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爱为什么还要纠缠,不纠缠后突然想她了

美女村长白了林木一眼,并没有出言反驳,因为她觉得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柳家家大业大,位高权重,林木虽然也有一些神奇的能力,但是相比于柳家,她觉得根本就上不了台面。

“走吧,我去民工那边住几天,等你的童养媳走了之后,我再住回去。”

“对了,学校的事情你得给我抓紧时间,村里面大部分儿童

都已经超过了上学的年纪,必须得给他们补回来。”

美女村长还记挂着这件事,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她的爱心绝对不会少。

“放心吧,明天我就联系别人,先建一座简陋的移动版房,就当作临时的学校,等公路开通之后,我就建一所全新的学校。”

林木答应下来,这是一件好事,自然不能推脱。

可惜现在不能宣传封建思想,不然他都想在学校里面建一个土地公雕像,让他们日夜感激土地公给他们建了学校。不爱为什么还要纠缠

“哈哈哈!”

终于有人憋不住大笑了起来。

“你不会是故意考零分,来挑战我们的教育体制吧?就像几年前的那个谁一样。”

“肯定是故意的,不然的话怎么可能各科都是零分。”

“零分并不至于,他那20分政策加分跑不了。”

……

这一下子全场热闹了,就连老师们都凑了过来。

毕竟,在天海一中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过零分考生呢,叶天的这个成绩刷新了底线。

“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但实在欣赏不了你的鲁莽!”周凯大神在叶天的肩膀上轻轻一拍,很无语道。

“少年,你太无知了,和秦清涵远不在一个层次上。你要是还有一丁点自知之明,就主动离开她吧,我能给她幸福。实不相瞒,我默默喜欢了她三年,本来想等高考后再表白的,没想到被你捷足先登了。”

他发心肺腑的说道,很认真。

叶天没理他,手捏下巴,在思考着什么,放不下的句子眉头先是紧紧皱起,片刻后就松弛了下来,脸上微微露出笑意。

“你还住我的房子,我找你要过报酬吗?”祁嘉禾闲闲抬起眼皮看她一眼,再淡定不过地喝了一口汤,“后面那句拿人手短被你吃了?”

时音噤了声,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见他的左臂似乎已经能正常活动了,心里不免嘀咕两声,这才状似无意地问了句:“你手还好吧?还疼吗?”

“这么好奇,我建议你也来一枪。”祁嘉禾瞟她一眼。

时音差点气上头。

喝完汤之后祁嘉禾就要回房间,时音盯着桌上的汤碗,心里纠结再三,还是装作无意地问了一句:“你那个,姓秦的朋友,就是,那位秦小姐,她跟她男朋友还好吧?”

祁嘉禾果不其然地顿住脚步,侧眸看着她,分手放弃纠缠 对方心里目光中似有探究,“问这做什么?”

时音心里一紧。

她早该想到的,祁嘉禾那么聪明的人,稍有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推断出事情全貌,她怎么可能瞒得过他?

只是她和秦小姐非亲非故的,实在不好插手这件事,要是就这样败了别人的姻缘,她心里也有罪过。

柳梦雪的心胡乱跳得厉害,有那么点憋屈,又有那么点莫名其妙的慌乱,还有破釜沉舟的勇气。她接着说道:“我们虽然失掉了明盛,但一转头,司美琪的中档箱包市场,却是豁然开朗毫无阻隔。看来天道酬勤,上天还是帮着H公司的。”

这番话她说得平平静静,讲完后,就直视着叶凡。

叶凡也看着她,漆黑漂亮的眼里,没有半点起伏。

两人就这么安静对视了一会儿。

柳梦雪忽然觉得自己有点荒唐。他是多聪明的人,这么几句话,肯定听懂了。昨天即使猜出了真相,她也没想过要跟他挑明。可今天不知怎的,分手了男朋友还一直纠缠肩膀被他这么一按,她就觉得非挑明不可。

然而她尽管纠结,尽管懊悔,尽管冲动,却万万没想到,厉致诚眉目不动地按着她,第一句回答却是——

“生气了?”他轻声问。

柳梦雪不吭声。

他深深看她一眼。倏地松开了她的肩膀,身体也往后一退,暂时拉开了与她的距离。

柳梦雪一时间如释重负,可被他按过的肩头,却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触感残留着。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静静看着他。

“藏得够深啊,叶大学神,上次是我们鲁莽了。如果有得罪你的地方,还望能海涵。”苏哲翰歉意十足道。

全场再次震惊!

