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男朋友没新鲜感了怎么办,发现对男朋友没新鲜感

那孩子只是抬起头,畏缩着望了望那人,紧随着又再埋下了头,只是紧紧拉着自己母亲的手臂,

“……骆妹子,这是……怎么个回事啊。”

再看了看那孩子,那中年妇女抬起头,看着骆大姐,张了张嘴,还是出声问道。

“……估摸着是假死吧,虽然少见,不过这么多年,贫道也遇到过几回。”

站在廉歌旁边的老道士往那边挪了两步,出声说道。

那中年妇女闻声,回过头望了望那老道士,又再转过头,看着骆大姐和那孩子,

“……那……骆大姐,既然孩子都醒了,那这孩子这身衣裳就也换下来吧……”

望了望那孩子,张了张嘴,似乎想问些什么,不过,那中年妇女还是只是出声说了句,

“……孩子那些衣服都还在吧,对男朋友没新鲜感了怎么办放在哪呢,我去帮忙拿过来,”

说着,中年妇女便转过身,要朝着旁边走去,

“……我去拿吧。”

骆大姐转回了头,眼眶还红着,出声说了句,

“……那既然孩子都醒过来,那这个灵堂也用不上了,我就给拆了啊,主人家……”

堂屋里的老道士朝着那对母子望了望,摇了摇头,出声说了句,

那骆大姐闻声,沉默着,只是点了点头,

老道士招呼着几个帮工再走进堂屋里,将灵堂里的布置收拾着,几个村里人,也帮忙着,收捡着地上背篓里的黄纸,堆放着的些丧葬用品,撤着灵案,挪着棺材,将这些东西,暂时给扔到了院子里,

所有人都没怎么说话,只是沉默着,忙活着。

而这时候,去卧室里拿衣服的中年妇女也拿着件衣服裤子,双鞋子,再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小仲,先坐下吧,徐姨给你换身衣服。”

拉了张椅子过来,摆在那孩子身边,中年妇女对着孩子笑着,出声说道,

听到声音,那孩子先是畏缩着往后缩了下,紧随着又抬起些头,看了看那中年妇女,新鲜感能维持多久又再望向了自己母亲,

“……坐下来吧,让徐姨把衣服给你换上。”

很显然,他们都想进入这个密室,参观收藏在里面的中国古董艺术品,但那道紧锁的大门,却挡住了他们的脚步,让他们不得其门而入。

还未走到斯坦因密室前,叶天就已看到这几位来回走柳的老爷子,其中还有一张非常熟悉的面孔。

那是来自上海博物馆的一位顶级书画鉴定专家,钱老爷子,去年春节期间在北京饭店的那场私人拍卖会上,叶天曾经见过这位老爷子。

他看到对方的同时,钱老爷子也看到了他,不禁愣了一下神,另外几位老爷子也都一样,也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叶天。

很显然,这几位老爷子太过专注了,之前并没留意中国馆门口那边的情况,并不知道叶天来到了这里。

说话间,叶天他们一行人已经来到斯坦因密室门口,站住了脚步。

“斯蒂文,这就是斯坦因密室,对男朋友失去新鲜感顾恺之的《女史箴图》唐代摹本就存放在这里,这个密室里还存放着其它一些中国古董艺术品,每一件都价值连城”

费舍尔简略了一下眼前这间著名的密室,言语中充满了不舍,甚至透着几分痛苦的味道。

很显然,所有人都了解叶天他们今天来大英博物馆的目的,知道他是来跟大英博物馆及其它英国文博机构谈交易的。

此刻,他们一行人所表现出来的状态,是个明眼人就能看出,会谈进行的非常顺利,叶天一定大有斩获,英国人也有所得。

说话间,叶天和威廉王子一行人已全部进入中国馆,一边低声说笑、一边向展厅深处走去。

身处展厅内的众多游客,此时都已醒过神来,纷纷开始向叶天和威廉王子打招呼。

由于这里既有来自中国的游客、也有不少来自世界其它地方的游客,打招呼的语言也分为两种,普通话和英语。男朋友说没有新鲜感了

“下午好,叶天,能说说你的收获吗?据说你的目标是馆藏精品级别的中国古董艺术品,你从英国人手里交换到了什么宝贝?说出来也让我们高兴一下”

不用问,打招呼的这位是中国游客,而且来自大陆,说着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听上去非常舒服。

叶天停住脚步,转头看向了这位四十多岁的中国男子,然后面带微笑用普通话朗声说道:

