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纠缠的前任突然放弃了,纠缠很久突然不纠缠了

以前以为这句话是夸赞,现在觉得应该是事实!

蒋芯默默感受自己在云端漫步…

持续了长达三分钟,然后才起身把床单撤掉…

沈林说了,过段时间会给她发邀请,拍MV。

两人的关系挺简单的,就是单纯走个肾。

……

买了一份《南方都市报》,准备翻看一下…

他的专访前天就刊登了,听说销量涨得很凶,毕竟路遥总结过:人们很愿意去关心一个蹩脚电影演员的吃喝拉撒和鸡毛蒜皮,而不愿了解一个普通人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

专访没出啥爆炸新闻,他很诚实,没有点评任何人、任何团体。

也没谁看不过去想哔哔几句——预测《北京童话》2000万票房也没人说啥…

谁不希望自己的电影票房高?

除了《北京童话》已经卖了380万美元的版权+改编的消息…

就挺让人振奋的!

毕竟这几年,大家总说海外版权卖的不错,但具体数字很少说的这么精准…

然后整个小酒馆的空气就凝滞了下来,一直纠缠的前任突然放弃了因为对面站着一只真正的猫女。

就是麦凡脑海中的,小酒馆会将大黑幻化成的模样。

那种人的身子,穿着漂亮的皮革紧身衣,有一条油光水滑的尾巴,盘在腰间,还有两个尖尖大大耳朵顶在了头顶。

而现在这种可爱的猫女郎正惊讶的捂着自己的嘴,看着门口那个凶恶的猫头怪物……

坏了,这么一个漂亮美艳的外国妞应该没见识过中国的巡山小妖吧?

麦凡和井警官几个人已经下意识的将自己的耳朵堵住了,准备迎接下一秒钟的尖叫。

谁成想,那猫女郎在短暂的惊讶过后,竟是‘哇!好漂亮的猫咪……’嗖的一下扑进了大黑的怀中,揽着大黑的狗头就揉搓了起来。

“好可爱,好可爱!”撸猫就是这么酸爽。

麦凡一行人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纠缠的前女友没消息了而大黑则是无耻的叛变了。

对方的身上不单单有同类的味道,还十分会抓住猫咪的敏感点,到了现在也不知道是谁招待谁了。

被嘲笑的程峰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因为他知道自己和宫天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没他厉害也是正常的,既然是面对强者,那么被嘲笑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请赐教。”程峰抱拳说道。

“哈哈哈哈,还有模有样的嘛。”宫天大笑了起来,继续说道:“既然这样,我就给你点机会,让你先攻。”

程峰也不客气,拿出了自己最强的状态,出拳带风,而庄唐则是一昧的躲闪,他的动作虽然看似朴实无华,而且还显得有些仓促,但是每一次总能够精准的躲过程峰攻击。

有极大空间发挥的程峰,连出数拳,并没有得到任何便宜,甚至连庄唐的一根汗毛都没有碰到。

程峰急了,再这么下去,他的体力会消耗得非常快,而且根本就不能对庄唐形成真正的打击,现在的情况,他完全是被庄唐牵着鼻子走的。

“宫天以逸待劳,程峰体力很快就会消耗掉,那时候,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由宫天宰割,爷爷,还是请韩三千来吧。一直挽回的前任突然放弃了”比赛还没有结束,南宫隼便迫不及待的对南宫博陵说道。

沈林摆了摆手:“那有什么,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观众有一千个杨过,很正常,粉丝为了偶像撕角色也很正常…我没压力!”

是,你没压力,是因为还没有试镜呢,《神雕》剧组也还没开始溜你…

再过些时间,你再感受下,就晓得了!

周讯都扛不住了——选角直接把演员架在火上烤,让演员感觉特没有自尊…

赵姗换了个话题:“我问你个事,唐妍入选了奥运宝贝…你跟她什么关系?”

“…朋友啊…”沈林抬头看了看赵姗:“你问这个干嘛?”

“网上有网友爆料说你跟她是男女朋友…”

“网上的话不用当真…”

“你知道就好…”才说到这,沈林的手机响了…

不会吧,又是说曹操曹操到?

“是毕晓世。”

他跟赵姗不约而同松了口气…

赵姗其实对处理艺人的恋情也没啥经验,他不纠缠了 我却后悔了按照江湖规矩,刚出道成名的偶像派不能曝光有女友,这她是知道的。

留下这句话之后。

沈风这次是真的跨步离开了,丁天虎和李剑鸣等人没有阻拦,他们脑中回味着沈大师所说的话,渐渐的、渐渐的,脸上被欣喜若狂给布满了,他们真的有希望跟随沈大师?

