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对我不闻不问正常吗,妻子对丈夫应酬不闻不问

许鸣昊不由得问道:“顾氏的谁还在江北?”89文学网

慕容云看了他一眼又四下看了一圈后才神秘地说道:“虽然我没瞧见是谁,但看那安保的架势,我估摸着得是顾宇青。”

许鸣昊吃了一惊,这顾宇青把公司都交到了顾晓宸的手里,怎么自己跑江北来了,这是为何。他陷入了沉思,但是却想不通个中缘由,这顾宇青出现的时机应当是润物变为顾氏之后,那这样说来顾宇青的目的也是润物了,极有可能是天空之路。天空之路里藏有前代伏羲的宝藏线索,难道他也是为这个而来的?

“嘿,想什么呢?”慕容云见许鸣昊想事情想的出了神,忍不住出声打断了他:“老弟啊,我这回去北京就是实在受不了这佣人的身份了,才回北京躲几天。”

“哈哈哈,你也太逗了,又不是白干,这不有钱拿吗。”许鸣昊回过神来笑着说道。老婆对我不闻不问正常吗

“哎,我也算是一个老板,你让我干这种伺候人的事,这像话么。”慕容云忿忿不平:“正好我北京的兄弟喊我聚聚,我立马就二话不说地出来了。对了,你们这是去北京做什么呀?”

听见这话,赵高却不淡定了。

本来他只是想来这里威胁一下李天而已。

但是此刻对面第一句话却让他瞬间吓尿了要知道现在他作为赵氏公司的继承人,正是关键的时刻,任何一点负面消息都会影响到自己的继承权。

而要是让别人知道自己将一个大学生的肚子玩大了然后还抛弃,自己肯定会受到质疑的。

李天懒洋洋道:“懂吗?”

赵高的脸色瞬间狰狞了起来,恶狠狠道:“小兔崽子,这是我的私事,我警告你,最好不要给我多管闲事!否则你知道得罪我赵家的后果!”

既然对方已经知道了他的秘密,那么他自然就不需要再伪装了,平日里向来温文儒雅的面旁上满是狰狞神色。

李天不屑的扯了扯嘴角赵氏重工……在别人面前很厉害,但是他却根本不放在眼里。

再有钱怎么了,妻子不闻不问我的情况自己就是个捡破烂的,跟自己有啥关系?

再有钱还能耽误自己捡破烂?

看见李天不说话,赵高以为怂了,更是冷笑道:“给我记住,不要为了这点没有意义的小事在外面多嘴,更不要想着诋毁我的声誉!否则……我让你在蓉城市完全混不下去!懂么!”

“我么。。。就带妹子去北京玩玩。”许鸣昊隐瞒了他此行的目的,因为他和这慕容云也不是很熟,因此也没必要什么都告诉他。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聊着的时候,一个空姐妹子走了过来,那模样别提多标致了,慕容云眼睛都看直了,不过见多了美女的许鸣昊此时对美女好像免疫一样,看了一两眼后心里只是想着难怪这头等舱的机票贵这么多,连服务人员都比经济舱好看许多啊。当妻子对丈夫不闻不问

空姐走到许鸣昊跟前,冲着他先是来了一个标准的微笑,然后指了指身后说道:“不好意思,您能留个联系方式吗?我同事想认识一下您。”

许鸣昊愣了一下,顺着她指的方向朝后看去,然后下一刻,他便愣住了,那人不是别人,而是他大学里的女朋友——王玲。慕容云也朝后望去,这妹子看着也是娇艳欲滴,明眸皓齿的,尤其是那含羞半遮面的样子,更加动人了。他又看了眼一旁的许鸣昊,见他也一动不动地盯着王玲看,心里不由得感慨起来: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这许老弟也是如此。

许鸣昊依旧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原本以为王玲在他心里早就被放下了,可事实证明自己错了,再次见到她,往事历历在目,不仅是甜蜜的还有最令他窒息的伤痛。不闻不问的伤感句子当王玲走上前,到了他面前的时候,就连慕容云都感觉到了不对劲,这两人的眼神有故事啊。他赶紧打着哈欠起身说道:“哎哟,昨晚喝了一宿的酒,都没睡好。还是这靠窗的位置舒服。”

国内的富商谁不想跟郭兆宗合作?!一旦合作成功,那就相当于为自己企业的发展撞上了推动器,很快就能冲出华夏,冲向世界,只需假以时日,就有可能在世界站稳脚跟!

但是人家郭兆宗怎么可能会看的上他们?就算郭兆宗自己忙不过来,找的也是上港或者境外的合作伙伴!

林羽闻言拧着眉头点了点头,对李千珝说的这些有些一知半解,但是他能听懂,只要跟郭兆宗合作,那么李氏集团就有希望更进一步,所以他沉声冲李千珝说道,“李大哥,你既然这么想跟郭兆宗合作,应该早点告诉我的!”

