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男友纠缠的心理动机,前男友纠缠是什么心理

“红发,你他吗小心点,他不是那么好惹!”张然刚才就想用手里的喷子高定冈村,但这厮反应极快总是能够迅速拽着身旁的人为自己挡枪,是野人倒还好,就怕他拽着的是幸存者,这也让张然不能开枪!

红发没有将张然的劝告放在心上,他手里拿着木棒对准冈村的头便砸了下去,后者灵巧地躲过,一个懒驴打滚随后刀锋直接指向红发的腹部,幸亏红发的反应够快,避免了被开膛破肚的命运。

“呦西!继续!”看着说话磕磕巴巴的冈村,红发不敢再大意,他谨慎地面对冈村,却发现对方简直是刀术大师,轻松的将其玩弄在股掌之间,木棒已经被冈村的双刀斩断。

看着下一刀就要被杀死的红发,张然果断的选择了开枪,“亢!”

散弹枪巨大的杀伤力让所有人都散开,冈村即使战力超群也不敢去硬抗枪弹,他抓起一个尊卢人便挡在前面,这厮竟然要发起反冲锋!

红发此时也慌了,前男友纠缠的心理动机他从腰间拔出手枪,对准冈村就是一顿乱射,但他太过紧张,子弹全部打到了死的不能再死的尊卢人身上!

此时,石洞里缓缓的有了脚步声,四龙很快从洞中走了出来。

看到四龙,百兽欢呼,心中的担忧也全然消失了,既然他们都平安无事,相信兽王也应该平安无事。

“恭请兽王!”

四龙齐声呼唤,百兽顿时匍匐跪下,虔诚无比。

洞内再次响起脚步声,石猴多了个心眼,悄悄的看了一眼,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此时的韩三千抱着秦霜,缓缓的走了出来!

“是你!”石猴怒吼一声,同时,他的吼声也惊起了百兽,一个个顿时从地上爬了起来,做出攻击姿态,对准韩三千!

“全部给我跪下,兽王面前,谁敢放肆!”四龙齐声一怒,紧接这直接横在了韩三千的面前,谁敢上前,杀无赦!

“四大护卫,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石猴愤怒的吼道。摆脱情人威胁纠缠绝招

“没有什么意思,保护兽王而已,石猴,我倒要问你什么意思?在兽王面前不跪下,你是想造反吗?”四龙之首此时怒声喝道。

在韩三千和麟龙,兽王面前他不敢放肆,但在这百兽面前,那还不逞够威风!

“你这是在命令我?”名叫巴楚的男人健硕的肌肉显得威武雄壮,尤其是他手中拿着双石斧,本来双持武器就需要更强的力量与技巧,就连冈村也有些忌惮的看着对方。

“不...我不敢...我只是提出建议而已。”

“梵神的女儿赐予我们祭品,她就是圣女,以前你们对她做过的事情,圣女既往不咎,但我希望以后你们好自为之!”

巴楚的话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即使老潘手里拿着枪也不敢与其顶嘴,只因这厮的实力太强,前男友纠缠可以报警吗以往冈村早就耐不住寂寞上前,而现在的他却也跟个弟弟一样默不作声。

“你们两个去帮忙!”

“是,我们这就去!”

冈村和老潘只能硬着头皮混在野人堆里,他们一向看不起这些野人,却没想到现在要受这些人摆布!

“潘!机会,杀他!”冈村愤恨地说道,小日本抄起双刀,恶狠狠地看向巴楚。

“别他吗开玩笑了!那厮看你一眼,就仿佛是头凶手,杀了他?谁直到这部落里还有多少猛人?”老潘打消了与巴楚对抗,只因双方的目标不同,“我们进去那片试炼他们族人的森林,找到那些东西就足够了,何必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

“你脑子进水吗?”

叶凡靠在座椅上无视对方杀机:

“无论是明心公主还是城卫军,都是他们违背国主指令先动手,我们才被迫自卫反击。”

“如果城卫军乖乖放我女人离开八重山,男人纠缠心理是什么三堂的兄弟根本就不用杀出一条血路。”

“所以你应该斥骂无视君令的城卫军他们活该。”

“而不是怪责我和三堂怎么屠掉他们。”

“除非你跟城卫军他们一样无视君令。”

“不过看得出,皇无极权威好像确实不太够,否则他的君令怎么对你们毫无威慑?”