看着沈风离去的背影,丁天虎不想让沈大师厌烦自己,他只是站在原地,喊道:“恭送沈大师。”

“沈大师,您慢走!”

在丁天虎开口之后,李剑鸣等地狱训练营成员也纷纷跟着喊了。

宋玉萱看着消失在视线里的沈风,她心里面对这个男人充满了好奇,不禁问道:“丁天虎,他到底是什么人?”

丁天虎瞪了一眼宋玉萱,矫正道:“他什么他?你应该喊一声沈大师,你可给我记住了,今晚的事情不要给我说出去,沈大师不是一个喜欢高调的人,再怎么说你的性命也是沈大师所救。纠缠我的前女友安静了”

要不是宋玉萱的实力没有恢复,她真想要给丁天虎来上一拳,气的鼻子的气息很不顺畅,虽然沈风的实力的确无可挑剔,但丁天虎今晚可不止一次对她大吼大叫的了,她再怎么说也是上头派下来的啊!

但是没一会儿时间,韩三千便感觉不对劲。

南宫琉璃突然间变得面色潮红,并且媚眼如丝的看着他。

“我好热。”南宫琉璃说道。

武道馆。

所有南宫家的人聚集之后,庄唐和宫天才姗姗来迟,两人眼高于顶的样子显得非常嚣张跋扈,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敢有意见,因为他们有嚣张的资格。

就连南宫博陵在他们面前都不敢大声说话,南宫家的其他人又怎么敢说半点不是呢?

“我来之前,已经给南宫晏说过我的要求了,相信你很清楚吧?”庄唐对南宫博陵说道。

南宫博陵点着头,道:“庄大师,我已经清楚了,相信我南宫家绝不会让你失望。”

庄唐淡淡一笑,这种话他听过太多,但是真正能够做到的,又有几人呢?

这些俗世之中被称之为高手的,大多都是不堪一击的垃圾,前女友终于不纠缠我了想要入他的法眼,实在太难。

“既然这样,那就赶快开始吧,别浪费时间了。”庄唐说完,然后找了一个位置闭目养神,显然不关心过程。

壮硕男看到桌上的牌子,笑呵呵的说着走到了林羽身边坐下,猝不及防的拿手拍了林羽的后背一下。

他这一巴掌所用的暗劲儿极大,林羽毫无防备,被他拍的身子一颤,感觉五脏六腑都震的生疼。

林羽皱着眉头望了他一眼,不悦道:“你是?”

“奥,中央警备团二队队员刘丰!”

壮硕男赶紧自我介绍了一下,他话里带着满满的优越感。

在他们眼中,他们部门接触的是最高级别的领导,所以多少有些倨傲,觉得自己比任何部门都要高一等。

而且他又是张奕鸿手下的队员,跟他的队长学习了不少狂傲的气势。

话音一落,他再次抬手往林羽后背上拍了一下。

显然他刚才讨到了好处,想要再次震慑林羽一番,而且他这次的力道比刚才的力道还要多加了几分,他自信能一巴掌把林羽拍到地上,然后再借机奚落他几句。

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纠缠的女友突然消失了他这一巴掌拍下来,宛如拍在了铁板上一般,林羽纹丝不动,而他的手却反被震的火辣辣的疼。

“我们这些经营人,不过是守株待兔,等待着那些有需要的客人罢了。”

“哦,对了忘记了,你经营的是一个酒馆,若是没有人喝酒……你怕是要倒闭了的。”

“别到时候连租金都付不起了,被这里的人将铺子扣下……”

说到这里的阿婆就幸灾乐祸的笑了:“哎呀,你的铺子看起来就十分的值钱,这个市集的老板看来是赚到了。”

啥玩意儿,我在这里查不到线索不说,还有可能失去最大的金手指?

麦凡有点楞,却在心中冷笑了一声,那岂不是正好,若是真有人敢想要打他的小酒馆的注意……那就别怪他……身后的国家不允许了。

对,他现在可是有背景有靠山的人了。

麦凡挺了挺腰杆,再一次回到了小酒馆之中。

正当他在跟井警官两个人说一下这里的情况,并商量着要怎么办的时候……

吱呀呀……小酒馆的门竟然被推开了。

因为惯性的使然,原本还趴在待客区的大黑也不玩儿自己的尾巴了,他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对着门口喵呜了一下……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