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对我态度很不好,丈夫对妻子没耐心态度差

木瑾岚跌落在地时,爬了起来,她摇着头,再次扑到了项紫霄的身亲,晃着他的手,俏脸上一片哀伤。

“不,师兄,你在说谎对吗,一定是骗我的,我都按照你说的去做了,阵法,每天都在启动,是他,都是他蛊惑了我,驱除了我体内的魔力!”

木瑾岚指着叶修,苍白无力的解释,对项紫霄来说,毫无用途。

他别过头去,陷入痛苦中。

严老也叹着气,沉声说道:“那阵法,乃是一种双修魔阵,虽然会产生不良效果,但是紫霄确实是想要和你成亲的,瑾岚,你应该多体谅他现在的心情,当初也怪我,没有将阵法完善就交给了他,想必你也出现了状况对吧。”

木瑾岚听后,蓦然醒悟,她满脸愤恨的回过头,直视叶修。

“混蛋,你这个混蛋,居然敢骗我,是你毁了我和师兄的感情,老公对我态度很不好我杀了你!”

木瑾岚怒冲了过去,就要杀了叶修,为自己证名。

然而,严老一把将木瑾岚抓住。

“我还有解救的办法。”

较为沉重的建筑大多位于地面和平台,一些精巧的小建筑则悬空于桥梁之间,有些已经在漫长的岁月中坠落到地面,跌成无数碎片,大多数却还静静地悬在半空,似乎还在等待精灵们的归来。

从城门有一条宽阔的道路直达中央,两旁的建筑看起来大多是住宅而非商铺。他们沿着长长的斜坡爬上第二层平台,这里有更多大型的建筑,甚至有一座冰雪女神的神殿,卡露缇巨大的雕像完好无缺,向上高举的双手中央却空无一物。

诺威相信,当精灵们还居住在这里时,她的牧师们会让那里旋转着蓝白色的光焰,丈夫对妻子说话态度很差象征她所掌握的冰霜的力量,那力量在一年中近二分之一的时间里统治着这片大地。

他们还没有探索完整个平台,天色就已经暗了下来。

“我们可以找个房间住下来。”埃德憧憬地说。可以在精灵的城市中居住——就算是座被遗弃的城市,感觉也像是在做梦。

他们正商量着是否应该分头去找合适的房间,诺威突然向后转过头,用手势示意他们安静下来。

隐隐的人声从街道的另一边传来。

声音并不可怕,也并不惊悚,叶天却是神色一惊,突然迈开步子,对声音的源头飞身而去。

这个如同雷声般的轰鸣声他太熟悉了,天雷符被激发的声音,而且是他自己画的天雷符。

就在几个小时前,他打出三张天雷符,击杀了两个杀手,一个黒帮小头子。

肯定是白雪打出了天雷符,叶天心道,因为天雷符他只免费赠送了一张给白雪,一张只能出雷的半成品。

既然是自己画的符,老公对老婆不好的原因他当然要到现场去看看了。

现场的其他人都以为他要逃跑呢,就连刘二楞也这么认为。

惹出了这么大的事,逃跑是最明智的选择。

88号包房,外面聚集着很多人,里面一头禽兽正在侵犯一个公主小妹。

苏氏珠宝的少东家,苏家大少苏玉恒前前后后在白雪身上花了何止百万,可一直没占到什么便宜,今日借着酒劲,他要把白雪给办了。

“出来卖的,装什么清纯。老实点,不然有你受的。”

“苏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准备辞职了,我不想干了。”

那些被关女子们纷纷推开牢门,从牢房里跑了出来。

“都出去吧。”冥雨手中又是一画,一条由水化成的麒麟凌而而出:“跟着它走,便可安全离开这里。”

一帮女子感激的点点头,每个人都冲她微微欠身行礼,接着便跟着水麒麟朝着水井的洞口走去。

冥雨站在原地,目送着她们一个个离开,老公对老婆态度差是为什么并清点着人数。

“四十三……”

待所有人都离开,冥雨口中喃喃的念了一句,接着,目光微抬,忧心忡忡的望向里间的牢房。

最里面角落的一间牢房里,虽然灯光偏暗有些看不清楚,但冥雨依然发现了露出丝丝的白衣一角。

凝空又是一个水圈,直接将张向北罩在里面,张向北完全动弹不得,冥雨这才快步走向了角落的牢房里。

当来到角落的牢房里,冥雨却愣在了原地。

眼前的场景只能用无比凄惨来形容,地上的干草被践踏的凌散不勘,有些地方甚至有些斑驳的血迹,一个年轻的女子衣衫不整的缩在墙角上,瑟瑟发抖,长长的头发如同地面上的杂草一样,杂乱的堆在头上。

