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对我一直很冷淡,老婆对我冷淡不想说话

“那就希望前辈能够顺利破阵吧!所有神仙听命!布九荒锁仙阵!”周东脸上狞笑,随后迅无比的催动那道器来攻我,至于其他的神仙,也一并围了过来!

“倾城若雪看来自己救场就算了,还有空闲防我一手呀。”我摇摇头,天剑无限催而出,对着周东顿时倾泻而出!

轰隆隆!

一阵光闪过,前方仿佛都成了一片虚无,这世间愧疚再也没有周东的存在了!而那什么九荒锁仙阵,没有了主控制阵眼,对我而言,又有什么意义?

冲过来的禁卫和刑律殿的神仙在下一刻惨叫声不绝于耳,我的剑光所到,阵法顿时溃不成军,不少干脆放弃了布阵!往远处逃去!

三劫真仙爆出的绝对实力,不是七重天能够抵御,而且擅长纳灵法的我,把从周东那纳来的浑浊气息,一瞬间都轰了上去,一大片不要命的禁卫道体当场就给轰成了一团的血雾!只余下虚体往外面逃窜!

“纳灵法!”我一瞬有把这些能量全吸收了过来,随后微抬起头,我老婆对我一直很冷淡冷声说道:“还有谁来?”

萧杀的场面,让所有的禁卫和刑律殿狱守都不敢靠近,我做出这杀人魔王的姿态,其实也是警告他们不要送死,毕竟在纳灵法的面前,来多少神仙都不过是送菜的。

他审视了自己左臂很久,发现确实跟右手有一丝不同。

虽然都是有血有肉还有弹性,但它的血脉看起来更加阔大,皮肤也有电流刺激的敏锐。

而且还让叶凡生出一种宝剑的锋利之势。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手中无剑,心中有剑?

叶凡很是郁闷。

他呼出一口长气,运转《太极经》恢复一些力气,随后再度运起竭尽全力凝聚的七成功力。

左臂再度鲸鱼吸水一样吸走力量。

只是这一次,左臂只吸走了一成,让叶凡右手能够保持六成功力。

这让叶凡止不住惊讶,难道左臂的胃口可以填充?

如果是这样的话,哪天左臂吃饱喝足,自己不是又能凝聚十成功力攻击?

想通这一点,叶凡心情好了不少,随后耗尽力气的他倒头大睡。

接下来的三天,叶凡都呆在房间里面。

他不断修炼《太极经》,不断凝聚全身功力,等他再出来,老婆对我不耐烦不关心了他已经恢复到昔日八成水准。

林辰没有想过将他们永远的留在这里,要知道暗黑集团和神圣集团,现如今的这个局势已经非常明朗的,双方都是看对方不顺眼,迟早在魔都会来一场,最终决战。

而梵戈多,他也知道,如果他是暗黑集团的人,肯定不会让自己就这样离开。

因为梵戈多他们这些强化者,虽然不是林辰的对手,可是再怎么说,他们对于整个魔都而言,也算得上是一股无法匹敌的势力。

而在听到的林辰居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让梵戈多他们离开,而不是将他们留在这里,甚至囚禁,光头阿凯在后面听到了之后都有些不解,他随后走了上来,在林辰的耳边轻轻说道。

怒。

李少贤已然暴怒。

如果可以的话,他很想命令自己的保镖冲进来,将眼前这个杂碎用枪打成筛子,然后大卸八块。

但是他不能。老婆最近对我好冷漠

哪怕是为了东三区那块肥肉,也得生生忍下。

但他在心里已经判了夏天的死刑!

从另一方面说,这家伙的确擅长隐忍。

哪怕心中恨不得弄死夏天,在拉起拉链后,脸上仍然挤出了笑容。

嗯?

夏天再次讶然。

从第一次见面,他就觉得李少贤是条阴险的毒蛇。

现在更加确定,这家伙比想象中还要危险。

但是从另一方面也证明,他之所以没有翻脸,应该存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呵呵,让夏兄见笑了。”

李少贤很快恢复正常,然后立刻转移话题,“夏兄,考虑的怎么样,你还没回答我呢,真的,钱对我来说就是个数字游戏……”

“噗。哈哈。”

话音刚落,李少贤笑意连连。

张云峰的嘴角同样弯起,眼神充斥着一丝隐晦的怨毒,看起来分外阴狠。

“真挚的眼神?”

