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前女友纠缠,前女友纠缠自己

什么叫做智慧?

看到这宝玉大师的时候,裴君临才知道真正的智慧就在自己的眼前,此女简直就是智慧的化身,整个人就像是一副七窍玲珑一样。

“大哥不许背着我说坏话。”那女孩朝着卡莫将军摆了摆手指。

裴君临这才看到女孩手中拿着一个简单的水壶,原来是在浇花。

卡莫将军有些尴尬,一手拉过裴君临,指着裴君临说道:“你看我今天给你带来了什么人,这可是我最欣赏的一个小兄弟。”

果然是彪悍的作风卡,莫将军只差没把相亲两个字说出来了,字里行间都表达出让裴君临和他妹子认识认识的那种感觉。

裴君临脸皮厚,此时已经稳住了情绪,站在那里并不显得有些突兀和尴尬,他朝着宝玉大师淡淡一笑拱手道:“在下只是星空之中的一个流浪者,仰慕阁下大名特来拜访,希望不要唐突了。”

那宝玉大师朝着裴君临微微点头,朝着卡莫将军娇嗔道:“大哥,听说你这次出事了,应该就是这位裴先生把你救出来了吧。快把人请到屋子里,我这边茶马上就要泡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被前女友纠缠卡莫将军却猛烈的咳嗽了两声,朝着裴军急了眼,竟然转身就走,一步跨入了飞天马之中,转眼之间就飞上高空,消失不见了,只留下裴君临一脸呆滞的站在原地尴尬不已。

他没有想到这卡莫将军竟然说走就走,连一个招呼都不打将自己晾在这里,这算什么意思?

耳边传来噗嗤的一声,原来是那宝玉大师的娇笑声,裴君临之前打死也没有想到这闻名的宝玉大使竟然是一个如花一般的美貌女子。

“先生快请吧。”宝玉大师站在花丛之中朝着裴君临招手,只不过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别样的意味。

裴君临心有所感,看着眼前的路,果然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因为眼前的路不简单,是一个极为怪异的阵法,如果无法破掉此阵,那么一脚踏入其中,或者说一脚踩入这花丛之中就等于掉进了一个迷魂阵。

不要说是进去喝茶,恐怕在其中转上七天七夜都很难出来。

裴君临知道这是宝玉大师对自己的考验,如果自己闯不过这个阵法,大概率是没有资格称为这宝玉大师的座上宾。

哪怕是身为战友的何牛,也是第一次见到夏天这般狠辣的出手。

在他的记忆中,分手后前女友不停纠缠夏天的身手的确很好。

也与夏天一起执行过特殊任务,但是几乎没有见过夏天这般冷酷的出手。

“上!上!”

张总的声音颤抖着大喊大叫。

可是左右一看,那些大汉全都被打翻地上。

跟在自己身边的,只是公司的职员,以及几个包工头。

夏天迈步走来。

那些西装革履的家伙,全都下意识后退着。

动手?

看着那些头破血流的大汉,若是自己脸上也挨上一棒子……想想就让人头皮发麻。

“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我你,我是中兴地产的老板,我,我背后靠着的是白家,龙帮的老大胡龙是我的兄弟……”眼看着夏天走来,张总色厉内荏嘶吼着。

“那又怎样。”

夏天单臂朝下,木棒在地上发出得得得碰撞声。

下一秒,身形一窜。

砰!木棒便结结实实敲在对方身上,张总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被一棒子打翻地上。

夏天走至近前,缓缓蹲下,盯着着,“你有什么靠山,男人会烦前女友纠缠吗全都搬来吧,全都给老子叫来。”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看到夏天有恃无恐,张总心中隐约察觉到了一丝不妙。

当,当当……夏天用木棒敲打着地面,淡淡道,“立刻叫你的靠山来,否则,老子今天打爆你的脑袋。”

“你……”张总面色大变。

他很想放狠话。

可是看着夏天古井无波的眸子,那种视生命无物的冷漠,让他感到无比心悸。

“我背后靠的白家。”

他忽然明白,眼前这个家伙想必具有一定身份。

否则的话,不会如此肆无忌惮。

到了现在,他只能搬出白家来做保护伞。

“白家?

青海四大家族?

