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结婚了前夫还缠着她,再婚前夫一直骚扰

大师们玩得很高兴,阎箕和秦连楹也因此得到了不少灵感。

以前他们只是简单把水泥当成了三合土的替代品,相当于一种易于保存使用的速干三合土,现在他们发现,它的强大远不止于此,用途比想象中还多。

他们和大师们一起,把这些新用途归纳了一下,应用在了新城的建设中。

这样一来,水泥的用量比想象还要大了,于是又开始规划土地,建设新的水泥窑。

还好荆南海一直在这里,有他坐镇,各种调度安排井然有序,完全不会出现问题。

这个过程里,悦木轩的陆问乡也被调了过来,跟倪天养一起负责水泥窑的建设与制作工作。

之前在饮马河的水泥场,也是他与倪天养一起管理,相关经验非常丰富。

陆问乡原本只是一个商人,即使在现在这个阶段,也属于大周比较没有地位的那种人。

现在被征调过来负责这个新逢春城极为重要的环节,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对于悦木轩来说,也算得上是对许问的投资得到回报了。

几轮交流之后,都结婚了前夫还缠着她许问又与岳云罗见了一面,敲定了细节。

如此麻烦,连林林一直笑眯眯的,全程站在许问这边,不厌其烦跟她娘讨价还价。

岳云罗中间有几次皱眉,似乎略有些觉得他们事太多,但最后她微微有些动容,把那些条件包括定时递信之类的全部答应了下来。

当然,许问他们并没有把安全的筹码全部压在岳云罗身上,更多的还是自己的准备。

时间过得很快,三天之内,他们把所有的一切全部安排好了,连林林没有迟疑,准备出行。

最后确定陪她一起上路的是吴可铭,无论年纪还是经历还是与连天青的关系,他都是最合适的人选。

分离的时候,许问才意识到自己比想象中更加不舍。

在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他紧紧拥抱了连林林很久。别的他什么也没做,这种时候,仿佛只有拥抱才能表达他的心情。

连林林依偎在他怀里,同样安静了很久。

良久之后,她仰起脸,笑着对许问说:“说不定用不着三年,我提前就回来了呢。到时候没准会给你个惊喜,然后意外发现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如何摆脱前夫的纠缠我气坏了,提刀要砍你……不对,我不会,我还是会哭吧……”

而那样的量劫,在传说中倒也是有的,比如洪荒神话中的开天量劫,龙汉初劫,巫妖量劫,封神量劫之类的劫数。都是环境自我保护的区域自毁行为,正是为了惩罚那些贪得无厌,又破坏天地的行为。

因此才有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说法,如果没有毁去破坏者的猛药。哪来空间的继续保留,供于更温和生灵生存的空间?

所以不是说量劫不好,而是用在谁身上罢了,如果用在我身上,别说是什么开天量劫。就是一个小遇事劫我都不满意不是?

劫雷落在我身上,我这一激灵,仿佛窥视了天道一般,一瞬间浑身就是一个激灵,仿佛游离于现实飘渺。想通了大部分量劫之事后,方才幡然醒悟,看向了蛤蟆大仙,这家伙正一脸懵圈的看着我,眼珠子咕噜噜的转着,一副我欠它什么的表情。

我这一看,暗道不好,我居然想得太过投入,把这道劫雷白送给了祖龙了,害得蛤蟆不能引动劫数锻体。所以蛤蟆大仙才一脸郁闷,对付无赖的男人绝招一副我干嘛抢它劫雷的表情。

不过,劫雷毕竟是劫雷,挑战天地权威达到一定程度,天地自然不会容你。接下来的各种雷电,当然是轮番的砸落下来!

“哈哈,砸死你们,没有骨气的贱东西,你们抗衡啊,抵抗啊,没有血丸,你们都像狗一样哀求,狗屁的蛮神信仰,一群狗东西,给我坚持啊!”

只是,当足有几百颗血丸砸出去后,那些统领家眷们却都没有丝毫反应,任凭血丸从身上滚落。

那些可以平复他们痛苦折磨的药丸,此时掉在地上,没有一个人去捡。

甚至,有一个孩童,捡起来之后,竟然反扔向了老族长的脸上。

“呸!”

“为老不尊,不知羞!”

几个孩子,虽然面露痛苦之色,却都在父母的身旁,他们就毫不畏惧。

这才是……蛮族人,本该有的不屈意志啊!

