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女人说再来纠缠就报警,女孩说再找她就报警

“这种料子柔软轻薄,不会打皱,特别的垂,很适合夏季的各款衣服。”

说到关于自己的领域,她总是能侃侃而谈。

宗景灏静静的看着她,这样的她,特别的有魅力。

“所以我一定要请到他,如果不能,我能学会也行。”

“既然已经是濒临失传的手艺,肯定工艺复杂,学起来不容易。”若是简单,早该有人学了。

林辛言惆帐起来,“是啊,我国多少手工艺术都失传了。”但是她很渺小,并不能阻止这些,她打起精神,“辛苦我也不怕,这是我的事业。”

也是她的梦想与热爱。

“对了。”想到白胤宁毓秀的渊源,她的神色郑重了几分,“他会救我,是因为毓秀。”

宗景灏给她按摩的手,顿了一下,这个他确实有些惊讶。

白胤宁和毓秀有关系?

林辛言伸出手,迎着微弱的光线,仔细看手腕上通透的玉镯,这个镯子到底有什么秘密?

“我觉得他有秘密。”林辛言说出自己的猜测。

“许多人类的地理书籍上,习惯性地将两座大陆之间的距离形容为亿万里之遥,实际上,当女人说再来纠缠就报警二者之间的最近距离也就是将近千万里而已!”

“星辰大陆,人类仅仅只是占据了大陆的一个小角落,星辰大陆上的妖兽之森,特别是妖兽之森核心区则占据了这片大陆绝大部分区域!”

“而星辰大陆的妖兽之森极西北区域,又恰好与獬豸宫东北方向的冥水洞天相临,故此,星辰大陆妖兽之森核心区三大妖兽种族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

龙皇异常耐心地将这方世界的大概地理信息,以及星辰大陆妖兽之森的情况介绍了一遍,杜龙这才恍然明白过来,敢情冥水洞天所在地,已经距离星辰大陆妖兽之森不远矣!

一时间,杜龙心神恍惚,在星辰大陆上生活的一幕幕就像放映电影般,在其脑海中接连闪过。。。

似乎感觉到他的神情有异,龙皇疑惑道:“金龙王!你可还有什么疑问?!”

杜龙当即清醒过来,女孩说再骚扰她就报警知道自己又失神了,遂故作自然道:“敢问龙皇陛下是否知道,从这冥水洞天到星辰大陆最近距离有多远?!”

白胤宁对她说的话,她并没有完全相信。

如果说他是白宏飞领养的,他是因为白宏飞的遗言,以为她是毓秀的女儿才救下她,那么毓秀就和这个白宏飞又是什么关系?

关于毓秀的事情,宗景灏并不想去讨论。

他拿掉那块已经有些凉掉的毛巾放到浴室,很快传来哗哗的水声。

过了大概四十多分钟,宗景灏穿着浴袍出来,领口微敞,蜜色的肌肤淌着水珠,黑色的短发湿润凌乱,他边擦着头发走过来,林辛言眯着眼睛昏昏欲睡。

他将毛巾丢到桌子上,侧身躺下来,这边的位置并不多,反到是里面有位置。

“爸。”唐芊芊看着自己的父亲,这些年受的委屈,顿时眼泪就掉下来了。

唐世国看到自己的女儿,情人骚扰纠缠可以报警吗也是心疼的不得了。

“芊芊,快过来,让爸爸看看。”唐世国向唐芊芊招了招手。

唐芊芊刚准备往过走,她身后的林肖,抢先走了出去,还一把抓住了唐世国的手。

“老丈人,我终于见到你了,刚才叫你喝两杯,你怎么不赏脸呢。”林肖一脸笑容。

看到这样的场景,唐芊芊都有点哭笑不得,她擦了擦自己的眼泪。

唐世国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有点惊讶,一般人见了他不都应该害怕吗,怎么他这么随意,还跟自己套近乎。

“大伯,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芊芊的男朋友,刚才说我是猪,你看,他这么随便的样子,怎么配得上芊芊呢。”唐怀宇赶紧追了进来。

唐世国看了一眼林肖,原来这就是刚才跟自己通电话的人,他想要把自己的手从他的手里抽回来。

抽了两次,都抽不出来。

唐怀宇见不对劲,他赶紧走了过去。

他单手抄兜,另一手解着衬衫纽扣,淡淡的开口,“一点踪迹没有吗?”

