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男人说他不想失去你,男人对你说不想失去你

刘老大有些失落的说到,他也想到这个问题,现在的自己对于余飞来说,的确没有多大的作用,这让他有些害怕,在他的世界观之zhong,一个人对于另一个人没有了价值,那两人的感情便会变得很脆弱。

“你想啥呢,我只是亲兄弟明算账而已,就凭你上次在我垂死的时候那句话,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兄弟。”

余飞或许不懂女人的心思,但对于男人却能一眼看穿,拍拍刘老大的肩膀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

刘老大听到余飞这句话,老脸立马笑成了菊花,在心zhong大骂自己太傻,和余飞做朋友,怎么能用平常人的算计心思去思考。

余飞能够为了红颜一怒而不要命,并且刀疤差点将他打死都能原谅刀疤,这说明余飞的心胸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

“行了,当男人说他不想失去你我家里还有事,你好好做你该做的事情,不然小心刀疤回来抢你的位子。”

余飞点点头,刘老大明白就好,顺口开玩笑说道。

“恩,我一定好好干。”

现在盯着他的人可不少。

因为他的名声太响亮了。

他在外面的传说虽然很多,但是很多人根本就不在乎这个,他们在乎的只有夏天这个天元五杰的名字,只要他们杀了夏天,那说不定他们也可以得到天元五杰这个称号,至于杀其他的人,他们可没有那个胆子。

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夏天那么不怕死的。

不说别人,单单说夏天,只要他离开焚天宗,那么马上就会有探子将他的消息传回去,到时候红级高手肯定会来追杀他的。

红叶大帝如果不杀他的话,那怎么可能出气。

狗光大帝的名声也是毁在夏天手里的,他也是必须要杀夏天的。

所以夏天的仇敌非常的多。

没有实力的话,不要说是替小元出头了,单单是保命,一个男人说不想错过你那都是非常困难的。

时间过的很快。

马上又要到欧治子炼器的时候了。

但是夏天突然接到一个消息,欧治子有事情耽搁了,这段时间都不会出来炼器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夏天直接从山体之中跑上到第九层。

来到第九层之后,夏天看到,欧治子在那个巨大的鼎里面根本就不出来了。

一门的门主也是不停的将各种材料全都往里面扔。

几分钟后,清秀小妹办理好了新机票,连同身份证和护照,交还给了陈文。

如愿拿到机票,陈文仔细看了日期和时间,8月28日星期五中午11点从沪市国际机场起飞,时间与他之前买的机票一致,只是日期不同。

按照之前朱先生帮他推算的时差概念,陈文的新航班将于巴黎当地时间同一天大约19至20点左右落地。一个人不想理你的表现

对于新的机票,陈文非常满意,他将能够在巴黎休息一晚之后,于8月29日星期六从中行法国分行取出5万美刀,随后去拿舒马赫发财!

至于林灵儿,唉,陈文现在暂时顾不上了,以后再向小师姐赔罪吧!

机票到手,陈文也淡定了,他和两个法航票务小妹聊了会。

陈文问了他一直以来的疑惑:“你们两位,到底是不是法航的空姐?”

清秀小妹微笑道:“我们不是空乘,我们只是地勤。”

陈文问道:“你们是法航的员工,还是沪市机场的人?”

清秀小妹回答道:“我

裴君临看的默默点头,任何强者或者家族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别人都看到了光鲜亮丽的一面,殊不知,在这光鲜亮丽的背后,是付出的无数心血与汗水。

白家作为华夏国九大至尊家族之一,不喜欢一个人的表现更是责任和使命强大,压力倍增,昨晚一起喝酒的时候,裴君临听到白家的族规非常严厉,任何人非先天九品以上,不得外出闯荡。

“裴君临,你觉得我白家这些后辈子弟怎么样?”

忽然间,裴君临耳畔传来白季的声音。

裴君临毫不犹豫道:“称得上是人中龙凤,白家作为九大至尊家族之一,名副其实!”

“可他们距离你却是差远了……”

白季声音幽幽道。

裴君临直接就闭上了嘴巴,心里暗自呢喃道:“白至尊,虽然你是至尊,可不代表白家的后代人人都可以成为至尊,你这个理想有点太大了!”

“裴君临,现在我交给你一个任务,帮我狠狠操练一顿他们!”

