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前任删了怎么加回来,被前任删除怎么加

他明明在这里,却没人知道他的存在,这感觉实在不怎么样。

如果永远都这样下去……该怎么办才好……

伊斯和娜里亚并肩坐在他身旁,伊斯还不时伸出手指戳戳他的脸。即使灵魂不在身体里,埃德也似乎能感觉到那种冰冷但并不令人厌恶的触感。

“如果他醒不过来怎么办?”

他听见娜里亚低声问着。

“最近他遇上了太多事……唉,我还真没想过,他惹出的麻烦会比你还要多。”

娜里亚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抱怨,但更多的是担忧。

“我可以带他去远志谷……因格利斯或许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了。”伊斯轻声安慰着。

“我也能一起去吗?听说那个老法师不喜欢外人闯进山谷。”

“当然可以。有我在,穆德不会阻拦。你会喜欢那个地方的……”

埃德看着他们亲昵地对彼此低语,被前任删了怎么加回来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有点尴尬,像是在偷窥什么他不该看的东西。他转过头,看向另一边,斯科特正与艾伦低声争执着什么,艾伦紧皱着眉头,神情恼怒又无奈,斯科特的脸上却带着隐隐的怒意――埃德不记得斯科特是这么容易生气的人,再说不是也没人怪他嘛……

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能有这样的机会。看到自己“熟睡”的面孔,并且不安地意识到,这么看上去,他的发际线是真的有点高啊……

他伸手猛拍自己的额头――现在不是担心这个的时候!

到现在他也没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斯科特念出那句咒语的时候,他只觉得眼前闪过一阵红光,然后……就像是灵魂离开了身体,而身体依然活着。

为什么他总是这么倒霉嘛!!

他对着自己躺倒的身体发了半天呆,才开始绕着所有人跳来跳去大喊大叫。但显然,没人能看见他。也没人能听见他的声音。

他甚至试着往自己的身体里跳,不但毫无用处,反而让他因为觉得太蠢而自己忍不住翻到一边笑了半天,期间伊斯还毫无知觉地一脚踩过了他的肚子……

笑完之后,在一起多年却微信都没有他能做的,也还是只有盯着自己发呆。

埃德隐约觉得自己小时候好像听过类似的故事,结局好像也不算太坏……在接二连三经历了各种“奇迹”之后,他大概是有些麻木了,居然没怎么惊慌失措,只是微微有些沮丧和……寂寞。

看来青州虽然在整个东土不怎么出名,但是其中的土豪也有不少,只能说他们平常太低调了。

“云云,你现在在哪里呢?”

林木打通了徐云云的电话,打算让他去通知一下这些青州的大佬,让他们下来领取丹药。

“我还在酒店呢,就在办公室,宁总也在哦,不过她还在睡懒觉,你直接上来吧。”

徐云云回道,随后打开了锁,方便林木,等下进来。

“好的,我马上上去。”

林木回应一句,然后挂掉了电话,想到两个女人都在,不是一般想来一个左拥右抱。

徐云云已经穿戴整齐,她回房间看了一眼衣不蔽体,删了前任要不要加回来依然在睡觉的宁采儿,同样是女人的她,都有一种扑上去的感觉。

“云云,要看就大胆的看,干什么要偷偷的看。”

宁采儿突然睁开了眼睛,随后一个起身,立即把徐云云给扑倒在床上,手指划过她的脸颊,再到脖子,仿佛要即将采摘果实一般。

他们的办公室就是一个总统套房,外面是办公室,但

“我只答应你做我能力范围内的事,那三个家伙都不是简单角色。”

“你根本就没有尽全力!你为什么要用分身?那样明明会分散你的实力,再说了,我一个人都可以拖住两个,为什么你连一个都打不过?”约瑟夫面红耳赤地吼道。

“没有兴趣。”

“没有兴趣?妈的,你是不是有病?”

突然,一只黑色的手臂直接穿透了约瑟夫的胸腔,一道白色的灵魂被拽了出来。

“说话注意一些!”

约瑟夫惊恐地看着他,一个字也不敢往下说了。

“老大说了,把前任删了又想加回来那个人暂时不能杀,他要做什么就让他去做。”

“可是我和那个女人的交易还在进行中……”约瑟夫放低了声音。

“那是你的事,和我无关,你就不该插手东方神兽的事,”

“……”船舱里陷入了死寂。

顾小白按照赢鱼的指示直接到达了目的地,那是一个昏暗的角落,一样的金属镣铐,在黑暗中闪烁着神秘的气息。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别一副娇羞的样子,你都不知道你现在有多恶心。”韩三千一脸嫌弃的说道。

刀十二一阵尴尬,讪讪一笑道:“我现在身体也拥有一股力量,今后,我能变得像你这么厉害吗?”