此时的老族长已经愣住了,他感觉到,好像事情已经照着他想象中的反方向发展去了。

虽然下面还有很多民众在争抢,对付死缠烂打的9大绝招但是这些统领的家眷对他来说,才是掌握蛮族力量,军队的筹码啊。

“老族长,这么多年,你这个族长已经失去了所有声望,当初我们信任您,是因为,不论您的占卜术都多么糟糕,但是你都在全力维护族人,哪怕您迂腐,哪怕您专于泰达尔蛮王作对,但我们都会拥护您!!”

他在刺激,煽动,惑众,要将蛮族的力量掌握在手中。

此时各统领若是对泰达尔出手,他的目的就成功了一半,彻底颠覆蛮神信仰,成为蛮神公主最新统治下崭新的信徒。

“父亲,不要啊!”

“哥哥,你们不能对付泰达尔,他是我们的恩人啊!”

“蛮族征战,捍卫家园,他们是光荣神圣的,蛮神信仰,不可毁灭!”

忽然间,一群蛮族子民,男女老少,足有上百人,齐齐走了过来。

他们一脸的痛苦之色,前夫纠缠报警管用吗面色苍白,眼睛都凹陷了下去,看上去极为凄惨。

似乎已经被折磨的死去活来,没有了希望,可他们的眼神中,却透露着一股决然,仿佛清醒了一般。

他们就是各统领的家眷们,此时,全都站了出来,每一句话,都仿佛在唤醒失去意念决策的统领们。

看到这一幕,老族长竟然一把将血丸砸向了那些统领家眷的身上。

一把,又一把,每一次都会扔出几十颗血丸。

门一开,一股浓烈的味道便扑鼻而来。

杨天闻到这味道,眉头却是一下子皱紧了。

他往里一看……

屋子里有许多个木箱子。

木箱子都是那种非常结实、没有镂空的木箱,乍一看看不出里面的东西。

但光这味道,就让杨天警惕了起来。

他走过去,打开其中一个箱子一看……

果然。

偌大的箱子里,也就摆放了几个巴掌大的袋子。

袋子里面是白色的粉末。

成分嘛,一般人闻不出来,但杨天是闻得出来的。怎么对付离婚后的骚扰

这就是海落因,俗称白粉。毒品中最臭名昭著的一类。

别小看这一个箱子里这几包东西,这一包得有好几百克。

一克这种东西,真卖给瘾君子,可以卖大几百甚至上千。

也就是说,这样一包,就值好几十万。

这一个箱子里的几包东西,加起来绝对是上百万甚至好几百万的。

五点四十,一家三口人来到了私房菜馆。

来的路上,苏康康主动跑进一家小吃店,吃了两笼小笼包。

陈文看着,心里特别不落忍。苏康康反过来安慰陈文:“没关系的了文哥,我这会好饿,先吃点垫垫。”

陈文说道:“我特么一定要多赚钱,将来让你天天吃龙虾吃到撑,吃一辈子龙虾都吃不穷!”

苏康康眼神里流露向往:“文哥啊,龙虾我从没吃过,只听过,你吃过没有,好不好吃啊?”

陈文笑道:“我也没吃过,只是听过那玩意死贵。”

苏浅浅催促苏康康:“赶紧吃,吃完赶紧走。”

陈文忽然有点不对劲的感觉:“怪了,总有一种不舒服感觉。”

苏浅浅赶忙摸了陈文额头:“没发烧啊!”

陈文说道:“不是身体不舒服,摆脱前夫纠缠绝招是总感觉心里怪怪的,好像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

苏浅浅紧张道:“什么事情啊?”

陈文揉了揉额角,说道:“我也说不清,就是心里感觉有点不对劲,说不出是什么。没事,我们走吧。”

许问到这里之后,第一件事情是安顿好连天青的身体。

可以预见到,未来一段时间里,他工作的重心都会放在这里。

连林林外出,吴可铭也陪着她一起去了,许问当仁不让要把这个工作接下来。

连天青的身体不受损伤,没有意外不会出事情,但许问还是要放在一个靠近自己的地方时时看护着。

荆南海应当是接到了岳云罗的命令,非常配合,将连天青的身体安置在了一个僻静安全的地方,派了护卫看守。

他们是不知道连天青当前的情况的,主要是为了他醒来的时候,能马上叫到人,也有人能赶紧通报。

有了荆南海的帮助,许问迅速全心全意投入工作中。

他用了七天时间走遍了旧逢春城的每一个角落,以及附近的天云山间、准备修筑行宫的地方。

他们重新绘制了更精确的地形图,制作了沙盘,把原先预备好的图纸进行进一步落实。

然后,他们先行规划出了区域,开始先行修筑备用建筑,人住的地方和备货的地方,非常周全。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