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动不动就离家出走,老婆一吵架就离家出走

“你小子既然下手了,那就必须的负责。这块‘护身法器’,就算是你小子的聘礼,择日成亲吧!”

听到这里,林十二真服了。

脚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谢碧更是又羞又惊看着她爷爷。

此刻,她跟聂桐有一样的想法,林十二到底哪儿好了?

不仅不追究林十二耍流氓的责任,还大喜连连的要他们立刻结婚?

太奇怪了!

这要换成陈傲跟宋玉轩,不被收拾得脱一层皮,也会被暴打一顿!

“哈哈,哈哈!”

“聂老头,你来得正好,把喜酒在回你那聂家古宅.....都不用你来回的跑,对你好吧!”

谢应声此刻的心情,真是好到没得说了。

“放屁,凭什么?”

“林小子跟你孙女有肌肤之亲了,难道就没跟我孙女有肌肤之亲,老婆动不动就离家出走他要娶也是娶我桐儿!”

聂帅气不过的立刻反对。

“你才放屁!”

当一个人三盏阳火全灭的话,他离死也就不远了,最多不会挺过七天就得天人两隔,去往阴间报道。

王长生是以道家秘法唤出了一道阳火,这才能够烧得了这只本命蛊虫,这阳火往上一层的话,那就是传说中的三昧真火了,太上老君炼齐天大圣 用的那一种,据说三昧真火一出世间任何妖魔鬼怪,魑魅魍魉都得被烧的无影无踪,算是一切妖邪的克星。

“噗”王长生抬起手掌,冲着手上的一撮灰轻轻一吹,顿时纷纷扬扬的落向了地面。

就在王长生一把火烧了这蛊虫的时候,下面厅堂里,九阳身后的一位老者突然眼神一凝,他的胸腹之中传来一阵剧痛,喉咙顿时就感觉有些发甜,忍不住的张嘴“噗”的一下喷出了口鲜血。

九阳回头问道:“怎么了?”

“我,我的本命蛊被人给灭了……”这老者惊愕的说道:“他的动作很快,本命蛊虫甚至都来不及飞回来,就被灭了”

九阳当即转过脑袋,徐府大门这时也被“咣”的一声给关紧了,满足三条必离婚外面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声,曾经跟随唐七叔去西关街接人的两个壮汉,领着数人疾步而来。

“噢,我明白了!”

听到这里,林十二突然恍然大悟的笑了。

“你明白什么了?”

见此,聂桐顿时心中一惊。

“你个死丫头,贼有心眼了!”

“为了不嫁给我,便栽我一个臭流氓的罪名,这样聂老头就不好逼你了,是吧!”

林十二微笑连连的看着她。

这反应力真没谁了,让林十二都这么久才反应过来,挺又心机呀!

“哼,你胡说!”

“你耍流氓就是耍流氓,居然还说我栽赃?姓林的,你怎么这么无耻?”

聂桐心中大骇,没想到林十二居然这么快便看穿了?

不过,她绝对不会承认,否则她爷爷一定会逼她就范的!

“哈哈,哈哈!”

“你说是那便是了,哥就是想要大小通吃......有本事找你们爷爷去,尽管说我是流氓,不是什么好人,千万不能嫁,不用客气!”

林十二立刻一阵大笑。

“我不要你的东西,离家出走的女人下场你给我拿走!”梁忠平看着价值大几千的礼物,再度拒绝:“这些东西,又是你爸让你送来的吧?他一年也赚不了多少钱,扯这个干啥!大河,我实话跟你说,你的工作,我是真安排不了,你说你一共就在橡胶厂干了不到俩月,给我惹了多少事?就因为车间主任老刘骂了你一句,你就偷了门卫老赵他媳妇的裤衩子,藏在了老刘车里,因为这事,老赵把他头发薅的跟斑秃似的!还有食堂的小马,就因为打饭的时候不给你鸡腿,你就往柴火里偷着放二踢脚,最后给锅都炸塌了,一点不撒谎,现在小马都落下后遗症了,只要一听见什么地方放炮,裤裆就不自觉的往外拉拉尿!”

“事的确是我干的,但是我也有原因啊,当初车间里一共就俩学徒工,老婆走了怎么哄回来老刘整天让他侄子闲着,啥活都给我干,那我肯定不乐意啊!再说了,他要是跟老赵媳妇没事,俩人可能凭借一条裤衩子干起来吗?还有食堂的小马,就因为我上初中的时候揍过他,所以每次我去打饭的时候,他都给我缺斤少两的,那我肯定不能惯着他啊!”大河犟了一句。

“别说这些没用的,现在橡胶厂那边本身就有一堆烂事,所以你的工作,我根本安排不了!还有这些东西,你也都拿回去退了吧,你爸在家种地,一年才能赚多少钱啊,扯这个淡干啥!好的不学,净学一些歪门邪道!”梁忠平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这些人都是徐府雇佣的保镖,很多都出身于各武馆,功夫都不是什么花架子,手底下属实有些本事的。