白季开口道:“这些兔崽子们,危机意识感太弱了,而且许多人生来一帆风顺的,没有经历太多风雨,我这些年来一直反思,男对女说我不想失去你是不是太过宠溺了他们……”

“我……啊,我是陈文!刚才……啊,我们讲过电话的!”陈文气喘吁吁说话,柜台里两个小妹,他也分不清自己是跟谁通过电话。

为了赚舒马赫夺冠那笔钱,陈文觉得自己真是够拼的。

两个小妹都是华夏人,穿着法航的空乘制服,鬼知道她俩到底是不是真的空姐。

其中一个长相清秀的小妹开口道:“陈先生您好,刚才是我和您通过电话!”

“哦……啊,好!我们现在办理改签机票吧!”陈文喘气稍微缓和了。

“好的,陈先生,请您出示您的身份证、护照、原机票。”清秀小妹礼貌说道。

陈文从钱包里将三样东西找出来,交给她。

“好的,陈先生,请您补缴改签升舱费用,一共华夏币7120元。”清秀小妹再次礼貌讲述。

陈文按照她的说价,付钱买单。

另一个法航小妹见陈文跑得辛苦,将一张塑料凳子从柜台里递出来。陈文没客气,说了声谢谢,接过凳子坐下。

她还倒了一杯水,递给陈文。

“裴君临,这一次我们真的是跟着你沾了光了!”

吃到尽兴处,白玉龙满脸通红和裴君临勾肩搭背:“这样的待遇,不想失去又不想在一起我们都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享受过了,上一次好像是七年前吧,杨至尊来得时候,曾经跟着沾过光一次!”

其他白家的子弟,也纷纷跟着点头,醉眼迷离的眼睛里露出怀念的神色。

这一次能够陪裴君临吃饭的,都可谓是白家的天才子弟,一个个天赋都很不凡,单单修为在神境初期的就有三位,算上白玉龙就是四个。

除此之外,其他人几乎都是先天九品的层次,差一步就能踏入神境门槛。

按照白玉龙所说,其实他的资质并不是家里面最顶尖的,白家许多子弟都是因为研究阵法、炼器等本领,所以才导致了修炼缓慢,否则,白家年轻子弟中神境强者将更多。

毕竟,白家的立足根本就是炼器和阵法两大绝学,白玉龙不喜欢这些,不代表别人不喜欢。

同时,裴君临还听到了一个让他感兴趣的消息,那便是白家有一位‘阵痴’,每天痴迷于阵法研究,几乎快要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白玉龙能够幸免于难,那位阵痴功不可没。男生从喜欢你到放弃你

因为这种情况他在暗夜神殿的分殿见识过,只不过当时那里只是小实验,夏天也就没在意,但是在欧治子这里也看到这种东西,夏天就不觉得是巧合了。

虽然很多的事情可以用巧合来形容。

但是在红级这个境界。

绝对没有那么多的巧合。

就像是天元大帝两万年前突然出名一样。

以前他并不出名。

可是在两万年前,他突然出名。

而且夏天在天元大帝的史记上还看到了一个最让他感觉惊讶的名字:加索!

当夏天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的心中可以说是翻江倒海啊。

以前他可以不在乎这个名字。

但是在大马山的时候,他就牢牢的记住了这个名字。

因为这个人是小元以前的小弟。

可是夏天在天元大帝的记录之中发现,加索以前就是天元大帝的手下,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天元大帝在两万年前突然让他看守北海,名誉上是为了抵御北海妖兽,实际上上面还有一条命令:加索终生不得踏入天元帝都附近。

所以张虎二人也看不出小公主是个武者。

于是在他们看来,这一个公子,两个少女,完全就是毫无抵抗之力的阵容啊。

这要是去了赌场,还跟赌场做对,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杨少,您可千万要三思啊!”

李小六语重心长道。

杨天笑了,道:“放心吧,我可不会拿我身边的姑娘开玩笑。

我既然这么说了,自然是有底气的,你们等会只管带路就好了。”

这话一出,李小六和张虎也是知道劝不动了,苦笑了一下,心里却是没多少底气。

吃完饭,一行人在李小六二人的带路下,来到了他们之前去的那家赌场。

这是一家规模颇大的赌场,光是大门就有两三人高,大门上边挂着牌匾,写着“兴旺赌庄”四个大字。

大门外,两侧各站着四名面相凶煞的彪形大汉。

他们的实力都颇为不俗,其中有六人是明劲后期,两人是暗劲初期。

这样的班底,放在怀南国,已经算是很厉害了。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