呵呵呵。”

夏天的嘴角勾勒弧度,流露玩味的笑意。

“只是很可惜,要是强行打破琉璃结界,哪怕是五品修为的你,也必须全力出手好几次,但这样一来必定会引起炎黄守护大部队的注意,所以你最终只能放弃,分手女友纠缠转而选择杀我。”

自己的心思被李云揭穿,雪睛并没有生气,只是脸上的阴冷又浓郁了三分。

“哼哼……所言不错,我此次来华国,只想低调行事,并不想与炎黄守护大动干戈,所以我只能干掉你这位道教的传人了。”

虽然杀了李云,同样会引起炎黄守护的注意,但是至少能有个时间缓冲。

可如果雪睛此刻使用全力冲击琉璃结界,在突破结界的一霎那,灵力波动必定会被附近的炎黄守护捕捉到。

两者取其一,雪睛只能选择解决李云了。

“动手之前,我有两个问题要问你,等你回答了我的问题,再拼个你死我活也不迟。”见雪睛要动手,李云朝他摆了摆手道。

“请说吧,我雪睛对于将死之人,一向是十分宽容的。面对分手不纠缠的女友”雪睛阴翳地盯着李云,如同猛兽盯着自己的猎物一般。

“哎,这小子也挺倒霉的,遇上这位苦主。”

“可不是嘛,崆峒境上段,加上天龟老人变态的防御,就算是诛邪境的人想要对付他,也非常的困难,不然的话,人家怎么会自己拉个盟起来呢。”

一帮人窃窃私语,刚才对韩三千的震撼,此时也全然因为天龟老人的出现而荡然无存。因为在所有眼中,在这殿外,想从天龟老人手中活着离开的,基本上不可能出现。

戴着面具,韩三千面色如沉:“他惹我老婆,受到教训自是应该的,我不想多惹麻烦,麻烦你们让开。”

显然,韩三千不愿意过多纠缠在这里,找人更为要紧。

“即便惹你老婆,可兄台,女人如衣服,兄弟才如手足啊,分手女生纠缠怎么办为了一个女人,不要兄弟?你可知你犯下大错?所谓出门靠的是朋友,而不是女人啊。”天龟老人冷声笑道。

“你妈也是女人!”韩三千冷声道。

韩三千一句话,硬生生的怼得天龟老人哑巴无言,脸上更是怒火中烧,恨不得一刀就要砍死韩三千。

“兄台,你还真是狂妄啊。”天龟老人虽然愤怒,不过,多年的老江湖永远都是老江湖,不会像其他人那么冲动:“在下可多嘴问一句,兄台是何门何派的何人?”

裴君临装作不知道一步跨入了阵中,钢已走进阵法,裴君临一级,又感觉到周围景物大变,整个成为了一个花朵的海洋,裴君临站在花丛之中。

四周到处都是茫茫的花海,花朵挨着花朵,五颜六色,姹紫嫣红,真的是一个花朵的海洋。

裴君临在心中感叹,这宝玉大师不愧是一个女人,竟然如此爱花,就算布置的阵法也是如此美妙。

不过裴君临其实早已经讲过这个阵法的变化已经算到了极致,其实这个阵法暗含的九九八十一种变化,女友前任纠缠不放怎么办八十一种每一种会衍生出九九八十一中如此周而复始产生无穷的变化。

如果想要碰运气,从这里走出去的话,简直不可能,但是裴君临却自有对策,他站在原地口中默默念念有词,忽然间向前跨出一步,然后腾空而起,身体犹如灵猴,一般在半空之中翻过几个跟头。

此时在阵法外面那宝玉大师正坐在小院子里面前摆着红泥小火炉,惬意的品着茶儿,裴君临得如同猴子一样在他面前跳来跳去。

裴君临看不到宝玉大师,但是的宝玉大师却可以看到裴君临。一个侍女看到裴君临滑稽的样子,更是捂着嘴偷笑。个个笑得花枝招展,乐不可支。

雪睛惨白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阴笑:“你真想知道?”

“说来听听,反正你不说我也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东瀛人,和黑莲教搀和在一块儿,还能搞出什么好事来?

“嘿嘿,其实告诉你也无妨……”

雪睛脸上的阴笑越来越浓郁:“我这次委托黑莲教的韦执事,是为了让他搜集一样东西,今天我来,就是为了与他完成交易的。”

“什么东西?”李云的表情有些不善。

只见雪睛从宽大的袖子里拿出了一个眼药水大小的玻璃瓶,并且朝着李云晃悠了一下,仿佛在炫耀什么宝物一样。

李云看得分明,玻璃瓶内盛满了猩红色的不知名液体。

“道教传人,看到了吧?不如你猜猜这个瓶子里装着什么东西?”雪睛一副戏谑的表情。

“没心情猜谜语,你直说了吧,早点说完咱们早点开打。”雪睛的表情越是这么玩味,李云的心情就越是不好。

尤其是那瓶子里装着的红色液体,李云看着不知道为什么,特别不舒服。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