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不闻不问我的情况,当妻子对丈夫不闻不问

这种情形大概不能算还活着,但埃德仍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出现在那些石板上的名字,无一例外地全都死于非命,而这一个,至少仍以某种方式存在……也许他能告诉他点什么。

与此同时,另一个身影浮现在他的意识之中——那是奥伊兰,苍白脸颊被黑色鳞片所覆盖。

“无论如何,这不重要。”斯科特说。

菲利气得笑了出来。

“好啊。”他说,“那么,圣者大人,你觉得什么才能称得上‘重要’呢?”

斯科特再次皱眉——他脸上的肌肉似乎已经只能做出这样简单的表情,以至于他眼中掠过的迷茫和黯然,菲利都觉得只是自己的想象。

“等等。”他说。

圣骑士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突然转身离开,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你他.妈.到底什么毛病?!”

他试图把小白从他身上推下去,追过去把应有的表情从那张令人厌恶的死人脸上揍出来,小白却似乎觉得他是在跟它玩闹,大大的脚掌甩过来,不轻不重地拍在他脸上。

在他怒气冲天又无可奈何地跟白豹扭成一团时,妻子不闻不问我的情况有人推开了门。

“……你看起来精神不错。”艾伦说。

“……你看见那家伙了吗?!”菲利一边躲避着白豹粗糙的舌头一边迫不及待地控诉,“那是什么鬼样子!那到底还是不是斯科特?!”

他好像什么时候望过一眼。

“好了没有啊?”

唐若雪看着心不在焉的叶凡开口:“你医术没那么差啊,这次怎么摸那么久?你就是吃我豆腐。”

叶凡回过神来,笑着松开了手:

“我这是给你顶级治疗,马上恢复行走的按摩,自然要久一点。”

他把女人抱了起来:“不把你一次性治好,你明天怎么参加拍卖会?”

“呀,真的好了啊?”

唐若雪发现疼痛消失了大半,脚踝重新掌控力量,惊讶地娇呼一声。

叶凡把她抱起来放在沙发上笑道:

“那当然,我怎么说也是金芝林坐馆的,区区一个扭伤手到擒来。”

他还拿来女人的衣物和拖鞋给她穿上,免得春光乍泄的唐若雪着凉。

“自大。”

唐若雪哼了一声,随后又望向被踢坏的房门,心里多了一抹甜蜜。

自己只是不小心摔倒尖叫了一声,老婆现在对我不闻不问叶凡就第一时间踹门冲进来,可见他对自己是紧张的。

哗啦啦!!

热烈的掌声连成一片,在座的数百位强者集体鼓掌,表示对九宫真人的热烈欢迎,毕竟对方不仅仅是一位尊者境强者,同时还是来自上古文明时代的阵法大家,这一系列的荣耀都足以值得这些掌声。

“裴君临,有人和你抢饭碗了!”

雷鸣般的掌声中,裴君临的脑海中忽然传来一道戏虐的声音,传音的竟然是袁飞。

裴君临好笑道:“有人抢饭碗那才证明这个职业吃香啊!竞争才能促使人进步,否则,我一个人独孤求败,岂不是太无聊了一些?”

“裴君临何在?!”

突然,正在这时,裴君临听到了袁横直接喊他的名字,马上站起身喊了声:“到!”

一瞬间,裴君临就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数百道强者的目光聚焦在他一个人的身上。

领导席位上,袁横打量着裴君临,一双包含日月星辰的眸子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

“听闻你是我现代文明中最年轻同时也是最具有天赋的阵法大师,这一次攻破泰山的任务,我病了老婆不闻不问我就交予你和九宫真人了!”

他们也是在一瞬间发动了自己的攻击。

他们想要将自己的攻击爆发出去。

无数的攻击从夏天的身后还有周围打出,这些攻击有强有弱,什么样的都有,也许其中一两道攻击打过来的时候,就算是打在身上,也没什么感觉,毕竟距离还有那么远,伤害力早就不够了。

可几千万,上亿道攻击打过来的时候,完全就是覆盖了一切啊。

看着这么多攻击,他们怎么可能不害怕。

“撤退!”八位真仙自己先跑了。

后面的那些手下一个个都傻眼了。

在八位真仙出来的时候,他们还都是非常的强势,非常的有气势,认为到了他们该翻身的时候了,看现在,八位真仙居然跑了,好像忘了身后还有他们这些人一样了。

跑!