笑面虎周天华的两张老脸上露出了笑容,对他来说,这是一个意外之喜,简直就是天上掉下了一块馅饼,砸中他了。

班级里出现一个分数屏蔽的考生,对一个老师的名望能带来很大的提升。分手后男方纠缠女方

“恭喜了,叶天。我也应该对你说一声抱歉。以前有得罪你的地方,不要太放在心上。”何凯文走过来说道,诚心诚意。

都是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叶天根本就没放在心上。他现在的层次,与天公试比高,哪里还会在意凡俗界的一些小事。

赵程俊,朱文涛,张思颖,等理科学霸表情却像是吃了死耗子一样难看。他们被叶天比下去,或者说被碾压下去了。

他们曾经在叶天面前口出狂言,现在被现实打脸,很疼很疼。

“还好有苏哲翰能和他分庭抗礼,不然我们学霸学习小组的脸都丢尽了。”小神童赵程俊说道。

“不是分庭抗礼,是碾压。如果分数不屏蔽的话,苏哲翰一定是今年的省理科状元。”朱文涛眼神坚定道。

张思颖牙口一张,露出上下两排寒光闪闪的钢牙套,想说什么,但最终没说出口。

“那你想干嘛?”

“想干村长,那个我本来就是村长,分手后男友纠缠怎么办我还想多干几年。”

林木可是老司机,分分钟故意变成无心,让美女村长自己体会去。

“等我走了,你自然就可以继续干村长,我你就不要想了,就算我单身一辈子,也不会给你干的,花心大萝卜。”

美女村长没有被转移话题,她依然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明显对林木的印象越来越坏。

林木揉了揉额头,本来是想和她好好发展一下,可是看如今这个情况,似乎一切都在向坏的方向发展。

“村长,其实柳大少更不是个东西,他之前来九弯村还跟翠花有过一次露水姻缘呢,与其嫁给他,你还不如嫁给我。”

“嫁给你可以,只要你能帮我把柳家给解决了,让我们一家人挣脱柳家的控制,别说是嫁给你,就是给你当情人都可以。”

“那可一言为定了,说出去的话可不能后悔,等我把柳家扳倒之后,你就留在九弯村,给我生娃吧。”

林木不给她反悔的机会,直接把话给说死了,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可不能错过。

很快,一个不算意外,但却让人振奋的消息从理科那边传了过来,学神苏哲翰的成绩被屏蔽了。说明他的成绩进了全省理科前十,分手男人一直纠缠给学校争光了。

“分数查了吗?多少啊?”

叶天正坐在一张凳子上玩手机呢,周凯突然走过来问道,脸上带着讥讽的笑意。他分数没被屏蔽,只不开心了一小会,现在已经释然了。毕竟平时测试他也考不进全省前十。

“没查。”叶天言简意赅。

“那还等什么,赶紧查啊!我还等着被你比下去,无地自容呢。听说你能政策加分20分,说不定真能把我比下去。”周凯阴阳怪气道。

“算了吧,我们理科和你们文科没有可比性。”

“瞧不起我是吧?好,那你和你们的理科学神苏哲翰比。他分数被屏蔽了,你也屏蔽一个给我看看。”

“你算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屏蔽给你看?”叶天有些来气了。一只苍蝇老是在你耳边嗡嗡乱叫,真是够烦人的。

“我看你是不敢,怕丢人。其实大可不必,比不过我们尖子生,并不丢人。”

叶轻柔点头回答,但却跟着犹豫:“不过碍于我们没有见过真的是什么样,所以也不能百分百确定。”

“既然如此,那就把它交给我吧。”

陈天开口提出要求,并跟着解释:“我已经找到了开启它的钥匙,但现在还只有一把。”

叶轻柔惊讶这回答,就跟着问道:“你找到了钥匙?还有,一把是什么意思?”

“一把的意思就是,这黑盒子同时存在另一把钥匙。”

陈天没有意外叶轻柔的惊讶,反而直接把老宅的经历说出来:“当时我也不知道这个情况,最后如果不是那个李叔坦白,估计我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不过即便如此,另一把钥匙也不是那么轻易找到的。”

“因为苏德木为了计划这一次的阴谋,他提前从李叔手里拿走了另一把钥匙,而且至今下落不明,所以想要打开黑盒子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

叶轻柔意外陈天的解释,但却继续疑惑:“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拿走黑盒子?难道你还有别的办法打开?”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