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前妻无理取闹纠缠,对付无理取闹的前妻

这边又打了起来,那些离开支援的人感觉日了狗,又准备回来支援,可是刚冲回来,怎么也想不到,他们这边留守的人早就全部嗝屁了,所以直接撞在了余飞的枪口上。

嘭嘭嘭……

一连串的枪声,赶回来支援的人倒下了好几个,剩下的急忙转身就跑躲了起来。

至此他们已经损失惨重了,有枪的第一进攻退梯队死伤过半,还没有伤到余飞一方任何一人。

那些匪徒终于慌了,终于发现他们根本不是对手了,甚至他们都不知道,他们几乎是被余飞一个人打的溃不成军了。

可是他们想要撤走,就要冲到楼道口下去,电梯早就在被他们断电之后停运了。

这些人不敢冲击余飞在的这边,最后只能选择冲击防守人数最多的那边楼道,有枪的人冲过去疯狂开火,用火力压住的防守人员无法抬头,剩下的人紧忙冲进去楼道撤退。

可是余飞早就又返回去,四楼的楼道口等着他们了,他们通过四楼的四楼道口的时候,又倒下了好几个。

然后他们终于成功的逃到了一楼。

“这话说的对,离婚后前妻无理取闹纠缠我们无论谁输谁赢,眼下最高兴的,肯定是神庭了,反正打起来。妖神界以后就难以成为我们朋友了!”抱犊鬼帝说道。

“朋友个屁呀,人家压根没把我们当成朋友!他们打六神天大战,有要我们参加?我们就是给他们借道的小村落,要不是这些年有大鬼皇努力中兴鬼道,圣尊她老人家又重返鬼道,人家会看上咱们?”酆域鬼帝叉着腰大声说道。

“也是,本来他们也没指望过咱们,咱也不用把他们当朋友,这次得狠狠的在其他大世界面前露露脸!”嶓冢鬼帝赞同说道。

但说这容易,大家却不知道该怎样才能达成我说的条件,所以罗酆鬼帝沉吟说道:“那我们该怎么打?这要尽全力一战克敌,还要威慑到他们,委实有些困难……”

鬼帝几乎发言完了,至于其他散修,全都一副懵懂的表情,我想了想,说道:“先立足防守,此时敌人兴冲冲而来,攻势必然稳健,即便是胜过他们,后续的部队求战之心仍然迫切,对我们仍然十分的不利。”

“那要不我们八艘战舰,就把通道附近作为战场,堵住大门,来一个轰一个。来一双轰死一双,离婚后和前妻怎样相处这样连轰带炸的,我看他们怕不怕!这样既能达到威慑作用,又能堵住门口,让他们进不来!”蚩圣哈哈一笑。

大爷的,昨晚受尽羞辱闯下大祸,在熊天骏眼里却是苦肉计。

“你疑心可以,只是你就不担心,你把叶神医这个无辜炸死?”

卫红朝怒问:“万一叶凡好奇,早上离开卧室去拳场拿模板,他岂不死的冤枉?”

“叶神医口口声声说不在乎我报答,那就不会一转身就火急火燎派去取。”

熊天骏言语残酷:“如果叶神医言行不一致,说明叶神医也是贪婪之人,被炸死也是死有余辜。”

卫红朝差点大骂:你大爷。

叶凡也感慨熊天骏这些商人算计无形,同时庆幸自己没有贪图模板去取,不然现在怕是缺胳膊少腿了。

卫红朝对熊天骏充满怒意,前妻纠缠报警管用吗随后又皱起眉头,目光锐利望向了熊夫人柳嫣:

“可这又有点不对啊,如果熊夫人真是陈轻烟的人,小阿俏他们昨天怎会对你霸王硬上弓?”

“难道上演苦肉计逼迫熊天骏交出模板?”

“可演戏的话,干吗又打电话给叶凡求救?”

“我跟着你这么多年,一直担惊受怕,不是在流亡,就是在流亡的路上。”

“我没过一天安稳日子,没享受一天富贵生活,为了赚点钱,你还要去拳场做沙包。”

“我天天提心吊胆,生怕你死在拳场或者被人抓走。”

“我熬不了这种苦日子了,我也看不到它的尽头,我要弄一笔钱光鲜生活。”

“我要像其她漂亮女人一样风风光光,富贵荣华,而不是做惊弓之鸟,没有希望。”

“所以我把你出卖了,我把你卖给了叶夫人。”

“我拿到了一千万。”

“只要今天找出模板,我还能再拿五千万。”

“可没想到,你连我这个陪你吃苦的女人都提防都算计,你这一炸,离婚后怎么面对前妻纠缠把我的五千万把我的人生全炸没了。”

她终究还是一个人扛下了所有。

熊天骏的怒意渐渐消散,眼里多了一抹歉意。

他理解柳嫣。

他何尝不是向往安稳日子?

