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太凶了什么原因,男朋友凶我了还能要吗

心里却在暗自想到:‘没读过什么书更好,还用不着太多的弯弯绕绕!’

“哦,是,是!我会继续努力的。”漂亮前台连忙开口说道,神情有些慌张。

高旗笑了笑:“没关系,放轻松!我没那么大的架子!不用太紧张。”

“待会儿记得上来一下,三楼办公室,给你安排一个任务!”

“安排任务?我……我吗?”漂亮前台一脸惊讶惶恐的指着自己不敢相信的问道。

“嗯!”高崎点了点头:“我觉得你条件不错!可以好好培养一下。”

“我……我……我有些不方便。”漂亮前台连忙开口拒绝。

高崎皱着眉头笑了笑:“有什么不方便的?很快的!很快就好,不麻烦。”

高崎神情温和的笑着说到。

温和的笑容在漂亮前台的眼中,仿佛张开血盆大口要吃人的饿狼!

漂亮前台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连忙开口说到:“我……我知道了!”

“知道了!”

“呵呵,二哥说的哪里话,怎么?男朋友太凶了什么原因不请弟弟进屋坐坐吗?”

傅友带着一脸奸笑,嘻嘻哈哈的冲眼前脸色阴翳的傅德开口询问道。

“有什么事情赶紧说。”

傅德冷冷的看着眼前一脸奸笑的傅友,要不是傅友是自己弟弟,他早就把这个一脸小人模样的家伙给赶走了。

“二哥啊,你这脸色不好,是不是昨天晚上没睡好啊?”

傅友一边砸着嘴,一边皱着眉头,好奇的看着傅德有些显得发黑的脸。

“哼,不用你管,我要回去睡觉了,你赶紧走吧。”

傅德白了傅友一眼,随后冷着脸往后退了一步,伸手便要关门。

傅友就好像是看不出眉眼高低一般,他用手拦着傅德家的门,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傅德嚷嚷着,见傅德还是执意要赶自己走,傅友阴森着带着一点狠辣的表情,慌忙的开口:“二哥啊,你昨天晚上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弟弟我可能会帮你啊。”

嘴上说着,脚下却有些瑟瑟发抖!男朋友态度越来越差

“行,记得别忘了,尽快过来吧。”高崎笑着说了一句,临走前还不经意得打量了一眼漂亮前台。

“是个不错的肉,得想办法吃到手!”高崎在心里暗自琢磨想到,眼神里透露出一丝欲望。

看着高崎转身离开。

漂亮前台脸上的表情再也保持不住,脸色慌张的急忙收拾自己的东西。

面前的电脑上,正打开着一个新闻网页……

高崎一路慢慢的跟着电梯往自己的办公室走过去。

一路上众多的职员看见他,表情都有些异常奇怪,甚至是厌恶恐惧的表情看着他。

“高……高总好。”

“高总……高总好……”

迎面两个女职员神采飞扬的不知道在八卦说着什么东西,脸上时而厌恶。

时而害怕恐惧。

聊的不亦乐乎。

高崎脸色阴沉的从电梯里面走出来,为什么男朋友总凶我一路上遇见众多的职员,居然一反常态的表情。

“高总!高总!出事了!出事了!”

高崎转过身,一眼看见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满头大汗,焦急的小跑过来。

一看见他!

瞬间脸上出现一抹失意。

“喊什么喊?不懂规矩是不是?”高崎皱着眉头,冷喝一声。

“不是……不是……高总!真的出大事了!”青年立马开口喊到。

脸上一脸惶恐不安。

“有什么屁事你就快说,结结巴巴没张嘴啊?”高崎眼中闪过一丝怒气!

一脚踹上去。

青年瞬间被踢中腰部,一下子滚在地上,“哎哟”痛嚎一声!

“快说!”高崎脸色冰冷,上去又是一脚。

青年连忙捂着肚子跪起身来,神色痛苦的开口急忙说到:“高总!”

“网上现在铺天盖地都是你的丑闻!”

“连报纸上都是!”

