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公凶了一句马上就哭了,老公凶我给我凶哭了

“呵呵,二哥说的哪里话,怎么?不请弟弟进屋坐坐吗?”

傅友带着一脸奸笑,嘻嘻哈哈的冲眼前脸色阴翳的傅德开口询问道。

“有什么事情赶紧说。”

傅德冷冷的看着眼前一脸奸笑的傅友,要不是傅友是自己弟弟,他早就把这个一脸小人模样的家伙给赶走了。

“二哥啊,你这脸色不好,是不是昨天晚上没睡好啊?”

傅友一边砸着嘴,一边皱着眉头,好奇的看着傅德有些显得发黑的脸。

“哼,不用你管,我要回去睡觉了,你赶紧走吧。”

傅德白了傅友一眼,随后冷着脸往后退了一步,伸手便要关门。

傅友就好像是看不出眉眼高低一般,他用手拦着傅德家的门,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傅德嚷嚷着,见傅德还是执意要赶自己走,傅友阴森着带着一点狠辣的表情,慌忙的开口:“二哥啊,你昨天晚上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弟弟我可能会帮你啊。”

众多仙帝力竭之下,炸死了八个仙帝,重伤十二个仙帝,只有五个仙帝伤势不重。被老公凶了一句马上就哭了

众人立马冷静了下来,问题很严重。

重伤的仙帝当即服下顶级疗伤仙丹,暂时稳住伤势,以防被偷袭。

仙帝们倒也没急着出手,都有停手的想法。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追杀那无耻仙帝,就算不能抢到功法也要将其毁掉,以无耻仙帝层出不穷的手段和强大的修为,只怕日后要被其称霸仙界。

他们这些人估计就是第一个被除掉的人,而且一家独大的局面也没人愿意看到。

大家商量之后,决定立马共同追杀无耻仙帝。

到了现在,这些仙帝终于在多日苦苦追寻之下,在一个隐秘的星球发现了无耻仙帝。

无耻仙帝抢到功法之后,隐息闭气,匆匆逃跑,找个这个星球一边修复伤势,一边参悟功法。

无耻仙帝的伤势已经伤了本源,才修复一多半,这些仙帝就一起追到了他的藏身之处。

此时的无耻仙帝,心情无比凝重,伤势还没有全部修复,功法也只是记住,才参悟了一部分。

“啊哈哈哈,一起死吧!”

恐怖的声音在无耻仙帝空中爆发。

“不好!他要自爆了!”

“快走!我不想死!”

“太无耻了!他原来是想把我们拖下水!男朋友稍微凶点就想哭”

那五个重伤的仙帝目眦欲裂,声音都在颤抖。

无耻仙帝把他所有的仙器、符箓都一起释放了出来,和他一起自爆了。

心里却在暗自想到:‘没读过什么书更好,还用不着太多的弯弯绕绕!’

“哦,是,是!我会继续努力的。”漂亮前台连忙开口说道,神情有些慌张。

高旗笑了笑:“没关系,放轻松!我没那么大的架子!不用太紧张。”

“待会儿记得上来一下,三楼办公室,给你安排一个任务!”

“安排任务?我……我吗?”漂亮前台一脸惊讶惶恐的指着自己不敢相信的问道。

“嗯!”高崎点了点头:“我觉得你条件不错!可以好好培养一下。”

“我……我……我有些不方便。”漂亮前台连忙开口拒绝。

高崎皱着眉头笑了笑:“有什么不方便的?很快的!很快就好,不麻烦。”

高崎神情温和的笑着说到。被老公凶

温和的笑容在漂亮前台的眼中,仿佛张开血盆大口要吃人的饿狼!

漂亮前台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连忙开口说到:“我……我知道了!”

“知道了!”

心里咯噔一声,难不成自己的事情暴露了?可随即一想,自己根本没有泄露出去任何的东西!

肯定是栽赃陷害!

敢他妈的针对老子!找死是吧?

高崎开口连忙矢口否认!

跪在地上的青年,抬起头,脸上因为痛苦一片扭曲,涕泗横流,急忙从兜里掏出一张报纸。

颤抖着急忙举到高崎面前。

“高总!是真的!真的有你的丑闻,就在这个报纸上!”

“现在整个西渝都已经传疯了!网络上更是铺天盖地!真的,高总!”

“你看看……”

“你看看……”青年急忙跪走过去,涕泗横流哭着说到。

“什么玩意!”高崎脸色瞬间黑下。

心脏砰砰乱跳。

一把抢过青年手里的报纸:“我到要看看到底是谁,被老公凶了怎么办敢来搞我!”

