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了前妻纠缠怎么办,对付前妻来骚扰的绝招

她只能这么安慰萧韵清了。

……

与此同时。

萧城某条巷子之内,这里十分的昏暗。

一名满脸胡子的中年男人,抱着一个酒坛,直接坐在了地面上,后背靠着巷子内的墙壁。

他在不停的往自己嘴巴里灌酒,双眸之中满是醉酒之意。

此人便是萧韵清的父亲萧正渊。

每天晚上他在隔壁的酒楼里喝的大醉,在酒楼关门之后,他就会抱着酒坛在这条巷子里继续喝。

“你还想要这样继续下去吗?”一道声音在巷子内回荡。

来人赫然是沈风。

之前关木锦对萧韵清身边的人调查过的,他知道萧正渊每天夜晚的时候,都会在这条巷子里醉酒。

沈风从关木锦口中得知此事之后,他便来这里寻找萧正渊了。离婚了前妻纠缠怎么办

抱着酒坛子的萧正渊,抬头看了眼沈风,然后他把沈风当做了空气,接着大口大口的喝酒。

见此,沈风平淡的说道:“你对萧家还有感情吗?”

萧正渊没有回答,继续在不停喝酒。

沈风又说道:“你想报仇吗?”

“我可以帮你恢复修为,我可以让你破碎的丹田完美的恢复。”

小桃也知道,邱月珊带着背叛行为,不告而别伤透了所有人的心,不仅仅是陈清水,还有莫德林、王大柱、刀哥,还有一大群信任她的朋友。

“好了,人生走就走了,但是他不能凉,我和莫德林他们商量过了以后,财务部就交给你来管理了。”

小桃瞬间一愣,他简直不敢听信自己的耳朵,“陈,陈老板,你刚才说什么?”

“你跟邱月珊是一起进入公司的,怎样处理前妻的纠缠对公司的财务比较了解,而且个人专业水平过硬,交给你是最合适的。”

陈清水波澜不惊,其实也有着赌气的行为,他重用小桃就是想向邱月珊证明:她不是特殊的,能培养出一个邱月珊,就能培养出第2个邱月珊

小桃犹犹豫豫,她说道:“不,不行,我做不到,我担不了这么大的担子。”

陈清水呵呵一笑:“我说你能,你就能。”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莫德林,轻飘飘的说道:

“小桃,邱月珊走不带着你,你还不明白是为什么吗?你但凡还有些用它也不是越把你抛弃在奉天。”

四大联盟控制着整个仙界绝大部分区域内的各行各业,类似于仙界钱庄、仙界拍卖行、仙界仙珍阁等等仙界最大的垄断性行业,几乎都能看到四大联盟的影子。

不过,仙界这四个看起来无比强大的联盟,它们实际上却是一个似紧实松的组织!

比如说,杜龙在巨蓝星球就与那个所谓仙界最大势力的黑杀会有了瓜葛,前妻纠缠是什么心理实际上,黑杀会又是四大联盟的一分子,四大联盟的产业他们也有份额!

概括起来就是,四大联盟控制着整个仙界绝大部分的经济命脉,同时又是仙界各大势力的产业!

简单说来,就是仙界四大联盟它不被任何个人所掌控,而是四个由阵灵智慧生命负责管理的联盟势力,四大联盟永远只会追求利益最大化,却不会参与到任何的仇杀当中。

当然,任何势力若胆敢对四大联盟的产业进行攻击,那必定会招来整个仙界的敌对,届时仙界虽大,却不会有其容身之所!

跟在众多飞升者背后,杜龙很快就从某个负责飞升令发放的士兵手中取到属于自己的飞升令牌,并且按照要求将这枚飞升令炼化,这才认真观察手中的这枚飞升令牌。

“是少主。”

二人来此才彻底的明白了白幽若的身份,以及她在宗门的地位在老祖心里的地位,以及才算是彻底的明白了她白族公主的身份,还有她的各种传闻。

“你们二人的资质很高不用担心,只是修炼无捷径可言,还需努力。”

“是。离婚了前妻不走怎么办”

白幽若边说也是边观察二人的相处,这两个人怎么之间透着生疏呢?她不是很明白二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好像决定要与彼此划清界限的样子让白幽若不禁皱眉,要说这楚恒与墨尘还是挺般配的,她看的出楚恒是故意做出不理会墨尘的样子,而墨尘本就性子淡漠,他是不是多想了,是不是压根就没察觉这都看不出来。

“你们两个这几年也辛苦了,暂时放松一下好好休息,如今刚刚进阶也不会马上再次仅仅,并且修炼不仅仅只是修修为,还有心性,好好准备,待去了秘境也没有时间让你们放松休息了。”

“是少主。”

晚间白幽若二人桃林中漫步,白幽若的肩膀上还有同上都落了几片花瓣,衬得她娇艳无比,蓝羲玄抱住白幽若吻了吻问她的脸颊“这次去秘境不知何时才能回来,过两日在回白族小住几日如何?”