夏天终于开口说话了。

只是,他的神色之间却是说不出的鄙夷与厌恶,用手指了指李少贤的左眼。

“我没看到真挚,只看到你的眼屎,老婆对我很冷淡不聊天赶紧擦擦吧,怪恶心的。”

声音不高。

却清晰传进四周每一个人的耳中。

几乎所有目光投向李少贤。

而李少贤在一怔之后,下意识的用手的无名指触摸眼角。

只是这么一摸,他就知道……上当了。

果然。

夏天夸张的大笑起来,“哈哈,李少莫怪,我也和你一样,开个玩笑,哈哈。”

“你……”

李少贤脸色一变,嘴角微抽,却是发作不得,只能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夏兄啊,你可真是……”

未说完,再次被夏天打断了。

哪怕是一个国家,也没有资格说操控世界的发展进程,但是光明会却敢说。

这可就不是一点半点牛X了。

“我们刚才进来的时候,好像是陷入了泥潭之中,那是什么科技?”林知命问道。

“那我也不清楚,但是按照总会那边给出的说法,那东西叫做擎天壁垒。”吉野英士说道。媳妇对我很冷淡的说说

“擎天壁垒?!”林知命惊讶的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简单点理解,就是一个防御力场,如果你没有通行证,也就是他们发给你的邀请函,那你是无法穿过那一片力场的,你会被力场排挤出去,如果你强行进入,那你就会被力场搅碎,哪怕你是圣王也没用!”吉野英士说道。

“圣王也没用?太夸张了吧?”林知命皱眉问道。

“圣王当然没用,这东西,可是连核爆都能挡住的,当然,这只是会长说的,不过,我倒是见过这东西挡住飞弹,飞弹撞在力场上就爆炸了,力场一点影响都没有,你圣王再厉害,那也比不上飞弹吧?”吉野英士说道。

或许是福至心灵,他瞬间生出一计,当即冷笑道,“愿闻高论。”

“没问题。”夏天非常不客气的应声,又道,“再说之前,能否让我近距离观摩一番。”

“好。”

李少贤很果断的将血玉拿下,双手递给夏天,“夏兄,千万拿好了,如果摔了的话,你就是当我一辈子的狗都赔不起。”

夏天笑了笑,并未动怒。老婆对老公越来越疏远

他接过血玉,翻来覆去查看。同时说道,“说起血玉,分有三种,第一种,是指透了血进去的玉石,不是一种天然玉,只要透了血,就是血玉,传闻这种血玉和尸体有关,当人落葬时,作为衔玉的玉器,若人刚死,一口气咽下的瞬间,

把玉塞入,便会随气落入咽喉,进入血管密布之中,久置千年,死血透渍,便会形成华丽的血玉,是所有尸体玉塞中最宝贵的一个,当然,对于活着的人来说,也是最不吉祥的一种血玉。”

想想当年,我路过神庭中枢的皇宫,除了远远看到一片片的云海,巍峨无比的宫殿,还真的没进入里面,并且见一见传说中的神皇至尊,但现在,我却凭借一己之力,自己闯入了这片宇域中,并无视守卫群追过来而直达堕神台!

这堕神台传说有个大阵,大阵同样拥有极为厉害的禁制,要不然要压着媳妇姐姐的鬼神之体这么多年,恐也不容易,而现在给与我的时间不多,所以我还必须以最快的度前往营救,因为无数的禁卫跟过来,就算是实力卑微,但数量一多,有可能会破坏我的营救!

因为神庭的精英神仙和守护者,老婆对丈夫长期冷漠大部分都集中在了中枢大战,而宫殿那则是所有神庭神仙的入口,所以堕神台作为中枢再后面的区域,就成了是一个诡异安静的所在,因为堕神台的八卦封神池,是极端厉害的防御禁制大阵,大家觉得这里其实最为安全,所以也不会怕有人入侵了会如何!

然而,不设太多防御,不代表真没有禁卫拦截,我冲入了堕神台之后,大概三十多位禁卫冲了出来,其中竟还有一位一劫的真仙存在,这对于我来说,也算是一个极大的惊喜了。

“哎呀……”

夏天面呈夸张,指着李少贤的下面,“李少,你的拉链开了。”

“呵呵,夏兄,你可真幼稚呢,以为我还会上当吗……”

李少贤面带微笑,眸子中闪过一抹鄙夷。

只是……话未说完便被夏天死去活来的笑声打断了。

“哈哈哈哈……”

夏天笑的很粗犷,很欢乐,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最后倒在沙发上垂死挣扎,“竟然穿着丁字裤,没想到李少有这样是嗜好,我想问问,你不嫌勒的紧吗?”

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

不管是否真假,无数双眼睛看着正在捶打沙发的夏天,旋又一瞬间集体投向李少贤……的裤裆。

一看之下,尽皆面色怪异。

不少人脸色涨红,嘴角抽搐,死死的憋着。

李少贤已然变了颜色,低头一望之下,顿时满脸通红,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拉起拉链。

脸色也变得阴沉下来。

他敢肯定,定然是刚才这个家伙接近自己时,趁着不注意暗下毒手。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