张婉和戴饶是陈文的女人,不着急立刻去找她们,晚上肯定能住一块。

这次回帝都,陈文带着一个自找的小任务,就是收购唐瑾爸爸的那家国营冰棒厂。

折腾这事,陈文需要拉巫小柔的那个地产商爸爸巫向阳入伙。

照着巫向阳名片留的电话,陈文拨打通了他的大哥大。

巫向阳在他公司,让陈文直接过去。

打了一台面的,抵达向阳地产的大楼。

地处北三环,一幢三十几层的大楼。

楼门口大厅墙上挂着一大片的公司牌子,向阳地产是其中之一。

乘坐电梯来到正确楼层,出了电梯,看见左侧半边楼层是向阳地产的办公环境。没有了新鲜感是什么感觉

公司前台,坐着一个漂亮小姑娘,礼貌地询问陈文找谁。

陈文说:“我叫陈文,和你家巫向阳老板约好了,请帮我带个话。”

小姑娘立刻笑得更漂亮了:“我们老板刚才已经交待过了,陈先生您请跟我来。”

来到走廊尽头的一个门口,小姑娘敲门再推门。

支持正版,请来纵横中文网,作者有福利送给正版读者~~

……

巫向阳又从烟盒里拽出两支无厂标的卷烟,扔了一根给陈文,微笑说道:“你把这三个位置上的人拿下了,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用钱还是用女人,只要你撂倒了他们三个,你老丈杆子那个破厂的房地产项目一定能成。少一个,你这项目肯定不行。”

陈文上半身靠到沙发靠背上,长长地吐了一口烟箭,马勒戈壁,原来房地产项目的启动是这样一个过程啊,从1992年开始,前世未来的几十年里,我们国家管房地产的那些人,新鲜感过了真正的爱才开始他们该拿了多少好处哇!

巫向阳的话已经很直接了,他没有实力和人脉去做杭城的项目,但他给陈文指明了启动冰棒厂项目的方向。

这个方向,陈文知道了,却也无力实施。

一方面是陈文没时间,他马上要去非洲。

二方面是他财力有限,手里拿一个多亿的钱正在愉快地搞金融投资,扔到房地产里有点像胡闹。

三是陈文的兴趣不在房地产,他懂娱乐业、又与金融业建立起了良好的关系,但是他不懂房地产。

五层保鲜膜,向南花了整整半个小时才揭下来。

胡德森和刘乙君虽然在一旁站着,但向南没让他们上前帮忙,他们也不敢直接上去就动手,一直等看到向南将保鲜膜全都给揭下来了,他们一直提在嗓子眼里的心,也终于可以安心地放回肚子里去了。

因为他们看到,保鲜膜揭开之后,经过防护的壁画,新鲜感没了都会分手吗依旧是好好的,并没有损毁得更厉害。

胡德森和刘乙君只看到了壁画没有损毁得更厉害,可葛东河的双眼却是陡然一亮,一脸惊喜地喊了起来:

“这壁画只有一个地方剥落?”

“对啊,就只有一个地方剥落。”

胡德森点了点头,昨天向南出来后还专门拿了照片给他看,他记得清清楚楚的,此刻听到葛东河有疑惑,便连忙解释道,“这在之前就剥落了的,可不是向南的责任。”

“那起甲的地方呢?”

葛东河知道胡德森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便直截了当地说道,“刚刚我也看照片了,这部分壁画昨天在做防护措施之前,除了有一处剥落,还有两处起甲的。”

陈文见到了巫向阳。

上过对越反击战战场的汽车兵从班台的后面站起身,热情招呼:“来,小陈,这边坐。”

两人落座真皮沙发,一个美少妇从门外走进来,端着茶壶茶杯。

陈文认出来了,这女的姓黄,上个月他去巫家赔罪吃饭,见过这女人。据推测,女人是巫向阳的情妇。

在陈文心里一直有个疑问,听巫向阳父女话里的意思,似乎巫小柔的母亲仍然健在,可为什么她老爸敢明目张胆养情妇,而且还让女人住在他家的豪宅里。

这特么是什么玩法啊?

老东西是怎么做到的!

少妇沏了茶,说了声“陈先生您慢用”,转身离开了办公室,关上了门。

爷俩喝着茶。

陈文品了一口就尝出价格了,五百块一斤的毛尖。

巫向阳看着陈文的表情,问道:“这茶味道还行吧?”

陈文说:“跟我在巴黎留学时候喝的差不多。巫叔叔,我今天来是有事请教,我来求学的,希望您能教教我。”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