他们也都是跟着跑。

可显然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时机。

无数的攻击砸下来的时候,互相碰撞,巨大的爆炸力将周围全都炸的粉碎。

云仙宗最后剩下为数不多的人,当女人对你不闻不问了也全都战死了。

随着薛峰给出指令,十八个黑影飞速冲出,他们的速度之快,完全不在叶凡之下,这是很夸张的事情。

因为叶凡脚下有功德金莲,同时还有吞噬的黑猿之力,论到速度,他可不许任何人的,可是,眼前的这些黑影居然比他还要快速。

这是因为,在这个杀意空间中,这些黑影本身就是杀意所化,所以,这个空间就是他们本身,能够利用空间法则行进,无比迅速。

“原始魔兵——横扫千军!”

对方的攻击实在太多,叶凡手持魔兵,横扫而出。

强大的魔神之力,破碎虚空,震撼天地。

“咔嚓,咔嚓,咔嚓!”

很快,在强大的魔力下,那些黑影纷纷破碎。

“哼!风神铃,这就是你的手段吗?”叶凡冷笑着问道。

“嘿嘿,着急什么呢,现在只是一个开始!老婆突然对我不闻不问了”

但对于那些破碎的黑影,薛峰似乎根本不在乎,他继续凝聚手中的杀意利剑。

叶凡眉峰一凛,他立即意识到哪里不对劲,他回头看向身后,发现之前被粉碎的黑影,居然重新出现了。

只是看着坏掉的锁头,唐若雪又微微头疼:

“门被你踹坏了,我晚上怎么睡觉啊?”

她习惯反锁房门睡觉。

“没事。”

叶凡给出了一个建议:“你睡大床,我睡沙发,不就可以了?”

“不行!”

唐若雪轻轻摇头:“如果被钱家欣他们看到你睡我房间,还不得一番质疑我和嘲讽你?”

“而我现在又无法说你是我男人,不然家欣一定以为咱们拿她耍弄。”

“再说了,让你睡沙发,我也不忍心。”

唐若雪作出决定:“你还是回房间睡吧,我推沙发过去挡住门就行。”

“你习惯锁门睡,不锁门,你睡的不踏实,影响睡眠质量。”

叶凡思虑一会后开口:“要不这样,你去我房间睡,我在这里对付一宿。妻子对老公不闻不问”

“对,就这么定了,我把你东西拿过去。”

说完之后,叶凡就拿起手袋和行李箱,示意唐若雪跟自己换房间。

上古势力又如何?阵法大师又如何?尊者境的修为又如何?

没有比过,谁也不知道孰强孰弱,况且真若是比实力的话,只要不是尊者境太深的境界,裴君临也并不畏惧。

一旦等他淬炼最后的肝胆两个身体零部件,那么修为就会瞬间晋升精血合一的境界,到了这个境界后,裴君临想要精血合一真的是太容易了!

以精血合一的修为,大战尊者境,别人或许不行,但裴君临却非常有底气的可以一战!

裴君临合上了保险箱,那名军人转身大步离开了。

“走,我需要找一个安静的密室,淬炼五脏六腑的最后身体零部件!”

裴君临低声道,王子琼和王子瑜姐妹俩纷纷点头,表示裴君临大可以放心去潜修,她们会为其护法。

“裴君临!”

然而,就在三人准备迈步离开的时候,忽然,从另一侧传来一道并不是很友善的声音,三人立刻转头,就看到不远处的院落中,正有一群人恰好走出来。

这一群人不是别人,老婆开始对我不闻不问竟然是来自上古文明时期的强者,其中那位九宫真人赫然也在,在他的身边还跟着几名年轻的上古天骄,比较有趣的是,雪神宫和罗汉寺这两大武道圣地也在场。

他们似乎和这九宫门的上古势力关系很不错的样子,此刻同样以一种略带嘲讽的目光,冷冷扫视着裴君临三人。

“有事么?”

面对这样的阵势,裴君临只是轻轻扫了一眼就选择无视了,淡淡开口询问。

既然对方言语不客气,那他也没必要尊敬对方。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