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说你说不要说带,不要说你爱我离开我

303医院。

一间豪华病房中,古晨面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面如死灰,两眼无神。

自从被断掉四肢之后,经过诊断,他的双臂和双脚算是保住了。

然而也算是废了。

即便将来能够重新站起,却也不可能拥有原先的性能,更不可能练武。

而这几天,他更是像是被遗忘了一样,没有一个人来探望他。

只是今日,病房中却多了出一个人。

这是一名身形精瘦的男子。

从表面看上去,也就五六十岁的样子,但那双眸子中却时不时涌动出一缕沧桑。

“阿晨,你都知道了吧。”

男子淡淡的声音响起。

他望着病床上的古晨,“我相信,即便你躺在这里,外面发生的事情也瞒不住你。”

顿了顿又道,“不过你放心,只要有我在,将来等你出院,可以下地行走,古家还是你的,没有人能夺走。”

当这句话说出之后,两眼呆滞的古晨,终于恢复了几分神彩。

林辛言战战兢兢的开口,“老……老公?”

他的眉梢一挑,似乎带着光,如星似月,光彩照人,他的唇角微扬,甚是愉悦。

林辛言知道他心情好了,主动贴近他撒娇,“我想睡觉。”

宗景灏亲了一下她的眼窝,有些痒,林辛言闭上了眼睛。

宗景灏笑,揉着她的头发,“睡吧。”

林辛言为了取悦他,主动的吻他的脸颊,“我睡了。”

宗景灏高兴的像是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伙子。

而然准备进入梦乡的林辛言却没有看到。

宗景灏给她脱鞋子,她的脚很白,而且小巧。

此刻的林辛言还没睡着,他的触碰有些痒,但却没有动,不要说你说不要说带她享受这一刻,宗景灏的‘服侍’。

不知觉中,她的唇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

她听见宗景灏去浴室洗澡的声音,她渐渐入睡,在进入梦乡以前,她感觉到身后的床垫深陷,很快,一只有力的臂弯搂住她,结实炙热的胸膛紧贴她的后背,距离过于近,他能清楚的闻到他身上沐浴露的清香。

不得不承认,一个成功的男人,还拥有一副好的面孔,魅力真的很大。

宗景灏被她的欣赏给取悦了,笑问,“对我还满意吗?”

林辛言装的极严肃,她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还行。”

“还行?”

怎么听起来还不满意?

林辛言勾着他的脖颈,仰头吻他的下巴,“我很喜欢。”

她不承认也不行,她真的,喜欢这个男人了。

宗景灏笑,搂住她纤细的腰,“不换衣服吗?”

林辛言连忙点头,秦雅的事情重要。

她说了一句等我,人就拿着衣服冲进了浴室,洗漱穿戴好,她才走出来。

宗景灏都已经安排好了,现在只要把秦雅送上飞机就行。转眼就是一辈子你还等个啥

医院里,宗景灏在接到那边的电话,就让关劲去医院处理秦雅的事情,等到他们过来,关劲已经安排好了。

秦雅有医院里的医护人员跟着,送到那边之后,他们再回来。

车子,单架,随行人员一一安排好,他们一进来,关劲就走过来问,“都已经安排好,随时可以出发去机场。”

林辛言问,“几点的飞机。”

“包机,时间可以自己安排。”关劲回答。

林辛言张了张嘴,却一时语塞,“安排好了,就走吧。”

秦雅治疗的事情宜早不宜迟。

关劲说好。

从林辛言来到医院,到送秦雅到机场,也就半个小时的时间。

秦雅躺在单架上,由人抬着,身边跟随医生,林辛言送她到登机口,“有时间我去看你。”

秦雅说好,感激的话她没有说,因为,她觉得谢谢两个字,表达不了自己内心的感受。

“好好修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林辛言握了握她的手,“我等着你回来,帮我管理服装店。”

“嗯。”秦雅应声。

她的眼里含着泪花。

秦雅被抬上飞机,没有多久,林辛言看到起飞的飞机。

机场大厅一不显眼的角落,歌词不要说站着两个大男人,一个表情严肃,一个表情悲伤。

不是沈培川拉着,苏湛就冲上去了。

他眼睁睁的看着秦雅离开,自己却无能为力。

没有一种难受,可以形容他的心情。

他知道,知道,不出现对秦雅的情绪最好。

可是,他自己又充满遗憾。

他低头去啄她的唇瓣,猛的被触碰,林辛言眉头褶皱丛生,她嘤咛了一声,“唔……”

迷迷糊糊中,她睁开眼睛看到宗景灏近在咫尺的脸孔,困意涌上心头,她并不清醒,力道不大,反而有点像调情的推攘,“我困。”

声音是刚睡醒的嘶哑,软软的,柔柔的,说不出的诱惑。

宗景灏没离开她的嘴唇,含含糊糊的嗯了一声。

他的吻并不重,但是却很热烈,林辛言明显能感觉到他粗重的呼吸。

心情不由的紧张起来,就连困意也驱散了不少。

宗景灏在那方面太过强势霸道,每一次,她都被折腾的筋疲力尽。

“景灏……我真的困。”她小心翼翼的开口。

宗景灏允着他的唇瓣,含糊的问,“你叫我什么?”

林辛言的脑子晕晕乎乎,爱情这杯酒谁喝都得醉原唱一时间没意识到他想听什么,随口答道,“叫你景灏啊?”

她在心里想,难道要连名带姓的叫他宗景灏?

“唔……”

忽地,她感觉到身上一凉,裙子被扯开,她慌忙想去遮,然而,宗景灏更快,捉住她两只手,摁在床头上,以俯身的姿势看着她,语气充满威胁,“再说一遍,叫我什么?”

快递员看着收据上面的信息,又抬起头望着川上冰,“你不是柳小姐?这怎么行。”

说罢之后,立刻面带不满,“小姐,这不符合公司规定。”

“呵呵呵。”

川上冰却是轻笑起来,斜睥着对方,“不必装了,你骗的了别人,却是骗不了我,浑身都是漏洞,你根本不是快递员,快递员的手上也没有那么厚的老茧,也不会有那么强的气息……”

愕然听到这句话,这名快递员面色大变,紧接着露出了狰狞之色,“想不到竟然被你发现了,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

话音刚落,呼的一声,五根手指呈爪,闪电般扣向川上冰的脖子。

嗡。

快递员愣住了。

因为他的手爪竟然穿过了川上冰的身躯。

而川上冰的身躯竟然缓缓的破碎着……消失了。

不好!

快递员大惊,刚要有所动作便听到耳畔传来刺耳的破空之音。

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感觉腰肋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当反应过来时,已经被踹到了五米开外,重重的摔在地上。悲伤在不言之中什么歌

未说完,脸上的表情凝固了。

呼。

一道轻风吹拂。

手上顿时空空如也。

微型按钮已经到了川上冰手中。

“你……”

他又惊又怒,脸色变了又变。

作梦都没想到,柳清清身边竟然还有忍者保护着。

而且这名女忍者的实力,明显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果然如此。”

川上冰的眼神当即凛冽,其实心中也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若非夏天提前打来电话预警,若非她自己本身也相当机警的话……如果让柳清清面对这个纸箱子,简直后果不敢设想。

嗖。

身形窜动,残影一道道。

“杀!”

没有意外。

也没有奇迹发生。

这名快递员只是抵挡了片刻便被一记手刀劈在颈项,昏死了过去。

……

京城。

2021-08-02

2021-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