九阳脸色“唰”的一变,没有料到对方居然在他来时有已经准备着要下杀手,也不知道这徐府从哪里找到个能破了他手下本命蛊虫的人,老婆离家出走一直耗着这些常人不足为惧他担忧的是那个解蛊的人。

九阳的反应也快,知道自己被人有心算无心了,于是决定果然脱身而出,他身后的两位老者除了被重创的那一个,另外一位伸出一只干枯的手,那手上的五根指甲都泛着黝黑的颜色,皮包着骨头,看起来煞是吓人。

“嗖”

“嗖,嗖”

两个身材魁梧的壮汉冲进来之后,两腿略微一弯,人径直朝着这边撞来,壮硕的身躯直接就把桌椅给掀翻了,毫无顾忌的朝着九阳他们这边撞来,与此同时唐七叔一拉徐盛堂就朝着后面躲了过去,身子紧紧护着徐茂公,以防对方伤及这边。

“来人护着这边,其余的把他们留下……”唐七叔冷着脸吩咐道。

缠斗瞬间燃起,徐府人的身手都很强悍,一双拳头上粗大的骨节明显在此下了不小的功夫。

“我肯定是遭到报复了!从中午开始,我跟杨东和成佑赫之间的矛盾就一直没断过,杨东在我这闹完事就跑了,我始终在抓他!还有成佑赫那边,趁着我跟杨东起冲突,如何治离家出走的老公派人去了众成橡胶厂,想要背后放火,被我撞见了,所以我直接当着何翠山的面,把成佑赫的人捅了!现在我对他们的威胁太大,所以这两家都不能容我,想对我下狠手,是人之常情,我也是太大意了!”骆韬躺在床上,江湖气很重的讲述了一下事情的始末,而且把自己在这件事情里的形象塑造的很重要,他心里很清楚,对他动手的人就是成佑赫,可是偏偏把杨东也牵涉了进来,更全然没提自己被杨东打了一个嘴巴子没敢还手,而且虽然打了成佑赫的人,但对方只是个文职人员的事。

“你这次的表现,我都看见了,那边的事,万总也知道了,你别有什么心理负担,红歌集团,向来不会亏待为集团做出过贡献的人!”老卡莞尔一笑,对着骆韬开口。老婆离家出走报警有用吗

“卡哥,我虽然跟你接触不多,但是也知道您是万总的大管家,有您这句话,我的血就算没白流!”骆韬闻言,十分感激的点了点头,随即看向了旁边的博麟:“把我手包拿来,里面有一张盛京银行的卡!”

……

另外一边,博麟驾驶着中枪的骆韬逃离埋伏之后,很快赶到了镇里,但骆韬压根没敢在镇里就医,一路让博麟把他送到了苏家屯的中心医院。

因为之前阿呆是远距离对着骆韬开的枪,加之钢珠被车身遮挡了很大一部分,所以骆韬虽然看起来十分狼狈,满身是血,不过也都是一些皮肉伤,并未伤及到内脏和骨头。

大约两个小时过去,医生在处置室里把骆韬伤口的钢珠都给抠了出来,并且进行消毒和缝合处置以后,给他安排了一个病房休息,骆韬这边刚处理妥当,接到消息的老卡也赶到医院,推门走进了病房。

“卡哥!你来了!”骆韬躺在病床上,看见老卡来了,登时表现出了一副十分坚毅的神色,挣扎着要起身,全然没有了之前在处置室里杀猪般哀嚎,哀求着护士给他打个全麻时候的模样。

“没事,趟着吧!”老卡走到床边,轻轻的在他的肩膀拍了一下,随后旁边的博麟见状,也十分有眼力的送过来了一把椅子。

“好端端的,怎么伤了呢?”老卡落座后,语气轻缓的问道。

李峰靠在椅子上,半眯起眼睛,沉声说道:“看来,必须要解决他了。”

然后李峰站起身,穿好上衣,说道:“我去找洛哥,你通知咱们辖区呢所有的弟兄做好准备,这次我要来一场大的。”

张彪立刻说道:“好的,峰哥!”

王老吉毕竟是潮州帮里面的实权大佬,想要对付他必须有雷洛的同意。

李峰驱车来到雷洛的山顶别墅。

车刚挺好,猪油仔就站在门口说道:“峰仔,洛哥等你好久了,快进去吧!”

李峰看着好像早知道自己要来的猪油仔,露出了笑容。

“看来,雷洛也知道了王老吉的动作了。”想到这里,李峰反而不着急了。

李峰笑着跟猪油仔打招呼:“仔哥好像更胖了,最近吃什么了?”

猪油仔笑着拍了一下李峰的肩膀,说道:“这就要离开了,没有什么操心事,心情好,当然就胖了。”

李峰液笑着说道:“那就恭喜仔哥在加拿大一帆风顺了。”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