“这真是……难以形容。”埃德轻声说。他已经找不出更好的词来描述眼前的一切,它远胜过他曾贪婪地反复阅读的所有记载,远胜过那些没有生命的风景画,远胜过他的幻想。

“格里瓦尔也是这样吗?”娜里亚憧憬地问站在她身边的精灵。她完全无法让目光移开。不上班老公对我态度不好

精灵的目光突然间有些黯淡。

“不,”他回答,“它们……不太一样。”

格里瓦尔是如今惟一的精灵王国奎灵最大的城市,也是大多数精灵居住的地方。在娜里亚的想象中,那个城市应该会比眼前的遗迹更精巧恢宏。

精灵的回答让她有些意外,但她没有再问下去。埃德已经从阿坎的身上跳了下来,冲向那仿佛被时间遗忘的古城。

“埃德·辛格尔!”娜里亚大叫着追上去,她可不会让埃德第一个跑进城门。

她冲过埃德身边,顺手猛推了一把,让埃德脸朝下地扑进雪里。

“嘿!”埃德气急败坏地爬起来,“朋友可不该这么做!”

娜里亚哈哈大笑着跑远了。阿坎高兴地大叫一声,冲出去加入了追逐的游戏。

步千烟倒是听的津津有味,男人说我态度不好没有觉得一点不妥,摇头道,“不觉得,公司真不应该养孙绍辉这种闲人,看着倒人胃口。还有那个魏浩泽,一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仗着是父亲辈的人,都快不把姐姐放在眼中。现在父亲又不知在哪里,他也更加的无法无天,越发的纵容孙绍辉了。如果我是姐姐,一定先拿他开刀,杀鸡儆猴,吓唬一批人,别怀疑步家对公司的话语权。”

“……还有精灵没有离开这里吗?”埃德疑惑地小声问道。

精灵摇了摇头。

“人类。”他听出了北方人带有更多鼻音的独特腔调。

在没有弄清对方的来历之前,他们决定还是先躲藏起来。当所有人都藏进附近一个小小的房间之后,泰丝轻声说:“脚印。”

雪地上留下了他们清晰的脚印,只要离得足够近就一定会被发现。

幸运的是,那些人在距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就停了下来,他们的声音穿过空旷的街道,清清楚楚地传到他们耳中。

“看那座桥!”其中一个人说,老公对老婆态度不好“只要把它砸断,我们就有足够的石头可以用了。”

“哦,我不确定那是个好主意。看看那边,再看看那边,都靠那座桥撑着呐,如果桥塌了,整个城市都有可能砸到我们头上。”另一个人说:“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回去再看看前面那条街两边的房子,光是掉在地上的石砖都够我们用上好一阵儿了。”

埃德拧起了眉毛,这声音听起来有点耳熟。

“我那不是为了保护你们几个女孩吗,真要都上去了,你们怎么办。”林正无奈的解释道,“最后证明我是对的,你说是不是。”

“你那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温冬雪好笑的说了句,然后拿起一只鸡腿吃了起来,没有半点女人的温柔。

刚才在饭馆,林正已经见识过,现在倒也不觉惊讶,他可没有兴趣和温冬雪胡扯,故意问道:“凡珍姐,万平地产的关系真复杂,你也看到了,我再次被步总点名,如果再有下次的话,日子肯定不会好过的。”

石凡珍坐在林正的对面,会心一笑:“万平地产其实是家族性企业,主要以步家和程家最大,作为掌权者。可其他几家虽然弱一些,但也是实权派,不可小觑,所以内部斗争的比较厉害。”

作为董事会会议记录者,她知道很多,即使林正不询问,她也是选择性的说点。至于说到什么程度,还要看对林正的了解。

“魏浩泽是哪方的人,实力怎么样啊?”林正关心的问道。

石凡珍见林正关心魏浩泽,也能够理解,何况林正惹上魏浩泽和自己还有一定的关系。她看的出来,林正老早想询问这些,在饭馆的时候林正也有意图,可她有些犹豫的。经过饭馆一事,认为林正还不错,少说点也无妨:“魏浩泽是跟着步千瑶步总父亲打天下的一批人,但是他没有股份。听说当年步千瑶的父亲步易生让魏浩泽投资点,可魏浩泽胆小,没有投钱,只是帮忙管理公司而已。后来公司壮大了,魏浩泽想要投资,却没有机会。”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