沈培川摇头,“没有,我想他应该藏匿起来了,若是想要保命,必定离开这儿,若是心怀怨恨,恐怕还是会伺机而动。女孩说再不走我报警了”

何瑞泽没下落,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会什么时候出现。

这个人不能留。

“带来的人不多,你派两个人出去查找他的行踪,剩下的都留下来。”两个孩子还有林辛言身边不能缺人。

“好,我这就去安排。”沈培川转身去安排。

宗景灏独自一个人站在窗口像是在沉思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掏出手机给关劲打了一通电话,让他查一下白胤宁以及他管理的白氏企业,那边关劲说好。

他挂了电话,转身回房间。

房门推开,目光所及,一片幽暗的光线,一室安静。

两个孩子打闹的累了,都窝在林辛言的怀里睡着了。

林辛言怕他们睡不好,便把灯关掉,只剩下一盏光线微弱的床头灯。

“圣龙族出事,我也收到些消息,只是赤峰宫距离星辰大陆太过遥远,分手后纠缠被说要报警故此所知甚微,不知三位陛下对于此事可有详细的了解?!金龙对此事非常好奇,万望详细告之!”眼见圣鳞皇只是大概地说了两句就停下来,杜龙忍不住追问道。

“此事详细经过外间知者甚少,不过我们倒知道一些大概!”圣鳞皇与龙皇、玄娲女皇互相对视一眼,见二者没有反对便开口如此说道。

“噢?!”杜龙眼睛一亮。

一直以来,他都有借助紫云宗、赤峰宫的力量在暗中查探当年圣龙族出事的内幕,可惜,一则星辰大陆太过遥远,二则此事被严格保密,故此外界对其知之甚少!

此次,正好故意借机将话题转入这方面,没想到三皇居然真知道一些情况,这由不得杜龙不暗暗惊喜若狂,表面上却还要表现得很淡定!

圣鳞皇并没有立即开口,喜欢的女人报警说我骚扰她而是翻手取出一块阵石握在手中,只听见嗡地一声轻响,一个能量禁制凭空诞生,将三皇与杜龙四人罩住!

对此,杜龙并没有抗拒,他瞬间明白这只是一个普通的隔音小禁制,在这个隔音能量禁制将四人罩住的瞬间,杜龙就再也听不见能量罩外面的声音了。

“我拖住他,你们杀天族狗!!”影也明白,自己的境界提升到了这个等级,那身上的担子就要加重几分。

所以。

现在这种情况下。

他必须站在最前面。

挡住最强的那个敌人。

“对,你的任务就是挡住他,记住了,尽量将仇恨点拉在你身上,不然的话,以他的实力,肯定有其他的手段偷袭别人!!!”夏天非常清楚。

大祭司这种人。

手段是肯定非常多的。

摆脱影的几次拦截还是很正常的。

“我明白!!”影现在也没有以前那么猖狂了。什么程度骚扰可以报警

以前的他。

什么事情都喜欢说的死死的。

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一样。

但认识夏天之后。

他发现了自己很多的不足。

他们这种人,平时没有天敌。

所以。

他们自己就是自己最大的天敌。

“你都已经成功掌握了女娲时空步法第一、二两重,却依然还要回过头来纠正前期修行上的偏差?!”太乙真君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是的。。。”

杜龙也不隐瞒,将自己在修炼过程中的发现讲述了一遍,其中还包括他为何要保持着法天象地的神通功法,在这地底洞道中全速奔行前进了。

听完他的讲述,太乙真群若有所悟,终于明白娲灵为什么要说自己应该无法练成女娲时空步法的第二重了。

自己修炼的时空大道乃是走宏观路线,这种路线前期成长速度极快,可若是基础不稳的话就会造成现在这个结果。

杜龙乃是一步一个脚印,修炼达到第九重后期所出现的偏差只能用少之又少来形容,然而自己却不同,从时空大道第一重到第八重当中也不知道积累了多少偏差。

杜龙仅仅只是极细微的偏差,却依然还是在时空大道第九重后期修炼过程中出问题了。

自己长年累月积累了那么多的偏差,根本就不知道最终能再否纠正过来了,许多思维太长时间不去纠正,日积月累下,等到想要去纠正的时候那就来不及了。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