“约你出来,越过云彩,跃上柳梢,乐在心瑶……”庄同学才思敏捷,一首“咏月”,把彼此的心境烘托得淋漓尽致、荡气回肠。离婚后前妻纠缠现任怎么办

郭姐默默地把庄金荣的诗句牢牢的记在心间,一有机会她肯定会把它们整理成册,作为一种宝贵的精神财富,永久的收藏起来……

由于佳节将至,整个情人岛并没有多少人,估计都在忙着自家的烟火。

明天的自己也将启程去A市陪父母团圆过节了,今晚是她能陪庄小弟的最后一个晚上,所以非常的珍惜。

不一会儿,他们就卿卿我我的来到了情人岛的最高处“梦天阁”,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来休息。

看到庄小弟略显疲惫的精神状态,郭御姐就知道连日来的运筹帷幄,肯定透支了庄小弟不少的精力。再加上刚才的应酬,此时的庄小弟最需要的就是按摩和休息。

想到这郭御姐善解人意的说道:

“我看你也累了,赶紧躺下来眯一会儿吧,我给你掐掐脚解解乏。”

“不,我口渴了,我要喝茶。”庄金荣孩子般的娇情道。

“长点心吧,好好干,离婚后前妻一直纠缠男方当个有用的人,你就不会被任何人抛弃,在这儿也浑浑噩噩的过下去,你还会继续失去。”

陈清水也没想办博,话虽难听可确实是这个道理,通过这件事也可以表明邱月珊是个”利益至上”的女人,她不可能放弃一个有用的人。

小桃咬了咬嘴唇,逐渐对自己产生的怀疑,也对邱月珊产生了怀疑。

陈清水接着补充道:“去做吧,你做的来的。”

小桃缓缓地上前,拿起了那份聘用合同,有由于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低下头一言不发。

看着小桃这伤心的模样,陈清水其实也挺心疼的,邱月珊走了,受到伤害最大的人是小桃,我这个把邱月珊当成亲姐姐看待的孩子,从此之后又是孤单一人了。

“好了,文件一式两份,你留一份,剩的一份进公司档案,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公司的财务部部长了。”

紧接着陈清水厉声说道:“即刻上任!前妻出轨离婚后纠缠”

小桃转身的一瞬间,眼泪就哗哗的流了出来,可是这个小女孩也学着邱月珊那样开始倔强起来,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它滴落下来。

因为有了与龟伯提前商量好来到仙界后,该如何安排今后的计划,故此,杜龙直接无视广场上那些看起来很牛逼的大势力,大步朝广场外面的街道行去。

一旦有人上前拉他加入某个宗派势力,杜龙便会以自己已经加入某个宗派为借口拒绝所有邀请,如此一来,那些人就不会在爷身上再浪费口舌了。

成功挤出熙熙攘攘的飞升界广场,杜龙暗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开始仔细欣赏起仙界大城市的独特景观,认真感受着仙界与普通凡俗世界之间的区别。

‘灵儿!这里的重力比巨蓝星强许多倍,恐怕普通灵修者在这里连飞行都做不到吧?!’杜龙暗中跟戒灵灵儿闲聊道。

‘嘻嘻,那是自然!你可知道,你们人类在什么情况下能够飞行,飞行的原理又是什么?!’戒灵灵儿娇声笑应道。

‘。。。。。。’

挠了挠头,杜龙老脸立马红了起来,一直以来,他还真没有仔细想过这方面的原因,反正达到灵阶实力后,就能够御空飞行,至于这里面的原因倒没有去深入探究。

听到萧白萱这番话的萧光武,脸色变得难看了几分,道:“你以为我想喊你这个残疾人为小妹吗?你也不看看自己如今是什么样子?你能够去为聂少打杂,这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你别不知足!”

如今的萧白萱几乎没有什么战力可言,而萧韵清的修为完全被封住了。

萧光武在停顿了一下之后,目光看向了萧韵清,说道:“韵清姐,你怎么不说话?明天就是你的大婚之日了,你能够成为聂少的妻子,你知道天底下有多少人会羡慕你吗?”

萧韵清冷哼了一声:“天底下的女子会羡慕我嫁给一个太监?”

此话一出。

原本没有太多情绪起伏的聂文冲,脸色顿时变得比吞了苍蝇还要难看。

而萧光武觉得事情要糟糕了,他也知道当年之事的,而且他很清楚聂文冲最恼怒别人提起此事。

果不其然。

下一秒钟。

“啪”的一道脆响声,在空气中回荡开来。

只见聂文冲隔空扇出了一巴掌,这一身修为被封住的萧韵清,根本是没有躲避的可能性。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