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分手说很难听的话,分手时男友骂得很难听

他们两个并不知道的是,这时候的时间已经悄然过去了很久,再有片刻就是鸡鸣声起的时候了。

不知过去了多久,那种危机感骤然消逝,头皮发麻的感觉也逐渐消退了,王长生抹了把额头的冷汗,苏童也轻轻的拍了下自己的胸口,都同时吐了口浊气出来。

那道黑影再次移动了起来,不过这回却是向着戈壁滩的远处跳跃了过去,很快身影就消失了。

两人对视一眼,仍旧心有余悸。

回到帐篷旁边,篝火已经都快要熄灭了,只剩下点点的火星子。

王长生捡起地上还剩下的半瓶酒,仰头“咕嘟,咕嘟”的全都给喝了进去,然后掏出烟来递到火星子旁点上后塞到了嘴里。

苏童低声说道:“你大概猜出来了?”

王长生抽了两口烟,拧着眉头说道:“你不也是么?”

“我是猜出来了,但不知道他具体属于哪一类的……”

王长生沉默半晌,男人分手说很难听的话才说道:“你就只当是跟我们无关好了,不过就是偶然间碰上的,戈壁滩这么大广面积这么大,能偶遇到一次就不错了,难不成明天晚上还能撞见?所以,这就是个无所谓的插曲,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我却一脸不耐烦,说道:“这九重天怎么来的?那是开天古仙自爆而成,九极的道极,衍化了九重天,旋即无数仙家在其中化生世界,遽尔证道周边,而我的创世天又怎么来的?那是借了混沌子之力爆炸,形成了有别于九重天的创世天!而我借了七极的混沌子,加上几枚小热核的力量,一跃成了八极的存在证道于创世天,成为了这开天古仙的继承者,当然也让无数证道仙眼热,你可知道八极是什么概念?”

“难道不也是和妘九天一样么?”黑子看着我高谈阔论他完全不清楚的上位领域,一时之间确实有种浩瀚之感,这个时候才发觉得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和我不在一个起平线上了,我已经成了八极的超级大神,而他还在这世界上苦苦挣扎,为了九重天的天城归属而争执不下。

其他人都面露喜色,只有大黄委屈又不情愿的站了起来,女生分手时说难听的话抖了抖身上的毛。

因为大黄是小灰的小老弟,小灰要是来了,大黄的一整只烤全牛,至少得分给小灰半只,这样大黄就只能吃个半饱了,他当然不开心。

但是不开心归不开心,大黄还是走出去迎接自己的老大哥去了,过了一会门口出现了一白一黄两个身影。

小灰的毛发,现在越发的像是银子的颜色了,在夜色之下十分的亮眼美丽,远远就能看的清楚,仿佛多了几分青秀的美。

而大黄一本正经的走着,看起来总是有几分王霸之气。

小灰看到余飞的时候,一个飞跃跳到了余飞边上,急忙用脑袋在余飞的身上蹭了蹭。

这也是上次大战之后,余飞第一次见小灰,小灰的子子孙孙们当时也伤亡了不少,估计重新进行了团体的划分和地盘的分配。

“你这个鼻子挺不错啊!这是隔着多少里闻到了烤肉的味道?”

余飞放下手里的活,揉了揉小灰脑袋上银白色的毛发,又揪了揪小灰的耳朵问道。

苏童无语的说道:“你倒是挺会自欺欺人的”

王长生也无奈了,男人分手说狠话的原因反问了一句说道:“要不然呢?对于这种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东西,我们不就是得要避而远之么?”

往下,王长生和苏童就枯坐着一直等到了天亮,期间两人没有再交谈,明显是昨夜的经历让他们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实在是不愿意去想那突兀出现的一幕。

天蒙蒙亮了,周皇帝从睡梦中醒来,他扣着眼屎钻出帐篷,就看见了坐在熄灭了篝火旁的两人,顿时就讶异的问道:“这么早啊,苏童你也是,不多睡一会呢,我跟你说哈,女人睡眠不足可是美貌最大的敌人,你得注意点了。”

苏童淡淡的说道:“我天生丽质,不怕!”

冯一帆也没有隐瞒妻子,直接把早上大师姐的话复述了一遍。

听到最后的结果,林瑞峰败了,让苏若曦不免有些失落。男友分手后骂我很难听

“真是的,小林那么努力,结果最后还是输了啊。”

冯一帆看着妻子的神情,伸手揽住妻子说:“不要这样,大师姐的评判实际上很公正,没有因为和瑞峰更熟悉,被瑞峰叫了一声师伯,偏袒他,这不是很好吗?至少可以让瑞峰知道自己的问题。”

苏若曦还是有些不满:“可是小林已经那么努力了。”

冯一帆又说:“努力是必须的,不努力哪里来如今的成绩呢?”