这件事情,韩三千还真不确定,因为他还不知道力量的来源和上限。

“光靠你身体里的力量,我不知道你能变得多厉害,不过你可以放心,我现在已经在想办法,让普通人也可以修炼,前任不删你也不回消息如果能够想出这个办法的话,我可以把我的修炼方式交给你。”韩三千说道。

“真的吗!”刀十二听完这话,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当然是真的,这种事情还能骗你不成,而且不光是你,还有几个人选,等你们拥有一定的实力之后,我会带你们去见识见识轩辕世界。”韩三千说道,这是他目前的最终想法,因为有一些感情是无法割舍的,对韩三千来说,如果能够在另一个世界继续让这些感情存在,那是最好。

刀十二口干舌燥,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另一个世界!这五个字,顿时让刀十二有了新的人生期盼,毕竟这不是人人都可以得到的机会。

“我以前觉得我的人生挺惨的,但现在,我发现我才是亿万人中最幸运的。”刀十二一脸乐呵的说道。

斯科特是否知道它的存在?前任加回来怎么回是否听说过那个命运悲惨的祖先的故事?作为水神的圣骑士――曾经的圣骑士,克利瑟斯堡名正言顺的继承人,那颗水晶球或许更应该属于他……

埃德看不出斯科特脸上的神情到底意味着什么。他浅蓝色的双眼似乎有点黯淡,但那或许只是因为火光在他脸上投下的阴影……

“把它倒出来。”斯科特突然开口道。

“……什么?不要!”埃德跳了起来。就算碎了也不能扔掉啊!那是他的东西!就算是斯科特也不能代他决定!……

但他没有任何办法阻止,只能着急地在一旁团团转。

诺威有些犹豫,他看了看跟着斯科特走过来的艾伦,老人沉默一阵儿,点了点头。

精灵缓缓翻转手腕,那些小小的碎片发出细微的声响,洒落在埃德的身上,夜风扬起其中最细小的部分,闪烁的微光在虚空中渐渐凝成一个模糊的人形。

埃德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发光的身体――灵魂,猛然意识到,他终于可以被看见了!!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哦!!”他激动地跳来跳去,手舞足蹈,男朋友删了我又加回来所有人脸上那惊愕的表情让他忍不住有一点奇怪的满足感。

但转瞬之间,那微弱的光芒便渐渐消失。

“……你们看见了吗?”娜里亚呆呆地问。

他揉了揉眼睛,不确定斯科特身上那一圈金红色的光芒,是因为火光还是他眼花。

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泰丝正压低了声音比手画脚地指向埃德,大概是在向刚刚回来的两个精灵解释着眼前的情形。赛斯亚纳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眼神却专注而好奇,看起来的确像个还没成年的孩子。诺威频频望向埃德,有时埃德甚至觉得精灵看到了他……那大概只是他的希望而已。

但当诺威忽然站起来大踏步地走向他――他的身体,埃德也情不自禁地跳了起来。

诺威俯下身,用身体挡住拜厄的视线,拉出了埃德挂在胸前的那个小盒子,低声问道:“这个什么时候开始发光的?”

没有人能回答。

埃德好奇地凑上去。月光和火光之下,盒子的缝隙里透出的那极其微弱的一点光芒,如果不是死盯着看的话,根本不可能发现。

伊斯的眉心又皱了起来,显然对自己没发现这个十分不高兴。他有着与精灵同样敏锐的感官,但远不如精灵那么细心。而整天把它挂在脖子上的埃德本人……记忆之中,那颗水晶球唯一一次发光,是在被他扔出去关闭那个差点吞噬了艾瑞克的“门”的时候。

刀十二咽了咽口水,说道:“你的能力,岂不是能够治好所有的疾病?”

“对啊。”韩三千坦然道:“只要还剩下最后一口气,我都能够让他活过来,不过要是真的死人,那就没有办法了。”

韩三千可以救治一切活人,但还做不到让人死而复生,至少以他现在的能力,是无法做到的,至于今后真正的踏入另一个世界,是否能够做到这件事情,韩三千就不得而知了。

刀十二抹了一把脸,收起自己夸张的表情,这事要是传了出去,不知道得有多少豪门名人来找韩三千治病,而且韩三千的手段,必然可以名震医学界,成为世界级的名医。

不过刀十二也知道,韩三千肯定不会在乎这些名声,对于一个接近神的人来说,他所追求的,恐怕只有更高的境界了,至于世俗当中的地位和名望,在他眼里,估计也就是一堆垃圾而已。

“三千。”刀十二的表情莫名变得有些尴尬,甚至还有点害臊的意味。

韩三千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要是一个女人在他面前羞怯,韩三千还能够理解,但刀十二一个魁梧的猛男大汉有这样的表现,实在让韩三千受不了。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