“不仅明心公主和城卫军不当一回事,连你们近卫军也不怎么放在心上。”

叶凡直接扣上一顶帽子:“否则你就不会第二次把枪对着我这个国主贵客了。”

“你——”

柳知心怒意一滞,忙低垂枪口吼道:

“我对国主忠心耿耿,随时愿意为他赴汤蹈火,怎可能不尊重他?”

她杀气腾腾喝斥叶凡:“你不要血口喷人和挑拨离间。”

红发恨得牙痒痒,对于叶凡来营地,他是第一个不答应,凭什么那个打了自己的家伙能够得到营地里其他人的尊敬和拥护,甚至很多人都离他而去,宁可加入蓝眼和张然的势力!

“张然,你他吗之前可是一直不希望他过来,现在改口这么快,莫不是想男人了?前男友有对象还来纠缠你看不出来你这个拉拉也被掰直了?”

面对红发的嘲讽,张然一拳打在了对方的腹部,有枪在手红发压根不敢还手,“命他吗都没了,你还在为了那点自尊心哔哔赖赖?难怪你只能当个没脑子的水手!”

“红发,你真是让人失望,我现在有些后悔当时跟你搞什么和平了,你这种没脑子的人,老子就该早点灭了你!”蓝眼说罢便和张然走出了帐篷,作为营地的领导者,他们必须站到前线。

尊卢人一部分手持火把,量一部分则直接对着营地里放箭,由于之前幸存者们设置了栅栏防护,有效的阻拦了尊卢人直接冲进营地,如果是白刃战,尊卢人有信心顷刻之间结束战斗。

冈村和老潘站在一名扎着辫子的尊卢人身边,老潘谄媚地问道,“巴楚大人,我们是不是可以直接让后备队也跟上去?一鼓作气解决掉这些人?相信梵神得到了这些祭品,一定会很高兴!”

他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宅男而已,连看个恐怖片都会吓得腿软,哪里见过这种阵仗?

没有抛下王震逃跑,前男友回头的心理学就已经证明了他的仗义!

但现在这种局面,远远超乎了他的能力的极限,让他不知所措,恐惧无比!

突然,倒在血泊中的王震,竭尽全力仰起头,望着不远处的楚南,虚弱无比地嘶喊道:

“楚……楚南……快……快逃……去找……叶凡……”

王震的声音虽然断断续续,但却让楚南身躯一震,立刻转过身,准备逃出这个“魔窟”,将这些暴徒的恶行公之于世。

然而当他刚刚迈出几步,崔志豪却冲了出来,狠狠一巴掌甩向他的脸颊。

“啪!”

清脆的耳光声,响彻全场。

楚南被打得连退好几步,摔了个趔趄瘫坐在地,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最终跌落,四分五裂,碎成一片。

崔志豪居高临下地望着他,怎么摆脱出轨对象的纠缠不屑道:

“小逼崽子,想要逃出去通风报信?门都没有!哼……落到这个下场,可不能怪我,只能怪你们做错了选择,不该跟叶凡那小子混在一起!”

未见五官轮廓,已自有股不可一世,睥睨天下的气概。

大殿两边墙上,还挂有十几幅风格迥异的字画。

正前方,是一幅巨大的黑字——

忍!

黝黑光润,入木三分。

更让叶凡惊讶的是,墨水好像还没有干透,反射着淡淡的黑光。

在这种情况下,王震毫无招架之力,只能像只虾米般佝偻着身躯,双手抱头,尽可能护住自己的要害部位。

尽管如此,在短短几分钟内,他还是被打断了十几根骨头,皮开肉绽、遍体鳞伤。

殷红的鲜血,染红了身上的衣服,遥遥望去,就像是个血人!

任谁也无法想象,在军营之中,竟会发生如此丧心病狂的恶行!

不远处,楚南像是被吓傻了似的,瞳孔涣散,目光呆滞,像是被石化了般,根本动弹不得。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打了个哆嗦,才回过神来,但脸上却写满了恐慌之色,无法抑制地尖叫道:

“啊啊啊!震哥!你们别打了!这是在犯罪!”

楚南的惊声尖叫,一下子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将他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的位置。

“唰!唰!唰!”

下一刻,无数道恶狠狠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到了他的身上。

楚南的脸色瞬间煞白,毫无血色,身子不受控住的战栗起来,仿佛被掏空了全身的力气。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