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牢的男人出来对老婆,老公出狱回家要的厉害吗

沈培川自然听出她这话里的意思,表情有些不自然,觉得她这话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今天我高兴,让培川来家里吃饭。你说些什么玩意儿?你的心情不好,不要带给别人,不饿就先不吃,去屋里呆一会儿。”宋局沉声呵斥女儿,“尽在饭桌上说些扫兴的话。”

“爸我是你女儿吧?你怎么赶我呢?”宋雅馨咬唇,“算了,我不吃了。”

说完她站起身,看着大家,“不好意思啊,我心情不大好,说话带情绪你们不要在意。”

此生看着林辰忽然一下子走到了自己的面前,也是有些意料之外,因为他并不知道林辰到底想做什么,他觉得他也没有什么做的不好的事情,从刚才到现在,他的姿态可以说是平生最低。

林辰凑到了死神的耳边。

“说实话,我还是比较欣赏曾经那个在雇佣兵战场上叱咤风云的死神,而不是现在这个已经有了自己的势力组织,坐牢的男人出来对老婆有了大笔的财产之后,却又在乎自己身家性命的那个人。”

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之后,林辰仔细的观察着死神,现在那一脸阴沉的表情,微微的笑了一笑,露出了一个笑脸,随后一部收了回来,站在死神的面前。

“你不是想要得到天使草,还派出了这么多手下来吗?没错,我就是抢走你天使草的那个人,而且不仅如此。”

干掉四个顶级杀手,这种夸张至极的战果,听他说出来,仿佛不值一提。

“我还将你手底下的4个杀手干掉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4个杀手的其中之一,有一个肌肉非常健硕的女人,她应该就是霸王龙的夫人对吧?他是第1个死在我手中的。”

以前死神在雇佣兵战场,只有他孤身一人,不管做什么,从来都不会畏惧死亡。

可是现在的死神却完全不一样了,正如之前林辰临走的时候说的那么一句话,现在死神家大业大,身后更是有让整个世界瑟瑟发抖的恶魔组织一声号令,男人在看守所里的心态恐怕整个世界所有的那些组织都要畏惧。

死神如果倒下了,那么整个恶魔组织将会分崩离析,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恐怕不用想也明白,群龙无首了之后。

他们这些表面上看上去相亲相爱,跟随着死神打出名气的顶级杀手,绝对会因此而争夺不休,到时候一旦让外界的敌对势力得到的消息,恐怕最后难免会走向灭亡的后果。

看着死神并没有回答自己,而是这样径直走上了飞机,而死神身后的那十几个雇佣兵,还是尽职地跟随在身后。

霸王龙失望的神色不加掩饰,他恨,恨自己追随多年的死神不闻不问,恨自己的实力太弱小,没有办法帮助心爱的妻子报仇雪恨。

“唉……”

想到这里,霸王龙抬头望了望天,随后低下头颅,自嘲一笑,随后叹息一声,朝着广场另一边的出口走了出去。

叶凡笑了笑:“不怪慕容家族唾弃。坐牢的男人很怕老婆跑了”

“如果那晚唐石耳一剑刺死唐三国,估计你爹后面就不用耗费太大力气对付唐三国了。”

只是他又很快收住了话题,如果唐三国被刺死了,也就没有唐若雪。

自己当初流浪街头,也就不会有那袋叉烧包和小女孩的鼓励。

“那一晚,唐老夫人直接给了慕容无心一巴掌。”

在叶凡沉默中,宋红颜补充一句:

“唐三国上位失败,慕容无心也就被慕容家族踢回华西守护慕容祖业。”

“是的,慕容家族祖辈就是从华西挖矿牧羊起家。”

“后面壮大走出华西,以及有了唐门庇护,才成了繁华之地的豪族姑苏慕容。”

“我问过唐平凡,怎么没对慕容无心下手?”

“他说,一是血脉关系,慕容无心怎么说都是他舅舅,不便下手。”

“这句话我是完全不信的,血脉这玩意,对唐平凡来说不如五两黄金有价值。”

知父莫如女,宋红颜对唐平凡心思也是能够了解的:

“二是他需要慕容无心将功赎罪去霸占华西的资源。”

“这个倒可能是真实想法,丈夫坐牢多少女人会等因为一个人位置到了金字塔,眼里不仅要利,还要名。”

“所以,慕容无心如果没有找死,你可以看我和唐门面子,井水不犯河水。”

“如果他找死,你可以连他一起收拾了。”

“不过动作要快,一旦你动手对付慕容家族,唐门肯定也会抢胜利果实。”

“唐平凡白养这么多年的猪,不会眼睁睁看着你独吞的。”

宋红颜一笑:“你雷霆拿下,我再宣告说是我们的,唐平凡就不敢多说什么了。”

“红颜,谢谢你!”

