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从来不主动给生活费,老公连生活费都不给我

“对啊,这老小子背后倚仗的可是楚家啊!”

厉振生面色一沉,颇有些担忧的说道。

“楚家又如何,这件事楚云玺也有参加,他也该死!”

步承语气冷淡的说道,“我不介意一起把他给杀了!”

对于步承而言,他的规则很简单,谁挡路,杀掉谁就是了。

“那不行,要是杀了他,那楚家还不得跟我们拼命!”

厉振生紧蹙着眉头,急忙说道,“而且你要知道,楚家的那个老爷子还活着呢,他的能量不可小觑!跟何家那个老爷子一样,都是跺跺脚,都能让京城颤三颤的人!”

作为军人出身的厉振生,自然知道楚家老爷子的身份意味着什么,就算说整个楚家都是楚老爷子撑起来的,也不为过。

“厉大哥说的不错,楚云玺暂时不能碰!老公从来不主动给生活费”

林羽轻轻的摇了摇头,内心确实对楚家的老爷子有所忌惮,毕竟这种功劳盖世的人,所蕴含的能量简直堪称可怕!

而且这件事上楚云玺最多也就算个同谋,真正背后的主使应该还是玄医门和荣桓,只要先把荣桓做掉,林羽就算报仇除害了,至于楚云玺,日后有的是时间跟他玩!

“好吧!”刘星讪笑了一声:“那在我接手这国泰鞋厂之前,我能提几个要求吗?是关于你们福田村的。”

“请讲。”钱村长连道。

其他村干部也屏息听着。

“第一个要求,说实话我对你们福田村的治安挺失望的,这样的环境除了我敢投资,只怕其他人早就被吓跑了,不对,是被坑跑了,所以我要求你们在国泰鞋厂重新开张之前,能好好的整顿一下福田村的治安吗?给老婆多少生活费合适包括哪些对外开放的饭店。”刘星认真的说道。

这话一出,钱村长跟一众福田村的干部。

那是一个个脸红了起来。

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刘星的话。

多少揭穿了他们想掩盖的‘伤疤’。

刘星看着一愣,接着问道:“怎么……就这点要求,都有难度吗?”

“不是有难度,而是福田村的治安根本就管理不好,因为外来人员太多了,而派出所警力又不够,所以才会演变到现在的局面。”钱村长轻叹了一声,当下就将其中的内幕给说了出来。

玲珑听到萧云南的回答,心中一阵激动。

她很想看一看萧云南的样子。

但是却发现,萧云南不为所动。

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不过,玲珑还是很快的收起了自己的心绪。

“我坦白。”

“我全部坦白。”

“你如果早说,你是天空第一战神。”

“我们就不必,造成如此的不愉快了。”

玲珑,此时表现的倒是一阵轻松。老公不交钱该给他闹吗

好像,一副如负释重的感觉。

萧云南看着玲珑的样子,非常的怪异。

不明白,玲珑。

为什么会表现出这么一副表情?

哪怕是,在萧云南身边的白军。

对于玲珑的行为,也很是不解。

“你说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萧云南问道。

“你拯救了地球!”

“而且还是人族的第一战神。”

“他现在难道还没有长大?”钱村长笑了笑。

快两米高的个子还没有长大。

那什么时候能长大啊!

“你错了,刘星今年还在读高一呢!十七岁都没有满,怎么长大了?”董步文反问了一句。

“什么……他……他才十七岁?”钱村长惊的说话都结巴了。

“你认为我会拿这事情跟你开玩笑吗?”董步文看着钱村长。

他当时跟一众领导也是挺吃惊的。

惊的下巴中午吃饭的时候都疼了。

但大领导的话怎么可能有假,当时还配上了拍摄下来的图片。

要不是这样,他真的怀疑开会时听到的一切是在做梦。

“好吧!那我回去好好招待这个刘星去。老公不主动给生活费”钱村长连道。

“等等,他不是要买下国泰鞋厂吗?依我看你以深港县的名义送给他好了,这样的目的,可以让国泰鞋厂遗留下来的麻烦事都转移到了刘星的手上,他是商业奇才,要处理起来看肯定容易的很,但我们可就不行,看着都有些头疼。”董步文开始给钱村长支招了,言语中透着揶揄。

这么多头战兽,那将是多么恐怖的战斗力?

