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男方纠缠怎么办,摆脱前夫纠缠绝招

杨天看到胖哥这反应,也愣住了,“你……刚刚不是说是来找偶像的吗?”

“是啊,”胖哥道,“可那跟神医有什么关系?”

“你们的偶像,难道不是……那位神医吗?”

杨天问道。

“当然不是啊!我们的偶像,是那位小天使啊!就是,前些天出现在四亚,昨晚又发了一首超好听的歌的那位小天使啊!”

胖哥说着说着,表情都变得狂热了起来,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啊?”

杨天懵了。

他这才意识到,这群人压根不是来找他的,而是来找小公主的!这……这特么就很尴尬了啊!合着我堂堂杨大神医,还在这儿自作多情了呗?

杨天扶了扶额头,感觉很受伤。

“怎么?

你难道还不知道小天使吗?”

胖哥看到杨天这般表现,并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离婚后男方纠缠怎么办还以为他是根本没听说过小天使所以感觉到困惑呢。

于是,这位胖哥的安利之心就爆棚而出了。

原来是小公主自己透露出去的。

真是个傻丫头啊,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

不过……仔细想想,好像也能理解她为什么这么不小心——在怀南国的时候,她也是万众宠爱,令无数人疯狂。

而且,所有人都知道她是谁,知道她住在哪,但也不会有人骚扰她。

因为……她住的地方是皇宫啊,谁敢去闯啊!或许正因为这样的习惯,让她根本不觉得暴露自己的居住地是什么危险的事情吧?

所以她会如实对粉丝说出自己的住址,也并不奇怪了。

“行了,我明白了,兄弟,多谢你的介绍哈,”杨天对着这胖哥笑道。

“怎么了,对付死缠烂打的9大绝招你要走么?

要不跟我们一起等等?

说不定等会小天使就要出来了!这可是她第一次真正见人哦,你真舍得错过吗?”

胖哥试图留下杨天。

杨天笑了笑,道:“没事,你们等吧,我还有事。”

说完,杨天便快步离开了人群,顺着别墅区围墙外走了一段距离,找了一个没什么人的角落,腾跃而起,直接飞入了别墅区之内,然后快步朝着拂云轩一号楼奔去。

胖哥立马拿出手机,打开短视频APP,找到那个唱歌视频,打开给杨天看,“你看,就是这个!看到没,她超可爱的,声音也超好听!”

杨天看了一眼,果然,就是他给小公主录的那个视频,心中的感受顿时更怪异了些。

自己给自己可爱老婆拍的视频,现在被一个路人拿出来在自己面前要安利给自己。

这种体验……真是够神奇的!“你听到没?

虽然这里比较闹,你可能听不清,但她的声音真得超好听,我昨晚第一次听到就根本睡不着了,一听就听了一整夜!”

胖哥见杨天不说话了,便继续夸赞、安利起来。

杨天苦笑了一下,前夫纠缠报警管用吗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总不能告诉他,你的这个偶像是我老婆,我和她经常一起睡觉呢。

如果真这么说,这胖哥肯定会觉得他在做白日梦吧。

于是,为了继续沟通,杨天只能装作一副的确被吸引到的样子,然后道:“哇,这个姑娘的确好漂亮啊。

不过……你们今天为什么会聚集在这里呢?

他飞速拿起摆在桌子上的第三支飞镖,双眼紧紧盯着从天而降的那些彩色气球,随时准备出手。

此时的他,早已开启透视,视线穿过一个个彩色气球,紧紧盯着位于中心位置的那个彩虹气球。

只要那个彩虹气球跟其它气球错开,出现在现场众人及摄像机镜头前,哪怕只有一条小小的缝隙,他就可以出手了,而且有十足的把握击中目标。

当然,用飞镖穿过其它彩色气球击中那个彩虹气球,对叶天而言,也没有任何难度,只要他想。

但那样做未免太过夸张了,说不定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绝对得不偿失!

考虑到这些,所以叶天一直在等,离婚后男方骚扰犯法吗等待合适的机会出现。

事实上,那个彩虹气球内有乾坤,相比其它彩色气球更重一点,它的下落速度自然也更快一点,还是比较容易脱颖而出。

很快,叶天就等到了最好的出手机会。

在下落过程中,那个彩虹气球挤开了一个红色气球,第一次出现在了高清摄像机镜头前、出现在了直播画面上。

唐瑾骂陈文:“你闹够了没有!我们安检去!”