“我摊牌了,我承认了,我出卖你了。”

柳嫣挺直身躯看着熊天骏一笑:“你要杀要打随便,死了,也好过跟你颠沛流离。”

熊天骏没有出声也没有动手,只是定定看着跟随自己多年的妻子。

他旁边的其他人都是一片沉默,没有说话。

“回去再好好练一练,明年再来。”过了一会儿,有人安慰他。

“我师父是打家具的,谁能教我啊……”那个考生的哭腔更加明显,委屈极了。

他一个人孤伶伶地站着,显然,这也是一个五级木坊的学徒。

许问往那边看了一眼,突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之前他就听吕城说过,徒工试的结果对各工坊有什么样的影响。但那时,吕城强调的是自己的前途,他师从连天青,没把自己当成姚氏木坊的一员,也没有多想。

现在回想起来,前妻为啥纠缠徒工试应试的人这么多,过关的这么少,又对各工坊的未来有着这么严重的影响,这根本就是不给五级工坊活路啊!

哪家工坊能保证自己每年都能出一个人才,三年过三关通过徒工试进入百工会?

或者说,这本身就是一个引导,要求小型工坊合并,扩大自己的规模?

然后呢?不愿意合并的小型工坊能不能继续存在?

大约是被他刚刚那番话刺激到了,这会时音的声线听起来竟然有些隐隐的颤抖。

敏锐地察觉到对方语气里的委屈,祁嘉禾顿住了脚步,回过头朝她看过去。

餐厅的吊灯从时音的头顶洒下来,暖黄色的光,看起来很温馨,可她的表情却不太平静。祁嘉禾看见她紧抿着苍白的唇瓣,向自己看过来的目光里,分明带着几分别样的情愫,像是一碰就能碎掉。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强人所难了。

气氛突然间变得焦灼又凝重,与她对视片刻,祁嘉禾才又重新开了口:“你想跟我求和?”

时音盯着他看了好一会,缓慢又坚定地点了点头。

顿了顿,甩掉前妻的纠缠方法她说:“我知道你不是拿两颗糖忽悠一下就能心软的那种人,也没指望你能和我相敬如宾——”

说到这里,她停了一下,才又继续道:“但就算你真的特别讨厌我,也得给我一个洗白自己的机会。”

大概是从来没想过她会说出这种话来,祁嘉禾微微挑眉,用略带审视的目光打量了她数秒,终究是没再说出什么让人心寒的话来。

“这么快!”

人群中又是一阵骚动,有人轻呼出声,有人却面红耳赤,抿紧了嘴唇。

许问顾不得多想,就站在齐坤旁边往那边看。

果然,已经有一部分结果出来了。

木桶质量过不过关,灌水检测一眼就能看出来。

有一些考生根本没学过圆作,勉勉强强做出了一个桶,看着也许还有个桶样子,但根本就没办法装水。

缸很大,军士往里灌水的时候没有留力,水哗啦一下灌进去,有的马上就沿着桶壁哗啦啦漏了出来。男人没放下前妻的表现最后水灌完,桶里残留的连个可以照人的水面也没有。

这种显然是没办法得分的,小吏们上前,检查桶沿上的号牌,直接了当地给它们判了个零分。

清水一桶桶地倒进去,水哗啦啦地流出来。

一轮倒完,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水桶被判了零分,直接淘汰!

“我没学过圆作啊。”一个考生的声音在许问不远处响起,带着明显的哭腔,显然是被打零分的其中一员。

“而知道我身份的人,除了你柳嫣之外,也就是收了我名片的叶神医。”

“我很不希望是你,毕竟你跟我这么多年,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累,我早把你当成唯一亲人。”

“如果是你出卖我,我会很痛苦的。”

“至于叶神医,虽然知道我叫熊天骏,可我早已经改头换面,他很难确定我身份。”

“当然,他也可能瞎猫碰上死耗子锁定我。”

“我无法判定,也不太想面对,只是我心里知道,问题一定出在你们身上。”

“所以我早上让叶神医进来给他模板,就是进一步测试你们的底细。”

他看着妻子开口:“我用一个早就设计好的陷阱,甄别你是不是背叛,甄别叶神医是不是言行一致。”

“看来你对昨晚的会所冲突半信半疑啊,不,应该是更多觉得我跟陈轻烟演苦肉计对不?”

叶凡苦笑一声:“熊先生,你这疑心病可真重啊。”

卫红朝恨不得上前一拳打死熊天骏。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