叶凡听完轻声一句。

他心里知道,宋红颜来这个电话,除了讲述慕容无心跟唐门的恩怨外,还有就是让叶凡不要有半点负担。

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唐门有什么怪责,她会好好担着。

“迂腐!”

宋红颜白了叶凡一眼:“对了,还有一个提醒你,慕容无心这人,喜欢玩阴的,你要小心。”

“我是来打擂台的,不是来斗嘴的!废话少说,一切都用实力来证明吧!”叶凡冷冷地回应道。老公出狱最渴望谁去接

虽然没人看清楚叶凡此刻的表情,可是从那语气中,大部分人都听出了那种傲气。

似乎,他才是不想浪费时间的那个人,是魏人杰在浪费他的时间。

这样一来,气势完全反转了,众人甚至一瞬间忘却了叶凡的三十六档小星辰的标记,真的被他震慑到了。

魏人杰脸色大变,在这个擂台上,他才是主角!

为什么有一个臭小子,作为他的对手,不是瑟瑟发抖,而是如此硬气地回应他,这是他无法接受的。

作为这个赛场的主宰者,他就应该高高在上,而眼前的叶凡,该跪下来和他讲话,只有如此,他才可能手下留情。

之前,他想要让叶凡跪下认输,然后滚出去,可是现在,他似乎在改变着自己的想法,因为叶凡惹怒他了。

“可恶!”

魏人杰冷眼看着叶凡,气氛无比,他没想到自己的对手如此狂傲。

“我去,这个小子疯了!”

“太嚣张了!”

“这个家伙是哪里冒出来的,紫宸星这样的小星辰,居然可以出现这么狂妄的小子吗?老公坐牢最想的人是谁”

……

一时间,无数的修士都把目光集中到了叶凡的身上,虽然众人还是认为他在胡说八道,是故意刷自己的存在感。

可是,能够讲出如此大话,还如此镇定的人,也是不一般了。

“你,你个混蛋,你说什么!”

魏人杰直接“疯了”,在他看来,叶凡几乎就是这个角斗场中最弱小的存在了,但是,他居然敢与把自己的地位,提升到这种程度。

而自己之前的那些话语,似乎在这种狂傲之前,不值一提。

“呵呵,魏人杰,就这点本事,讲也讲不过我,打呢又不敢出手,真是废物!”

叶凡用手指着魏人杰的鼻子说道。

“你!”

魏人杰直接抓狂了,自己作为武曲星之上的强者,居然和一个三十六档小星辰的小子斗嘴,这是何等耻辱的事情,问题是还没斗得过,这简直就是地狱一般的结果。

“唐老夫人也就是慕容氏,唐平凡的妈……嗯,我奶奶。”

“她看唐三国势力如日冲天,越来越越压下儿子唐平凡,丈夫坐牢回来同房就恶向胆边生想要除掉唐三国。”

“有一次,老门主宴请家人和外戚一起赏月吃饭。”

“唐老夫人就唆使唐石耳在赏月的时候学李白舞剑。”

“意思就是要他找机会‘一不小心’刺死唐三国这个强大竞争者。”

“唐石耳向来拥护唐平凡,毫不犹豫答应,吃饭的时候趁着酒意说舞剑。”

“老门主允许。”

“唐石耳于是拿着一把染毒的利剑翩翩起舞,时不时往唐三国的身上刺过去。”

“慕容无心看出不对劲,喊着一人舞剑太孤独,两人对抗才有意思。”

“因此慕容无心也扛了一把剑,把唐石耳刺向唐三国的毒剑全部挡掉。”

“慕容无心救了唐三国一条命,但却成了慕容家族唾弃的背叛者。”

宋红颜幽幽一叹,看似轻描淡写,却能让人想到当年的暗波汹涌。

“呃,那敢情好,等你来了我们当面说吧!”孙姓老头儿安慰的说道。

“恩恩,好的!”苏志海点头答允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自已现在宝安医院,物理距离裕和雄伟的大楼虽说没从公司到雄伟的大楼那么远,然而依旧要坐将近半个钟头的公共汽车,自已现在上路,刚刚好可以逐渐的追上和孙姓老头儿的顺利移交。

站在—边儿的王小思听见苏志海说要赶去的那瞬,内心深处立刻—寒,甚至于可以听见自已十分的伤心的声音。

王小思泪珠子立刻哗啦啦啦~而下,她对苏志海转眼觉得无助,分明点头答允好要陪伴着自已,不复去想公司内部的事儿。

可是时间还没有过1小时,苏志海而又拿起电话,甚至于还有了离开的征兆。

哪个—点事也没有?王小思这几日为好生生的陪苏志海就经过—番抉择之后选择放弃了2个亲笔签字儿,可是自已为他辛苦的付岀的这些他知道么?

自已为他熬通宵保卫,跑上快速的奔下的抓药打伙食,忍住—直—直—直安安静静的待在这样的—个紧窄的空间,这些他知道么?难道自已辛苦的付岀的这些全徒劳无获么?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