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老是纠缠我怎么办,分手后还来纠缠的渣男

看着许鸣昊有些局促的样子,岳橙很满意地说道:“怎么?不敢吃辣?”

许鸣昊自然不会示弱:“你听过一句话吗?”

“什么?”

“十男九痔、十女十痔!”

“呸!吃饭的时候说这么恶心的话!”岳橙一连说了三个呸才罢休。

“听我说完呢。我恰好是第十个,所以吃这么辣的自然没事。可你。。。你确定你第二天不会被辣醒?”

“我去你的。”岳橙险些爆了粗口,这许鸣昊越说越过分了,她可不怕:“这点辣对我来说可不算什么!倒是你,可别现在嘴硬,一会菊花就憋不住了。”

看到这一位严逸的专属化妆师,心里都有些心疼了。前任老是纠缠我怎么办

“行了,赶紧坐下来吧,今天我给你画一个帅气的妆容,然后再搭配一个小西服,包准让你变成今年春晚最帅的演员。”

现在时间紧,任务重,二人也没有时间再去聊天了,化妆老师联盟将严逸拉到了座位上,接着就开始了紧张的忙碌。

作为一个央视的专业化妆师,化妆老师的化妆技术还是相当厉害的,仅仅不过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一个崭新的言语便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沈阿姨不愧是专业化妆师,实在是太厉害了,我都有点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帅哥是我了。”

严逸看着自己全新的造型,有些惊艳的说道。

“好了,过去集合吧,争取今天晚上有一个好的表现,我看好你哦,小伙子。”

化妆老师看着严逸现在这衣服妆容,脸上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笑着说道。分手后前任还纠缠犯法吗

说完,便将严逸推出了化妆间。

与此同时化妆间门口的那一群少儿艺术团的小朋友们,也早就已经等候多时了。

“噗!”一口舌尖血喷去。

一是用疼痛刺激一自己好清醒一些,二来嘛,他全力将灵气凝结于舌尖之上。

舌尖血,至阳至刚,威猛无比,不仅是一切阴邪之物的克星,更具有强大的能量。

相传若人夜路遇到鬼打墙,以舌尖血喷之,邪物立散。

普通人的舌尖血都具有破邪的强大力量,更何况陆阳铭这种魂境后期的修行者呢。

其舌尖血的能量何何等强大,猛的一喷,全部洒在盒上。

下一秒,盒上的梵纹结界竟然起了变化。它们开始变得犹如活物一般,慢慢扭动,不断融化一般。

道道血色光芒不断延伸,仅是几息之间所有梵纹便全部被染红。

染上舌尖血之后,梵纹结界也开始停止了再吸血,陆阳铭长长松了一口气,赶紧收回了手立刻止血。

只感觉到双腿一软,要不是强撑着,他差点就瘫坐在地上了。

这些血色梵纹开始由一个结点,慢慢一点点腐化一般,前任纠缠威胁要毁了我迅速消散在空气之中十分神奇。

“岳辣椒!”许鸣昊拉起被他撞到的岳橙,吃惊地说道。

岳橙起身拍拍屁股,冷嘲热讽地说道:“哟!领导这么忙还有空逛商场呢啊!”

许鸣昊可不想再岳橙面前落了下风,丢了领导的尊严,他笑着说道:“我来看衣服的,可不能丢了咱整个大部的面!”

岳橙没想到他竟然把她的话放心上了,还有些小惊喜,可一见他空空如也的双手,立马哼了一声:“也没见您买到什么呀!”

“我还没吃晚饭呢,刚逛了一圈没看到中意的。现在准备去吃好了再奋斗一番。”许鸣昊强行给自己找了个借口来堵岳橙的嘴。

岳橙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我也没吃呢。你请客!”

“为什么我请!”

“谁让你是领导,再说了,刚才把我给撞地上,你不要赔罪么!“

“行行行!你想吃什么!”

“火锅!一辣解千愁!”岳橙不怀好意地笑了出来:“必须我来点菜!”

