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骂我特别难听,女朋友骂我骂到没尊严

从历

史结局来做判断,刘xiao慧是典型的“克夫命”,她跟了哪个男人,那男人在事业上就要倒霉,她离开哪个男人,那男人立马崛起。

这会在浴缸里,陈文搂着光溜溜的刘xiao慧,心里倒是琢磨出一个原因。

刘xiao慧没完没了地数落郭进安的不是,看起来,这女人在家里的时候,每天也是这样挖苦郭进安。

没错,就是这样的。

男人每天回到家,都要被自己的女人没完没了地挖苦讽刺,这个男人的心态肯定不会好。

家,应该是港湾,可是郭进安这条船每天归港却得不到心灵的休整,第二天重新出海肯定不会顺利,发挥不出原本应该有的职业状态。

所以啊,与其说刘xiao慧命克夫,不如说这个女人在思想觉悟上克夫。

陈文想起自己老妈,女友骂我特别难听以及他的两个女朋友苏浅浅和唐瑾,还有已经分手的前女友许美云,她们全都不是刘xiao慧这种碎嘴的女人。

老妖感觉到,老陈家还是蛮幸运的。

这一晚,陈文在刘xiao慧身上又烧了两次火焰。

志得意满呀。

……

8月13日,星期五。

一大早,7点不到,陈文就被酒店房间的电话铃吵醒了。

宝丽金的吴总监到来。

刘xiao慧在陈文房间过夜这事,原本就是吴总监牵线安排的。

用不着避嫌。

陈文吩咐前台,请吴总监上楼进屋说话。

抓紧时间洗漱完,再放刘xiao慧进卫生间。

时间刚好,敲门声传来。

陈文穿着睡袍,放吴总监进门。

两人像老朋友一般,握手问候。

坐在沙发上,拿宝丽金的稿纸,陈文写下了《改!改!》的简谱和歌词。

签署合同,收下20万港币现金。

陈文笑道:“如今港币硬过华夏币,真是多谢宝丽金了。”

“不错!”

胡茬男点了点头,女朋友总是骂我去死吧拽过一旁的椅子盘腿坐了下来,笑着冲林羽说道,“你怎么压制也是没用的,这种药物是玄医门的特质迷药,就是神仙来了,也得倒下!”

林羽没有理会他这话,极力稳住自己的身子,冷声冲胡茬男质问道,“凌霄……他也来了是吧?!”

“不错,我师兄也已经上山了!”

胡茬男点了点头,如实相告,现在林羽已经是他的掌中之物,他已经没有必要隐瞒。

“他没有留下……是因为,他已经打听到了玄武象的下落是吧?!”

林羽说话的时候,面色赤红,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珠不停滑落,左手手掌死死的捏着桌子,近乎要将整个桌面捏碎,以防自己摔倒。

“对,我们已经确定了玄武象所在的位置,所以凌霄师兄,已经带着人去找他们了!”

胡茬男悠悠的说道,“可惜啊,何家荣,你聪明绝顶,到最后还是慢了一步,而且,更要命的是,你竟然中了玄医门的独制迷药,那也就意味着,等待着你们的,只能是死亡!”

或许他现在不会杀林羽等人,但是等凌霄一回来,也必然会亲手杀掉林羽等人!女朋友经常脏话骂我家人

林羽紧咬着牙,低声冷笑了起来,说道,“人固有一死,死有何惧,只不过我没想到,到头来会死在你们这些……臭虫手里……”

“他妈的,你说谁呢?!”

少年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冷笑一声道:“好的摄影师,就能够让不合适变成合适。”

“你是说我不是好的摄影师。”中年摄影师有些生气的问。

少年:“谁对号入座我就说说谁!”

“你——”摄影师气的半死,对乔瑜道,“乔小姐,时间不够了,我们就不要在这里和一个陌生人多浪费时间了。”

当韩三千松开苏迎夏之后,苏迎夏便不由自主的朝着石室走去。

韩三千跟在苏迎夏身后,以应付任何突发情况。

但是很快,韩三千就被石室中传出的那股力量镇压了,女朋友吵架骂人很难听尽管韩三千全力抵抗,双脚甚至已经陷进山石之中,可他依旧不得再进半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石门打开,苏迎夏从容的走了进去。

咬牙坚持的韩三千,很快便脸色惨白,如果继续这么硬撑下去,恐怕会经脉寸断而亡。

不得已之下,韩三千只能放弃了对抗,不过瞬间,就被石室中的力量逼退数十米之远。

这让韩三千忍不住深吸了一口凉气。

他可是神境强者,睥睨天下,可是在苏迎夏的力量面前,却是毫无反抗之力,崆峒境的实力,恐怖如斯!