“早点告诉你?!”

李千珝满脸诧异的望了林羽一眼,有些不明所以道,“告诉你做什么,你……你不是说过,不想参与我们集团内部的商业运作吗?女人长期对家不闻不问!”

他见林羽这么说,还以为林羽想要跟着一起插手管理层。

林羽摇头笑了笑,说道,“我不是想插手集团的管理,我是说,你早告诉我的话,我可以作为你和郭兆宗之间的一个中间人,让你们见见面!”

“要是这么说,那就太好了,家荣,你要是能帮我们攀上郭兆宗这棵大树,那我们李氏以后的发展将不可限量啊!”

李千珝一把抓住了林羽的手,兴冲冲的冲林羽说道,“我替我自己和李氏集团感谢你!”

李千珝激动的身子直打颤,这个家荣可真是个福将啊,似乎就没有他办不成的事儿,竟然连远在上港的郭兆宗都有交情!

“行了,李大哥,先别急着谢我,我说的只是试试,成不成还不一定呢!”

林羽笑着摇了摇头,毕竟做生意这种事情不是有交情就可以的,大家都得考虑自己的利益,所以成不成,还真的难说。

“请大家静一静,我们的烈士棺椁已经在来的路上了,烈士安葬仪式马上就要进行,首先,我们有请华夏特种大队,暗刺大队的大队长何自臻为我们发表讲话!有14种情况你该离婚了

这时小广场前面的主席台上,一位身着军装的男子拿着话筒冲小广场场内的众人喊了一声,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至于何自臻的身份,早就已经成为了京城的一种象征,所以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要不是何自臻非要自己去边境,他本可以在京城的军部里安稳度日的!压根不用冒这么大的风险!

广场内的人群立马自发有序的站好,收起脸上嬉笑的神情,面色严肃的朝着主席台的方向望去。

因为今天主要是烈士安葬活动,不是什么动员大会之类的,所以前来参加仪式的领导都没有安排发言,唯独让暗刺大队的何自臻上台发言,等他发言结束之后,便是烈士安葬仪式。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一身挺拔军装的何自臻昂首挺胸,迈着监事的脚步朝着主席台方向走去,手里还攥着一份演讲稿。

与他英姿飒爽的身影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的脸上此时写满了悲痛与阴郁,每一步看起来都迈的十分有力轻松,但实际上每一步都踏的非常沉重。

等到他迈步走到讲台上之后,他扫了眼台下的众人,老婆现在对我不闻不问啪的打了个敬礼,从左侧到右侧旋转了半个身位,不只跟小广场内的众人敬礼,还给小广场外围自发而来的市民们敬礼。

接着他打开手里的演讲稿,扫了手里的演讲稿一眼,张了张嘴,但是却没有发出声音来。

李千珝闻言猛地一睁眼睛,满脸惊诧道,“家荣,你……你的意思是你认识郭兆宗?!跟他有交情?!”

林羽来了京城之后也没怎么跟李千珝说过清海的事情,关于郭兆宗在清海投资影视城分给林羽股份的事情,林羽更是从未透露,亦或者说林羽不好意思提,自己没参与任何的筹备和管理也就罢了,竟然还要跟着分利益,感觉就跟抢人家的钱一样,但是当初郭兆宗死活要送给他,他也拗不过,所以李千珝对于林羽和郭兆宗之间的事情自然毫不知情,听到林羽这句话,不免有些诧异。

李千影听到林羽这话也不由一怔,急忙冲林羽说道,“何先生,这郭兆宗身份可不一般,脾气也傲的很,不是跟他认识、攀交情他就能卖你面子的!”

她以为林羽跟这个郭兆宗也不过是见过一两回面的泛泛之交,生怕林羽去找郭兆宗的时候再碰一鼻子灰!

“放心吧,他应该会给我这个面子的!”

林羽听出了李千影话里的关切,冲李千影笑道,“我跟他之间多少还有点情分!”

任务:主线:在73年廉政公署成立之前,成为总华探长。

完全收服金三角势力,稳固大后方

取代陈志超,成为港岛华人警员的话事人

支线:杀戮:杀死二十个剧情主要角色,已完成:8。

解除西九龙署长斯迪安的威胁。

杀死崔北

破获神秘的盗车团伙

杀死路大潮

杀死雷洛。”

日思夜想的主线任务终于完成了,距离成为总华探长只有一步之遥。

即使平时在冷静,现在的李峰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浑身颤抖起来。

“果然,主线任务就是给力,又给了一个超凡技能。读心术!哈哈哈!”李峰忍住不大笑起来。

读心术,听技能名字就能猜出这个技能的功效。虽然读心术不是一个战斗技能,但是随着李峰的地位越来越高,能参与的战斗也会越来越少。反而是想催眠大师和读心术这一类的辅助技能,对李峰以后仕途帮助,会越来越大。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