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草莓一颗颗夹碎蓝颜,手指往里面推进荔枝

女子看了一眼李破晓,说道:“不错,你的正义感,我丝毫不会怀疑,不过你可知道为何所有上古仙家,会选择那位上古仙家最后留下么?”

李破晓见自己直接出局,难免是心中不平,但还是不敢得罪女子,只是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不知,还是不想说。

女子淡淡的说道:“正是因为心中怀着纯粹正义之人,也极容易被人利用,而心怀狡诈者,更是不可轻信,所以那位留下的仙家,才能够脱颖而出,因为他心怀无疆大爱,可接受所有生灵存在的理由,又拥有足以守护此鼎的能力,所以才会为所有仙家信任。”

“呵呵,但毕竟这位上古仙家已经不在,此鼎既然必须留在这里,就是不安定的因素,若是无继承者传承守护,我如何能服?而前辈既然如此通晓那位上古仙家,那何不说说谁最适合守护此鼎?”李古仙不服气的说道,并且还抛砖引玉的看向了我们。

女子也知道李破晓有些不爽,但她根本不在乎,说道:“此鼎既然已经启动,便是由命运所驱使引导,自然是因为有那位已经证道了的上古仙家中意的命运之子,让他觉得可托付此鼎,当然,这并非是说已经没有可托付的其他人,毕竟此鼎只要是命运之子,都是先到先得,凭借命运而获取它的控制。”

宽敞的办公室中窗明几净,水泥地面上看不到半点灰尘,显然是早上有人专门打扫过的。

透过窗外,大半个厂区尽收眼底,视野向相当的开阔。

进厂半年,段云也中算是为自己混到了一间办公室。

坐在办公桌前,段云从口袋掏出一根烟,点燃后,惬意的抽了一口。

段云自然明白秦刚为何会对自己这般优待,事情明摆着的,这次去汽车厂支援,成功完成任务后,瑞阳肯定是给秦刚打过电话的,秦刚好歹也是当了这么多厂长,这点政治嗅觉还是有的,既然是上级领导眼中的红人,乖把草莓一颗颗夹碎蓝颜自然是需要好好照顾的,否则的话,是会有严重后果的。

另外厂子里的滚齿机也需要借助段云的技术,之前秦刚也摸过程常林的底细,看出他还没有彻底玩转段云改装的这台滚齿,所以无论从上级领导的重视,还是厂里实际工作的考量,都必须要给段云在自己即将展开的‘宏图’中,留下一席之地……

可以说,只要段云以后在厂里不公开叫板秦刚,那么他将会过的非常舒坦,厂里的任何福利和好处,都会有他的一份,甚至也不需要他干什么工作,秦刚也依旧会在上面‘罩’着他……

霸气啊,这话说的实在是太霸气了,不管他能不能做到,反正气势是够了。

“我们先看看再说吧。”云淼淡淡的说道。

“臭小子,你真的是活够了,竟然敢在我汪家撒野。”汪念林的父亲拍了拍手,随后从两边走出来二十人,这二十人每一个手里都拿着铁棍。

这些人之前一直都藏在松树后面,这是汪念林的父亲所安排的。

看到这浩浩荡荡的二十人,汪念林的父亲微微一笑。

“汪先生,这恐怕用不上我了吧。”从后面走出来了一名男子,往阴部倒入牛奶好不好男子从外表上看去是四十岁左右,穿了一身的唐装,留了一绺山羊胡子。

“简师父,您过来了啊,麻烦您一趟真不好意思,不过您在这里我好跟老爷子解释,您说是吧。”汪念林的父亲并不认为自己安排的这二十人会拿不下这个臭小子。

他之所以请简师父过来,就是担心他父亲发现之后责罚他,如果有简师父在场的话,他父亲多多少少会给一些面子,毕竟简师父可是汪家的护院高手。

“恩,我本就是汪家的护院人,现在有人敢拆了汪家的牌匾,我自然要出面。”简师父点了点头,他收了人家一百万自然要替人家说了。

也可以说,决定段云将来前途的不再是厂里的这些上级领导,而是变成了瑞局长,只要段云能完成瑞局长交待的任务,不出什么大的差错,那么无论是厂长秦刚和还是其他的厂领导,都不敢轻易动他的。