“这就是八方世界和轩辕世界的差距吗?”韩三千不由得感叹道,虽然地球和轩辕世界也有一定的差距,但这种差距在强者之间,并不会显得特别明显,否者百年前的大战,也不可能逼退轩辕世界那些人。女朋友骂人很难听

可八方世界和轩辕世界的差距就太大了,韩三千亲生感受这根本就是不同阶层的力量。

现在这种情况,韩三千无法得知石室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能在远处静静的等着。

而苏迎夏,在走进石室之后,看到了曾经的自己,美如画卷的扶摇,即便连苏迎夏都忍不住心动。

而且这一次,扶摇并没有凭空消失,竟是睁开了眼睛,双瞳如天空之境一般湛蓝干净。

尸体突然睁眼,这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件极其恐怖的事情,但苏迎夏却没有感到害怕,反而是走到了扶摇的身旁。

“你就是曾经的我吗?”苏迎夏忍不住问道。

扶摇并未说话,睁开眼之后,神情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苏迎夏。

“你想告诉我什么?”苏迎夏说道。

虽然扶摇的嘴开始动,但苏迎夏却听不见任何的声音。

“我听不见,你能不能说大声点。”苏迎夏一脸焦急的说道。

就在这句话话音落下的时候,女朋友很喜欢骂人扶摇的本尊,突然化成了一团虚影,仿佛随时都要消失一般。

“我还没听见你说什么,你先别急着消息啊。”苏迎夏赶紧说道。

很快,扶摇便化为了一道七彩之力,涌入苏迎夏的身体。

少年是狭长的丹凤眼,自上往下瞅着他们,看起来似乎不耐烦,然而从他的语气可以判断,他并不是如此。

“你是谁?我们不是租了这里三个小时吗?”有工作人员发问。

“抱歉哈,没人通知我。”少年虽然道歉,但是语气和表情并不是这样。

他在惊呼声中,从树上一跃而下。

这时候众人才发现他身上也挂了一个摄影机。

“你们很吵,所以我来吧。”说着,他眼皮一掀,嚣张的语气配着一张令人惊艳的厌世脸,那种欠揍的气息更是十足。

“你——”

“你是学摄影的吗?”摄影师想说什么,乔瑜却开口制止了他的话,反而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独具一格的少年。女朋友骂我很难听总嫌弃我

少年颔首。

“我记得京大没有摄影专业。”

“我又没说我是京大的。”少年语气欠扁极了。

不过乔瑜也不生气,“你刚刚在上面也听到了,是我的风格和可爱不搭边,和摄影师没有关系。”

凌然道:“睡醒了再来吧,三点四点都可以。”

马砚麟抬头看看走廊的钟表,时针都奔着9点去了。再掐指一算,到四点总共才7个小时,如果算上回家的时间……

“算了,我睡医院了。”马砚麟也不啰嗦,他当然可以不来医院的,上级医生又不是奴隶主,若是遇到反抗激烈的,也是没有多少办法。

马砚麟还是舍不得眼下的机会。如果不是凌然的话,做断指再植对他可能是四五年以后才有机会触碰的,运气更差一点的话,成为主治都碰不到断指再植也是有可能的。

断指再植是手外科最高端的四级手术之一了,就是在骨科范围内,也是顶层一级,普通的髋关节置换也不见得能高出一头,最重要的是,能做的像是凌然这么好的医生,能有几个?

前些天的5岁幼儿的8指再植,其视频已经在医院内部传疯了,甚至隐隐有传到外院的趋势,稍微有点医学常识的人,都能看出凌然的技术水平在云医手外科也是顶尖的。换言之,凌然断指再植的水平就是昌西省内顶尖的。

“京大。”

乔瑜挑眉,她刚来京都那天,因为曹磊在那边,还去看过。

自己来京都这几个月,似乎还真发生了不少事。

最明显的就是,从一个已婚妇女变成了一个离婚妇女。

乔瑜扬了扬唇,有些嘲讽的想着。

不过想到自己和容泽最近的相处,她又有些烦躁,他们这算是什么。

P友吗?

“到了。”沈珍珠提醒容乔瑜,其他几辆车就下来了不少扛着设备。

“我们今天借了一条银杏大道三个小时,要在这三个小时拍完。”负责摄影的是个中年人,抽着烟道。

乔瑜蹙了蹙眉,她鼻子太灵敏,很讨厌烟味,还有医院里面的药水味。

沈珍珠见状,直接跟摄影师道:“请将香烟熄灭。”

摄影师赶紧道歉,他是泽宇的人,虽然不知道乔瑜大Boss的身份,但是他知道这乔瑜是Angel的新宠。

乔瑜在换衣间——借来的一间教师里换了衣服。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