两人来到商场顶楼的一家火锅店,许鸣昊等菜上来的时候直接傻眼了,这个锅底红彤彤的可怕!情人纠缠我威胁我怎么办这一盆盆的肉片,怎么都是被辣椒覆盖的!酱料也都是辣椒!虽然香味怡人,但是光嗅一嗅,他浑身的毛孔就哆嗦了一下。

花开端着汤道:“借妈吉言,希望我以后能找个眼光好的男人,不过这事不着急,咱们进屋吃饭。”

母女两进了屋,都上了桌,成年的和啤酒,未成年的喝饮料。

碰了杯,花万江动筷,大家也都开始品尝花开的手艺,今个晚上这顿饭,花开就在表扬中度过的。

吃完饭,古兰燕和花庆阳都帮着花开收拾碗筷,没一会就都收拾出来了。

吃完饭天也黑透了,开了灯,花开把水果和月饼放在了炕桌上。

然后坐在窗边看着天空的月亮,花开想起了叶亦繁,这个阖家团圆的日子,叶亦繁是不是也跟着家人在一起过中秋?

她一直觉得叶亦繁是个有故事的人,他对人的防备,还有跟不熟悉的人说话时候的那个疏远,甚至是一种排斥,他到底经历过什么?

这个男人还真的挺让人好奇的,年纪不大,能力很强,前男友一直纠缠不休怎么办并且人脉这么广,还可以自由支配这么钱,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此时省城部队家属院的一个二层楼的小院里,叶亦繁站在二楼阳台,也看着天上的月亮。

小竹没去多久,一会儿便急匆匆的赶来。

“怎么就你自己?那个丫头呢?”范老太问。

小竹本来想凑到方老太耳边说,但被方老太不耐的打断,大声说!

“小姐,那小田死了。”

方老太眼睛猛的一瞪,旁边的方老三脸上的慌张慢慢的变了,变成了无比的张狂笑容!

“你,你居然连她都杀了!”

方老三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大嫂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老三!难道你想让我对你上家法吗?一把年纪了要点脸吧,敢做不敢当吗!”

老太太现在有点急火攻心,纠缠前任是一种什么病脸上涌出一片潮红。

这证据她已经找了很久,以为能让这方老三倒台,但没想到,这样一个扳倒他的机会居然被他发现了?!

“不要脸的是你吧大嫂!”

这话一出来,本来鸦雀无声的方家中顿时炸开了锅!

“三爷爷,你怎么能这样说话!”

“三伯你……”

你怎么营造出又土又脏的罪犯,草菅人命的感觉?

这就跟40岁的老女人硬凹少女感一样别扭!

李扬又联系了刘庆邦,说了自己的要求…

“咱们必须要找个小一点的煤矿,最好是私营的,这样,置身其中,你就有那种感觉!”

刘庆邦表示爱莫能助…

他是正儿八经体制内的人,这么说吧,虽然写煤矿小说,但他住在京城…

李扬只好自己想办法,好在他之前调研写剧本的时候认识几个干煤矿的小矿主…

于是,剧组前往山西大同ZY县。

……

中国四大煤都,抚顺、唐山、大同、神东。

大同占了一个!

但你要算十大产煤城市,山西占了五个,朔州、长治、吕梁、大同、晋城…

其实,想分手对方纠缠怎么办建国初期是没有私营煤矿的!

私人煤矿的出现,是因为在之前的很长一段時期內,国内能源需求小,煤矿赔钱。

国家觉得是负担,于是,开始给私人发放煤矿开采许可证…

肯定被压价了。

“你要不急着出手,我多联系几家…现在煤炭价格涨得快…”

沈星移对沈林着急处理煤矿的行为不能理解。

沈林摇头:“二叔,刚才那位姓刘的在咱大同?”

“地下皇帝…”

“人家现在愿意花钱买,是因为跟我父亲生前关系不错,再过一段时间,就是巧取豪夺了,这叫先礼后兵!”沈林换了个话题:“不过,二叔,你真的对煤矿经营没兴趣?”

“我还要上班,哪有闲工夫管理煤矿?而且我也不懂…”

沈星移是大同这边一名大学老师,教微积分的,确实不懂煤矿经营…

“…可惜了,中国入世,能源需求激增,煤炭价格至少能涨个十年…”

“…你还研究这个?”沈星移诧异地看了眼自己的大侄子:“央戏教这些?”

越是这样阖家团圆的日子,他越觉得孤单,这份孤单让他想起来花开的笑脸,因为那个笑脸融化了他多年冰封的心。

这么多年,他最缺的就是爱,从小就没有,所以他的性格很孤立,也不算是太会跟人相处的,好朋友就那么两个,都是了解他,知道他的事情的,剩下同事同学都是工作学习的关系,对他并不了解。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