一把展开手中的报纸,一张巨大的报纸,只有一个新闻篇幅!

“西渝省东方传媒富二代高崎如何在一年之内做下众多天理不容之事!”

叶凡知道,真正的考验还在峰顶,这里的这些刀兵,虽然品质不错,但和他的要求差的太远。

作为神魔之力的传承者,他必须要找到控制这一切的融合神魔双力的刀兵,真正的神魔刀兵。

无数的修士,继续前行,他们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个梦想,就是得到峰顶之上的强大力量。

天骄都是强大的存在,他们之间除非是天赋差距过大,否则,区分高下的,就是身负的神兵利器。

得到一把超级神兵,完全可以让处于劣势的天骄,重新占据优势,因为神兵之中有各种法则加持。

只要掌控了这些法则,让它们融合到自己的神通体系中,那么,你的实力提升就是恐怖的。

叶凡收起灵犀角,云山长老带着众人继续前行。凶了几句女友哭了

随后,经过几次的挑战,他们来到了半山腰。

这里的环境和下方完全不同了,压力明显提升。

这些压力,并非是来自身体本身,而是来自山体之上的无数刀兵。

越是往山峰之上走,他们就越是发现更多的刀兵。

可傅德却看到了另一种景象,镜子里的那个自己,居然在向后跑,而傅德扭头与之对视时,他的眼里居然放出来一抹幽怨的光随后就像是变戏法似得,镜子里面的那个傅德忽然扭曲,一个披头散发,舌头深得足足有三米长,舔着傅德的脸,两只眼睛只剩下两个黑窟窿的女鬼,诡异的出现在镜子里面!!

傅德看着镜子里面那个面目狰狞的女鬼,双腿就像是灌了铅一般,他瘫坐在地上一动都不能动。

“你……你……你是谁?你别过来,别过来。”

傅德坐到地上,一边用最后一点力气往后缓缓移动,一边摇晃着自己的脑袋,瞪着似乎要凸出来一般的眼睛,死死的看着眼前镜子里面,那个已经钻出来半边身子的可怖女鬼。

“咯咯咯~,咯咯咯~。男朋友一凶我我就想哭”

女鬼将舌头伸到傅德跟前,粗糙的似乎带着倒勾般的舌头划着傅德的脸,冰冷带着粘液的舌头划过傅德的脸,傅德的心脏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上,他用眼角的余光瞄着在他脸上滑动的长舌头,猩红的鬼舌就好像是一根随时都能要了他性命的绞绳一般。

“啊,二哥,是我,傅友。”

门外一声略尖的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傅德闻言,起身透过猫眼往外面开瞄:这家伙来干什么?傅德对自己这个奸诈的四弟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从小两个人就不对付,奸诈的老四总是各种阴傅德,而且最近傅德听说这家伙旗下的财产全都亏损,自己碍于情面,没有将他的事情告诉老爷子。

傅德缓缓的打开了门,一夜没睡他有一些脱相,傅德看着眼前的傅友,神色有些不悦的开口问道:“你来做什么?”

傅友见傅德有些不悦,他也不见外,傅友尖嘴猴腮的模样真心叫人提不起好感:“哎呦,二哥,看你说的,你这不当上咱们傅家的家主了嘛,当弟弟的能不来祝贺祝贺你吗?”

“哼,黄鼠狼给鸡拜年,你不是巴不得我当不上这个家主?为啥凶女朋友这么爱哭”

傅德抱着胳膊靠着门框,面色不悦的看着傅友,傅友以前可没少坑了自己,当初去五台山也是被逼无奈,也全都是拜这个小人所赐,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傅德可是真的不想和傅友有什么来往。

陆勋感受到刀十二庞大身躯而带来的压力,带着绝望的表情对韩三千磕头,说道:“你别杀我,我要是死了,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在基岩岛,我陆家是名门,我要是死了,肯定会引起很大的波动,你难道就不怕自找麻烦吗?只要你不杀我,我可以帮你掩盖陆峰的死。”

“陆峰的死?他是你杀的,跟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帮我掩盖?”韩三千冷笑着,双手撑着沙发。

林勇见状,赶紧帮忙搀扶起了韩三千。

韩三千继续说道:“在这个世上,没有人可以伤害苏迎夏,任何人都不行!”

“无论是谁,都要死。”

在林勇的搀扶下,韩三千慢慢朝着别墅门口走去。

惊慌的陆勋看着离开的背影,不断的大声求饶,但并没有换来韩三千的一丝停留,因为在韩三千的心中,任何救赎都不可能让陆勋逃过一死。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