不过段云显然不会就安于这样的生活混日子的,重生一次,他是自己的大计划的,往阴道里放辣椒而现在随着段云在厂里的地位越来越高,他距离自己的第一个人生计划也越来越近了。

现如今马上要过年了,段云打算放假回老家过完年回厂后,

“吱呀……”

正当段云抽着香烟思考这次回老家的事情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清妍?”看到走进来的是程清妍后,段云立刻将手中的香烟按灭在了烟灰缸中。

两人已经整整一个月没见面了,这期间程清妍给自己母亲送了半个月的饭,这多少让段云有些感激。

“恭喜你,这个办公室挺不错的。”程清妍环顾了段云办公室一眼后说道。

“你要是喜欢这里的话,咱们两个的办公室可以换一换,无所谓的。”段云微笑着说道。

从这些人的反应就可以看出,猛虎帮名不虚传。

“阁下是什么人?我想我猛虎帮应该不会惹到你们这种高手吧!”

牛毕大马金刀站在小弟前面,操着一把***指着拍了拍手走过来的强子说道,眼神却犀利而凝重。

“哦,我是来找麻烦的,我想找麻烦应该不需要理由吧?”

强子捏了捏拳头,指关节发出啪啪脆响。

“慢着!你们什么意思?”牛毕握着枪却不敢动,能把打破地下室进来的绝对是高手,而且他感受不到强子的任何气势。

但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强子不是普通人,那就绝对比他强。

有句话说得好,把冰葡萄一颗一颗的放进当你看不透一个人的时候,只有一个解释,他的境界,远远超乎你的眼界之外,让你望城莫及,连触碰的机会都没有。

如今的形势虽然没有那么夸张,可强子身后的数十个黑衣男子,身上散发着暴戾的气势。这一点牛毕是能够感觉得出来的。

这些人起码都是他这一个级别的高手!

那是自信,只有强者才有的自信。

“师姐,这个家伙还真爱出风头啊,下手也狠。”灵儿说道。

“可能是因为愤怒吧。”云淼默默的点了点头。

“臭小子,你不要太狂妄,刚才可能是你运气好,我告诉你,我们汪家的第一护院高手简师父在这里,他可以轻易的拆掉你每一根骨头。”汪念林的父亲喊道。

夏天缓缓的抬起头来,看向那名简师父:“这么说,下一个要被拆骨头的就是你了对吗?”

“狂妄。”简师父面色一冷,身体轻飘飘的走下了台阶。

“喂,那个白痴,下一个就是你了。”夏天看了一眼汪念林的父亲说道。

“不知死活,你面前的可是简师父,能活下来再跟我说话吧。”汪念林的父亲可不认为简师父会输,夹在里面的黄瓜断了简师父的强大他可是亲眼见过。

“小娃娃,你的师傅是谁?”简师父看向夏天问道,他问这么一句是为了避免他杀了熟人的徒弟。

“就凭你也配问我师傅是谁。”夏天轻蔑的说道。

一分钟后。

刚才还在那站着的二十人,已经全部倒地了,他们个胳膊全都被夏天硬生生的打断。

出手快准狠。

看到这样的场面汪念林的父亲完全愣住了,他没想到结果居然会变成这样,他怎么也不相信夏天一个人就把这二十人全都打倒了。

这也太恐怖了吧。

就连他身边的那个简师父也是微微一愣,刚才有很多次,那些人明明已经快要得手了,但是却因为自己人在附近所以畏手畏脚,这才让夏天看上去大展身手。

看透了这一点的简师父微微一笑。

“他们的骨头都断了,下一个是谁?”夏天目光冰冷的看着汪念林的父亲。

如果说刚才的夏天,只不过是靠说话的狂妄,那么现在的夏天所靠的就是气势了,同样的话,现在说出来就要比刚才更有气势。

“干得漂亮。”灵儿兴奋的说道。

“他的实力没有想象中的弱。”云淼淡淡的说道,他可不认为夏天刚才的胜利是运气。

2021-08-02

2021-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