“不知道是谁,在网上放出去的消息。”

“丑闻?你放屁!我能有什么丑闻?”高崎一听青年这句话。

“爸,你别怪我,你已经老了,没有几年的时光可以活,但是我不一样,我还有大把的青春,我还要为陆家传宗接代,你老人家在天之灵,男朋友对我越来越不好保佑我早点结婚吧。”话音刚落,手握匕首的陆勋一把将陆峰揽在怀里,狠狠的抱着。

陆峰展露着不可思议的眼神,胸口传来的疼痛告诉他,陆勋对他下手,没有半点犹豫。

“你……你……”

陆勋一把推开陆峰,看也没有看一眼倒在血泊当中的父亲,低着头对韩三千说道:“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现在你可以放了我吧。”

“我说过可以给你机会,现在你只要打得过刀十二,就可以离开。”韩三千淡淡的说道。

陆勋猛然抬头看着韩三千,刀十二可是陆峰嘴里的杀神,他怎么可能打得过刀十二。

“你玩我!”陆勋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错,我是在玩你,从你抓了迎夏那一刻开始,你就注定要死,谁也救不了你。”韩三千冷声说道。

刀十二走到陆勋面前,当一个男人对你不耐烦说道:“要我给你点反抗的机会吗?”

“我错了,我错了,不要,我不要。”陆勋跪地求饶,不断的磕着头。

“我没有牙签,只能用另一种方式代替,不过感觉应该差不多。”林勇抓扯着陆勋的头发,把他拖到了茶几旁边。

把陆勋右手死死的摁在茶几上,林勇操起烟灰缸,一根又一根的手指头,砸得血肉模糊。

别墅里荡起陆勋凄厉的惨叫,听得陆峰毛骨悚然,但是眼前这一幕,他除了眼睁睁的看着,毫无其他办法。

“爸,救我,快救我。”陆勋对陆峰吼道,整只右手的指头已经全废了,撕心裂肺的剧痛让陆勋感觉生不如死。

“这是你应该付出的代价。”陆峰咬牙切齿的说道,这时候他只能心狠的让陆勋承受这个结果,不然刀十二亲自出手,换来的代价更大。

当左手摆在茶几,陆勋绝望了,慌乱的摇着头,前男友还爱你的眼神对韩三千说道:“我知道错了,你放了我,不管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韩三千虚弱的瘫坐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说道:“错了,就要付出代价。”

“啊哈哈哈,一起死吧!”

恐怖的声音在无耻仙帝空中爆发。

“不好!他要自爆了!”

“快走!我不想死!”

“太无耻了!他原来是想把我们拖下水!”

那五个重伤的仙帝目眦欲裂,声音都在颤抖。

无耻仙帝把他所有的仙器、符箓都一起释放了出来,和他一起自爆了。

在场的人,每个人都红了眼。

无论是脸上的表情,还是眼中的眼神都看得出来一个词——贪婪!

没人能例外。

抢夺!

绝对要抢下来据为己有!

光芒一去,便有仙帝一边使出神通向功法抓去,一边往身后爆发一个威力巨大的法诀,企图抢占先机。

可是,在场诸多仙帝,谁不是蓄势待发,一场惊天大战就此爆发……

最终低阶仙帝刚开始就被秒杀,无耻仙帝,抓住一个机会,以超越大部分人的速度抢到了功法。

谁能想到一个默默无闻,凶了女朋友籍籍无名的人速度竟如此之快,令人猝不及防。

无耻仙帝刚抢到手,便有若干神通、术法等向他轰来。

可无耻仙帝也不是盖的,凭借一身的极品仙器,和强横的肉身抗了下来,当然也身受重创,换作在场其他任何人都会当场惨死,魂飞魄散,渣都不剩。

无耻仙帝不愧是无耻仙帝,顶住这些伤害之后就立即激发他悄悄布置下的空间大挪移阵法挪移逃走,并丢出数件上品仙器和极品仙器自爆。

终于到了晚上,天公不作美,雷雨交加。

出去吃了顿饭,不知怎的,心里面总是烦躁。回到家里躺在床上,饱暖思淫欲,作为一个18岁的小青年,确实是有点血气为定。

张天心中一阵发痒,关好门窗,爬到了床上,拿起手机又默不作声地打开了浏览器……

一番操作过后,无力地瘫在床上,顿感索然无味。心情依然烦躁,突然,肚子里一阵咕噜噜直响。

“我草!”

“搞不好今天吃了两袋方便面又操作一番身体扛不住了。”

一顿腹诽,骂骂咧咧跑出门上厕所了。

一片哄臭过后,张天大感头晕目眩,在上楼梯回房时“扑通”一脚踩空,摔得晕死了过去……

……

仙界

一个被人称为无耻仙帝的顶级高手正在被数十位同级别仙帝围攻。

这场争斗的原因,还要从前不久的一次宝物出世说起。仙界一个平平无奇荒无人烟的星球居然出现了数千万年未见的宝物出世,异象来得很快,覆盖了大半个星球。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