苏若曦想了想问:“那接下来还会有谁去啊?这样下去,我觉得小林想要赢很难啊,最后可能还是那个马小龙胜出。”

冯一帆安抚妻子说:“我们不是说过了,无论输赢,都是对瑞峰的一份考验,我们应该尊重大家的评分,以后让瑞峰去改正问题,这才能让瑞峰学到东西,以后他才能够走得更远,变得更强。”

苏若曦也明白,丈夫这么说没有错,所以她最终也是点头。分手他说一些难听的话

“嗯,那我暂时不告诉小沈分数吧,不能打击小林的积极性,等最后所有的评委都品尝过,有了结果再一下子告诉小林好了。”

冯一帆则摇头说:“不,我觉得这次你恰恰应该告诉他们。”

“为什么对我没有利?这样一来,九重天将会重归就我们天城,而你这篡位者也会顾此失彼,在上面承受证道天的审判,不是么?”黑子说道。

“妘九天想要什么你都闹不明白,又谈得上什么运筹帷幄?他是证道仙,道劫之身而来,你现在又是什么身份?对他来说,不过是肉身凡胎罢了,他怎么闹不行?就算闹到九重天四分五裂,甚至玉石俱焚,也不至于影响它的道统,他是上面的小霸主,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而你呢?如果闹崩了,九重天不复存在,天城不复存在,仙民不复存在,最终也不过是一无所有,你和他本就处于不平等的位置,你拿什么和他玩?”我反问道。

黑子冷冷看着我,说道:“你说的是有那么点道理,不过依附强者,也比依附你这风雨飘摇的存在好吧?分手后男朋友说话很难听难不成和你站在一起,承受天地神罚么?”

我嗤的一声笑起来,说道:“我说你越活越回去怕都是抬举你了,你简直是智商为负,连脑子还在不在,我都深表怀疑了。”

“你说什么?”黑子眼睛瞪大,就连庄若月都一脸的担忧,生怕我弄得他大师兄爆发雷霆之怒。

果然。又干掉了十几艘战舰后,张素夜气得是脸色铁青,而晋吽也是无可奈何。

我要对付他俩,其实办法多得是,但要对付整个妖神界。眼下都不如离间计来的有效,至此往后,留着他们两位,肯定会让妖族进入混乱,而内部不和,命令不统一,我鬼道就能够破开这块大石头的裂缝,最后取得胜利。

“尽是道友之故!隔岸观火,真有你们妖殿的!”张素夜愤而甩袖,分手后说了好多难听的话开始命令散修们退开,至少能够逃离战场也是好的。

我却心中冷笑,只要这晋吽还保持老好人的心态,就会为我所乘,虽然有些不仁道,但对鬼道而言。其实却是救了鬼道无数的生灵。

“张道友!你这命令委实强人所难,换了谁能如此?”晋吽颇为郁闷,其实无论是好心坏心,这命令一旦下了,他都里外不是人。

但张素夜却不理会他的苦衷,怒道:“若是不敢,便把指挥权给我好了,我来下命令!”

不得不说,冯若若这一番完美的逻辑解释,还真是把苏若曦给说的哑口无言。

愣了一阵,苏若曦无奈笑着轻轻捏捏女儿小脸:“行啊,我们家的若若这个小嘴越来越会说了,好吧,就当是若若赢了,我们吃饭吧。”

全家人都没有动筷子,都在看娘俩在那里争辩,觉得真是很有趣的一幕。

听到苏若曦说吃饭吧,卢翠玲也赶紧说:“对对,我们吃饭,到底好不好吃,我们吃了就知道啦。”

冯若若听奶奶的话,还是认真说:“好吃的,爸爸做的好吃的。”

卢翠玲只能笑着说:“好好,好吃,我们快点吃吧,这么好吃的菜,要是不吃的话,一会就凉掉喽。”

接着一家人便开始动筷子吃饭,冯一帆也是专门向家里人推荐茄鲞。

“大家都尝尝这个,是经过了我改良的茄鲞,尝尝味道如何?”

听冯一帆说桌上一盘看上去像是酱烧鸡丁的菜,竟然是传说中的茄鲞,这不免让大家都非常的好奇。

冯若若也伸着小脑袋去看,但是小姑娘却不知道茄鲞是什么?

2021-10-08

2021-10-08