刚刚那一把的亚索实在是太惨了……

赵锋道:“少拍马屁!我都纳闷了,我咋突然走桃花运了。”

陆小强插话道:“砸出五百万分手费,锋哥靠实力走桃花运,小弟望尘莫及。”

赵锋郁闷的道:“谁这么无聊,在论坛曝光我分手费的事。”

陆小强道:“上次寝室聚餐,大伙都知道了,有人说漏嘴了吧,你不用在意。”

赵锋道:“卧糟!你这个大喇叭,我看就是你说漏嘴了。”

陆小强连连摇头,尴尬的道:“偶可以发誓,不是我说出去的,我周末在街里宣传CX,天天早出晚归,没时间上论坛?”

赵锋道:“不是你就算了,帮我找出幕后黑手,我奖励你一条芙蓉王。”

陆小强点头道:“放心吧,我帮你查查。”

金富贵道:“锋哥彻底是火了,命犯桃花,我都羡慕死你了。男朋友突然变凶”

赵锋无奈的道:“我遇到桃花劫了,女生都想跟我交往,再分手领取五百万大奖,当我是头奖彩票了。”

金富贵和陆小强趴在桌面,笑得都要抽筋了,赵锋的桃花运跑偏了,变成桃花劫了,这是要倒霉的节奏了!

道理虽然知道,但是事到临头,他经常会犯下一些低级错误,所以才会一直在黄金和白金之间徘徊……

当下,他滔滔不绝的向李天文传授着游戏技巧。

不得不说,李天文的领悟能力确实是很强。

孙璐和石勇才开了两场游戏,李天文已经可以在陈江的讲授中开始提问,有些问题还问得颇有深度,让陈江都要想一想才能回答。

不知不觉间,就已经到了上午10点,陈诗终于姗姗来迟。

她一进入网吧,网吧里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转向她,她今天穿了一件长袖风衣,男朋友突然变得对你好扎了个马尾辫,头上戴着顶鸭舌帽,看上去青春靓丽,活力四射。

陈江远远看到老姐,就向她招手,陈诗信步走来,石勇眼睛都看直了。

“收收你的目光,色鬼,别到时候挨了拳头才找我哭。”陈江没好气的说道。

李天文也不禁眼前一亮,不过也就是看了一眼,又开始问陈江问题。

“怎么样,战绩如何?”陈诗问道。

卢翠玲便迈开步子,快速向前边奔跑中的小孙女追了过去。

别看卢翠玲头发花白,年纪看上去已经不小,但是跑起来倒也算是比较快,三步两步便追上了奔跑中的小孙女。

冯若若看到奶奶追上来,小姑娘一边继续跑一边笑嘻嘻说:“奶奶,你来追若若呀。”

卢翠玲赶紧说:“不要跑,晚上这街上没有灯的,你这样跑摔了怎么办?”

冯若若依旧是开心笑呵呵回应奶奶:“没关系呀,若若肯定会小心看着脚下呢,奶奶你快点来追若若呀。”

说着冯若若加快脚步,再次把奶奶给甩在了身后。

卢翠玲见状也是苦笑着摇头,只能是赶紧继续跟在后面跑。

就这样祖孙俩一路小跑,一直跑到了苏记的门前。男朋友太凶怎么办

看到了姥爷的餐馆,冯若若扭头向身后的奶奶笑呵呵喊着:“奶奶,你看要到终点啦,你还没有追上若若呀,若若要赢啦。”

一边回头对奶奶喊,一边是加快脚步向前跑,很自然没有办法看脚下的路。

这是一对小夫妻,男的叫肖青枫,女的叫郭郁青。

现在的情形,似乎是小两口闹矛盾,其实这里面,有另外的原因。

这小两口成婚三年了,从来没同过床,因为,肖青枫是个傻子,他的智力,只有七岁。

郭郁青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为什么嫁给一个傻子呢?

这里面有原因。

肖家和郭家,是世交,肖青枫的爸爸肖亮和郭郁青的爸爸郭义是同门师兄弟,后来一起当了警察。

一次出警时,郭义遇险,肖亮舍身相救,结果肖亮不幸遇难,郭义却活了下来。

肖亮妻子悲痛过度,没多久也死了,郭义就把肖青枫接到家里,当成自己的儿子养着。

肖青枫七岁的时候,冬天南江结冰,肖青枫带六岁的郭郁青到江边玩滑冰,男朋友一急就凶我不想郭郁青掉进冰窟窿里,肖青枫跳下去,把郭郁青救上来,他自己却脱力爬不上来了。

后来虽然给救上来,却烧了七天七夜,虽然活了下来,脑子却出了点问题,成了傻子,从此只有七岁的智力。

赵锋愕然的道:“你叫......什么波来的?”

秋波苦涩道:“秋波!我和小晴两情相悦,交往一年了,求你高抬贵手。”

叶晴羞怒道:“闭嘴!你不要乱说,我跟你只是普通朋友,我喜欢的是赵锋。”

赵锋苦笑道:“大姐,你俩吵架分手,扯到我头上,算是怎么回事?”

秋波眼圈通红,膝盖一软跪了下来,哀求道:“锋哥,求你不要棒打鸳鸯,以你的雄厚实力,追求四大校花吧,咱班文静挺好的。”

赵锋道:“哥们,男儿膝下有黄金,为女人下跪不值。”

叶晴惊怒道:“死秋波,马上给我滚蛋,别管我的事。男朋友突然凶我

赵锋郁闷的道:“放心吧,我去追校花了,不会挖你墙角的。”话音一落,拿起单肩包和教材,走到教室第一排,坐到文静旁边。

秋波和叶晴怒目而视,叽叽喳喳吵闹起来,开始闹分手。

文静郁闷不已,低声道:“坏蛋,你坐过来干嘛,别坐我旁边。”

赵锋小声道:“今天我走桃花运了,有三个女生搭讪,还有女生当众表白,你没有危机感吗?”

苏锦荣抬起头说:“好啦,若若知道,我们,先回家。”

妈妈抱着女儿,爸爸则推着轮椅上的姥爷,奶奶跟在妈妈的身后,一家人就这样一起进了家门。

进了餐馆,冯若若从妈妈的怀里下来,然后转身跑到推姥爷进门爸爸身边。

“爸爸,你和小林叔叔已经把明天摆摊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看到女儿小脸上满是期待,冯一帆自然明白,女儿这么问实际上是想要去看一看,爸爸和小林叔叔到底准备了些什么东西?

他微笑着对女儿说:“准备好啦,若若要跟姥爷一起去看看吗?”

冯若若马上点头:“好呀好呀,若若和姥爷一起去看。”

卢翠玲这个时候笑着说:“若若,你是不是应该改口,你叫沈卿洛是沈姐姐,就不能叫小林叔叔了。”

冯若若听了奶奶这么说,奇怪看向奶奶问:“为什么不能叫小林叔叔呀?”

卢翠玲先是笑了笑,可接着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该怎么跟小孙女解释?

倒是冯一帆笑着说:“好啦,若若想要怎么叫,那就怎么叫,小孩子叫法随意的,而且男的叫叔叔,女的叫姐姐,应该算是现在通用的叫法吧?”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