至少海原派足够被灭几次的了。

“夏天,我们回去吧,我刚才已经吩咐下去了,叫人准备好了酒宴。”双胞胎的妹妹说道。

“酒宴就算了,你们海原派的酒太清淡了,不适合我,我已经知道传送阵在什么地方了,我们这就走了。”夏天推辞道。

“这么着急干什么,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啊。”双胞胎的姐姐说道。

“不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夏天之所以帮她们化解这里的危机,就是因为小元的缘故。

“好吧,那办完了事就回来,我们海原派随时欢迎你们的到来。”双胞胎的妹妹也没有强求。老公不把工资交给老婆

她也来,夏天是真的有急事。

而且夏天他们也是海原派这么久以来,唯一一波被邀请的人,而且大门也是为他们敞开的。

如果是别的男人来到海原派,那结果是非常惨的。

“嗯嗯。”夏天点了点头,随后转身离开。

这口古钟之上,散发着幽远且神秘的气息,其上隐隐浮现的纹路,让人不禁有一种敬畏之心。

“咚”的一声。

当这口古钟异象中,响起浑厚的声音之时。

整个千临城内的修士,忽然陷入了一种玄妙之内。

……

而密室之中。

小黑再度惊讶不已:“破魔之音,这又是来自于我原本所在世界的异象,我现在越来越怀疑这小子是不是中界之人!”

所谓破魔之心,乃是能够清除修士体内的魔障,或者说是心魔的一种声响。

一般修士体内或多或少会有一点魔障,或者是心魔,只是或许平时连自己也没发现。

想要追求无上大道,老公从来不主动拿钱给我到了最后,可是容不得有任何一丝魔障,或者是心魔的。

当然哪怕是没有心魔和魔障的人,在听到破魔之音后,也会让自己的心神更加坚固。

沈风突破所带来的破魔之音,对他自己的用处最大,当然同样能够给其余听到这种声音的人一些用处。

在沈风沉浸在破魔之音内的时候。

整个千临城内的大部分修士,感受到了这种好处,甚至有人感觉,向逍遥仙帝所在的地方跪拜,能够体会到更深的玄妙。

“可是,刘星已经愿意出十万来买下国泰鞋厂了啊!咱们就这样送给让他,那转眼间十万就没了。”钱村长连提醒道。

“你懂什么,要是能利用国泰鞋厂留下刘星这个人才,区区十万算什么?”董步文看着钱村长:“他以后在福田村站稳了脚跟,将一些好的商业模式带到了深港县,那咱们可就赚大了。”

“不要因为一点蝇头小利,老公不给老婆生活费而没有大局观,知道吗?”顿了顿,董步文又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

“我知道了。”钱村长连点头。

听了董步文这一席话。

他这才知道跟董步文的差距在哪。

为什么董步文能坐上副县长的位置。

而他却是永远只能干村长。

“知道了赶紧回去。”董步文挥了挥手。

“好!好!”钱村长转身就走了。

走的干净利落。

……

第二天早上八点一刻。

三德饭店。

房间中,刘星又被吵醒了。

但这次吵醒的不是来自周围的饭店。

而是瓜子甜糯米的声音:“哥哥,大懒猪哥哥,起床了,外面村长爷爷找你呢!”

“啊?”刘星迷糊的爬了起来,转头看向了墙壁上的时钟,见只有八点多一点点,顿时就有些脑壳疼了:“我的好妹妹,你别骗我了好不好?这点人家村长都还没有起来呢!”

“窝冒骗你,你自己看窗外。”瓜子伸出小手指了指。

刘星爬起看了过去。

见钱村长带着一众福田村的干部真的来了,那是有些懵。

“哥哥,别睡了,赶紧起来。”瓜子上前拉住了刘星的手臂:“窝肚子饿哒,想恰你做的蛋炒饭。”

“好!好!”刘星没有办法之下,只得穿衣起床。

然后牵着瓜子走出了房间。

三德饭店的大门口。

钱村长见刘星出来了,那是连忙带着一众村干部迎了上去:“对不住了,打搅到你的休息,不过希望你也体谅一下我,因为国泰鞋厂拿着员工现在又在闹事,我要是不加快买卖的进程,只怕以后晚上都不用睡觉了。”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