看着唐瑾凶巴巴的表情,陈文心想:如果把唐姐惹生气了,她会不会真的动手打我啊?

陈文忽然发现,跟唐瑾在一起的感觉挺来劲的,要冒着挨骂挨打的风险!

--------------------------------

安检很顺利,陈文的打火机居然都没被收缴,这让陈文很诧异!

在陈文前世的记忆里,从2014年开始已经普及公共场所禁烟了,到了2019年的时候,不坐飞机的老百姓们都知道打火机不能带上飞机。

但是在1992年,起诉几次可以强制离婚打火机还是可以带上飞机的,但是不许在飞机机舱和卫生间里抽烟。

其实有件事陈文还真是不知道。

在1992年,有少数航班上是可以抽烟的。这种航班都是小型飞机,30座以下的老式苏联飞机。

这种飞机,飞我国西北方向的航行比较多。不光可以在飞机上抽烟,连小动物都能带上飞机。

“可以做。稍微有点营养不良。”凌然点点头,想了想,再问:“我给你做个体格检查,要触碰腹部,可以吗?”

“好啊好啊。”李玲整个人都激动起来,到凌然涂抹了酒精凝胶,再自己掀开病服下襟,摸了摸光滑的小腹,又装作不好意思的:“我的皮肤可能不太好,主要是我平时都不爱保养的。”

她的闺蜜站在床边,习惯性的扁扁嘴,样子是照着镜子练习过的可爱。

她可是知道,李玲平时多注意保养自己的腰。因为经常去夜店的关系,脸上好化妆,腰上的皮肤好不好,别人一摸就知道,所以,李玲平日里都是要给自己的肚子贴面膜的。

这一次,离婚不离家等于没离婚如果不是知道可以做不留疤的腹腔镜手术,李玲哪怕疼死,也是不会来医院切胆囊的。

与之相比,切过胆囊不能吃肥肉之类的后遗症,李玲根本没有将之放在眼里。

凌然不言声的给李玲做腹部的体格检查,并道:“疼了就说出来。”

“啊……是有点疼。”李玲娇声喘息。

唐瑾心态就这么简单,一点也不复杂,没有什么设计、阴谋的成分。

所以不用去怀疑唐瑾是不是对陈文设了套,这是根本不存在的事情。

唐瑾在感情上特别单纯,甚至是一副飞蛾扑火的架势。

未来陈文或许会遇到一些有设计心、带阴谋的女人,但绝对不会是唐瑾,也不可能是苏浅浅和许美云。这几个漂亮女孩子对陈文的感情是纯真的。

---------------------------------

飞机起飞时间是下午5点多,不要为了孩子联系前夫两人四点抵达了沪市机场。

没有大件行李,不需要办理托运。

唐瑾拿着两张机票,带着陈文很快就办理完了检录,领取了登机牌。

唐瑾领着陈文去安检,陈文说不着急进去,我们去逛一下机场内的各种商店。

陈文有意为唐瑾花点钱,但逛了一圈下来,发现最值钱的一家店是卖石头的,有一尊几百斤的大石头标价一万块,这个价格陈文是满意的,但是它的个头实在不适合摆放在唐瑾家的那个小面积一室一厅里!

向南和闫君豪等人跟在后面,亦步亦趋。

转头看了看闫君豪,向南问了一句:“闫叔,你坐几点的飞机?”

“上午十点的,你就不用送我们了。”

闫君豪笑了笑,说道,“我估计等咱们吃过了早餐,何绍骅他们就会开车过来接你们了,到时候你们先走就是了。”

本来就没打算送你们去机场啊,你想什么呢?

向南眼神古怪地看了闫君豪一眼,在心里面腹诽了一句,想了想,又低声问道:“对了,戴维斯那边的事……”

“这件事你自己考虑就行,不用顾虑我这边。”

闫君豪摆了摆手,轻声笑道,“你觉得有必要,就去米国一趟,正好还能到我米国的家里去住几天;但你要是觉得没必要,拒绝他也是正常的。”

顿了顿,他又说道,“人情这种事,你照顾不全的,如果什么事情都要顾虑这个顾虑那个,那你什么事情都做不成。”

“好,那我知道了。”向南点了点头,说道,“我再考虑考虑。”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